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里香撇頭看向獄寺和山本時,他們的眼中也有著從未有過的小小緊張。只不過……在十年後的世界里經常聯手戰鬥的彭格列十代目的左右手現在卻鬧分歧不肯合作?

「秋元里香,是吧?」γ看了眼裡香之後,便專心地微彎下腰,做好了戰鬥的準備,「等我解決完這兩個小鬼,很快就來收拾你。」

獄寺用炸彈配合自己赤炎之矢的攻擊,只是γ卻在一瞬做出了判斷,隨後用指環點燃的火炎製造出一個堅硬的雷之壁擋住了接下來產生的連鎖爆炸。

「沒必要那麼吃驚吧,這指環可是與你們的彭格列指環有著相等力量的——海之指環。」打開了裝有雷屬性的撞球的匣子,一招電離子攻擊就將獄寺狠狠地擊倒在地!

只不過,γ並沒有察覺到獄寺周圍隱約有著點霧氣在瀰漫,而霧氣卻也很快消失了,山本似乎看到了那霧氣一般,望了望此時就像是雲雀恭彌假寐時的那種狀態的里香。

關鍵時刻還是得聯手戰鬥,山本放出自己的匣兵器先藉以引開γ的注意,而獄寺則用赤炎之矢作為幌子,實則放出自己的火箭炸彈命中對方,而待γ落地的時候,山本朝他揮刀而去!

雖然說戰術確實是不錯,只是……即使獄寺和山本的再度攻擊配合之下擊中了γ,但γ還是將兩人打成了重傷……

「那麼接下來,可就是你了,秋元里香。」電狐用敵意的目光瞪著不遠處靠在樹榦邊的里香,而γ卻只是玩味地笑笑,「你再不出手的話,那兩個小子……可是會死的哦。」

「是誰說……我不出手的?」在里香睜開雙眸的那一剎那,強烈的雲之炎從她耳邊掃過,只是一眨眼的時候,里香的其中一個匣子已經打開了,飛出的帶著雲之炎的鐵鏈將電狐越束越緊!

「哦?看來我還真是低估你了呢!」撞球被打到里香周圍散發著強烈的電氣,而里香微微勾起唇角,帶著嘲諷,一臉挑釁地看著他。

「電光γ,看來你還不清楚一件事情啊……此時的這個我,是幻術,還是現實呢?」在電氣襲去的那一剎那,里香化作了一片霧氣消散了,而霧氣之中隱隱傳來里香的笑聲,詭異非常。

「竟然沒發現你是幻術師……還真是失策啊。」γ的目光一下子變得認真了起來,而里香卻也微微一笑,取出了另一個匣子,那是雲雀恭彌交給她的,同樣與他一樣的雲針鼠的匣子。

「那就……拿這個來決一勝負。」解開瓦利亞戒指上的瑪蒙鏈,指環燃起紫色火炎,指環對準匣子即將開啟的時候……一陣粉紅的煙霧突然間瀰漫……而煙霧之中的人眨了眨眼,望了望四周,來者微卷的黑色長發,深藍的雙眸似乎清澈見底,不過身穿著校服並且手拎著書包,興許是剛剛下課。只是比之前煙霧出現前的人兒卻要小上許多。

無意間發現了受了重傷而倒在地上的獄寺和山本,來者疑惑地眨了眨眼。

「獄寺和山本怎麼會受重傷倒在這裡?」

「你……」γ收住了攻勢,略微驚異於突然間變得小上許多的秋元里香,而里香也似乎察覺到了殺氣,撇了撇頭看向了γ。

「是你將他們打成重傷的?」

『有趣,真有趣。』看著十年前的秋元里香,γ很耐心地作了解釋:「這裡是十年後的世界,而你這兩個朋友,就是被我打成重傷的,你想試試和他們一樣嗎?」

「那是……」站在不遠處的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鳳眸危險地眯了起來,望向了不遠處森林之中那個嬌小的身影,而雲豆則棲息在他的肩上,啄著自己翅膀的羽毛。

「而這樣美麗的光芒,則就是你在踏向那個世界的時候,最後見到的了。」γ微微彎下腰,手上的指環燃起了雷之炎,周圍的撞球也突然間散發出強烈的電氣。

「啊,那是!——」從森林另外一端趕著與雲雀恭彌匯合的草壁看見了熟悉的身影時也震驚了,而此時γ的球棒已經指向了電離球……

「秋元小姐!——快把掉落在你腳邊匣子打開!——用覺悟之炎點燃在你腳邊和匣子待在一起的指環!」『只要一點火炎就好……這麼強烈的攻擊如果開不了匣子的話夫人可就會死的!……』

