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那抹綠芒定是碧血絲!

看著在眸中一閃而過的綠芒,羽凡心中暗暗地想到,除了碧血絲,紫晴?雅月這個冷美女身上也沒什麼綠色的武器了。

最令羽凡驚愕的是,出來修鍊的人中竟然還有特洛這個搖扇大少,只見他閉著雙眼,右手的食指與中指中間緊緊夾著一個…一個小木枝!

晨風徐過,一片樹葉輕輕在樹枝上落下,就在落葉剛剛落到離地還有兩米的距離時,就在那一剎,特洛動了,一道灰影直衝落葉而去!

人未動,手微斜——這是羽凡對特洛的心中描述!

「嘭…」一小截樹枝穩穩的**在了一棵古木的枝幹上,而那截樹枝中間赫然夾著一片落葉。

那是那片還未落到地面上樹葉,至於那截樹枝,羽凡可以確定,絕對是剛才特洛兩指間夾住的那截,落葉就這樣被特洛毫無懸念的飛住了!

「呃,好大的指力!」驚愕的伸了伸舌頭,羽凡看了看那截幾乎完全沒入古木枝幹的樹枝。

要知道剛才特洛只是手輕輕的一斜,那截樹枝就這樣穩穩的神奇的幾乎完全沒入的插入了堅硬的古木枝幹中,那需要多大的腕力與指力啊!

此功絕非一日可成!


特洛平日里玩世不恭的形象立即在羽凡的心中改觀了幾分。

再次掃了幾眼周圍,並沒有發現諸葛三人,不過想想,他們三人的修鍊並不需要從瀑洞中出來,羽凡便釋然了!

並沒有打擾修鍊中的眾人,羽凡來到了瀑溪邊,他可是要說給小灰燉鍋魚湯的,在他的空間戒指里正好有著一路走來收集的野木耳,再加點野菜,來一大鍋木耳野菜瀑魚湯,倒也是不錯的早餐了。

揀起了溪邊的幾顆溪卵石,羽凡惡作劇的想到:飛石子也不錯啊!雖然我沒有特洛那種神技,不過,用飛石子擊打上來幾條魚我還是有信心的!

在小灰奇怪的眼神中,羽凡閉上了雙眸,靈覺沉入瀑溪中!

