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那邊怎麼了”王麗麗不解的問道

“過去看看唄”我尋思這熱鬧必須得看看弄好了我特麼還能跟這傢伙學點什麼呢想到這裏我倆推着車朝那傻逼的方向走去

就在咱倆過去的途中我看到那貨手中的清香在快速的燃燒着眼見就要燒到手指頭了而被紅線纏繞住的靈魂臉色已由原來的青色開始變得發黑起來我料想那傻逼要倒黴可沒想到的是忽然不遠處傳來一聲:“阿彌陀佛”

隨後就聽到:“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忉利天宮神通品第一如是我聞一時佛在忉利天爲母說法 兒時十方無量世界不可說不可說一切諸佛及大菩薩摩訶剎皆來機會”

我怎麼聽起來這麼耳熟呢仔細的想了想次奧這尼瑪不是嗎可問題是我貌似以前從沒聽過這經文啊怎麼知道這是而且伴隨着對方的節奏我也開始跟着高聲念道:“讚歎釋迦牟尼佛能於五濁惡世現不可思議大智慧神通之力調服剛強衆生知苦樂法各遣侍者問訊世尊”

再看那個被紅線纏繞的靈魂慢慢的停止掙扎隨後由黑變青又由青變淡慢慢的消失在我的眼前

等這靈魂一消失我趕忙朝着剛剛唸的方向望去發現戒癡渾身是土的站在不遠處正看着我傻笑呢

你大爺這貨絕對是我目前最不想見到的人之一正當我及其糾結的時候就看那傻逼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衝着戒癡和尚罵了句:“傻逼”

就見戒癡和尚完全不理會那貨而是徑直走到我跟王麗麗的跟前雙手合十口中念道:“阿彌陀佛賈施主果然慧根深厚用超度亡魂當真功德無量”

王麗麗聽得一頭霧水卻早已猜到這次估計又是跟靈異事件掛鉤了於是緊緊的摟着我的胳膊無助的看着我

我無奈的問道:“倒黴和尚這是怎麼回事兒”

“賈施主借一步說話”這和尚看到周圍的人羣開始往我這邊靠攏於是趕忙拉着我往人少的地方走去

當甩掉身後的“尾巴們”以後戒癡才緩緩的說道:“陽間有陽間的制度陰間有陰間的規定人死之後入土靈體歸於六道輪迴可某些無法進入六道的靈魂就會彷徨於人世間假以時日要麼成魔要麼化爲厲鬼我等修行之人遇到能幫則幫一把此爲大善阿彌陀佛”

“老公他說什麼呢”王麗麗貌似沒聽懂難怪丫說自己當初學習不好

我想了想然後解釋給王麗麗“就是說人間和陰間都有自己的法規人死了就要進入六道輪迴否則就違背天理會成爲厲鬼的剛剛那個傻逼就是幫即將化爲厲鬼的魂魄昇天貌似就是這樣”

王麗麗似懂非懂的衝我點了點頭而戒癡和尚則依舊笑眯眯的盯着我看得我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就再我打算拉王麗麗離開那倒黴和尚的時候那個傻逼掐着紅繩居然找到了我們所在的地方

“這位是不遜尊者”戒癡看了眼那個傻逼隨後衝我介紹道隨後這死和尚盯着我衝那傻逼介紹道:“這位就是賈樹施主”

尼瑪敢情你們倆早就認識是吧不過我對你倆真心沒興趣尤其是我一想到金胎不二的時候就感覺這倆貨太危險於是我不等對方打招呼直接拉起王麗麗就開顛兒

那倆人倒也不追只是默默的站在我們身後目送我倆離去還真夠奇怪的

我拉着王麗麗一口氣殺到二樓就聽那丫頭弱弱的問道:“老公咱爸媽到底喜歡什麼啊”

“啊”我貌似沒明白對方的意思

“咱倆買了一堆吃的和日用品也沒給咱爸媽買點什麼啊別忘了一會兒你要帶我去見咱爸媽的”王麗麗再次解釋道

“哎我去你看我這破記性”我一拍腦袋說道“全怪那個死和尚外加那個傻逼害的我連正事兒都給忘了”

