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5 日

邱靈的眼中滿是愁恨的火花。

西西站在媽媽身邊,擔心得一直哭。

他知道媽媽可能要去做不好的事,他想阻止媽媽,可媽媽看不到他!

西西難過極了,哭得極為傷心。

突然,小傢伙似乎想到了什麼,倏地轉過身,然後直接穿牆跑到了隔壁喬安他們家的店裡。

大概是因為忙著為兒子報仇,邱靈連店裡的裝修工作都已經暫停了。

現在整個店裡就只有邱靈一個人。

而喬安一家則是根本不知道隔壁有人在。

小傢伙來到喬安家的火鍋店時,吳師傅正帶著妻子小紅在幹活。

周圍四處塵土飛揚。

喬安正好在後院欣賞由風清宴找來的專業團隊打造出來的園林景觀,雖然現在只完成了不到一半。

「姐姐,姐姐!求你幫幫媽媽吧,求你幫幫我媽媽!」小傢伙哭著跑到喬安面前。

喬安低頭一看,又是這個小傢伙。

話說昨天晚上,她可是看在王老闆一家的份上放過了他。

他怎麼還敢往她身邊湊?

「你怎麼又來了?不是和你說過你要是一直待在你媽媽身邊,會影響到她的身體嗎。」喬安無奈的看著西西。

「你剛才說讓我幫你媽媽,你媽媽怎麼了?難道你那個惡毒的大伯母終於要對你媽媽下手?」

昨天聽完了西西的故事,知道西西的那個大伯母有多麼惡毒。

哪怕那個女人真的想要對付西西的媽媽,她也不覺得奇怪。

西西搖搖頭,「是媽媽……」

西西將他媽媽的怪異舉動都告訴了喬安。

雖然西西也不知道他媽媽想要做什麼,但小傢伙直覺這不是好事。

他不想媽媽出事,這才迫不及待的來找了喬安。

西西年紀太小不明白,喬安卻在聽完西西講述了他媽媽的怪異舉動之後,就立馬明白了這位母親想做什麼。

她這是想和凌家人同歸於盡啊!

「傻瓜,你媽媽是想幫你報仇呢。」喬安也不管對方是個小孩兒,能不能聽得懂,直接就把真相和西西說了。

「報仇?」西西歪歪小腦袋,表示自己不是很明白。

「簡單來說,你媽媽覺得是你奶奶他們害死你的。

她想把你爺爺、奶奶還有你爸爸,以及你大伯母和你那個什麼東東哥哥一起送下來陪你。」

喬安這麼一解釋,西西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小傢伙瘋狂的搖著小腦袋,「不可以,媽媽不可以這樣做!」

喬安挑挑眉,「可是是他們害死你的,你媽媽要為你報仇,你難道不該開心嗎?」

她是冥界之主,不管陽間之事,像這種活人之間的自相殘殺,喬安還真沒什麼興趣去管。

只要事情不牽涉到靈異,那就由陽間的警察自己解決。

反正不關她這個冥界之主的事。

喬安不想管,西西卻不幹。

「喬安姐姐,王叔叔和王阿姨都說你是大好人,求你幫幫我媽媽吧,西西不想媽媽為我殺人!

王叔叔說,只要殺了人,死後就會下地獄,地獄是很可怕的地方,西西不想媽媽去那裡!」

小傢伙拉著喬安的衣角,可憐巴巴的說道。

「你這小傢伙,小小年紀還挺有孝心。」喬安對這種有孝心的乖孩子還是比較喜愛的。

對那種熊孩子,她可是半點耐心都欠奉。

在西西的不斷痴纏之下,喬安終究還是同意去找邱靈聊聊。

邱靈正拿著剛到手不久的化學藥品,正在制定著自己的殺人計劃。

守先要殺的就是她的婆婆庄女士,還有她大伯一家。

當然,還有她老公凌峰和她公公,凡是凌家人一個都別想逃掉。

尤其是大伯一家,憑什麼他們的兒子生了病就要讓她的兒子去冒險。

如果不是大嫂一直在婆婆庄女士面前,說些西西的骨髓一定能治好東東的鬼話!

她婆婆也不會打上西西的主意,最終害得她的西西慘死。

殺人計劃制定好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西西的屍體。

她的孩子還不知道被婆家人藏在了什麼地方。

她是沒打算活了,凌家的人也都會被她一起帶走。

西西的喪事,必須在她死之前完成。

邱靈想了好幾個可能藏著西西屍體的地方,最終這些地方被她一一排除。

只除了大嫂汪晴家,開的那家私立醫院。

因為那家醫院是汪晴娘家開的,凌家人生病的時候都是去的那家醫院。

就連凌震東重病,這麼多年也一直都在汪家的醫院接受治療。

兒子的屍體一定還在那家醫院裡!

她一定要想辦法把兒子帶出來。

還有,她不相信只是捐個骨髓兒子西西就會喪命。

這裡面一定還有別的原因,她不排除是汪晴指使醫生故意害死她的兒子!

