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那秦仲嘿嘿笑道,“你這方法忒老土了,若是初試就打架,那正試比試能做什麼。”說着他點向一旁一塊黑色大石說道“這是祖師爺傳下來的的試煉石,你注入真氣在裏頭便能測試出你的能力,然後從高到低依次選擇。”

“這麼神奇?”龍小虎從未看到過類似的東西,頓時便有些興趣。

上頭不知還在講些什麼,龍小虎的心思已經全部在那石頭之上了,哪裏還有閒暇去關注那掌門的話語。

正說着,廣場一側一個矮胖老者款款走來,不知來這裏幹嘛。那掌門秦蒼南一看此人便停下不說,只是看着。

龍小虎見狀呆呆的喚了一聲,“師父。”

那陸晉鵬認出此人是那後花園的花匠,便轉頭來嘲笑龍小虎,“這老農竟然是你師父,感情你來我們蒼雲山是學園藝的嗎?”邊上的人聽了哈哈大笑。

龍小虎沒去理他,只是看着上頭那矮胖老者。

老者走到秦蒼南面前,對着他微微點頭,然後目光轉向那陸雲遠,只是後者哼了一聲,也沒起身。

老者微微嘆息,走到秦蒼南右首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譁……”衆人一看這情景紛紛譁然,這些弟子大都是新入門的,最長的也不過是十年左右,當然不會認識這掌門的師兄司馬鑑。

那司馬鑑坐在椅子之上,眼睛還望着那秦蒼南。

“白師妹最近好嗎?”司馬鑑問道。

秦蒼南對着那司馬鑑甚是恭敬,此刻站起了身抱拳說道,“多謝師兄關心,內子身子已經好了許多,基本沒有大礙了。”

司馬鑑微笑的點了點頭。

下首衆人看了更是驚訝,這老農不僅有資格坐在那座位之上,更是讓那掌門起身向他行禮。這不免有些出乎衆人的意料,適才那嘲笑之人此刻漲紅了臉一聲不吭。

“秦仲……”那秦蒼南一聲高喚,人羣中一個英俊少年蹦躂着走了出來。

“叔叔喚我何事?”這少年一臉玩世不恭的表情,悠閒的來到秦蒼南面前。

“快來見過你師伯?”秦蒼南表情嚴肅的對着那秦仲說道。

秦仲不明爲何,只是叔叔說了便要照做,於是裝模作樣的鞠了個躬,說道,“見過師伯。”

那司馬鑑猛地站起了身,此刻眼神複雜,兩手不知是該扶還是該放,甚是尷尬。

“哪有你這樣見長輩的,還不跪下行禮。”那秦蒼南厲聲喝道。


“這……”平日裏見人最多也是如此鞠個躬,叔叔從未這樣訓斥自己,今日爲何這麼特別。

正想着,那司馬鑑急忙說道,“不礙的,不礙的,快別這樣。”邊說邊溫柔的看着眼前的英俊少年,嘴上喃喃道,“好啊,好啊,長這麼大了。”

秦蒼南有些尷尬,說道,“都怪我平日沒好好教導,這大了便有些不懂事了。”

司馬鑑又說道,“不礙的,不礙的,真好。”語無倫次的也不知說些什麼,只是忽然覺得有些失態,便急忙不說,坐了下去。

那邊的陸雲遠只是仇視的看着,也不知道什麼情況。

……

鬧了一陣,這選拔纔不情不願的開始了,按照師門順序來,掌門一派的先測試,然後是雲系,最後才輪到那司馬鑑這一夥,當然他只有一個徒弟,就是龍小虎。

“我先來,我先來。”奶聲奶氣得一個聲音人羣中傳來,只是看不到人在哪裏。

不一會,人羣大腿中鑽出一個五六歲的小童,正是那小鍋。

走到試煉石邊上,小鍋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朝着那石頭一摸,一股真氣緩緩進去。

忽然那石頭亮了起來,上頭幾根白色光柱緩緩而起,一根,兩根……六根光柱。

“白小鍋,築基六層……”那大師兄擎蒼扯着嗓子宣佈到。

“噗……”龍小虎幾乎吐出一口鮮血,這小傢伙才五六歲居然已經有築基六層了,那小云十三歲築基五層便被認爲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其實這修道世家與那普通人家還是有很大的差別,小云從小生長在鄉村,都是靠着自己去悟,若是生長在大門大派。估計實力還能強勁的多。

衆人毫無表情,好像這些便是在意料之中一樣。

第二個上去的便是那秦仲,伸手一摸這試煉石,上頭亮起七根白色光柱,築基七層。

秦仲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只是看那表情似乎對這結果也頗爲滿意。那秦蒼南卻厲聲說道,“你築基七層都多久了,整日只顧着玩,也不知道好好修煉,用不了多久便會被你小鍋弟弟趕上了。”正說着,那秦仲泥鰍一般的鑽入人羣,消失不見,秦蒼南只好嘆了口氣,閉嘴不說。