“接下來要買點什麼啊”王麗麗繼續小聲的問道

“走吧我帶你買去”說完話後我拉着王麗麗快速的殺往下一站

待續 說話間我將王麗麗帶到保暖杯的貨架附近然後說道:“老爺子好喝口茶抽口煙但老爺子抽的煙都是買好菸絲回去自己往裏面添加上好的蜂蜜、白酒、澱粉、煙料打溼了以後曬乾所以煙的部分你不必操心

至於喝茶老爺子一般喜歡喝花茶普通的猴王就可以但喝茶的杯子總是不小心摔碎因此你給老爺子買一款保暖的水杯比什麼都強”

王麗麗等我說完後親了我一口然後說道:“真沒想到你的心那麼細能把咱爸的喜好摸得那麼清楚真是一個孝順的老公”

我紅着臉說道:“年輕的時候不懂事兒讓老爺子着急上火半輩子了現在年紀也大了也該懂事兒了”

停頓了一下我繼續說道:“我工作以後背過一首詩應該是冷雨紅霜寫的名字叫我背給你聽:

父親老了

站在那裏

像一小截地基傾斜的土牆

父親對我的態度越來越像個孩子

我和父親說話

父親總是一個勁地點頭

一時領會不出我的意思

便咧開嘴衝我傻笑

有一刻

我突然想給父親做一回父親

給他買最好的玩具

天天做好飯好菜叫他吃

供他上學一直唸到國外

如果有人欺負他

我纔不管三七二十一

非擼起袖子

揍一頓不可”

“老公”王麗麗的眼淚奪眶而出其實我真心不是想要說哭對方而是希望讓她知道父母含辛茹苦的將我們養大不容易現在我們長大了而自己父母親的頭上卻已出現了斑斑雪花我們要懂得感恩而已

我將王麗麗摟在懷中輕聲的說道:“老婆我知道你心裏極度不平衡但父母就是父母不論過去他們做的對與錯隨着年紀的增加我們都需要承擔起做子女的責任”

“別說了我恨他們”王麗麗咬牙切齒的回答道

“怎麼能夠恨呢老婆要學會愛首先要愛自己然後是愛孩子、愛老公、愛自己的家人因爲只有愛才是永恆的”我把自己的觀念灌輸給對方

“老公抱緊我我真的好冷”王麗麗無助的說道

“恩”我緊緊的將對方摟在懷中然後平靜的說道:“給你講個我父母之間有趣的事情吧”

王麗麗依偎在我懷中沒有說話我就當她是默許了隨後緩緩的說道:“有一次我們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飯也不知道我媽是怎麼想的坐那兒就開始逗我爸:

老媽:叫我大姨

老爸:大驢

老媽:叫我阿姨

老爸:鯊魚

老媽:叫我奶奶

老爸:去你大爺的

老媽:有媳婦好不好

老爸:好

老媽:再來一個要不要

老爸:要

老媽:要麼

老爸:不要

老媽:你看我天天伺候你們爺倆給你們洗衣服做飯天天跟個奴隸似的感謝不感謝我

老爸:感謝你

我當時正看電視呢聽這老兩口說得有趣就接了一句:感謝我什麼啊

老爸:滾一邊玩去再說話就給你夾樹杈上然後這老兩口就哈哈大笑起來我能說我是親生的嗎”

“噗哈哈”王麗麗臉上還掛着淚珠卻開心的大笑起來“我算是明白爲什麼你這麼逗了原來咱爸咱媽都這麼有趣”

我又親了對方一口然後笑着說道:“妞兒老天是公平的也許你的父母曾經做了很多傷害到你的事情但我相信我的父母一定會把你父母的那份關愛以及責任代替你的父母還給你的”

