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都打起精神來,把眼下的危機渡過纔是我們現在最需要關注的,其他的事情等我們安全了再說。”韓宇大聲對勇氣號內的衆人喊道。

團長就是團長,比林默寒說話的效果要好上許多,說的明明就是同樣的話,但是在聽了韓宇的話以後,船上的衆人總算是從沮喪的心情中恢復過來,開始着手自己要做的事情。

“默寒,現在我們要怎麼離開這裏?”韓宇來到林默寒的身邊問道。

“沒有別的出路,我們只有前進,穿過黑洞到達黑洞那一邊的世界。”林默寒咬牙說道。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只能一條道走到黑。”

“沒錯。”林默寒點頭答道。

“……林珂,聽到了嗎?全速前進!”韓宇大聲對林珂喊道。

“明白。”林珂也大聲答道。

林默寒看了一眼韓宇,又看了看林珂,不知道這個時候心裏在想什麼。

韓夢馨先前預警的不明物體終於現身了。那是一頭巨大的白色鯨魚!

“怎麼可能?”韓宇目瞪口呆的看着明顯是活物的大鯨魚,一臉的不敢相信。不光是韓宇,勇氣號內的其他人也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直直的瞪着正在從勇氣號前側遊過的大白鯨。此刻的勇氣號已經停止了行動,只是利用輔助動力在緩緩的離開大白鯨。雖然喬嫣兒對自己的鐳射炮有信心,但是這頭大白鯨的體型太大,而且出現的地方還是宇宙當中。要知道在宇宙中,除了修煉到極致的高手或者是擁有強橫實力的異獸,別的生物是無法在宇宙中存活的。而且即便是修煉到極致的高手或者是擁有強橫實力的異獸,他們也是不能在宇宙中長待的。但是這頭大白鯨卻打破了韓宇等人的認知,這頭大白鯨看上去就像是生活在這裏,自由自在的樣子讓人膽戰心驚。

“沒想到,我竟然可以見到傳說中的宇宙怪獸。”林默寒眼睛盯着大屏幕,緩緩的自語道。站在一旁的韓宇一時間沒有聽清,忍不住開口問道:“默寒,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這不是什麼大白鯨,而是長得和大白鯨相似的宇宙怪獸!”林默寒突然神色激動的揪住了韓宇的衣領叫道。

對於林默寒的突然激動,韓宇感到很驚訝。平時看林默寒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現在看到林默寒激動地樣子,韓宇還真是有點不習慣。不過也因爲這樣,韓宇對林默寒口中的宇宙怪獸感到很好奇。

等到林默寒的情緒從算是平緩下來以後,韓宇好奇的問道:“默寒,什麼叫宇宙怪獸啊?”

林默寒聞言看了韓宇一眼,低聲答道:“宇宙怪獸只是對這種生物的統稱,具體怎麼稱呼,沒有人知道。我也只是知道這種生物很強悍,跟強橫的異獸好像是死對頭。”

“那這種怪獸跟異獸哪個更厲害?”韓宇好奇的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說完,林默寒看着大屏幕中的大白鯨,有些感慨的說道:“還好我們這次遇到的宇宙怪獸攻擊性不是很高,只要我們不去主動招惹它,它應該也是不會爲難我們的。真是託了這隻宇宙怪獸的福……”

林默寒話還沒說完,就聽負責監視雷達的韓夢馨又叫了起來:“警報,有兩個不明能量團正在分前後快速向那頭大白鯨靠近。……林珂,注意勇氣號後方!”

“收到。”林珂答應一聲,韓宇等人就感到身子一頓,勇氣號猛地向下一落,一股狂風隨即從背後傳來,就在韓宇等人的眼前,一隻體型沒有大白鯨大,但是看外形卻絕對兇悍的宇宙怪獸直撲向大白鯨。

“默寒,這又是什麼?”韓宇吃驚的問林默寒道。

而林默寒此時也已經傻眼了,他也不認識突然冒出來的這兩個大傢伙是什麼。只是知道它們也一定是宇宙怪獸,而且還是打算跟大白鯨鬥上一鬥的宇宙怪獸。

大白鯨很顯然也發現了那兩隻不速之客,就見它緩慢的移動身子,正面面對了其中一隻異獸。而就在韓宇等人擔心大白鯨的背後會被偷襲的時候,就見大白鯨的尾巴處突然開始產生變化,原本的大尾巴正在逐漸萎縮,直到變成另一個大白鯨腦袋。這下大白鯨前後都有腦袋了,而準備偷襲的那兩隻異獸當然不甘心就這麼無功而返,開始圍着大白鯨繞開了圈子,準備伺機進攻。

