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冪數次想要給予前方神族軍隊重擊,卻都被秦楓帶隊影響,不由怒上心頭,喝道:「幽鴻!你做什麼!?屢次擋我之路!?」

「初帶大軍,且戰陣尚不熟悉,故而出錯。」秦楓解釋道。

邪冪眉頭微蹙,道:「既戰陣不熟,那便散開,各自廝殺吧!」

說罷,她卻率先而動,身後五千人馬分散而開,向著神族大軍之中衝殺而去,各自為戰。

戰陣可以凝聚眾人之力,但難以驅使靈獸、寶物,戰力無法完全發揮,故而有利有弊,此時採取分散開來,各自為戰,並不為過。

秦楓目光微凝,隨即也放棄戰陣,令得眾人衝殺而出。

「殺!」

陣陣喊殺之聲驟然響起,一萬人衝殺而出,氣勢驚人。

眼見魔族如此,神族眾人也放棄戰陣,五千人分散而開,阻擋對方衝擊。

秦楓懸浮於空,目光在對面一眾神族之人身上掃過,精神力早已瀰漫而開,試圖尋找相識之人。

數息之後,他心中一喜,真的發現了熟悉之人。

在整個神族大軍中有著數人,而在前方的五千人馬中則有著一人——斷眸。

此時的斷眸已是高級金靈仙與幻靈仙,擁有天道之眼的她展露出極強的戰力,以一敵二,不落下風。

秦楓向其衝去,釋放精神力施展幻術,頓時令得魔族兩人陷入幻境之中,而斷眸同樣如此。

在幻境之中,秦楓與斷眸相認,後者初時不信,但隨著秦楓不斷說出二人相識的過往,以及傳授的那些法訣,才逐漸相信。

距離當初太古靈宮之行已經過了千年,斷眸怎麼也沒想到會在此處以這種方式與秦楓相見。

秦楓將這些年的經歷三言兩語概括了下,簡單地告知斷眸,卻依舊聽得對方心驚不已。

「師尊,當年靈宮之行結束,許多人都在九重天上尋你,卻始終尋不得,之後才傳出消息你回了靈界,沒想到你竟然又去了魔族那裡,如此危險。」斷眸在聽完秦楓的簡短講述之後,對於後者的經歷感嘆不已。

「先不提這些,眼下大戰要緊。魔族此次集結了九萬名靈鬼、九千名靈魘以及數百名靈魔,聲勢駭人,我神族此次如何?」秦楓問道。

「九萬靈仙,八千五百名靈聖,靈神具體數量不知,應有近三百。」斷眸回道。

「看來魔族人數更多些,就不知修為上如何,但總體戰力應當相差不多。」秦楓眯了眯眸子。

。 羅美鳳一句話,頓時讓陳玄差點沒坐穩摔倒在地上。

他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個紅著臉,彷彿是鼓足了很大勇氣才說出這句話的女人。

給他留門兒?

他沒聽錯吧?

羅美鳳整顆心都在撲通撲通的跳動著,瞧著陳玄目瞪口呆盯著自己的模樣兒,她的臉色更紅了,吞吞吐吐的說道;「那個……那幾個丫頭不是拒絕你了嗎?我聽說那啥不能憋著的,容易憋出毛病來,所以我……」

羅美鳳說不下去了,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陳玄豈會不明白,只見他立即站起來說道;「阿姨,我晚上還有事兒,那啥……那啥,要不……等下次吧?」

等下次?

羅美鳳心頭有些失望,不過更多的期待感,只見她低著頭,紅著臉小聲應道;「好,聽你的!」

見狀,陳玄實在坐不下去了,直接說道;「阿姨,你和秀秀她們說一聲,我就先走了。」

說完,還不等羅美鳳回話,陳玄已經溜出了飯店。

飯店外面,陳玄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說實話,剛才羅美鳳的提議誘/惑性實在太大了,他差一點就點頭答應了。

「麻/痹的,這下怕是真要發生故事了!」陳玄有些無奈,而且他發現自己的定力已經變得越來越弱了,難道真的是自己太好/色呢?

雖然他心裡已經不怎麼抗拒羅美鳳,但是冷芊秀那邊該咋辦?

總不能……

陳玄苦笑一聲,這事情對他來講貌似是一個無解的難題,雖然他可以做到無情的拒絕,但是已經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再拒絕的話多傷人心啊!