「噗噗……」非常輕鬆地探查到了水中的幾條頗為大點的溪魚,羽凡手中的卵石不客氣的閃了出去,直衝水底。

連續扔出了幾顆卵石后,羽凡滿臉笑意的睜開了雙眼。

「有魚湯喝了!」拍了拍小灰的頭,羽凡兩眼放光的盯著前方水面。

只見,在幾眨眼的時間過後,一隻只暈過去的溪魚浮出水面,正是羽凡用卵石擊暈的。

「咿呀咿呀…」看著翻上來的白魚肚,小灰伊呀呀的跳了起來,高興地手舞足蹈。

輕輕的一躍而起,羽凡腳踩溪水,借溪水的浮力在瀑溪水面上打了幾轉,幾隻眩暈過去的溪魚轉眼間到了羽凡手中。

「走,我們架起鍋去!」掠回岸上,將魚開膛挖肚清理乾淨后,取了些溪水,叫起手舞足蹈的小灰,羽凡向瀑前的那片空地走去。

揮劍劈掉古木上的幾個粗壯的枝杈,羽凡在空場地中架起了大鍋,在落寞學院的小隊中,每個人的戒指里都有著齊全的生活用品,那口大鍋是諸葛給他的。

放上了剛才取來的溪水,燃起了找來的乾柴,待鍋中的水將要沸了的時候,羽凡將木耳野菜與魚放進了鍋中。

然而,就在羽凡與小灰美滋滋的準備等待魚湯燉好大喝一頓時,不遠處忽然傳來了亞諾的叫聲。


「救命啊!快來…快來抓住這隻會下蛋的公雞!」眾人齊齊轉過去的視線中,一身狼狽的亞諾狂奔向眾人所在的地方。

「會下蛋的公雞!」閃身而出的諸葛滿臉的愕然。

「會下蛋的公雞!」羽凡與眾人也齊齊的表現出了驚愕的表情。

「難道是傳說中的…公雞中的戰鬥雞嗎!」看著狼狽奔來的亞諾,特洛愕然道! 「下蛋公雞…公雞中的戰鬥雞!」

「呃…」嚴重的暴汗中——鑒於亞諾與特洛兩位同志甚為強大的話語,諸葛羽凡等人狠狠的抹了一把額頭上直冒的暴汗,毫不猶豫的瞪著眼睛看向了狼狽奔來亞諾的背後。

耳間只聽亞諾跑來的方向傳來了憤怒的…哦!總的來講應該可以勉強的稱之為吼聲吧:

咯咯…咯咯咯……

眾人絕對可以肯定,自認識亞諾以來,此時的亞諾正在用著從未用過的速度,極速的向瀑前奔來,事實可以證明這一切——再眨眼間亞諾已經氣喘吁吁的奔到了眾人的眼前。


呃!就在亞諾剛剛止住身子,還未來得及彎腰喘口氣的時候,那「咯咯…」的聲音已然越來越近了。

「那隻會下蛋的…會下蛋的公雞…要撕了我!」身上的衣服沾著極濃怪味卻不知其為何物的亞諾,頗為狼狽的對著眾人說到。

哪知還未待眾人反應過來,問出「何來下蛋公雞?何來那隻下蛋公雞為何要撕了你…」的問題時,那「咯咯…」的聲音瞬間來到了眾人眼前。

只見,一個全身高有一米半多近兩米的龐然大物出現在了眾人的不遠處,火紅的冠子,直直的沖著天,金黃色銳利的眼睛下面有著蓬鬆紮起的絨毛,雖說那是絨毛但那也只是相對而言,根根紮起的絨毛絕對有著堅挺的毛質,。

絨毛下便是兩張近米半的巨翅了,那油光可鑒的巨翅在晨曦下閃爍著金黃色的光芒,其身後猶如鋼羽般的尾巴頗為傲氣的揚著,此時的大地似乎被這個突然間闖出來的龐然大物震得搖搖發晃,是那一雙尖銳閃爍著金色光芒的巨爪在狠狠地抓著大地,龐然大物「咯咯…」而來,其身後的森林間塵土飛揚。

眾人看著突然間冒出來的龐然大物,不約而同的從嘴裡冒出了同樣的話:

靠!

緊接著眾人又再次不約而同的冒出了同樣的話:

我再靠——怎麼可能!

這…這根本就是一隻放大版的公雞嘛!只是,這放大版的也放大的太大了吧!

「就是它…要撕了你的!」諸葛瞬間拿出了短匕,眼睛卻是看著旁邊的亞諾滿臉古怪的問到。

這事任誰遇到誰都會滿臉的古怪!

「就是它,你們不知道,我的火系魔法對它來說簡直就是它的食物,我施一個魔法它就直接張嘴吃進去,簡直要氣死我了,我這次真***憋屈!」亞諾氣憤憤的說到,只是那話語中不乏極度鬱悶的口氣。

「直接吃掉你的火魔法!」眾人顯然被亞諾的話驚到了。

各自的轉過頭來,眾人的眼神齊齊的望向了踏踏而來的放大版公雞,看著那金色的巨喙,眾人實在難以想象那玩意竟然可以吃火系魔法——大自然果然是神奇的造物主。

「可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怎麼會遇到它的,它又為什麼追你啊!」看著在眾人不遠處倏然停下的龐然大公雞,魔女珈珈的指尖在驀然間吞吐起了妖異的光澤。

那是珈珈釋放毒體的一種方式——眾人對著面前的大公雞早已做好了防範準備。

「呃……」說到這亞諾頓時了苦了臉色!

「……」

原來,整個事情是這樣的!