“我知道”小丫頭掏出紙巾擦了把臉說道“這款不錯”這小妮子邊說邊從貨架上拿下一款保溫杯

我第一時間看了眼價格媽擦絲的性格是改不了了七百多元真尼瑪貴

標籤上註明能過濾水分子增加水內的鹼性程度吧啦吧啦寫了一大堆神奇的功能

“太貴了吧”我小聲的問道

“就這款吧”王麗麗開心的將保溫杯放到手推車內然後抓起旁邊一條電熱毯朝我問道:“要不給咱媽買條電熱毯吧你看這款還是雙人的”

“還是不要了吧我記得我當醫生的朋友跟我說起過電熱毯有些時候會起到殺精的效果的”我苦着臉回答道

王麗麗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的說道:“老公你有多嫉妒那些有兄弟姐妹的家庭啊”

我無奈的拉着眼前笑得花枝亂顫的妹子往前面走去恰好走到了賣內衣的專區我就好奇的問道:“不少女人都說黑色蕾絲的胸罩性感可爲什麼我沒感覺出來呢”

王麗麗彪悍的回答我說:“老公真笨”

我頂着一腦袋問號瞧着對方然後王麗麗給我解釋道:“男人都喜歡一絲不掛的妹子那些情趣內衣什麼的都是特麼的幌子至於黑色蕾絲的內衣性感什麼的不過是因爲我們比較懶惰黑色的又耐髒罷了懂了嗎”

好吧這算是人家對我科普這方面的知識嗎我笑着吐了吐舌頭沒想到這丫頭馬上說道:“老公不許賣萌尤其是這麼大歲數的大叔了賣萌可恥哦”我老臉一紅的拉着對方朝收銀臺走去

正走着呢就聽到一個收銀的小妹a對另一個小妹b說道:“爲什麼每次上班我都感覺跟植物大戰殭屍似的你看一大波顧客正在靠近”

收銀小妹b白了對方一眼說道:“你還玩那麼幼稚的遊戲啊玩勁舞團多好啊”

估計對方的聲音有些大王麗麗聽到後轉身問我:“老公你玩勁舞團嗎”

靠我都是大叔級的人物了腫麼會玩那種遊戲我鄙視的看了對方一眼隨後說道:“我曾經玩魔獸世界是國服第七個拿到逐風劍的盜賊”

王麗麗忽略我後面所說的話語自顧自的說道:“不玩就好玩勁舞團的都是小孩子”

我笑着回答道:“恩記得有一次在網吧玩魔獸世界身邊坐着一個打扮成非主流的小丫頭一邊抽着劣質的香菸一邊拼命的敲着空格玩勁舞這給我薰的啊”

“然後呢”王麗麗知道我又要冒壞水了於是趕忙問道

“然後我就趁那不學好的小丫頭上衛生間的空隙用鑰匙將丫鍵盤上的空格撬掉揣自己衣服口袋裏咯”

“哈哈老公你太壞了”王麗麗被我逗得再次大笑起來完全不顧及自己淑女的形象

“等那丫頭回來以後立馬去找網管換機器去了於是整個世界清靜鳥”我壞壞的說道

待續 我選了那個收銀員a的隊伍,主要是感覺丫比玩勁舞的那妹子要靠譜些,然後排在隊伍的後面,等着結賬以後,帶着王麗麗回家見我的父母。

就看到最前面的小兩口貌似在研究着什麼,就見那妹子問她男友:“你想想,還有什麼忘了買的。”那男孩低頭想了半天,然後擡起頭來搖了搖頭。

我無聊的喊道:“要不買箱方便麪吧。”隨後指着那個男孩說道:“一旦他做錯什麼,就讓丫跪方便麪,跪碎了重新跪。”

