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那股一往無前的氣場,讓彌塵不自然心中凜然,看著彌木越來越變得蒼白的面孔,知道他這時一定在醞釀什麼強力的招式,一招解決他!

這股氣勢,就是比彌塵使用黑煞天絕印還要強上一截,彌塵自己也是自愧不如。

不過,處在對立面,彌塵也沒空多想這些雜事,要是真被彌木這一擊打中,不死也重傷,到時肯定沒有再戰之力!

正想之際,彌木忽的沉聲怒喝,口中發出悶悶的怒吼之聲,一雙翻白的眼神死死盯住彌塵,生怕彌塵離開他的視線範圍。

「轟!」

彌木腳下土石俱裂,青sè的光芒彙集在他的手掌中心,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在霎時沖向彌塵,不給他絲毫準備時間,那被青光環繞的手臂,因為靈氣的混亂以及暴動,手臂上流出幾滴血。肌肉開始迸裂,想來這招對於彌木也是負荷慘重,不過,腦中想到彌塵馬上跪地求饒的場景,彌木一狠心,竟是硬生生挺了過來。

彌塵眼見彌木衝來,以及那隻手臂上的力量,首次讓他有了無比的沉重之感!

彌塵瞳孔緊縮,暗道一聲好快!

連忙右手擊出,發出一記縮小版的黑煞天絕印,由於時間根本不夠,藉由匆忙之間,彌塵拼了全力也只能打出半人大小的黑sè掌印,比起全盛的黑煞天絕印小了幾倍不止!

彌木見到這個黑sè掌印,冷冷一笑,似乎在為彌塵垂死掙扎感到深深的不屑。對於自己這個禁忌招術,彌木還是充滿自信的。

彌木沒有躲閃,直接硬抗上去,青光臂膀轟的一拳搗在黑sè手印上,黑sè手印僅僅掙扎了一瞬,就是瞬間土崩瓦解!

彌塵心頭一驚,見到縮小的黑煞天絕印竟是這般不堪一擊,不敢大意,再次發出一記縮小的黑煞天絕印,同時身影飄動,順著黑sè手印向彌木衝去。

彌木看到彌塵衝上前,疑惑之時,又覺得彌塵不知死活,他還沒打上門去,他竟然就衝上來領死了!

由此,彌木臉部表情更加猙獰了,彷彿只要這一擊徹底將彌塵廢掉,受點傷又算什麼。

彌木yīn冷笑了一下,對著黑sè手影就是一拳,直打得黑sè手印瞬間崩潰掉,然後毫不猶豫攻向彌塵的身體!

彌塵眼裡jīng光一閃,嘴角扯出一絲詭異笑容,雙手緩緩推向前方,吞噬漩渦竟是在這時出現,而且一次xìng就是兩個!

甚至這一次的吞噬漩渦比剛才對付彌木的還要強上幾分!

「破天擊!」

彌木大喝一聲,夾雜著絲絲興奮以及報復的快感,轟隆一下巨響,在場地上炸響起來,一時間濃煙翻滾,飛沙走石,彌木與彌塵的身影全部被煙雲遮蓋,分辨不清!

「塵兄他應該沒事吧?」彌鳩擔憂的望著場上,不確定道。

彌月緩緩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道:「應該沒事,哥哥不是不分輕重之人!」

彌鳩用複雜眼神看著煙霧裡的彌塵,道:「想不到塵兄以九階靈力竟然能對抗彌木到這種程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已經是個不弱於任何人的天才了!」

彌月不滿看了彌鳩一眼,道:「哥哥本來就是天才,是你們這些庸人看不出而已!」雖然彌鳩是在誇獎,但是在彌月心裡彌塵就是最棒的,不能受一點委屈!

彌鳩苦笑一下,對彌月的話他感嘆良久,除了彌塵之外,這女人果然對任何男的沒有好感。只要彌塵受到一丁點兒不公平待遇,這女人就像是瘋了一樣辯白。同樣,這還不能反駁,除非誰想讓自己在床上躺上三五個月!

周圍人同樣不可置信看著場上發生的一切,覺得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其中尤其是彌岩,臉sè難看至極,他想不到一個廢物會擁有這樣的實力,這才幾天過去,就成長到這種地步,要是再給個幾年,豈不是能與他們相提並論了。再加上彌心然和彌塵之間的隱秘曖昧,更讓彌岩心裡生出一團無名火來。

彌心然淡笑而立,絲毫不見緊張之sè,如果連這些都接不住,又怎配做她的男人?

