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那就好,那就好”大爺此刻臉上笑得跟花兒似的,因爲他知道這次的功勞至少有他的一份兒,隨後我將這大爺背到身後,指揮着念楚跟上,我們一行四人準備下山,但至始至終,李昊都板着臉沒有跟任何人說話,任誰都知道這貨在生氣,只不過念楚和老者不知道他因爲什麼生的氣罷了

可能是怕惹李昊生氣,念楚在行進的途中幾次想要說話都嚥了回去,而我背上的老頭也沉默不語,這讓氣氛尷尬到了極點

尋思了一番,我開口朝李昊問道:“這次過前面的費用算我的,你用不着苦逼着臉”其實我說這話的目的,是不想讓念楚和背上的老人知道李昊因爲什麼生氣,也算是替李昊遮了一下

李昊這孫子頭也沒回,冷冷的丟出來一句,“這點兒錢我還出得起”

尼瑪,裝逼遭雷劈不知道艾明明手上掐着不少於十萬元的毛爺爺,居然給小太爺整出一句這點兒錢,你丫是高帥富艾次奧

“你手裏的毛爺爺要是換成銅幣的話,能換多少”我先問清楚兩者比較的換算比例,隨後再找你丫的晦氣如果太貴的話,就讓李昊繼續裝下去好了

李昊聽我說完,停下來了前進的腳步,只不過繼續邊給身邊的那些個東西派發毛爺爺邊衝我說道:“你還真是什麼都不懂哈”

我特麼要是什麼都明白,還用得着問你,我心中暗想,不過臉上卻流露出一副困惑的表情來,李昊嘆了口氣說道:“就你用靈力印出來的大錢,按照最近的匯率來算,一枚能換十萬左右的人民幣”

“我次奧,那我豈不是億萬富翁啦”我又找到了一條快速致富的捷徑,你看艾一張黃裱紙就能印出來四十九枚銅錢兒,換算chengren民幣的話,可就是整整四百九十萬艾我下來之前,整整印出來三百張黃裱紙出來,三百乘以肆佰玖拾萬的話,我算算昂一七得七,二七十八,三八婦女節,唉呀媽呀,太多了,小太爺這下可發財啦

“你要是想賣的話,手頭有多少我就收多少”李昊眼神中閃過一絲驚喜的神se,看得我心頭不由得一驚,於是趕緊回答道:“那等我想好了再議”就衝李昊那眼神,我就知道這事兒沒那麼簡單,小太爺必須要謀定後動才行,李昊聽我不準備賣手中的冥錢後,“哦”了一聲,聽得出來,這貨的話語中居然有種失落的感覺,這讓我更加堅定了不賣給丫的決心

事後,我從八妹那裏才知道自己印出來的冥錢有多重要,當然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眼見着李昊手中的毛爺爺在不斷的漸少,我們一行人也離金雞山越來越遠,這個地方讓我感覺很不舒服,不單單是那些個拼湊起來的東西看上去讓人不舒服,更是太多趕往下一站的魂魄,被這些東西撕裂的時候,發出的慘叫聲,讓我有種想殺出去幫忙的衝動,只不過,我沒有那樣做,因爲我實在沒有更多的jing力去幫助其他人了

就在我們一行四人低着頭繼續前進的途中,我再次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求求你們,不要啊”

我是真心消自己聽錯了,但自己大腦內的記憶告訴我,這個聲音我絕對熟悉,而且這個人我也絕對認識,內心一番掙扎之後,我停下了腳步,將背上的老人放了下來,衝李昊喊道:“給我拿點兒錢”

“什麼”李昊回過頭來,貌似沒聽清我的話,“我說,給我拿點兒錢”我再次重複了一遍

“你要幹嘛”李昊眉頭擰得跟麻花似的,死死的攥住手中的毛爺爺朝我問道

“給不給”“你要幹嘛”“不給算了,念楚,幫我照顧下大爺,我出去一下”說完也不等他們回答,我一個人衝出隊伍,朝着剛剛傳來聲音的方向跑去,因爲我知道,那裏有一個我不得不救的魂魄