“林珂,立刻撤離這個區域。離這裏越遠越好。”韓宇急聲對林珂說道。林珂明白,韓宇這是擔心勇氣號被一會的戰鬥給波及,韓宇等人可沒有在宇宙中存活的本事。勇氣號緩緩移動,唯恐發出異響引來三頭異獸的注意。 黑洞之內,三頭宇宙怪獸已經纏鬥在了一起。仗着身軀龐大,雙頭大白鯨將兩隻對手打得節節敗退,而被壓着打的兩隻外型酷似虎鯊的宇宙怪獸顯然也不是善茬,處於下風而不逃離,反而更加瘋狂的對雙頭大白鯨展開攻勢。

在勇氣號上觀戰的衆人看來,虎鯊唯一的優勢恐怕就是它有利齒,而大白鯨卻沒有。自始至終,大白鯨都沒有張開過嘴,而虎鯊卻是大張着嘴,瞅準機會就是狠狠的一口,只不過大白鯨的皮膚太過堅硬,對於虎鯊的咬噬,就像是撈癢癢一樣,壓根就沒有什麼效果。

當然這也不是說大白鯨就一定能堅持到最後。兩頭作戰對大白鯨的體力消耗還是很劇烈的,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堅持到擊退兩隻虎鯊。

勇氣號此刻已經退到了相對安全的地方,對於有三隻宇宙怪獸存在的地方,那是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的。好在這裏是黑洞,韓宇不敢去想象,這樣的大傢伙要是出現在聯盟內,那回造成多大的危害。不過這種事情不是韓宇需要擔心的,所以韓宇也只是想了一下就忘記了,他現在更加關心自己這些人要如何離開這個黑洞。黑洞的另一側大門就在大白鯨和兩頭虎鯊纏鬥的背後,可現在戰況正激烈,勇氣號又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通過戰場,到達自己要到達的地點。

“不要着急,總是會有辦法的。”寧平輕聲安慰韓宇道。

“說是這樣說,但是我怎麼能不急呢。”韓宇聞言苦笑一聲說道。站在另一側的林默寒輕聲說道:“着急又有什麼用,黑洞的大門早已經關閉了。”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被困在這裏了?”寧平聞言問道。

“嗯,是這個意思。”林默寒輕輕點頭。

“還有辦法離開這裏嗎?”韓宇看了看周圍的人,見他們都被三隻宇宙怪獸的戰鬥吸引,這才輕聲問道。

林默寒輕聲答道:“有。黑洞通道進來困難,出去容易。只要我們利用鐳射炮開上一炮,那黑洞大門就會再次打開,不過這是單向打開,而且大門的另一頭通向哪裏,誰也不知道。”

“……總好過留在這種鬼地方吧。”寧平低聲說道。

“這倒也是。不過我建議還是等一會在打開大門比較好。鐳射炮的威力,足以將還在戰鬥中的三個大傢伙給吸引過來。”林默寒輕聲提議道。

“那好,那我們現在就等等看,看那三個大傢伙到底誰會是最後的勝利者。”韓宇話音剛落,三頭戰鬥中的宇宙怪獸就發生了轉折,一隻虎鯊一嘴咬掉了大白鯨背上的背鰭,當然它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背鰭被咬掉的大白鯨憤怒的一擊,直接將虎鯊給撞暈了過去,隨即大白鯨一直沒有張開過的嘴張開了。難怪它一直不張嘴,因爲它的嘴裏沒有牙齒。就見大白鯨一口就將暈過去的虎鯊給吞進了肚裏,剩下的一隻虎鯊見自己的同伴被吞,當即便生出了怯意,進攻不再像之前那樣猛烈,和大白鯨玩起了游擊戰。

“完了。”林默寒看到大白鯨將虎鯊吞進了肚裏以後說道。

“是啊,那兩隻虎鯊贏了。”寧平接口說道。

林默寒喝寧平相互看了一眼,頓時心裏有點惺惺相惜。而韓宇則是撇撇嘴,心裏暗道:“我就不問你們爲什麼,憋死你們兩個故弄玄虛的傢伙。”

見韓宇不配合,沒關係,你不配合我,那我就配合你。寧平輕聲問韓宇道:“韓宇,你說是大白鯨贏還是虎鯊贏?”