『覺悟……?』里香疑惑地將類似於盒子的東西撿了起來,並且將掉落在地上的兩枚戒指戴上,望了望手中通體呈紫色條紋裝飾淡紫色的匣子,微微蹩了下秀眉,像是突然間回憶起了什麼一般,指環之上燃起了微弱的紫色火炎,隨後閉起了眼睛的同時,那一簇火炎燃燒得旺了起來。

「是……這樣嗎?」「不需要你出手了。」γ像是突然間察覺到了什麼,電狐突然間跳到他身後為他擋下了突如其來的匣兵器的來襲。

「你想知道的事情,我給你一個提示,他們是從過去而來的。」來者肩上的那隻小鳥飛了起來,歡脫地叫著里香的名字,「因為我並不愚蠢,所以我是不會調換的。」

「看來你知道的很清楚啊。不過你想摻一腳進來的話,理先應報上名來吧。」γ看向了捲起的塵土之中逐漸清晰的人影,而里香也看清了來者的面孔之後,驚異地瞪大了雙眸,而指環之上的火炎也被她掐斷了。

「……委員長?」「乖乖在原地等著,否則咬死你。」將匣兵器收回,雲雀恭彌的雙眸之中已經染上了些許戰意,「報上名?沒那個必要,我現在心情很不好。而你,將在這裡,被咬殺。」

「我似乎想起來了,你是彭格列的雲之守護者,雲雀恭彌。」「那又如何?」

「我們的情報部都對你束手無策,不知道你究竟是彭格列的敵還是友,完全抓不住你行動的真正意圖,不過根據最可信的傳聞來看,是執著於這世上七大不可思議的人,似乎,是在調查匣子的事情吧?」

γ與雲雀恭彌的對話也並沒有持續多久,雙方就開打了起來,從雲雀恭彌匣中放出來的雲針鼠正在於電狐在天空之中對峙,而雲雀恭彌開雲針鼠匣子時所用的指環也因為承受不了那麼強的波動而碎掉了。

「作為生物的性能而言,我與你們有很大的不同。」雲雀恭彌戴上了另一枚指環燃起了火炎,開匣之後將附著著雲之炎的浮萍拐緊握在雙手之中,雙方的武器金屬碰撞聲在這個森林裡響了起來。

而γ故技重施用電離球攻擊雲雀恭彌的時候,雲雀恭彌一開始就將防禦之炎集中在左手,事先確定好自己只被一球擊中,一瞬間看穿所有路線的雲雀恭彌朝著γ攻去。

「不會讓你逃的。」「這個和那個是兩碼事!」跳了起來的γ唯一沒有預料到的,就是雲雀恭彌的雲針鼠擋去了他的路線,將他扎在了那些針之上,也因此,雲雀恭彌給了他最後的一擊讓他徹底倒地不起了。

「委員長好厲害……」明明看上去實力很強的γ卻也在雲雀恭彌的攻擊之下被狠狠地咬殺了,所以說雲雀恭彌不愧是並盛的鬼之風紀委員長么!

「該回去了。」向里香走去,將她的兩枚戒指纏繞上瑪蒙鏈,並且不顧她的驚呼將她橫抱起來的雲雀恭彌戴上了霧屬性的戒指,走進了隱形門,而之後的草壁和綱吉,背著受著重傷的獄寺和山本也跟著他們走了進去。

「喂,委員長快放開我!……」「……叫我恭彌。」


只是……剛來未來就發生了這種事態,之前長期待在瓦利亞的里香也察覺出了那麼一絲不對勁。

『過了五分鐘都沒有換回去……難道這個世界……形勢真的很嚴峻嗎?』 「果然啊……」幫山本紮好了繃帶,察覺到了什麼的京子關門之後又悄悄打開了,通過一絲縫,她看到了山本掙扎著起來想要去握住那把竹劍的身影……

「在擔心他嗎?」被雲雀恭彌半強迫穿好浴衣的里香整理著自己的浴衣,半路上便遇到了一臉擔憂神情的京子。

「他明明都受那麼重的傷了……」京子轉頭的一瞬間,擔憂的神情顯露在了臉上,她側身給里香看,里香看了之後,不知應該對京子說些什麼。


「他傷的不僅是身體,還有身為劍士卻被打倒的那種尊嚴。」里香不忍地看了眼京子之後便嘆了口氣準備去綱吉他們那裡,「家務事需要幫忙的話可以叫我,我有空的話都會幫你們的。」