場上,終於濃霧散去,兩人的身形漸漸出現在眾人眼裡,顯現的是一幕令人十分驚訝的結果。

只見彌塵捂著胸口,口中流出一大口鮮血,身上的衣服略顯殘破,顯是受了不輕的傷,但是,彌塵臉上卻是依然掛著淡淡的微笑,彷彿那點傷他一點都不在乎!

而彌木則是凄慘很多,不說整個人狼狽不已,就是現在還在不斷的從口中咳出血液出來,噴吐在地面上,雙膝跪下,單手撐地,臉上幾乎被灰塵沾滿,上身衣服像是被什麼刺物撕碎,僅兜了幾片碎布條,活像一個半死不活的乞丐。

這場戰鬥,誰勝誰負,一看便知! ()台上,兩個人遙遙相對,都受了輕重不同的傷。不過,彌塵的狀況明顯要好於彌木,至少他的臉上還有些血sè,而彌木徹底的臉sè刷白。看向彌塵的目光里,除了狠毒的不甘之外,還有著不敢置信與恐懼!

彌塵捂住被重擊的胸口,牙關幾乎繃緊,至今還能清晰感到胸前那火辣辣的

疼痛感。但是,此刻他的臉上卻並沒有懊惱,而是出現一抹慶幸之sè。剛才彌木所發出的強大招式,就是連他的吞噬漩渦都差點抵擋不住,以至於沒被吞噬漩渦吸收的殘餘攻擊直接命中彌塵的胸口。也幸好之前他發出兩個縮小的黑煞天絕印,大大減弱了彌木破天擊的攻擊力,然後再用吞噬漩渦吞掉彌木的最強招術。

想象與現實出了點偏差,彌木的那個破天擊威力遠遠超過他的料想,讓他擋住的同時,也被破天擊的餘力打傷。好在幸運女神還是站在他這邊的,雖然彌塵受了傷,但對他的戰鬥力並不妨礙多少。

至於彌木為何受了這麼重的傷,那是因為彌木用了破天擊之後,靈氣幾乎一空,而且破天擊使用之後的後遺症也逐漸顯現出來,再者,彌塵在破天擊消失的瞬間,毫不猶豫再次發動一個縮小黑煞天絕印,彌木受了破天擊的反震之力,已經身中不弱的創傷,再加上彌塵這無法閃避黑煞天絕印,雖然與完整的要差很多,但是彌木根本不能防禦,於是,他就悲劇了。被黑煞天絕印擊中的後果,可想而知。

彌塵對著彌木道:「這場戰鬥是我贏了。」

怨恨盯了彌塵一眼,隨後彌木慘然道:「我輸了,還是輸給一個廢物!」

一種名為不甘的心理在彌木心中悄然生起,他的雙目空洞失神,顯然還沒從剛才的失敗中回過神來。

彌塵可憐看了他一眼,但是並沒有多少同情,如果他不是多留了一個心眼,今天慘敗的就會是他。在這種情況下,彌塵下手狠心,也是情有可原。

就在這時,彌木口中忽的「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來,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閃爍:我敗了,是被一個廢物打敗了,徹底敗了……

彌木像是著了魔一樣,更像是得了失心瘋,整個人開起來痴痴傻傻,一陣呆愣。

彌塵不免擔心看去,這傢伙沒什麼事吧,不就輸了一場此時嘛,用得著這樣嗎?

彌塵想不通,想當初,他被人惡意譏諷軟骨頭吃軟飯之類的,少說也過去七八個年頭,這些年,彌塵雖然也有過消極的情緒,但總體上彌塵硬是挺了過來。

現在想想,那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嘲諷幾句嘛,彌塵在不知不覺間已經習以為常了。簡單來說,彌塵的心境已是達到很高的境界,任人說他百般不是,污言穢語,他也可以做到處之泰然。

但是,身為靈神後代的彌木,卻是不同,此人自小就是養尊處優,說一不二,典型貴公子一個。

也正因此,彌木才對勝負有種過分的執著!上一次,被彌塵激怒,理智喪失,才敗下陣來。這一次,彌木已經做好萬全準備,給彌塵一個慘痛的教訓。可是,結果卻令他難以置信,他竟然又敗了,而且敗的徹底!