她可是一直都知道,她的好大嫂汪晴,一直把西西視為她兒子東東的竟爭對手。

東東身體不好,將來很大可能無法繼續凌家的產業。

汪晴為了她的兒子東東,故意趁著這個機會害死她的兒子也不是沒可能。

兒子的死,讓汪晴學會用最陰暗的想法,來猜測凌家人的內心。

現在麻煩的是,她該怎麼把兒子的屍體帶出來。

那家醫院是汪家的產業,沒有汪晴打招呼,她應該無法帶走自己的兒子。

看來她只有先混進汪家的那家私立醫院,再來查找兒子的下落了。

汪晴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這麼冷靜的思考這些問題。

她以為自己會精神崩潰,可是並沒有。

她現在比任何時候都要清醒……

。 8:00:【祁先生,請一定記得把小默的病史還給我!】

9:15:【祁醫生,你醒了嗎?我怕打擾到你休息,所以就沒打電話,請看到簡訊一定回復我!】

9:55:【今天我休息,沒什麼可忙的,如果你不方便送來我也可以去你那兒找你】

11:35:【醒了嗎?】

14:48:【祁醫生,你不會還在睡吧?我知道你很累,但請一定遵守約定!你昨晚答應了的!】

16:00:【我想再問一句小默的病史呢?說好今天會還我的,可現在已經下午4點了,你人呢???】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Sorry!Thesu……」

16:45:【你又關機了!!我知道你有工作關機的習慣,但請你一定要分清主次,把小默的病史還回來才是你的第一要務!!】

「喂,老李怎麼了?」

「……」

「哦,在哪兒?」

「……」

「好,知道了,你們先過去吧,我從住的地方去還近一些,就不回局裡了,讓小林帶上我的東西就行。」

「……」

16:48:【我現在有案子要忙,先出門了。家裡暫時沒人,你可以把小默的病史放在小區門衛室或者大樓底樓管理員辦公室】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

17:00:【祁先生,作為男人要守約!!】

「……對不起……」

17:15:【靠!房子不賣了!!】

……

今天是1月1日元旦,祁鏡做的是中班。(1)

在「元旦」和「跨年」還非常時髦的當初,作為05年的第一天自然和其他日子有些不一樣。

不少人前一晚剛慶祝結束,今天將迎來春節前最後一個節假日,嗨皮一下是難免的。但在急救醫生和急診醫生的字典里卻不存在這種東西,他們的工作表上永遠只有極其規律的排班日程。

其實跨年和元旦對他們來說和一年中幾個特定大節日類似,反而是個麻煩的東西。

節日就意味著原本安安分分工作的人里有一多半有了休假,有休假就自然少不了應酬、聚會、遊玩等等。有了這種消遣項目,就會直接快進到更多的醉酒、鬧事、車禍等等。

當然節假也有節假的好處,對急救醫生來說大概就是路況還不錯吧,沒了堵車的煩惱。

昨天祁鏡忙了一整天,晚上還去了李漢的家看房子,確實有點累。

回家后,先灌了兩杯咖啡,洗完澡,開始慢慢研究小默的病歷。

等坐不動了他就換去了床上躺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捧著一疊病歷睡了過去。等一覺到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或許因為怕冷,祁鏡本能地鑽進了被子里,原本身邊的病歷紙卻撒了一地。

看時間不早,他顧不上太多,連忙起床洗漱,換了身衣服抓起手機就去了濱江分站。

隨便在分站門口吃了碗麵條,進站和早班醫生交完班直接上了急救車,第一單的電話已經打了過來。

「我想怎麼電話那麼安靜,原來是沒電了。」他坐在後車廂看著漆黑的屏幕有些難受,只能敲了敲隔窗,「陽雨,手機借我用用。」

「哦。」李陽雨拿出手機遞了過去,「祁哥,怎麼?沒充電?」

「嗯,昨晚忘了。」祁鏡接過手機,先撥了陸子姍的電話,「喂,子姍,是我,祁鏡。嗯,手機沒充電,實在不好意思……對了,上午你們開會討論得怎麼樣了?」

「……」

「沒結果?」

「……」

「好吧,我知道喬莉的意思。」祁鏡嘆了口氣,「黃所長應該明天到丹陽,我幫你問問他的行程吧,不過他不太喜歡管這種閑事,肯不肯來還不確定。」

黃興樺來丹陽不是來玩的,下周就是傳染大會,除了螺旋體外,還要對冬天嚴峻的呼吸道傳染病拿出指導意見和最後的總結報告。市西兒科醫院的院感撐破天也是丹陽疾控的事兒,到時候他只需要過問兩句就行,自然有幾位兒科傳染學專家會管,沒必要事事都那麼上心。

所以對黃興樺來說,這確實算是一樁「閑事」。

祁鏡也知道喬莉也是沒辦法才出此下策,否則以她強硬的性格和辦事能力不會讓陸子姍特地來找他。

就在昨天傍晚,市西第五位院感的孩子出現了。2歲的孩子,在送進重監室的第六天,也有了呼吸道癥狀。

本來秋冬季節有呼吸道癥狀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兒,嬰幼兒免疫力不足,感冒非常頻繁。可這個孩子也和之前那個膽道閉鎖的嬰兒一樣,身上出現了兩塊紅斑。

流感季,兒科門急診天天超負荷運轉,一人一天看100號都算輕鬆的。工作已經忙成狗了,還要因為院感的事兒被家屬罵,別說一線的醫生了,就連院感部和醫務處也受不了這些壓力。

他們迫切希望找到病原菌,也迫切希望掐滅源頭,接受委託的喬莉自然也想。

市西確實快撐不住了。

「重監室都查了嗎?沒結果嗎?」

「……」

「行吧,明天我夜班,白天要去接黃所長。如果他肯來,我就一起跟過來,如果不肯,我也沒辦法。」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