待續 我不理會身後念楚的挽留聲,老者的驚呼聲,李昊的咒罵聲,一門心思的只想儘快的將那個女孩子救下來,因爲,我欠她的。

小小是我在零八年認識的,也是我開婚慶店之初,一直幫我打理店面而不收任何費用的妹子,於公於私,我都要幫她。

我用結印拼命的擊打着沿途的怪東西,腦子裏卻早已亂作了一鍋粥,我只希望是自己聽錯了,要救的那個人不是小小,千萬不是小小。

第一次見到小小是在某場婚宴上,那是我接的第三單生意。等接親,送親,主持,酬賓,答謝都搞定之後,對方將婚慶的尾款支付給我,然後全家人去海闊食府的吧檯結賬去了。趁着這個機會,我來到大廳一處非常僻靜的角落,找了個人相對較少的桌子坐好,興奮的數着手中的鈔票,而同桌唯一的賓客,就是小小。

我數錢的同時偷眼打量了下這個丫頭:身高不到一米六,短頭髮,黑黑的皮膚,單眼皮小眼睛,鼻樑不高,鼻頭還有些大,因爲一直在吃飯,沒看清她的嘴巴長什麼樣,不過她的耳朵挺好看的。整體給我的感覺就是事業還行,姻緣欠缺,可惜了

剩下的時間內,我在貪婪的數錢,小小則拼了命的在吃飯,等我數了幾次錢之後,發現對方依舊坐在那裏頭也不擡的吃着剩下的殘羹剩飯,我舔了舔嘴脣來了一句:“你那麼點兒的身體裏,怎麼裝得下這麼多的食物啊”

“啊”小小擡起頭來,驚恐的望了我一眼,隨後抓過一盤子米飯,將米飯全部倒入素燴湯內,並用盛湯的勺子往嘴裏塞着湯拌飯。

我搖了搖頭,起身回到典禮臺上,跟工人一起收拾着婚慶用品,可剛伸手沒一會兒,就聽小小所在的位置那邊,小小正在跟辦喜事的那家人辯解着什麼,出於好奇,我再次來到了那個地方。

“你到底是誰的朋友啊”新郎盯着小小質問道,“是啊,怎麼跑我們家來吃飯了”新郎的母親也皺着眉頭質問小小。“不是我這邊的朋友。”新娘先將自己撇乾淨,“你倒是說話啊”新郎不耐煩的再次質問小小。

此時的小小再也吃不下去了,滿眼無助的四下張望,一眼看到了我,當即擡起胳膊指了指我,惹得那家人全部朝我瞅來。

我本是來看熱鬧的,結果卻不想惹禍上身,發現小小指着我以後,我當即就想證明丫不是我的婚慶公司的員工。可當我看到小小那無助的眼神以後,卻讓我打消了這個念頭。先別管這妹子是幹嘛滴,救下來再說。

想到這裏,我來到那家人的身邊,先是衝小小厲聲的說道:“趕緊去收拾會場啊,就知道吃。”隨後衝結婚的那家人說道:“不好意思啊,這丫頭早上沒吃飯,忙活一上午了,可能是餓了,我馬上讓她離席。”

“別,別,別,哪兒能飯都不吃啊。”新郎一聽是我的員工,當即鬆了口氣,“來參加婚禮還能不吃飽啊,你看看還想吃什麼,我馬上讓飯店給你送過來。”新娘也附和道。

小小還真聰明,知道我在幫她,趁我說話的工夫,低着頭來到典禮臺上,跟其他工人一起收拾着會場。我跟結婚的那家人寒暄了幾句後,目送對方離去,隨後來到小小的身邊。

“你不認識辦事情的這家人啊”小小點了點頭,然後低着頭繼續忙着手中的活兒。司機洪姐和負責收拾會場的姐夫笑着說道:“敢情免費吃大餐來了。”“這丫頭膽子真大啊。”小小不吭聲,只是低頭幹活,咱三個人也不好說什麼,於是快速的將裝好的婚慶設備運到車上,準備離開海闊食府。哪兒成想這丫頭居然拉開車門也坐了進來。

“我這邊忙完了,你該回家回家吧,下次別再吃這種免費的大餐啦。”我道。小小依舊不吱聲,坐好以後關上車門,害的開車的洪姐一個勁兒的回頭看我。姐夫心眼好,尋思這丫頭應該是有難處,當即衝洪姐說道:“先回店裏再說吧。”

ωwш ▲ttκā n ