2020 年 11 月 6 日

‘門’打開的瞬間,凜冽的寒風捲着大片的雪‘花’撲面襲/來,諾熙不由得打了一個寒噤。

可是,她管不了那麼多了。

下雪了!竟然真的下雪了!

站在走廊上,看着雪‘花’洋洋灑灑的從天空飄落,她卻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悲。

下雪了!

唯亞,不知不覺,你竟然走了那麼久了,天國裏,會下雪嗎?

應該不會吧!

不是說天堂裏都盛開着鮮‘花’,溫暖安寧麼,雪‘花’這麼冰冷,又怎麼會出現在天堂裏……

唉……

記得多年前,你說,長大以後,我們一起去日本富士山看雪看櫻‘花’的……

你知道嗎?這座城市也下雪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如同櫻‘花’瓣從天空飄落……

這是我此生見過最美的景‘色’。

只可惜,你卻不在身邊了……

唉……

“一個人站在這裏受凍,不要命了嗎?”

一件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帶着主人的體溫,暖暖的……

她下意識的拉緊外套,可惜在寒風中站久了,寒氣已經浸了進去,她的身體抖得厲害。

她轉過臉來,呼吸迅速凝結成白‘色’的氣體,飄忽在她的面前,被凍紅了的臉頰被白氣氤氳的有些不真實。

“唯澤學長,你看,竟然下雪了!”

她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擡起早已經被凍得通紅的手指着那滿天飛舞的雪‘花’,聲音如此恬靜溫柔……

只可惜,少了幾分暖意……

順着她的手臂看去,季唯澤只看到了她被凍紅的手,眉頭緊緊的皺起,垂下眼瞼,視線正好落在她****的腳上。

她的腳也被凍得通紅,由於站在走廊上,時不時的會有雪‘花’飄到她的身上,此時此刻,她的腳趾上正掛着幾朵即將融化的雪‘花’。

而她自己,卻似乎渾然不覺,依舊指着那雪一個勁的笑。

шωш ¸Tтkǎ n ¸¢〇

“唉……諾熙!”

本來想訓斥她幾句的,畢竟她的身體,已經經不起這樣的折騰了,可是話到嘴邊,卻只剩一聲無奈的嘆息。 以下是:

“太冷了,回去吧……”

他拉起她的手,轉身朝着房間走去。

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那滿天紛飛的雪花,側過臉看了季唯澤一眼,一言不發的跟着他走進房間。

屋子裏很暖和,諾熙披着毯子縮在沙發裏,用熱水袋溫暖她早已經凍僵的手和腳。

季唯澤遞給她一杯熱茶……

“謝謝……阿嚏!”打了一個噴嚏,真的着涼了。

幕後總裁,太殘忍 抽出一張紙巾,把鼻子擦的紅紅的。

“天那麼冷,怎麼就不知道愛惜自己的身體?”

嘆息一聲,從她的手裏把熱水袋拿過來,繼續給她敷腳。

“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下雪,所以就忘記了……”

端起茶几上的熱茶輕輕吹了吹,喝了一口,將茶杯捧在手心裏,盯着茶杯看了許久之後,才傳來她平淡無波的聲音。

“很喜歡嗎?”

“嗯!”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就算再怎麼喜歡,也不能拿自己的健康開玩笑!”

敷的差不多了,收起熱水袋,擡起頭來,看着一臉悵然若失的諾熙,季唯澤才自覺失言。

健康……

這兩個字,是他們如今最深的痛。

“唉……諾熙,爲什麼不去新加坡?現在的醫學那麼發達……”

щщщ ✿т tκa n ✿¢○

躊躇了一下,他還是開了口。

他不是來做說客,只是看着她這樣,他真的很心疼。

路還很長,她還有三年多的時間,這麼長的時間,足夠改變很多事情……

或許,三年的等待,會有一個圓滿的結果……

“都一樣……”

放下茶杯,轉過臉繼續看着窗外,良久才傳來她聽不出悲喜的聲音。

“什麼?”

“心死了,人也就沒救了,更何況本來就無藥可醫。”

她站起身走到窗戶邊,擡起手將模糊的玻璃擦開一塊,窗外的雪已經漸小,估計過不了多久就該停了。

“諾熙……唉……你不應該放棄,生命,是我們最大的財富,應該珍惜纔是……”

舉步來到她的身邊,季唯澤試圖勸導。

她無言,依舊只是看着窗外。

“就算是爲了俊熙……爲了我,不要放棄,好不好?”

悲傷如潮水般突然襲/來,將他整個人徹底湮滅,季唯澤只感覺心痛的無以復加。

她卻似乎沒有聽見一樣,擡起手覆在玻璃窗上,指尖微動,似乎想抓住些什麼……

“諾熙……”

見她半天一句話不說,季唯澤有點擔心的叫了她一聲。

“唯澤學長……”

她忽然間轉過臉來,看着他,漂亮的眼睛裏滿是痛苦悲絕。

看到她這幅樣子,季唯澤只感覺呼吸一滯,思緒一片混亂,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又不太敢確定。

“唯澤學長,如果沒有我,季唯亞不會死的,對不對?”

這麼多天以來,她一直沒能見到他,沒能親口問他。

她知道他一直在躲着她……

略顯嘶啞的聲音猶如晴天霹靂擊在他的心上,將他整個劈的魂飛魄散。

這就是你放棄的原因麼?季唯澤在心裏問,心如刀絞。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唯亞……唉……是我沒用,救不了他!”

回過神來,季唯澤矢口否認,轉過身走到沙發上坐下,從口袋裏摸出香菸點燃,狠狠的抽了幾口……

溫潤俊秀的容顏在在茫白的煙霧中一片模糊……

“不是你想的那樣,他的死與你無關,是我沒用,是我沒用……”

熄滅菸頭,將頭深深的埋進臂彎裏,季唯澤獨自痛苦的呢喃。 禁慾總裁,別心癢! ^_^ 以下是:

“爲什麼連你也來騙我……”

她走到他的面前,緩緩蹲下身,擡起手,想要將他的眼淚擦乾,卻在就快觸碰到他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

空洞的眼裏閃過一抹痛楚,猶豫了一下,終是收了回來。

“他們說,如果那天,他不打電話過來,你們就能把他救出來……”

她轉過臉看着窗外,似在自言自語一般。

他們說,如果不是因爲她,他不會從美國回來,他們說,如果不是她,他就不會死……

他們都說,是她害死了季唯亞……

雪已經停了……

這場雪,來的急走的更急,還未來得及將它的樣貌鐫刻心間,就已經開始消散了……

季唯澤擡起頭來,看着她了無生氣的側臉,心臟的位置,窒息般的疼……

“諾熙……唉……”

張了張嘴,季唯澤終究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

他該說些什麼?他能說些什麼?又該站在什麼立場來說?

緋色情人:總裁的枕邊歡 如她所說,如果那天夜裏季唯亞不打那個電話,他確實不會有生命危險……

可是,如果沒有那通電話,他們同樣無法找到季唯亞的下落,很多事情,結果早就已經註定了,不管你是否願意去承受那痛苦,它早晚都會來的……

事情已經發生了,他們不應該緊抓不放,互相折磨。

“唉……諾熙,唯亞希望你能夠開心!”

嘆了口氣,季唯澤將她扶坐在沙發上。

“開心?呵!”

她微微一愣,苦笑。

開心?快樂?

多麼遙遠……

“諾熙,去新加坡吧……給自己一個希望,也給我們大家一個希望……”

輕輕擁住她削瘦的身體,季唯澤喃喃的說着,灼熱的淚水從眼角滑落……

“我們都是被神遺棄的孩子,在茫茫黑暗裏徒步前行,尋找着一種叫做希望的光……”

諾熙,你知道嗎?

七年前,看到你一個人獨自站在櫻花樹下,笑容如此純澈燦爛,那個時候,我就知道,你就是我的希望……

“諾熙……不要放棄!”

痛苦的閉上眼睛,淚水更加洶涌。

這兩個月以來,他一直逃避……

不是害怕她開口問他,而是害怕自己總是不停的流淚。

有人說,眼淚流多了,就不會哭了,不會哭了,也就不會再愛了……

“不要放棄……好不好?”

“……”

“給我一個希望,給俊熙一個希望,也給自己一個希望……”

“……”

“諾熙,我該怎麼辦?我要怎麼做才能讓你不再傷心……”

緊緊的抱住她,季唯澤哭的嘶聲竭力。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不這麼絕望……

耳朵緊貼着他的胸膛,安靜的聽着他心跳的聲音,如此清晰。

長這麼大,第一次離他如此的近……

“你好!小諾熙,我是唯亞的哥哥,我叫季唯澤!”

那個陽光明媚的午後,他站在櫻花樹下,笑容如此明媚溫暖。

“會的,小諾熙,我會記得你,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

曾經美好的回憶飛快的在她的腦海裏不停的交替着,她擡起頭,望着窗外,陽光將厚重的雲層驅散,溫暖的光透過玻璃照進屋子裏……

天晴了!真好!

如果,時光能夠逆轉,永遠停留在我們初相遇的那一刻,多好……

如果,我們不曾遇到過,多好……

沒有記憶,沒有傷害,也沒有絕望……

可是,我們,都回不去了……

時光不會逆轉,世事不會重來,傷害已經造成,絕望已經滲入骨髓,我們都無法放下執着……

回憶,是一道無法痊癒的瘡疤,隨着時間的日久彌深,慢慢潰爛,生不如死……^_^ 以下是:

她忽然間很想哭,很想很想……

哭訴命運的不公,哭訴她被歲月塵封的記憶……

原本空寂的心,被忽然間涌出來的痛苦和悲哀迅速填滿,眼角腫脹的似要眥裂開來一般,錐心刺骨般的疼,卻依舊一滴淚也流不下來……

“唉……”

輕輕閉上雙眼,她無奈的嘆息一聲,推開他站起身來,踱步來到窗前,推開窗戶,清寒的空氣撲面吹來……

好冷!

她不由得抱緊了手臂,卻依舊執着的不肯轉過身來。

她其實也害怕,害怕看到他絕望失落的眼睛,看到他悲慼的容顏……

如果,她會哭,多好?

可惜,不能了……

“我要離開了!”

不知道這樣子站了多久,直到季唯澤的聲音傳來,她才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心中一痛,卻依舊沒有轉過臉來看他一眼。

“明天,我就要離開了,去美國!”

他站起身來,走到她的身後,聲音有些急促,帶着些許微不可聞的顫抖。

那一刻,諾熙只感覺整個大腦一片空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