一向自以為傲的彌木,怎能受得了這種屈辱,一時間腹中怒氣攻心,怒目死盯著彌塵,恨意,殺意全部聚集一點。

彌塵無辜摸了摸鼻子,眉頭也是皺起,有沒有搞錯,挑戰的是你,結果戰敗的也是你。戰敗也就算了,還一臉不甘的望著,好像讓他戰敗,是彌塵的罪過一樣,讓彌塵十分無語。

彌塵委屈的抓了抓頭,乾笑道:「這個,那個彌木少爺,雖然我知道讓你戰敗是種罪過,但是你也不用這麼盯著我吧,人家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對你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呢。你知道的,其實我對男人不感興趣!」

彌木眼一瞪,一口血又是噴吐出來,指著彌塵道:「你……」還未說完,就突地眼睛翻白,兩腳一撒,倒了下去。

彌塵望向倒地的彌木,更加無辜了,攤開手道:「這個,彌木少爺,其實你不用在意的,剛才我是說著玩的。是你自己承受能力太差,這可不能怪我啊!」

彌塵這一句話說出口,看得周圍人一陣惡寒,這傢伙太無恥了吧,人家都被他氣得昏過去了,最後還來一句剛才的是說著玩的。要是彌木還有意識,恐怕會被氣得醒過來,然後再暈過去。


悲劇啊!

所有人都將此刻的彌塵列入危險名單之中,單憑這無恥神功,就不知要氣死多少人,簡直是神了。

彌塵對著中年男子道:「前輩,我可以走了嗎?」

中年男子嘴角不大自然,淡淡揮了揮手,道:「去吧!」

彌塵一笑,不管不顧地上躺著的彌木,理直氣壯走下了台,回到原先的地方。在回的路上,眾人紛紛讓路,深怕被彌塵的無恥沾染,和彌木一樣被氣昏過去。

「塵兄,這招高啊!」彌鳩對著彌塵嘿嘿笑道,頗有些對彌木的幸災樂禍。

彌塵恬不知恥道:「一般一般,天下第二!」

彌鳩疑惑道:「那誰是天下第一?」

彌塵翻了翻白眼,一副看白痴的樣子,道:「笨啊,第一還沒生出來呢!」

「呃……」彌鳩擦了擦臉上的冷汗,就誇了一句,就直接翹上天了,這傢伙果然是臉皮賊厚賊厚的!

彌月這時問道:「哥哥,你的傷沒事吧?」語氣里有著一絲憂心。

彌塵笑道:「沒事,你哥哥我的身體可是強著呢!」

就在彌塵想證明自己沒事的rì后,剛準備耍兩下,就聽到身體中傳來一聲骨頭斷裂的脆響,彌塵趕緊捂著胸口,臉上幾乎抽搐起來,訕訕笑道:「咳,剛才那個是意外,純屬意外。」

彌月揉了揉頭,溫柔的觸摸著彌塵的胸口,就感到一縷芳香送入鼻中,彌塵臉上一紅,彌月嗔怒道:「哥哥真是的,每次都故作逞強,要是真出了什麼問題,月兒可會傷心的。」

彌塵尷尬笑笑,不語。

「還疼嗎?」彌月柔柔撫摸他的胸口,緩緩給他舒了一口氣,柔聲道。

彌塵搖頭,笑道:「不疼了。」

看著「打情罵俏」的兩人,彌鳩突然感到自己就像是不存在一般,完全是用來打醬油的。彌鳩索xìng不看向兩人,當做無所事事。

但是,周圍的眾人卻是雙目噴火的看著彌塵,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在為一個男人溫柔觸摸,這個男人不是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他們的心都是碎了!

他們何曾見過冰雪女神為一個男人這樣溫柔過,那眼神,那柔情,便是在鐵石心腸的男人見了,也要鐵水化作繞指柔。

可惜,他們只能幹瞪著眼,看著彌塵一臉幸福的笑容,他們恨不得上去踹上幾腳,好解決心頭之恨。

白蔥玉指,凝膚雪脂,雙目含情,腦海中閃過這些念頭,眾人嫉妒的發狂,為什麼彌月偏偏不是他們的妹妹,要是自己受傷了,還能得到這樣的待遇,就是折壽十年,那也是值得的。

彌心然饒有興趣的望著彌塵與彌月二人的親昵舉動,嘴唇微微鬆動,眼中抹過一道jīng光,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樓閣上,彌無戒也是眯著眼看去,不過只是皺了皺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倒是一旁的六長老很是興緻的打量著,一眼就是看透了彌月的一切,微感驚訝,對著彌無戒笑道:「那就是你的弟子,不錯,這般年齡就達到這種地步,比起當初的老族長也絲毫不讓。」