「嗯……」里香離去的一瞬間,卻沒有看到京子略有些落寞的神情。

「那個……打擾了……」在一張小方桌前和十年後的雲雀恭彌默默地面對著喝清茶的里香突然間像是聽到了什麼向著木質移門看去。

京子帶著焦急的神色,就連一旁的草壁也最終因為她的神情而沒有將她攔下,雲雀恭彌雖說身邊散發著低氣壓,卻也沒有要做出任何戰鬥的前奏,只是鳳眸輕輕地瞥了眼坐在他對面的比這個時代小上許多的里香。

「怎麼了嗎,京子?」不緊不慢地喝完最後一口清茶將茶杯放在方桌上,里香淡淡地問道。

「小春她一個人……帶著一平去看病了!」「?!」聽到這句話里香突然間拍桌而起,神情變得有些陰沉,而京子也顯然是被裡香這樣的舉動嚇到了,連忙說著對不起。

「不不不……不是你的問題……別道歉……」按住了有些發痛的太陽穴,里香拉開櫥櫃找出稍微方便行動的衣服,「我去把小春她們帶回來,所以別擔心……」

「可是夫人……!你現在出去的話……!」聽到里香那麼說,突然間感覺雲雀恭彌的低氣壓又強了許多的草壁不斷地冒著冷汗,「你現在連這時代的戰鬥方法都不知道……萬一帶小春小姐他們回來的時候你們都遇到……」

「不許去。」絕對強硬的態度,鳳眸之中滿是冰霜的雲雀恭彌一個反手把她扣倒在地,近距離感覺到了他的怒意的里香不由得有些顫抖,但是想到小春他們會有危險,里香咬了咬牙掙脫開了雲雀恭彌,在電光火石之間,手上的戒指燃起了一束火炎!

「這……這是……?」在雲雀恭彌微愣的一瞬間,里香將移門拉上,給戒指戴上了瑪蒙鏈並快速地換好衣服沖了出去,連草壁都沒反應過來里香已經消失不見了!

「恭……恭先生……」見雲雀恭彌沉默不語,草壁只覺得心裡特別有壓力,其實這時候的委員長才是最可怕的不是嗎!……

也沒打算告訴綱吉他們,畢竟他們還在修行,所以不打擾他們是最好的。里香直接從雲雀恭彌的基地之中跑出去,在跑出去沒多久,聽到了小春與一個陌生男子的對話聲,機敏的里香立馬藏到了視角的死角處。

待小春跑遠,並且看到了碧洋琪去追小春之後,嘆了口氣發現自己擔心是多餘的里香打算原路返回,卻是發現了一個身穿著黑制服的高挑女子,而高挑的女子也察覺到了來者,將墨鏡摘了下來。

「你,是秋元里香吧。」


一下子就被人認出來的里香有些不知所措,而對方那個女子卻抿唇一笑:「我是淺倉杏子,給我記住了,因為……這是要即將殺了你的人。」打了個響指從四處湧來了許多身穿著黑色制服的黑手黨們,而且一律武器上都附著著不同色彩的火炎。

「把她拿下。」毫不留情的話語,人數眾多的黑手黨們猛地朝著里香沖了過去,而里香卻只是抿嘴一笑,眼瞳一瞬間從深藍化為了血紅,鐵鏈的收縮聲夾雜著周圍傳來的陣陣求饒聲不絕於耳,就連鮮血沾濕了她的衣裳都沒任何感覺的里香很顯然已經潛意識暴走了。

「嘖,br狀態可真是麻煩啊。」淺倉杏子不由得咬了咬牙,看了看瞬間倒地的一大片人,她只有揮了揮手,開匣,死氣之炎被點燃,躺在地上的那些人……連渣都不剩。

「只好先放過你了呢,不過下次,你可沒那麼走運。」整理了下自己有些凌亂了的西服,淺倉杏子忿忿地走遠了,而里香的潛意識卻沒有任何讓她停止的指令!

「里香……里香……快清醒過來……!」眼前的額前燃著大空之炎的少年拚命地搖晃著她,讓她的潛意識蘇醒,而當里香反應過來的時候,綱吉的身上已經被她划傷了不少傷痕!