那妹子聽完以後,果斷一頭殺回到超市內,留下那男孩一臉黑線的望着我,嘿嘿,阿彌陀佛老衲又作孽了,善哉善哉。

“你怎麼那麼壞啊。”王麗麗在我身後笑着問道,我正打算調戲一下自己未婚妻的時候,就發現另一趟的兩個妹子對着貨架上的tt在研究着什麼。

“拿這款吧,這款是有香味的,我最喜歡草莓味的了。”個子高的妹子說道。

“我還是喜歡有螺紋的這款。”個子矮的妹子回答道。

“算了吧,有螺紋的嘴巴疼。”個兒高的妹子小聲的嘟囔道,我滴個乖乖,我和我的小夥伴都驚呆了,同時我也承認我秒懂了,糗百,還我節cāo。

我這兒正感慨世道變了的時候,就看到一個老大爺火急火燎的從外面來到收銀員的前面,“小姑娘,麻煩把這個換一下,我以爲這是面巾紙呢。”說話間,這老頭將兩包衛生巾丟到了收銀臺上,惹得我們這些排隊的人一陣大笑,好可愛的老爺子。

等這老爺子被保安放進去後,最前面那哥們隨手從貨架上取下一盒tt,一臉齷蹉的對收銀小妹問道:“這是什麼啊。”

就看那丫頭瞪了那哥們一眼後,冷冷的說道:“有它沒你。”

這給我們大家笑的,好彪悍的回答,那哥們不滿的回頭看了我們一眼,隨即用嘲笑的目光盯着身後的衆人。

也難怪人家用那種神態看我們,此刻我手裏拿着兩包衛生巾,王麗麗身後那哥們更悲催,掐着幾大包心心相印的紙抽,這尼瑪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高帥富鄙視矮矬窮嗎。

我咳嗽了一聲後,將身後的王麗麗攬到懷中,就看前面那哥們幽怨的看了我一眼後,默默的閃到欄杆的外面準備付款。

就聽那收銀小妹問道:“要袋子嗎。”那哥們非常不耐煩的“啊”了一聲。

再看那收銀小妹麻利的將對方買的東西都裝到幾個袋子裏,最搞笑的是這哥們居然買了一個大榴蓮,因爲都是刺,收銀的小妹只好將榴蓮單獨裝到一個塑料袋內,估計這哥們身體忒虛,需要進補啊,哈哈。

那哥們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後,付完款拎着幾個塑料袋就要往外走,可讓他沒想到是,榴蓮居然扎破塑料袋落了下來,這貨下意識的用腳去墊了一下,應該是怕榴蓮摔裂吧,問題那是榴蓮啊,然後就聽到一陣殺豬般的慘叫聲,這給大家樂的啊,太爽了,讓你丫剛纔裝逼,遭雷劈了吧。

總裁的贖罪新娘 可算是輪到我了,就聽那收銀小妹朝王麗麗問道:“有會員卡嗎。”王麗麗搖了搖頭,然後我說:“拿幾個塑料袋。”

可讓我生氣的是,那收銀小妹居然無視我的存在,繼續朝王麗麗問道:“要塑料袋嗎。”看王麗麗點頭後,那收銀小妹麻利的取下幾個大號的塑料袋,開始往裏面裝起商品來。

次奧,我是空氣啊,莫非絲二字寫在我臉上了嗎,一個塑料袋我都做不了主嗎。

再着說了,限塑令已經無效了,一次xing餐盒也已經放開了,可超市的塑料袋還是一如既往的收費,這絕對是個巨大的yin謀。

我惡狠狠的朝收銀小妹說道:“爲嘛當我是空氣,要知道爺可是上帝。”

就聽那小妹淡淡的說道:“上個毛線帝,都是上當。”

擦,不帶說實話滴,於是我繼續說道:“胸那麼小,嘴那麼大,脾氣又那麼壞,簡直是窮“胸”極“餓”。”

王麗麗在後面捂着嘴,看着我跟收銀小妹死磕,卻一點兒都沒有拉架的樣子。

“胸小怎麼了,將來找個手小的男朋友,一樣能滿足他。”收銀小妹不服輸的朝我回答道。

“手小不怕啊,就怕你男朋友嘴大。”哼,跟小太爺貧,你丫還早一萬年呢。

我說完以後,就看這收銀小妹迅速的將餘下的商品丟到塑料袋內,高喊:“下一位。”尼瑪,說不過我,就想矇混過關,真是的。

王麗麗將賬結算完畢後,笑着對我說道:“這麼大的人了,這麼還跟個孩子一樣,趕緊回家看咱爸咱媽去吧。”