“不是大白鯨贏就是虎鯊贏。”

寧平:“……”

這不是廢話嘛。

見寧平有些鬱悶的樣子,韓宇忍不住笑了,伸手拍了拍寧平的肩膀說道:“笨蛋,我又不是夢馨,你跟我這賣弄什麼?”

一語驚醒夢中人,寧平立刻丟下韓宇,跑到韓夢馨的身邊去顯擺了。林默寒見狀輕聲問道:“你不反對寧平追你妹妹?”

韓宇聞言納悶的看了林默寒一眼,反問道:“我幹嘛要反對?我妹妹並沒有拒絕那傢伙的追求不是。”

“可是,她是你妹妹呀。”林默寒強調道。

“對啊,她是我妹妹,只要她想要做的事情,我都會想辦法滿足她。哦~你這傢伙的思想不純潔啊。”韓宇猛然醒悟過來,指着林默寒說道。

林默寒聞言問道:“你就放心把你妹妹交給那個寧平?”

“我又不是妹控,只要我妹妹喜歡,而她喜歡的人我也看得上眼,那我就不會反對。”韓宇聳聳肩答道。

“那對於林珂呢?”林默寒又問道。

“現在是同伴,並且我正在努力改變和林珂現在的關係,目前來說,進展還算是順利。……喂,你不會是想要跟我搶林珂吧?我可警告你啊,朋友妻,不可欺。”韓宇警惕的看着林默寒說道。

“你想哪去了?”林默寒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我都已經一百六十五歲了,怎麼可能會幹那種事情。”

“一百六十五?那你還真是駐顏有術哦。”韓宇上下打量了林默寒一番後說道。很顯然,從韓宇的語氣中可以聽出,他壓根就不相信林默寒有一百六十五歲。

林默寒沒好氣的說道:“你愛信不信。”

韓宇聞言聳聳肩,沒有搭話。

宇宙怪獸的戰鬥也由大白鯨吞下虎鯊那一刻開始發生改變。在和另一隻虎鯊對峙了一會之後,大白鯨突然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大白鯨張大嘴巴,彷彿想要把什麼東西給吐出來一樣。而另一頭正在大白鯨附近遊離的虎鯊見狀立刻一反常態,猛地撲了上來,對着大白鯨發動了猛烈的攻擊。而大白鯨此刻已經顧不上去管那隻虎鯊的進攻了。它此刻兩嘴大張,努力的想要將肚裏的東西給吐出來,只是努力了數次,卻始終吐不出任何東西。

“林珂,勇氣號立刻再退,有多遠退多遠,不要害怕被發現了。”韓宇突然對控制檯的林珂喊道。

“明白。”林珂雖然不解韓宇現在爲什麼這樣說,不過還是忠實的執行了韓宇的命令。勇氣號迅速後退。

也正像韓宇所說的那樣,三隻宇宙怪獸沒有一隻注意到勇氣號這邊。就見在大白鯨的腹部,先前被吞進大白鯨肚中的虎鯊露了下頭,隨即又縮進了大白鯨的肚子。而大白鯨此刻彷彿也認識到自己所犯的錯誤。不再努力往外吐東西,反而張嘴咬住了另一隻虎鯊。被咬住的虎鯊用力的扭動身體想要擺脫大白鯨的大嘴,只是也不知大白鯨是不是想要跟兩隻虎鯊同歸於盡,在咬住虎鯊以後,大白鯨的身體便開始泛出一陣陣的白光。

當勇氣號退出老遠的時候,大白鯨的身體已經變得就跟太陽一樣,讓人不能直視。

“做好耐衝擊準備!”韓宇大聲提醒船內的衆人道。其實就算沒有韓宇的提醒,其他人也早就作好了耐衝擊準備,各自找到扶手站穩了腳跟。

一道衝擊波隨後而來,勇氣號就像是風浪中的一葉小舟,隨浪而動又沒有被傾覆。等到風浪漸息之後,負責雷達警戒的韓夢馨突然驚喜的叫道:“哥,你快看!”