當眾人都早早的起來修鍊的時候,冥想了一夜的亞諾看著在瀑前修鍊的阿里森等人自己頗感無趣,於是他就一個人想到瀑布的周圍查探一下周圍的地勢環境,哪知亞諾剛走不久便在瀑布的不遠處發現了一個頗大的山洞,因為這個瀑布是地勢陡然改變形成的,所以瀑布的周圍也就是一個所謂的小山丘,在這種情況下有一個大山洞也並不奇怪,可是,這個大山洞引起了極度無聊中亞諾的興趣,亞諾決定進去看一下山洞裡有些什麼。

然而,就在亞諾剛剛準備進山洞一看的時候,亞諾忽然間察覺到了一絲輕微的火元素波動,亞諾身為一個火系魔法師絕對是不會感應錯誤的,雖然那個波動一閃而逝,但是亞諾仍然可以確定,那絲波動是從面前那個山洞中傳出來的。

這更加引起了亞諾的好奇心——無趣的他終於有事幹了!

當亞諾拿著火系魔法杖小心翼翼的走進洞里的時候,他看到了讓他十分驚愕的一幕:

山洞中竟然有兩隻大公雞——眾人面前的這隻就是其中一隻!

更神奇的還在後面呢!

當時,亞諾看著這兩隻龐然大公雞差點沒驚叫出來,然而下一刻亞諾終究還是沒有逃脫命運女神的捉弄,他吃驚吃的用自己的腦袋吻上山洞的洞壁:

這兩隻龐然大公雞竟然在下蛋,亞諾清楚地看到了一隻龐然大公雞的屁股下有著近半米寬的雞蛋,而另一隻大公雞的屁股恰恰正對著亞諾的臉,半個雞蛋正從碩大的雞屁股中努力的掙扎而出呢!

亞諾感覺這個世界簡直是太瘋狂了,以至於他的頭碰到了洞壁的時候他也沒感覺到任何的疼痛,可是,亞諾沒有感覺到這並不表示正在下蛋的大公雞沒有察覺到亞諾這個外來者。

「砰…」的一聲,正在努力欲將雞蛋醞釀出來的大公雞倏地轉過了巨大的雞頭,那金黃色的瞳眸瞬間閃現了亞諾的影子。

看著倏然轉過頭來的雞頭,亞諾一愣!

「咯咯…」正在努力孕育出雞蛋的龐然大公雞似乎怒吼了起來,旁邊那隻看守著雞蛋的公雞隨後也咯咯的叫了起來。

此時的亞諾終於反應了過來…這個會下蛋的公雞似乎發現自己了,呃!頭為什麼突然間非常的痛呢!

就在亞諾呲牙咧嘴的時候,憤怒的正在下蛋中的公雞忽然做了一個讓亞諾無比瞪眼的動作,只見那個已經下到一半的雞蛋,倏地被大公雞縮回了屁股里。

「呃!這樣也可以嗎!」瞪著大眼的亞諾愕然道。

亞諾註定是要逃的,因為在他揉著疼痛的頭部瞪著大眼的時候,已經將雞蛋縮回屁股內的大公雞正在雙爪撓地,「咯咯…」的向著獃獃的亞諾跑來。

當亞諾反應過來向山洞外竄去的時候,亞諾的腦袋裡只有一個念頭:會下蛋的公雞連生出的蛋都會聚集火元素?真***怪了!

亞諾在洞中不只是清楚的感覺到了那近半米的雞蛋周圍匯聚著濃郁的火系元素,他的眼睛也真實的看到了那雞蛋在不時的閃爍著火紅的光芒,在雞蛋表層不時閃耀的火紅光芒一閃而過!

只有一隻下蛋的公雞追出了洞外,另外一隻公雞似乎在洞中守護著已經生出來的雞蛋!

亞諾畢竟也是個步入強者之林的火系魔法師,邊跑著亞諾便搖晃著手中的魔法杖,雖然跑著能施展出來的火系魔法階數並不高,但是亞諾認為其也是可以阻止一下大公雞直衝沖的追勢的。

可是施展了幾次魔法后的亞諾中終於發現不對勁了,他鬱悶的發現,他對著大公雞施展的火系魔法不但沒有阻止大公雞的沖勢,那火系魔法反而被大公雞咯咯的吃掉了。

亞諾極度的鬱悶,不斷逃跑的他已經無力的思考這隻會下蛋的大公雞為什麼可以吃掉火系魔法了,感覺憋屈的他終於下定了決心,停下來搞定這隻可惡的大公雞。

不就是偷看它下蛋了嗎?追的他竟然搞得像是偷看了它洗澡一樣——亞諾停下逃跑,周圍的火元素迅速的聚集了起來,五級火系魔法「烈火虎「極速形成。

有的時候人倒霉啊,看一眼公雞下蛋也是不得了的,亞諾就是個明顯的例子!