沒多久陳玄就回到了別墅,因為今天是星期天的緣故,秦淑儀她們都沒有去公司,而且因為陳玄在天/朝國的威望越來越大,如今龍騰醫藥集團已經算是走上正軌了,根本沒有人敢去打龍騰醫藥集團的主意。

畢竟,想打龍騰醫藥集團的主意,首先得問問自己能不能擋住東陵戰神這個瘋子的怒火?

所以,秦淑儀等人目前也比以往輕鬆了不少,不過市場規模一旦在國外擴大的話,秦淑儀等人勢必又將忙的熱火朝天。

不過才剛剛回到別墅,陳玄就感覺家裡面的氣氛有些不對勁。

很安靜,安靜的有些詭異。

一進門,陳玄就看到了家裡面多出了兩個女人。

皇甫天嬋和皇甫洛璃姑侄兩人已經到了,在神都的時候陳玄就已經吩咐過這一點,皇甫洛璃的玉寒體才剛剛治癒,陳玄必須在觀察一段時間。

秦淑儀、楊傾城、蕭雨涵、李薇兒四人都在,此刻雙方正在大眼瞪小眼。

見狀,陳玄頓感有些不妙,正準備退出去時,豈料楊傾城身後彷彿是長了眼睛一樣,朝他看了過來,冷著臉說道;「給我滾過來!」

一瞬間,屋子裡面的女人都齊刷刷的朝陳玄看了過去。

面對這麼多雙眼睛的注視,陳玄頓感頭皮發麻,雖然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從這些女人的臉色就可以看出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大家都在啊!」陳玄笑著朝她們打招呼。

「大壞蛋,你回來了!」皇甫洛璃還是如往常一樣準備站起來迎接陳玄,只見皇甫天嬋一把就拉住了她,說道;「你興奮個屁啊,現在人家都把你這死丫頭當成小三了,事情沒有個結果之前,你必須和這小王八蛋保持一米以上的距離。」

「姑姑……」皇甫洛璃紅著臉。

什麼小三?

陳玄沒有明白過來。

「哼,沒準還是小四小五了。」楊傾城冷著臉說道。

皇甫天嬋滿臉不屑,說道;「就算是小四小五咋了?跟你這娘們有關係嗎?貌似你是這小子的師娘吧?莫非你吃醋了?見不得這小王八蛋有其他女人?」

卧槽,這虎娘們瞎說什麼了?

陳玄暗道要遭,豈料楊傾城接下來的一番話,頓時讓他知道自己以前的猜測絕對沒錯,在這些師娘面前,自己就是等待被吃的小綿羊。

「呵呵,葉家寡婦,我還真就不怕告訴你,我楊傾城就是吃醋了,怎麼,難道不行嗎?」楊傾城冷笑道;「我可不像你,明明自己就是個二婚寡婦了,居然還老牛吃嫩草,一個人吃還不算,還把自己的侄女給帶上了,不要臉。」

聞言,皇甫天嬋黑著臉說道;「姓楊的,你說誰不要臉?有本事你再說一次?」

見到場面要失控,秦淑儀急忙打圓場說道;「好了,有什麼事情大家不能平心靜氣的談嗎?」

說完她看著一旁有些目瞪口呆的陳玄問道;「小犢子,這事兒難道你不想解釋一下嗎?」

聽見這話,陳玄心裡鬱悶的想罵娘,卧槽,這他娘我能解釋什麼?

說和皇甫洛璃那啥是為了救她?

說和皇甫天嬋定下婚約是被皇甫老爺子下的套?

這話鬼才信了!

「如果……我說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不知道你們相不相信?」陳玄試探著看向眾女。

「老娘信你個鬼!」李薇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皇甫洛璃她沒意見,但是皇甫天嬋她就有意見了,誰讓這娘們剛剛進屋就以女主人自居呢?

更讓李薇兒鬱悶的是這混蛋都那啥了皇甫洛璃這小丫頭,怎麼還不對自己下手?

「我也不相信。」蕭雨涵也淡淡的說道。

楊傾城冷著臉看向他,說道;「小子,現在你的能耐真是越來越大了啊,居然學會了一拖二。」

聽見這些話,陳玄欲哭無淚,我他媽這也是被逼的好不好?

再說了,皇甫天嬋那娘們我不是還沒下手嗎?

「怎麼,沒話說是吧?」楊傾城恨不得用眼睛殺死這混蛋,自從來到東陵大學后,她就千防萬防,沒想到最後還是一個都沒有防住。

秦淑儀深吸一口氣,說道;「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指責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不過蛇無頭不行,我們這個群體總得分個先來後到吧?」

聞言,李薇兒立即贊同的說道;「淑儀姐說得對,不僅要分個先來後到,而且還得分出誰是老大才行。」

聽見這話,在座的女人相互瞧了瞧,誰做老大?