韓宇聞言看向大屏幕,就見在大白鯨和兩隻虎鯊同歸於盡的地點,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那個黑洞太過巨大,即便是從勇氣號此刻的位置看去,依然可以看到黑洞外的世界。

“林珂,全速前進,離開這個鬼地方。”

“收到!”林珂此刻也有些興奮,忘形的答應一聲以後便操控着勇氣號猛衝了過去。現在也顧不得會不會遇到危險了。誰知道那扇黑洞大門會在什麼時候關閉,還是儘量早的衝出去纔是正經。只是勇氣號距離黑洞有點位置太遠,現在即便全速前進,按照時間估計,也只會在黑洞關閉以後才能到達。

“看來現在只能使用祕密武器了。林珂,按你右手邊那個黃色按鈕!”喬嫣兒有些遺憾的對林珂說道。

“這是什麼按鈕?”林珂一邊操縱勇氣號一邊問道。

“燃料催化劑。按動那個按鈕,勇氣號內的動力爐就會產生更加強大的力量,提高勇氣號的速度。不過因爲受限於勇氣號自身的條件限制,這個按鈕不能多按。”喬嫣兒走到林珂的身邊解釋道。

“我記下了。”林珂點了點頭。就見喬嫣兒按了一下林珂右手邊的那個黃色按鈕,隨即在她面前出現了一個虛擬的鍵盤。喬嫣兒對林珂解釋道:“你操縱勇氣號,這個解碼的事情交給我。”說話的工夫,喬嫣兒的雙手在虛擬鍵盤上一陣快速敲擊。隨着“叮”的一聲,喬嫣兒找了個扶手抓牢後對林珂說道:“可以用了,不過林珂,悠着點啊。”

林珂聞言不解,不過也沒有時間細想。因爲黑洞此刻正在緩緩縮小,容不得林珂想別的。林珂毫不遲疑的按下了黃色按鈕。身子頓時不受控制的往後一仰,勇氣號就像是被刺中了屁股一下,產生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往前躥出去一大截。好在先前衆人沒有一個放開扶手的,否則肯定會有人受傷。

“林珂,你沒事吧?”喬嫣兒問林珂道。

林珂一邊坐着深呼吸,一邊對喬嫣兒說道:“我沒事。大家都扶穩了。”說完,林珂再次按動了黃色按鈕,勇氣號的速度頓時比剛纔加快了三倍以上,恍若一道流星一樣直撲黑東大門。

“警戒,勇氣號後方出現巨大能量團。和之前的宇宙怪獸極爲相似。”韓夢馨突然在這個時候大聲預警道。

“該死的!菲爾德,準備攻擊。”

“明白!”菲爾德大聲答應道,開始準備攻擊。被喬嫣兒改造過的勇氣號,鐳射炮作爲勇氣號上的主炮,此刻已經是可以在勇氣號的前後左右四個方向進行移動。當鐳射炮移動到勇氣號尾部的時候,儼然就像是勇氣號的第三個推進器。

“目標鎖定!開炮!”菲爾德大喝一聲,勇氣號的尾部噴射出一道光柱,巨大的反作用力讓勇氣號的速度在短時間內再次得到了提升。

距離黑洞大門越來越近,意想不到的情況也再次出現。在一炮擊退從後面出現的危險以後,大白鯨和兩隻虎鯊同歸於盡的地方,又出現了多個能量源,波長和先前的宇宙怪獸相似。臨近一看,多達數十條的縮小版大白鯨正在黑洞附近遊弋,但是讓人奇怪的是,那些縮小版的大白鯨沒有一條讓黑洞大門那裏靠近的。

“大家都抓穩了!”林珂大聲提醒衆人道。

縮小版的大白鯨對於勇氣號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傢伙很不友好,紛紛掉頭直衝向勇氣號,看那架勢彷彿是想要撞沉勇氣號一樣。勇氣號在林珂的操縱下左躲右閃,一邊閃躲縮小版大白鯨的撞擊,一邊努力向着黑洞大門靠近。

勇氣號的衆人頓時體驗了一把坐雲霄飛車的感覺。韓宇就感覺自己的心臟一會跳到嗓子眼,一會又落到了小腹,那感覺,真是終身難忘。

也不知道韓宇等人該不該感到慶幸,當勇氣號躲開那些縮小版大白鯨的襲擊以後,那些大白鯨並沒有繼續和勇氣號糾纏,反而和被勇氣號一炮擊退又再次趕上來的宇宙怪獸打成了一片。當然這是韓宇等人不知道的,現在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黑洞大門上,至於其他事情,他們無心去管。

