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胖胖瞪了一眼黎甜柒彷彿在控訴,你為什麼要騙我。

黎甜柒眼神飄忽,她真的忘了叫什麼,不關她的事。

黎甜柒撒著嬌,「哎呀,人家不小心記錯了嘛,這不重要~」

葉梓涵:「……」

郭胖胖:「……」

郭胖胖覺得黎甜柒太不靠譜了,他還是轉頭問葉梓涵,「涵涵,你們什麼時候開始呀?」

「還沒通知,不過說了第一次去平安縣。」

「那我要叫我爸爸帶我去,我這次一定要和你們一塊!」郭胖胖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和他們一塊。

黎甜柒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

葉梓涵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

郭胖胖:「……」

「你們湊在一起幹什麼呢?」陸戰奕和庄堯剛來到他們班級門口就看到幾人在那你拍拍我,我拍拍你的。

郭胖胖看到了跟自己一樣沒有參加綜藝的兩人,感覺跟看到了同道中人一樣,控訴著那兩,「她們兩個拋棄我們去參加綜藝!」

陸戰奕長長的「哦」了一聲,眉毛上挑,「小柒柒,跟哥哥說說你去參加了什麼綜藝。」

黎甜柒一聽到「小柒柒」三個字就翻了個白眼給他,「關你屁事。」

「小柒柒怎麼每次見到哥哥脾氣都那麼大呢?」

黎甜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心想為什麼脾氣這麼大你自己心裏沒有一個數嗎?

陸戰奕看黎甜柒根本懶得搭理他,他只好把目光轉向葉梓涵,「涵涵,你們要參加什麼綜藝?」

黎甜柒出口打斷了葉梓涵的話,「涵涵,別告訴他。」

葉梓涵比了個「OK」,閉麥不說話。

陸戰奕看兩人都不告訴他,他把腦袋緩緩轉向郭胖胖,「郭胖胖,她們參加什麼綜藝?」

郭胖胖剛想說話,卻感受到了一道冷冽的目光向他掃來,他看了一眼黎甜柒,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陸戰奕:「……」

陸戰奕拿手肘戳了戳一旁看戲的庄堯,讓他開口去問問。

庄堯清了清嗓子,手掌朝上,比了個五。

陸戰奕看着那個五,皺了皺眉,眼神詢問什麼意思。

庄堯用唇語無聲地說了個字,「錢。」

陸戰奕:「……」

他也用唇語回了兩個字,「不行。」

庄堯瞬間將視線挪走,和黎甜柒等人在一旁說說笑笑,隻字不提那個綜藝。

陸戰奕氣的咬牙切齒,拿手肘撞了撞庄堯,眼神告訴他,他同意。

庄堯這才滿意地笑了笑,「柒柒,涵涵,你們要去參加什麼綜藝啊?」

黎甜柒看了一眼陸戰奕,示意他出去她才說。

陸戰奕又一次被氣的腦殼疼,好傢夥,他這麼多年的青梅竹馬都比不過一個後來的庄堯。

但為了庄堯能打聽到黎甜柒去參加的綜藝,他還是勉為其難地走了,把希望全寄托在庄堯的身上。

庄堯看着陸戰奕走遠后,轉頭看向她們,「戰奕走遠了,這回能告訴我了吧。」

黎甜柒點點頭,「我們參加的綜藝叫《爸爸的田園生活》,郭胖胖說想要叫他爸爸帶他去參加,阿堯哥哥你也要來嗎?」

葉梓涵在一旁補充著,「聽導演說是總共6組嘉賓,錄製28天,總共四期,一期7天,第一期在平安縣。」

庄堯點頭「嗯」了一聲,他心裏也有點痒痒的,想要去參加這個綜藝,和他們一起去玩,「我回去試試。」

「好耶!阿堯哥哥加油!郭胖胖加油!你們一定要去!」黎甜柒期待着能和庄堯他們一起去參加綜藝。

葉梓涵也在那裏期待着,她覺得一起去玩會更快樂,她給兩人加了油后在心裏也默默祈禱著。

而庄堯在打探到消息后也告別了幾人,去拿情報和陸戰奕換錢了。

PS:要開學了,可能不會太早更新,但是還是會每天穩定兩更的,謝謝大家的支持~ 話音一落,院子大門從外面被推開。

一個圓滾滾,如山一般龐大的身軀搖搖晃晃地走了進來。

每邁一步,他腮幫子上的肉就要隨之顫一顫。

他一眼就看到了被眾人圍在中間的秦舒和柳昱風。

面色一喜,加快腳步走過來,「小姐姐!」

院子里的一眾下屬看到他,面面相覷,不敢出手阻攔,下意識往旁邊退了退。

燕江很順利就來到了秦舒身邊。

他往左右看了看,一臉疑惑,「小姐姐,這是什麼情況啊?」

秦舒抬手一指韓夢,毫不掩飾地說道:「她抓了我的朋友,讓我到這裡來見她,現在卻不肯放我們走。」

燕江一聽,頓時氣惱地對韓夢說道:「喂,小姐姐不是已經跟你見過面了嗎?為什麼還要為難他們?」

韓夢鬱悶得很,秦舒竟然把這個傻子招來了!

記住網址et

而且這傻子還喜歡多管閑事。

但韓夢不能當面發作,只好把脾氣壓下去。

她扯了扯唇角,幽幽地說道:「二少爺,你誤會了,不是我為難他們,而是我跟秦舒的事情還沒談完。我還想留他們下來吃個晚飯呢。」

「別聽她胡扯,我跟她沒什麼好談的,更別說吃什麼飯了。」

秦舒冷冷地揭穿韓夢的謊言。

不過韓夢在燕江面前收斂的態度,也恰好證實了自己的猜想。

韓夢的背後全靠燕家扶持,她手中握有的力量都是屬於燕家的。所以在燕江面前,她不敢囂張。

「燕江,我朋友的身體不太舒服,需要馬上送去醫院。」

秦舒再次開口說道,順便暗自掐了一下柳昱風。

柳昱風會意,立即虛弱的咳嗽了兩聲。

見狀,燕江露出緊張之色,連忙說道:「行,我們趕緊去醫院!」

說著,就要帶秦舒和柳昱風離開。

韓夢看著他們轉身往院子大門走去,而那些下屬因為沒有得到她的指示,不敢貿然出手阻攔。

她不甘心就這麼放走秦舒和柳昱風。

一番思索之後,終於下定決心,冷聲吩咐道:「攔住他們!」

燕江訝異地轉過頭看著她,兩條眉毛不高興地皺了起來,「小姐姐是我的朋友,你敢動手?」

韓夢輕哼了聲,似笑非笑地說道:「二少爺,秦舒是你父親點名要的人,你跟她做朋友,燕老絕對不會允許。你勸你還是趕緊離開,不要插手這件事比較好。」

「交朋友最重要的就是講義氣。小姐姐是我的朋友,你要是動她,我就不能、不能……插手旁觀!」

燕江一時沒想起那個詞來,說完,又扭頭問了秦舒一遍,「是插手旁觀不?」

「袖手旁觀。」秦舒糾正他。

「對對,是袖手旁觀!」燕江咧嘴笑了笑。

秦舒看著他一臉無畏的張開手臂護在自己面前,心裡有些感動。

這個傻胖小子,是真心拿她當朋友看待的。

相較之下,自己的動機則顯得不是那麼光明磊落。

「二少爺,那就只好得罪了。」

韓夢陰鬱地看著燕江,一招手,下屬們一擁而上。

幾十個人對付三個人,場面頓時混亂起來。

這些下屬不敢傷燕江,他便用龐大的身軀來保護秦舒和柳昱風,帶著他們慢慢往外面撤退。

韓夢看得雙眼冒火,冷喝道:「誰要是放跑秦舒和柳昱風,我饒不了他!」 今天,算他倒霉了,惹了這麼一尊大佛。

……

解決了汪爺的事情后,冷言並沒有放鬆,因為他意識到,暗處有人在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就比如賭場的事情,有人給他放出了假消息,說那賭場是海哥的。

可事實上,那賭場是汪爺的,若不是他在T市這邊也培養了自己的勢力,今晚怕是會很麻煩。

「陳江,你調查那家賭場的時候,是誰告訴你,那是海哥的產業的?」冷言問。

陳江回憶了一下當時的情形,才低聲道:「是賭場裡面的一個小弟,當時他穿著制服,我以為他是賭場的人,我給了錢跟他打聽,他直接就掏底了。」

「派人去找那小弟了嗎?」

「已經去找了,據說,賭場被封的時候,那小弟已經離開了。」

「看來,是有人給我們布局了。」冷言轉動著無名指上的戒指,嘴角勾起一絲玩味的笑,「有意思,我前腳剛來T市,有人後腳就跟過來給我布局,看來,對方跟我跟得很緊啊。」

「少爺,你有懷疑的對象嗎?」陳江問。

這段時間,他們重點盯著之前懷疑的那幾個人,那幾個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什麼,最近都特別安分,應該不會是那幾個人。

可是,如果不是那幾個人,那究竟是什麼人?陳江茫然了。

他沒想到,有一天,少爺身邊,竟然也有這麼多人隱在暗處,似乎隨時都想要少爺的命。

這種感覺,真是糟糕透了,也幸好他家少爺足夠強大,要不然,怕是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沒有。」冷言懶懶地道。

「我派人去查。」

「不用查了,對方沒有得手,想必已經抹乾凈了一切,不會那麼輕易給你查到的。」

「可是,對方隱在暗處,對我們極為不利。」

「陰溝里的臭老鼠罷了,無需忌憚,短期內對方應該不會再出手,這件事情,先放一放。」

「那我們現在要做什麼?」

「回家,我想我老婆了。」

陳江:……

好想拍死他啊,人命關天的事情,他無關痛癢,竟然還有心思想老婆,這都什麼人?這不是欺負人嗎?

喬玄看了看時間,此時已經是凌晨四點了,他小心翼翼道:「少爺,現在已經凌晨四點了,要不然先找個酒店睡一覺?疲勞駕駛不安全。」

陳江聽了喬玄的話,不由得給了他一個感激的眼神。

冷言想了想:「行吧,先睡一覺。」

喬玄鬆了一口氣:「我馬上去安排。」

老闆突然出現在T市,他沒有第一時間接到消息已經很內疚了,若是再不好好招呼老闆,他怕是日後都沒臉在老闆面前混了。 庄塵感覺到自己胸腔的翻湧,在漸漸的平復下來。

不適的感覺很快就蕩然無存。

蔣紅像是只厲鬼牙呲欲裂的瞪著他。

「都是你毀了我所擁有的一切,給我殺了他。」

她拽緊拳頭直接吼出這句話。

庄塵左右躲閃著他們的攻擊,凜冽的力量劃過他的肌膚疼得他冷汗直冒。

但他完全不敢鬆懈,揮舞著雷電之鞭跟他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吼……」

幾個傢伙的嘴巴裡面發出猛獸的嘶吼,聲音聽得讓他的後背寒毛倒立。

庄塵感受到空氣中波動著的力量,雖然極為的強悍。

可是卻有著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