彌無戒卻是苦笑道:「天資超絕不假,只是月兒太過在乎他的哥哥了,如果她把一門心思全部放在修鍊上,成就會更高!」

六長老搖了搖頭,道:「也不盡然,彌族培養他們,不是讓他們拋棄自己的情感,如果人人只顧自身,那麼彌族就可以宣布滅亡了。」

彌無戒仍是皺著眉道:「但是情感超出一定界限,只會讓人抓住她的軟肋。我並不是讓她完全摒棄這種兄妹之情,只是需要一個限度!」


六長老若有所思點頭,再次看了下面的彌月一眼,只覺她的面容好似在哪裡見過一樣,但是想了良久也是沒有想出她到底像誰。

六長老不再想下去,只是念叨著:也許是太像嫣小姐了,所以才會產生幻覺吧!

台上的中年男子將半死不活的彌木扔給彌木的護衛后,便是咳嗽了一聲,看著手中的名單,微微撇過一眼,便是叫道:「下一個,彌……」

彌塵與彌木的戰鬥,隨著接下來的測驗,逐漸被眾人忽略了,也只有一些有心人仍在耿耿於懷。

測試之後,彌塵也覺沒什麼事做,不過,彌月還沒有進行測試,彌塵只能留下來,靜待彌月的測驗。

說起自家的妹妹彌月,彌塵也不知道她到底達到什麼程度,不過成就恐怕不比那個叫彌苦的低,彌族首席天才,這名聲可不是吹出來的。

對於彌月能達到什麼地步,彌塵還是十分期待的,上一次測試就是達到七階靈者,這都大半年過去了,彌月的實力說是沒有進步,任誰都不相信。

要知道,上次測試過去不到三五天,彌月就直接進入了八階靈者,估計此時進入靈師,都是有可能的!

彌塵想到這裡,就不禁倒吸了口涼氣,不到十六的靈師,真不知道這是怎麼修鍊的,同一娘胎里出來的,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

正在這時,中年男子話音一轉,目光定在人群里的一人身上,道:「下一個,彌岩!」

(求收藏!求點擊!) 在點到這個名字時,顯然眾人先是一愣,隨後大多數彌族年輕的少女都是一臉崇拜的看向人群里那個頗為冷淡的少年,擺出花痴相。

少年彌岩樣貌算得上是卓爾不群,丰神如玉,加上彌族少主這個尊貴無比的身份,對於未經世事的少女來講,無疑是堪稱「處女殺手」的存在。

這個大陸強存弱亡,女人地位尤其低下,為了能夠更好的活下去,有些女人不惜出賣自己的**與靈魂。這種情況在靈獄大陸屢見不鮮,女人天生崇拜強者,這已經是深入人心,在彌族,這也不能免俗。

彌岩作為彌族少主,地位不說,有多高貴,就是長相與天賦也是百里挑一。這樣的男子,在少女眼中明顯是最值得依附的男人。

其中,也不乏有些同xing對彌岩十分妒忌,有了一個傾國傾城的未婚妻還不夠,竟然連剩下的也不讓他們,真是豈有此理。

當然,此刻只有極少數人是知道彌塵與彌心然的關係的,不然對彌岩就不是嫉妒,而是憐憫了。自己未婚妻都跟別人跑了,換作是誰,非得氣的吐血不可!

彌界靈氣充足,比起外界要濃郁不少,在這裡,就是女子也是身體保養的很好,最差的女子容貌,都是中等之上,沒有一個不是丑的。

彌岩沒有理會那些花痴女,徑直走上台,幾步便是站在測靈碑旁,迅速手掌一拍,測靈碑晃動少許,隨後綻放出極其刺眼的青芒,測靈碑上出現彌岩的等級:

靈者,八階!

中年男子彷彿早已知曉一樣,淡淡掃過一眼,便是道:「彌岩,八階靈者,過關!」

彌岩沒有久呆,在中年男子宣布之後,略微滿意看了一眼石碑上的成就,突然間像是想起什麼,皺了皺眉,就離開了。

「這彌岩和你比,如何?」彌塵問向彌鳩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