「綱吉……君……」愣愣地看著他,又看了他的身邊站著的小春和碧洋琪,曈色恢復成深藍的里香有些愧疚。

「若你下次暴走,那麼……我會全力阻止你的。」綱吉那麼對她說道,在里香微愣的時候,綱吉牽起了她的手,拉著她一起往基地的方向走去。

當然,在綱吉將她送回雲雀恭彌基地那邊的時候,雲雀恭彌的神色別提有多麼陰沉了……二話不說直接給了綱吉一拐子之後將里香拉了過去就把門給關了。

「夫人……去洗個澡吧,你衣服上都是血……」「夫人?」顯然還是對這樣的稱呼很在意的里香皺了皺眉。

「嗯……秋元小姐在十年後的這個世界里和恭先生是夫妻關係……」哆哆嗦嗦地在雲雀恭彌黑著臉的情況下說完,草壁幾乎是有種想要落荒而逃的感覺,「所以……快去洗個澡吧,不然恭先生也會很擔心你的。」

「啊啊……知道了知道了。」里香微紅了紅臉撲到雲雀恭彌的懷裡叫他的名字並且對他再三保證不會經過他的同意擅自離開他的情況之下,雲雀恭彌周圍持續了近乎一天的低氣壓也終於散得差不多了,甚至嘴角有點淡淡的笑意。

所以說,有時適當的撒嬌,殺傷力是很強的√

而雲雀恭彌在當天晚上睡覺之前,告訴她一周之後她也要接受訓練,而後就閉起眼睛睡了過去,想起這種時候不能再打擾到他,雖然說里香盡量聲音都輕了許多,不過依舊是悉悉索索的聲音吵醒了雲雀恭彌,皺了皺眉看到眼前的是里香,雲雀恭彌重又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嗯,她是例外,其他人吵到他睡覺就……統統咬殺!

很快一周過後,雲雀恭彌幫她打開了通往彭格列基地的路,催促她快點去地下八層的訓練場地之後,便叫草壁帶她先行過去。

「里香你怎麼也在?!」打開電梯門的一剎那,里香看到了熟悉的三人組,足足愣了好幾秒之後的里香笑容有些僵硬地朝著他們打招呼。

「都到齊了吧,從今天開始分別進行個人的強化訓練,當然,我也不再輔導你了,澤田,我負責的是另外一個傢伙。」

「難……難道是……里香?!」「欸~秋元前輩也來接受特訓嗎?」

「拉爾,這就是十年前的秋元里香,怎麼樣。」坐在一邊的reborn抬頭看著拉爾,拉爾上下打量了番里香,隨後淡然地點了點頭:「看上去資質還不錯,就是不知道實戰如何。」

「她可以和十年前的雲雀平手。」reborn的話語讓拉爾微微有些驚異,不過隨之拉爾恢復了正常的神色。

「再怎麼說也是瓦利亞的雲之守護者吧,雖然說十年前是個徹徹底底的『半吊子』。可別讓我失望啊,秋元里香。」拉爾用銳利的目光那麼看著里香,而里香畢竟也是瓦利亞里生長的女孩,面對這種凌厲絲毫沒有任何恐懼之感。

山本的家庭教師是reborn,獄寺由獄寺的姐姐碧洋琪指導,而本以為自己是由拉爾指導的綱吉,卻突然間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殺氣,從側邊竄出附著著雲屬性火炎的匣兵器,綱吉立馬跳開雙手放在身前用大空之炎抵擋著,而且,顯然有些費力。

「大意的話可是會死的。」電梯門打了開來,從之中走出了一個熟悉的西服男子,綱吉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在抵擋的同時轉頭往下看,便看到了……

「你的才能,由我來激發。」被兩種屬性的火炎碰撞所產生的氣流帶動的黑色碎短髮微微飄動著,雲雀恭彌的鳳眸之中閃爍著,殺意。

「恭彌……原來你是綱吉君的家庭教師啊。」「……」鳳眸掃向身旁有些驚愣的少女,那眸中卻也有些難得的柔和之感。

「可別死了,里香。」之後專心開始輔導綱吉的雲雀恭彌就這麼丟下了這句話,在一旁看著好戲的reborn也微微勾起了嘴角。他猜的果然沒錯,真正能牽動雲雀恭彌的人,只有秋元里香。而因為這句話有些心跳加速之感的里香微紅了臉低下了頭,隨後又恢復了正常。