只見五級魔法「烈火虎」在亞諾的控制下,向「咯咯…」亂叫奔來的大公雞咆哮而去,五級魔法「烈火虎」就是一個由火元素組成猛虎樣子的魔法,其有著兇猛靈敏的特點,魔法施展成功后,「烈火虎」周圍的空間暴熱異常。

呃!這次亞諾不得不承認他碰上了個硬茬子,只見那下蛋的公雞倏然立身,金黃色的瞳孔中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戲虐神色,而後在亞諾絕望的眼神中大公雞對著咆哮而來的「烈火虎」張開金黃色的巨喙!

「咯……」一聲長長的雞吼,只聽空中咆哮的「烈火虎」怒吼了一聲,直衝下蛋的大公雞而去。

哪知烈火虎根本就是雷聲大雨點小,在亞諾絕望的眼神中,在空中咆哮怒吼的烈火虎最終還是在亞諾絕望的眼神中,不甘的跑進了「咯咯…」不斷的金黃色巨喙中。

「我靠!」亞諾徹底絕望無語!

「咯咯…」猶如美餐一頓的下蛋大公雞忽然間張開了金黃色的巨翅向無語的亞諾襲來。

「不要啊!」然而慘叫聲徹底的被撲哧撲哧的聲音完全的壓倒了。


最終,被搞得一身狼狽的亞諾咬著牙,拼著命,終於在大公雞不斷戲謔般的折磨下逃回了眾人面前。

「呃!」看著滿身狼狽的亞諾還有在眾人不遠處停下的公雞,眾人感覺有些忍不住笑意了。


不過,眾人心中的注意力仍然是被不遠處的巨雞吸引住了:莫非,傳說中會下蛋的公雞就是這個樣子的嗎!

噢!據特洛所說的是:下蛋公雞,公雞中的戰鬥雞! PS:求訂閱!再求訂閱……這章寫的還可以看,狀態還可以,明天…繼續!

「你們說,我不就是偷看它下蛋了嗎!有必要這樣嗎,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偷看它洗澡了呢!」亞諾對著停在不遠處的大公雞使勁的搖了搖法杖,氣憤憤的說到。

「哈哈…」珈珈幾人再也忍不住笑意了,指著滿臉憤色的亞諾大笑。

「笑什麼!這能怪我嗎,身為一隻公雞,不守本分學人家母雞下蛋就罷了,可是,面對我這個偉大的煉金士還這麼猖狂,要不是我不捨得手中的霹靂彈,我早就把它崩飛了,哼!」看著哈哈大笑的珈珈幾人,亞諾不滿的說到。

「不守本分…呵呵!」這次就連羽凡諸葛幾人也忍不住笑了。

「一群可惡的傢伙。」亞諾揉了揉還有些微痛的頭,拍了拍身上的雞毛,不滿的說到。

……

「咯咯…」看著前面幾個哈哈大笑的小傢伙,大公雞顯然有些不滿,只得出聲提醒眾人,示意它的存在。

就它這體型也會被這幾個渺小的人類忽視,大公雞實在是想不透——莫非,這幾個小傢伙全是近視眼嗎?

肯定是!昂了昂頭,大公雞金黃色的瞳孔中閃過一絲自信,它要教訓一下這群無知的毛頭小子,誰讓那個拿著魔法杖的小子想打它蛋寶寶的主意的!

嗯!還要讓他們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不對,應該說是讓他們知道什麼叫人外有雞!

「咯咯……」一雙金黃色的巨爪開始在地面上抓來抓去了!

「咿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