在韓宇等人的期盼中,勇氣號距離黑洞大門只有一步之遙。也就在這時,勇氣號尾部的兩個引擎突然同時出現了爆炸,勇氣號的速度頓時慢了下來。

“怎麼回事?”韓宇吃驚的問道。

“超負荷的時間太久,引擎報廢了。”喬嫣兒一臉沮喪的答道。

韓宇聞言一臉的鬱悶,忍不住說道:“怎麼會這樣?”而軒轅楓等人則是一臉的絕望,眼看着生路就在眼前,卻因爲引擎的突然報廢而不得不眼睜睜的看着生路消失。

“還沒有完呢!”林珂咬牙說了一聲,雙手扶緊控制勇氣號的兩個操縱圓盤,身體開始發出一層淡淡的光暈。

勇氣號的船身頓時一陣輕晃,緊跟着努力向着正在逐漸消失的黑洞大門靠近。韓宇知道,林珂這是用自己的能力將勇氣號給直接控制着向黑洞大門移動。只是這種行爲對林珂自身的損害頗大。韓宇連忙問道:“林珂,我讓菲爾德用鐳射炮幫助勇氣號前進,能行嗎?”

“試一試。”林珂咬牙答道。

“菲爾德。”韓宇大叫一聲。

早就準備完畢的菲爾德立刻按下了按鈕,一發鐳射炮,讓勇氣號距離黑洞越發的近了。林珂咬牙對菲爾德說道:“菲爾德,再來!”

菲爾德看了看韓宇,見韓宇默默點頭,遂咬牙說道:“好!”

一連六發鐳射炮,不僅將勇氣號給送出了黑洞,也讓勇氣號遠離黑洞大門老遠,從而避免了被黑洞大門重新吸進去的危險。只是林珂卻也因此身受重創,在確認勇氣號到達安全地點以後,林珂的臉色已經變得煞白,看不出一絲血色。

韓宇一把摟住搖搖欲墜的林珂,把林珂強行從控制檯上抱了下來,大聲命令衆人道:“嫣兒帶人立刻去更換勇氣號引擎,菲爾德帶人保持警戒,夢馨你跟我來。”說完,韓宇抱着已經暈迷過去的林珂跑向醫務室,韓夢馨緊緊跟上。

衆人分頭行動,沒有被分配到任務的人也沒有心情去歡呼自己的獲救,他們此刻都在擔心暈迷過去的林珂。林默寒獨自一人坐在角落,在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以後,推門走進了醫務室。

“出現了什麼情況?”韓宇見林默寒一臉嚴肅的走進來,不由緊張的問道。

“林珂現在怎麼樣?”林默寒不答反問道。

“夢馨正在給她診治。有事嗎?”

林默寒從懷裏掏出一個木盒,遞給韓宇說道:“林珂應該是能力消耗過度纔會暈過去的。這裏面是可以讓能力者補充能力的靈藥,你給她喂下去。”

“好。”韓宇不疑有他的接過木盒。打開拿出裏面的藥丸就打算給林珂喂下去。

“等一下。”林默寒出聲阻止道。

韓宇聞言問道:“還有什麼事?”

“我話還沒說完。這種靈藥是有副作用。”

“副作用?”

“嗯。這種靈藥吃下去以後,會刺激服用者身上的情慾,而且如果得不到發泄的話,對服用者也會有損傷。”

“……”韓宇沉默了片刻,試探的問林默寒道:“你是說,這是春藥?”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林默寒微微點頭,看着韓宇說道:“用不用,完全在你。”說完這話,林默寒轉身離開了醫務室。

又是一陣沉默,韓宇彷彿終於下定了決心,輕聲對韓夢馨說道:“夢馨,你先出去。”

韓夢馨看了看韓宇,又看了看林珂,臉色微紅的應了一聲,走出了醫務室。順便在出去的時候將醫務室的門給反鎖了,只能從裏面打開。 微微睜開雙眼,林珂看到的是醫務室的天花板。

“你醒了?”韓宇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林珂側頭一看,就見韓宇正坐在自己的牀邊,臉色有些紅的望着自己。

“嗯。”林珂輕輕應了一聲,就準備起身下牀。只是林珂剛動,韓宇就急忙上前按住林珂的肩膀說道:“再休息一會吧。”

“不行的,我們雖然脫離了黑洞,但是目前我們還不知道身處哪裏……”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們很幸運,出來的地方距離流砂星域並不遠,現在正在返回坦丁的路上。”韓宇打斷林珂的話道。

農家小媳喜甜田 聽到韓宇的話,林珂原本的擔心總算是消去。不過也就在這時,林珂總算是察覺到了自身的不妥。伸手摸了摸自己,雖說蓋着牀單,林珂還是雙手遮住了自己的三點,羞不可抑的望着韓宇,欲言又止。

韓宇見狀也不自覺的想起了之前在這個小小的醫務室內發生的一幕,臉色頓時也變得有些發燙。

“鎮定,鎮定,我是男人,所以我在這個時候應該主動一點。”韓宇在心裏爲自己打氣道。

深吸一口氣,韓宇看着林珂問道:“還疼嗎?”