。。 然而,林天成並沒有理會祭司,而是轉身對巫婆子說道,「師姑,剛剛師侄就和你說了,我是一名鬼丹師。我可以救你,同時也可以幫你將實力突破到大乘期巔峰境界。但,這對我來說,力量損耗是巨大的。所以,我希望在幫你提升實力之後,素曦也能配合我幫我恢復力量!」

巫婆子對林天成的話語沒有絲毫懷疑。

作為曾經太一門師尊座下三大弟子之一,巫婆子當然知道鬼丹師的名號意味著什麼?

那簡直就相當於煉丹界神一般的存在,繼承了神奇的上古煉丹術。

就算是生死人肉白骨也不在話下。

巫婆子關切的詢問道,「天成,你先告訴我,這對你自身的生命會不會有危險!」

她可不想師侄為了救自己,而搭上了他的性命。

林天成搖了搖頭,「只要素曦願意幫我,我就不會有事。」

「我願意,我可以配合你!」

其實姜素曦並不知道什麼是鬼丹師。

但,師父她老人家的表現來看,顯然她已經相信林天成所說的了。

姜素曦也就沒有懷疑的必要了。

只是她並不知道林天成所說的配合指的是什麼,於是便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祭司看著林天成,冷哼了一聲,「你是鬼丹師,那我還是道祖呢!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

祭司當然聽說過鬼丹師,也知道鬼丹師的厲害之處,但卻從來都沒有見過。

可像林天成這樣一個如此年紀輕輕的鬼丹師,就是打死他也不相信。

他只覺得林天成和巫婆子在這裡演一場戲,想要嚇唬自己。

苗疆蠱族的小白蟲蠱的厲害之處祭司自然是知道的。

再有一刻鐘,巫婆子必定會暴體而亡,沒有任何解藥,誰也救不了她。

而林天成竟然還說能夠幫助巫婆子瞬間提升到大乘期巔峰境界,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別看巫婆子到大乘期巔峰境界只有臨門一腳,可就是這臨門一腳,往往有許多強大的修真者都在這裡止步不前。

所以,要想突破這臨門一腳談何容易。

林天成緩步朝著巫婆子走去,並且對姜素曦鄭重的說道,「幫我爭取時間!」

就算有林天成的幫助,巫婆子實力晉級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這期間絕對不能受到祭祀的干擾。

姜素曦點了點頭,舉起手中的鬼笛,便朝著祭司吹奏起了詭異的笛聲。

祭司雖然嘴上說著不相信林天成,但是事情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他也擔心會出現什麼亂子。

他冷冷的瞪了一眼姜素曦,「就憑你也想攔住我,找死。」

林天成迅速從回收站中拿出了一顆丹藥。

因為林天成隨時都有可能以丹藥作為幌子,所以他特地在回收站內備了不少的丹藥。

他鄭重其事的將那枚丹藥遞到師姑的手上,「師姑,快把它服下。」

與此同時,林天成攙扶住了巫婆子。

360殺毒軟體開始為師姑清除體內的雜質。

幫助師姑清除體內小白蟲蠱的毒素耗費了林天成10個電,幫助她凈化身體突破到大乘期巔峰境界又是耗費了10個電。

如此一來,林天成現在只剩下8個電。

短時間內耗費了20個電量,對林天成的體力消耗也是巨大的。

實力之間相差懸殊,姜素曦的腹部被祭司一記重拳,頓時口吐鮮血不止。

姜素曦緊咬銀牙,不顧腹部的劇痛,繼續吹奏詭異的笛聲。

無數只蠱蟲從地底湧現,瘋狂的朝著祭司席捲而去。

然而祭司根本不曾理會那些補充,又是一記重拳砸在了姜素曦的腹部。

巫婆子眼眶猩紅一片,情緒受到很大的波動,「素曦……石雲峰狗賊,你不得好死!」

姜素曦身上慘重的傷勢讓林天成也是看的觸目驚心。

不過他還是安慰師姑靜下心來,只有這樣才能儘快幫他提升實力。

片刻之後,巫婆子體內散發出的恐怖氣息,境界開始穩定了。

林天成緩緩站起身來道,「要不是你這狗賊提醒我,師姑到大乘期巔峰境界只有臨門一腳,我們今天可就真的要栽在你的手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