之後衆人也都紛紛試煉,大都在築基七八層左右,只有個別天資卓越的能勉強到了築基九層。

輪到那陸晉鵬上場了,身子看似瘦小,只是嘴角卻是帶着些得意的笑容。

伸手一觸,那石頭髮起白光,一根,兩根,三根……九根。那白光有些濃郁,看似他築基九層已經有些時間。

“陸……陸晉鵬,築……築基九層。”擎蒼宣佈着,都有些愕然。看來這陸晉鵬的實力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剛說完底下便討論起來,“這陸晉鵬只與秦仲差不多大,但是實力竟然高出了兩層,而且說不定什麼時候便能晉級,這也太變態了。”

“加上這小子的家世,將來的掌門非他莫屬了。”

正說着,雲派又一個人上去試煉,這人膚色白淨,穿戴考究,一看便是個富貴子弟。龍小虎一看,便想起適才在陸晉鵬身後的那個俊美男子,看他一臉從容,想必也定是心有成竹。

男子走上前去與那陸晉鵬擊掌鼓勁,顯然二人關係非同一般。

伸手一觸,那試煉石竟然也亮起了九根光柱,而且色澤比適才那陸晉鵬的更加濃郁,也更加光澤。

掌門秦蒼南有些詫異,便轉頭問那陸雲遠,“此子何名?爲何我從未見過。” 陸雲遠有些得意,斜眼看了一旁的司馬鑑一眼,笑道,“這是我前幾年收的徒弟,叫齊軒,如今已經是築基九層的頂峯,說不定什麼時候便能突破到先天一層了。”

秦蒼南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以表讚許。

那陸雲遠又說道,“掌門,今日已經選拔,他一定會選上,只是過幾日若是他突破了,這蒼雲試與試煉……”

秦蒼南聽出他的意思,說道,“這怕是有些爲難吧,畢竟差了一個階級。”

陸雲遠眉頭皺起,有些不悅,冷冷說道,“若是因爲進階了而不能參加,豈不是浪費了我雲門一個參詳蒼雲劍的機會,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吧。”

這些年來,蒼雲山還未出現一個參加完選拔卻又沒有參加比試的這段時間忽然從築基期突破到了先天期的人。所以秦蒼南也有些爲難。

“好吧,好吧,便依了你。”秦蒼南實在想不出話語可以拒絕,反正這築基九層巔峯他對於那蒼雲劍也是十拿九穩了。

陸雲遠有些高興,說道,“這小子不僅修煉天賦極高,更厲害的是,他還是一個符文師,他們齊家在南洲可是有名的符文家族,他是末子,父母希望他走的遠一些修煉,便將他送到了這裏。”

“什麼?符文師。”秦蒼南一聽有些驚訝,要知道一般的符文家族本身的實力也都很強悍,這蒼雲山若是能與一個強大些的符文家族結盟,那在東洲幾乎可以橫着行走了。

正聊着,這會要輪到龍小虎試煉了,他摸了摸腦袋,走上前去。

伸手一探,那試煉石微微發出震動,然後上頭開始顯像光柱,一根,兩根,三根,四根,五根。五根根光柱算是很少,只是那光柱的顏色卻是有些赤紅,並且伴隨着一些黃色纏繞在上頭,很是詭異。

“築基五層。”擎蒼站的近,那顏色看的一清二楚,此刻一邊宣佈,一邊有些訝異。

“哈哈……”衆人笑了起來,這築基五層,便是今日測試最差的成績了,連那六歲的小鍋都有六層的實力。

龍小虎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便走了下去。


“你們看,築基五層,關鍵是他還是個武者,連玄術都無法修煉。”陸晉鵬在人羣中大聲說道,惹的衆人一陣嘲笑。

那秦仲站了出來幫他說話,“龍師弟剛剛上山,還沒來得及修煉,你們都來了多少年了,有什麼資格嘲笑人家。”

龍小虎本身也沒有在意,他知道自己的情況與別人不同,也沒想現在就和人比較。只是看到那秦仲如此幫他,還是投去了一個感謝的目光。

“這築基五層,還是個武者,未免也太離譜了。師兄,若是我沒記錯,這個椅子你是第二次坐吧,上一次好像是師弟繼任掌門的時候。如今你徒弟這樣,真是難爲你坐在這裏了。”陸雲遠幸災樂禍的對着那司馬鑑說道。

司馬鑑也不理他,只是對着秦蒼南說道,“掌門師弟,適才那陸師弟有不情之請,我這邊也有一個?”

秦蒼南看着他笑了一下然後說道,“師兄有話便說,不用那般客氣。”

司馬鑑說道,“我這徒弟雖不成器,只是我這些年也沒有別的弟子,這蒼雲試,我今年也想試一試,不知能不能破例讓他參加呢?”