我拎着滿滿幾大袋子東西,挎着王麗麗的胳膊往外走的時候,就聽那收銀小妹冷冷的喊道:“真是植物的xing器官插在長角偶蹄類動物的排泄物上。”

次奧你大爺,你以爲我聽不懂啊,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你特麼罵誰是牛糞呢,就在我準備繼續回去跟丫理論的時候,王麗麗拉着我快步的離開了收銀處,朝着門外走去。

剛走到門外,就遇到一個拄着柺杖的殘疾人,這貨見到我們倆後,一開口就是:“兩位好心人,給一元錢吧,可憐可憐我這殘疾人吧。”

要是換做平時,我給丫元八角的,將其打發走就是了,可問題我現在拎着那麼多的東西,根本倒不出手來啊,而且王麗麗那邊也拎了好多的塑料袋,於是我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我憤怒的朝那個乞丐吼道:“老子一月工資都不到五千,全月三十天無休息ri,基本是二十四小時待命,一個月四萬三千二百分鐘賺不到五千元,平均計算下來,每分鐘賺一毛一分五釐,你花十秒鐘說了二十個字,就打算跟我要的一塊錢,老子要花六十六點六六秒才能掙回來,你特麼居然還敢跟我要錢。”

那殘疾人聽完以後,默默的收起雙柺,然後給我行了個禮,隨後夾着雙柺快速的離去,王麗麗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後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來:“牛逼。”

我壞笑着衝王麗麗說道:“快走吧,早點帶你去見我爹媽。”

說完以後,我拉着對方朝停車的地方走去,可尼瑪剛到停車的地方,就看到那倒黴和尚戒癡,領着那個傻逼不遜,乖乖的站在我們車的旁邊,瞧那架勢,應該是等我們回來呢。

待續 看到我帶着王麗麗過來,戒癡和尚趕忙迎了上去,“阿彌陀佛,賈施主,如果您有時間的話,我們不妨談談合作的事情”

媽蛋的,我就想不明白拉,你這和尚腫麼就賴上我了呢我將對方當做空氣一樣對待,等王麗麗用遙控器打開車門後,我將手中的塑料袋全部丟在車後座,隨後將王麗麗手中的東西接了過來,也都扔到裏面,倆人同時上車。

透過後視鏡,就看到不遜站在那兒一個勁兒的哼哼,看樣子這貨應該對我的表現極度的不滿。等王麗麗將車發動以後,那貨終於忍不住走到我的車窗前,用手指重重的敲着我的車窗玻璃。

王麗麗看了我一眼,那意思應該是問我,是否要跟對方談一談我示意對方開車,然後搖開車窗,衝着不遜大喊一聲:“傻逼”隨後絕塵而去。

騎驢仗劍 留下戒癡和尚與那個傻逼吃灰去吧哇咔咔,我太特麼壞了

這真是:老夫聊發少年狂,治腎虧,不含糖。錦帽貂裘,千騎用康王。爲報傾城隨太守,三百年,九芝堂。酒酣胸膽尚開張,西瓜霜,喜之郎。持節雲中,三金葡萄糖。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阿迪王。

打油詩一首過後,我掏出手機,給老媽去了通電話:“媽,我一會兒帶我女朋友回家。”

“什麼”我媽不敢相信的問道,

“我說,一會兒帶你未來的兒媳婦回去給你們老兩口看看”我重新說了一遍。

“哦,哦,中午在家吃飯吧”我媽繼續問道,

“恩,菜我買完了,馬上就回去了,你不用特意準備什麼。”我叮囑老媽說道。

“那個,我讓你爸別給魚換水了,你這孩子真是的,帶女朋友回來也不提前打個招呼,你看家造勁的方言:髒亂的意思,什麼時候回來啊”老媽開始緊張起來。

“十分鐘差不多就到了,現在在徐往子橋洞子等紅綠燈呢。”我就怕老媽特意準備,這倒好,老媽居然不樂意了。

“知道了,我去把狗拴上,省的嚇到人家姑娘。”老媽這就開始準備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