為什麼呢?嗯,這個問題問的真不錯。

因為……她察覺到了有什麼東西朝她逼近!從拉爾的手中匣子飛出的雲蜈蚣將她纏得緊緊的,沒有任何時間擔心此時被雲雀恭彌困在球針態之中的綱吉,里香自己身都難保。

「太弱了啊……身為瓦利亞的雲之守護者……把你的實力拿出來啊,這樣的你,連十年後的你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拉爾搖了搖頭,隨後看向了reborn,「太弱了,我不會教她的。」

「你確定?」reborn的眼中好似劃過了暗芒,捕捉到了這樣的暗芒,聽到了鎖鏈聲的拉爾下意識地轉頭,看見自己的匣兵器竟然被附著著雲之炎的鎖鏈緊緊地纏繞著,而鐵鏈的中介點之上,則站立著眼神極其冷淡的少女。

「你有事先確定,這樣的我,是幻覺還是現實?」雲雀恭彌之前丟給她的一枚精緻度為e的雲之戒也因為承受不了這樣強烈的雲波動而碎裂了開來!

「嘖,幻術嗎?」拉爾饒有興趣地看了看里香,隨後點燃了霧屬性的火炎,將其附著在了武器上,打出了鉛彈,「那就……讓我看看你的實力!」

向後躲閃卻看到鉛彈依舊在追蹤,里香想起也許是追蹤型,便停下了腳步,轉身即將被鉛彈打中的瞬間開了雲屬性的匣子,雲針鼠附著著強烈的雲之炎將那些鉛彈全都磨了個乾淨!

「多謝了,小刺蝟。」低下頭來看看著小刺蝟對視著自己,里香的眼中多出了一份柔和,而小刺蝟也撒嬌似的叫了一聲回應了里香。

「合格了,反應速度還是很快的。」收回了自己的匣兵器,拉爾看向了里香,「不過你要學會幻術和格鬥並存,就像你的師父……六道骸那樣!」

『骸……師傅……』對啊,還不知道骸到底怎麼樣了呢……里香無意之間流露出了擔憂的神色。 「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六道骸的實力你是清楚的。」看著手套發生新變化之後的綱吉與雲雀恭彌繼續的特訓,reborn轉頭看了看里香,「你的眼神已經暴露了。」

「不愧是reborn……嗎……」里香乾笑了幾聲,「對了,匣子……是怎麼製造出來的?」她真的挺好奇的,無論是從自己在雲雀恭彌的基地裡帶來的那些匣子,還是現在上空之中那兩個附著著不同火炎的刺蝟,匣子本身,似乎就是一個很神秘的話題。

起碼從拉爾和雲雀恭彌的說辭之中可以感覺得出來,當然,這樣的澤田綱吉還是讓雲雀恭彌提起了一點興趣的,結束了特訓,雲雀恭彌喚上了草壁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記得早點回來。」在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剎那前,里香聽到了雲雀恭彌對她說的話。

而綱吉也因為消耗了許多的體力而支撐不住倒了下去,拉爾此時也走了過去,望著趴在地上的綱吉:「澤田,你也沒有時間休息。不儘快掌握彭格列指環版手套的話,又會被雲雀……」有些驚愣發現此時的綱吉已經睡著了,拉爾有一瞬間的無奈。

「真拿這傢伙沒辦法啊,不過在那種試煉之後體力消耗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呢。」

當然,你如果把拉爾想象成突然間變溫柔了的話可以是這樣的場景,但其實怎麼可能呢!請看現實的鏡頭:

「你認為我會那麼說嗎!」(←后句)一把扯過綱吉的衣領,隨後十三連環巴掌扇上去的拉爾咬牙切齒,「你這樣是沒法潛入敵方的基地消滅入江正一的!給!我!起!來!」

「拉爾還真是斯巴達啊……」第一次見識到如此可怕的教官,里香才發現在瓦利亞接受特訓的日子其實還是挺幸福的,雖然說起初的時候是不是要擔憂下有沒有性命之憂的問題。

一旁的風太、藍波和山本紛紛吐槽,同時心裡為綱吉靜靜地默哀。

「給我起來!澤田!秋元里香她特訓的時候可比你艱苦的多了!你再給我磨蹭試試!快點起來——」忍住想要和風太他們一起吐槽的衝動,看著昏倒在地上有種在不斷吐著白沫的綱吉,里香只好送去一個無奈的笑容。

「喂,里香,我們就來複習下你之前在瓦利亞所學的格鬥技巧,你其中用幻術也是沒關係的,畢竟你是幻術師,你要學會在格鬥之中適當地將幻術切進其中。」拉爾用左腳踩在了已經挺屍了的綱吉身上,轉頭看向了呆愣狀態的里香。