秦蒼南正要點頭,一旁陸雲遠大聲說道,“不行,這絕對不行,若是這築基四層便要參加,如何讓其他弟子心服。”


“這……”秦蒼南有些爲難,一方面這大師兄很少有事求他,另一方面,二師兄也甚是難搞。

司馬鑑冷冷說道,“你莫非是怕了我?”


“你……”陸雲遠一聽這話,雙眼便瞪了出來,好似要噴出火來一般。

過了一會,他平靜了下來,冷笑道,“你不用激我,我早已不是二十年前那個時候,如今你徒弟若是要參加,便要先平了底下衆弟子的民憤。”


司馬鑑一聽,便說道,“好,若是我有辦法讓他在比試之前達到築基七層以上,算是能平民憤嗎?”

這築基五層到築基七層,半年時間,除非是修煉天才,否則幾乎不可能。而且就算是到了築基七層,那小子進去估計也是墊底去的,進不了幻境。想到這裏,此刻陸雲遠表情悠閒,笑道,“既然師兄都這般說了,那我也依了你,只是說好,那日他若是達不到,那名額便讓給我門下弟子了。”

這老狐狸算盤打的響亮只是秦蒼南爲了答應那司馬鑑的要求,此刻也沒有辦法。

三人就此定了六十四人的名額,衆弟子便散了開去,只是衆人還在那裏議論紛紛。

“人就應該生的命好,築基五層也能進蒼雲試。”

“你就別說了,若是你,讓你拜個花匠做師父,你願意嗎?”

“哈哈,不過那小子估計進了蒼雲試,也會被打的像一條狗一樣。”

龍小虎看衆人眼紅,便苦笑了一下。此刻秦仲剛好過來,拍了拍龍小虎的肩頭,笑道,“小虎,恭喜呀。”

龍小虎適才被人一說,此刻見到秦仲有些臉紅,說道,“真是不好意思。”

秦仲有些愕然,只是立馬便明白了,隨即哈哈笑道,“開後門嘛,正常的很,我叔叔便是掌門,我在這山上什麼後門沒開過,你在我面前就不用裝害羞了。”

一聽對方也是開後門的好手,龍小虎釋然了一些。秦仲一把拉過那胖嘟嘟的小鍋,說道,“你看他,三歲的時候父母便幫他修煉,不然這六歲哪來那麼高的道行。”

小鍋此刻抓着個雞腿正在那裏死啃,見到秦仲抓他胳膊便拼命掙扎,然後“蹬蹬蹬”的跑遠了。

這幾日天天都是修煉,龍小虎神經繃得很緊,此刻與秦仲扯起皮來,頓時覺得輕鬆很多,二人慢慢的話語也多了起來。

“通過選拔的弟子,掌門會挑選出幾人下山採購一些必要的物品,我看你跟我一起去吧,我叔叔跟你師父好像關係不錯,他一定會同意的。”秦仲說道。

龍小虎也正想去黑玉行會挑選一些獸皮和草藥,當下面同意了,二人並肩朝着住處走去。

冤家路窄,正走着,卻遇到了那陸晉鵬與齊軒。

“兩個廢物,你們好呀。”那陸晉鵬對着二人嬉皮笑臉的說道。

秦仲拉着龍小虎要走,那齊軒攔住了他倆。

“我師弟要與你們說話,你們沒聽見嗎?”他的聲音本身沒什麼特別,只是這築基九層頂峯的實力讓二人有些異樣的感覺,當下便站住了腳步。

龍小虎見對方那囂張的勁道,心中不爽,便開口罵道,“瘦猴,你有屁快放。”

那陸晉鵬今日甚是得意,此刻也不生氣,笑嘻嘻的說道,“我就是與你二人打個招呼,你怕什麼,我今日不會打你們,等蒼雲試分組的時候我申請與你們一組,到時候我們慢慢玩。”

秦仲一聽變了臉色,只是不說話,不知想些什麼。

龍小虎想上前理論,只是秦仲一把將他拉住,只是此刻他甚是氣惱,哪裏還管秦仲阻攔,直接大聲說道,“你如今只是修爲稍高了一些,有什麼好得意的,築基九層又不是什麼高不可攀的地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怎麼知道你就一定一輩子強於我們。”

陸晉鵬聽了這話收斂了適才的嬉笑表情,怒目說道,“你說什麼?就憑你這個廢物要超越我,開什麼玩笑。”

龍小虎說道,“築基九層就如此了不起了,若是你達到後天九層,我看這東洲你都想吃下去了。”邊說邊冷冷瞪着那陸晉鵬。

陸晉鵬是個急脾氣,在這蒼雲山還沒有人敢如此和他說話,適才那自若的神態完全是裝出來的,此刻被龍小虎一刺激便原形畢露,拔出寶劍就要上來拼命。

齊軒比較穩重,伸手拉住了他,說道,“你跟廢物生什麼氣,他連參賽的資格都是走關係走來的,到時候一併解決就可以了。”說完朝着那陸晉鵬笑了一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