一句話出口,韓宇就恨不得給自己一嘴巴,自己說的這叫什麼?!

林珂聞言臉色更紅,韓宇不提還好,一提林珂還真就感覺到那裏有點痠麻的感覺,當即嗔怪的看了韓宇一眼。只是韓宇正在後悔自己剛纔說的話,故此沒有留意到。

“我的衣服呢?”林珂小聲問道。

“啊?哦,在這裏。” 追妻365天:總裁boss太危險 韓宇答應一聲,扭身從背後的一張椅子上把林珂的衣服包給了林珂,最上面的衣服赫然就是林珂的內衣。

兩個人臉上剛剛纔消退的紅色頓時又出現了。林珂任由韓宇將衣服放在枕邊,看着盯着自己的韓宇嗔怪道:“你扭過頭去。”

“啊?哦。”被提醒的韓宇答應一聲,聽話的背對着林珂。林珂迅速把衣服最上面的內衣給拿進了牀單。

韓宇就聽背後一陣悉悉索索,知道這是林珂在穿衣服,腦子裏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林珂那猶如羊脂白玉般的身體以及那幾點嫣紅。韓宇連忙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不敢再往深了想。

林珂一邊穿衣服一邊在注意韓宇的動靜,眼見韓宇捂住自己的鼻子,頓時猜到了韓宇現在在想什麼。林珂就感到此刻的自己雙臂無力,好在身上的衣服也穿上了幾件,總不是赤身裸體了,林珂的心也漸漸的恢復了平靜。

“韓宇……”林珂輕聲喚道。

“啊?什麼?”韓宇答應一聲,下意識的就要回頭,就聽林珂急聲說道:“不許回頭。”

“哦。”腦袋已經轉了一半的韓宇聞言聽話的重新背對着林珂問道:“什麼事?林珂。”

“我們……”

“……我會負責的。”

“……只是因爲責任?”林珂的語氣不由帶上了一點失落。

韓宇一聽這話就明白林珂可能誤會了,急忙轉身面向林珂說道:“不是的,不光是責任。我也是喜……喜……”

“歡”字就是說不出口,看得一直在外偷聽的韓夢馨終於忍不住推門而入,大聲衝韓宇叫道:“哥,你真是沒出息,喜歡兩個字有那麼難說嗎?”

韓夢馨的突然闖入讓韓宇和林珂都被嚇了一跳。不過隨即韓宇就惱羞成怒的瞪着韓夢馨叫道:“夢馨,你什麼時候躲在外面的?還有誰?”

萬古星辰訣 “厄……”韓夢馨這次想起這個時候並不是她該露面的時候,就在韓夢馨不知該怎麼辦的時候,寧平從門外衝了進來,拉着韓夢馨就往外跑,臨出門的時候對韓宇歉意的說道:“抱歉打擾了,你們請繼續。”

醫務室的門關上了,可繼續……這可怎麼繼續呀?韓宇愁眉苦臉的想道。倒是林珂,躺在牀上見韓宇一副抓耳撓腮的樣子,忍不住輕笑出聲。

韓宇不知道爲什麼,當聽到林珂的笑聲以後,自己的心情突然平靜了下來。看着林珂,韓宇柔聲說道:“林珂,我喜歡你。”

“嗯,我也是。”林珂輕輕的應了一聲。

兩個人的臉越靠越近,林珂微微閉上了雙眼,眼看着就要親下去了,韓宇突然就聽到牆的那一面傳來一陣小聲的爭吵。

“讓開一點,你擋着我了。”

“我也沒佔太多地方,你用一隻眼看不就行了。”

“一隻眼看得不是太清楚。”

“噓,你們倆小聲點,被聽見就糟了。”

“我已經聽見了。”韓宇一臉鬱悶的想道。

林珂久等韓宇吻下來卻一直沒有等到韓宇的吻,不由奇怪的睜開了雙眼,就見韓宇一臉的鬱悶,側耳一聽,便也聽見了來自隔壁的爭吵。林珂的臉色頓時變得通紅,韓宇見狀嘆了口氣,這個時候就更別想吻一吻林珂了,都怪隔壁那幾個混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