「格鬥之中切入幻術……?」里香喃喃自語著,卻是已經沒有絲毫馬虎,開始構築起自己的幻術,她的右手無名指之上靛藍的寶石戒指之上跳動著輕柔的靛色火炎,一圈圈蕩漾了開來。

「試試看隱了你自己的身形和氣息然後發動攻擊試試看!」拉爾跳躍了起來繞到她身後對準了她發射了鉛彈,里香身子向後一仰,突然間一片霧聚集起又散開,她一腳集中了部分的死氣之炎踹到拉爾的手臂武器之上,翻身往下的同時從衣袖之中甩出了幾條銀質的鐵鏈控制住了拉爾的行動。

「雖然還行,不過……」拉爾的匣兵器已經發動,雲蜈蚣羅姆沙朝著里香急速飛去,而里香指環之上的靛色火炎突然間旺盛了起來,鐵鏈不斷伸長鎖緊著,里香落地之後再次仰頭跳起,避開了直接而來的攻擊。

「可別太大意了!」雲蜈蚣掉頭直下,里香措不及防就被雲蜈蚣給纏住了,而鐵鏈也收了回來,拉爾繼續給武器填充子彈,毫不留情地朝她發射過去!

「噗啊!——」措不及防被打過來的鉛彈擊中,里香只覺得喉嚨口像是被什麼堵住了一樣,刺鼻的血腥味涌了上來,溫熱的液體頓時劃過了唇角,滴落在了地板之上。

「似乎還沒熟悉幻術和格鬥術的不斷切換……嗎。里香,你去休息吧,澤田這裡我還要給他進行手套的特訓。不過你要記住剛剛的感覺,不然你明天照樣會這個樣子。」於是拉爾從十三巴掌升級到二十三巴掌,將綱吉打得不斷地啊啊慘叫著。

將喉嚨之間的血沫硬生生地吞了回去,胸口還有點隱隱的發痛,里香從電梯門之中走了出來,隨後撞見了正打算下廚的京子和小春她們。

「哈咿!是里香醬啊,你身上的衣服怎麼都是划痕啊!」小春指了指里香身上穿著的衣服,有些訝意的神色浮現在她的臉上。

「你的手上是不小心沾到紅顏料了嗎?」看見了里香手掌心之上凝結的血,京子將她的手輕輕托起,「以後畫畫的時候要小心點呀~」


『話說里香醬什麼時候學的畫畫呢……?』嗯……其實有時京子和小春是天然呆還是好的,不然這麼殘酷的事實告訴她們,她們也會接受不了的吧。

「嗯,算是吧,快畫完了。」下意識地想要掙脫開京子將手放到身後,里香笑得有些尷尬,「我待會來幫你們做飯吧,我先去洗個澡。」

「嗯~那我們先把食材搬過去了~快點來喔~」京子和小春對視了下,眼中一閃即逝地劃過了些什麼,隨後一起微笑著對里香點頭。

「那個,等下,里香醬來到十年後有帶貼身的衣物嗎?……」在里香剛轉身朝著浴室方向走去的時候京子的聲音響了起來。

「哈咿,我去幫里香醬拿幾件!……里香醬在原地等等哦!」

望著小春急速跑向她們寢室的身影,里香不由得覺得有些不忍心,不忍心將她們帶到那麼殘酷的現實之中,她們本應該是在陽光之下嬌笑著的美麗的花朵的。

「那去吧~」很快小春跑了回來將手中的衣物交到了里香的手中,便向里香揮了揮手之後和京子一起往廚房的方向進發。

洗完澡之後,一邊用柔軟的干毛巾擦著自己的頭髮,裹著浴巾的里香心情頗好地哼著小調換上了略大的白色襯衫,朝著廚房進發,然而此時快到廚房門口的時候,里香卻突然頓住了腳步。

「怎麼會在這種時候……」心臟不規律地跳動著,里香用右手捂住開始漸漸泛疼的胸口,痛苦地閉著眼睛,疼痛感是逐漸加強的,所以里香也不知道這樣的疼痛會持續到幾時。

『我知道的……我真的知道的……這是代價,我擁有這份能力的同時要付出的代價……』呼吸驀然間開始紊亂了起來,大腦一下子陷入了一種混亂的狀態,里香靠在牆壁邊淺淺地喘著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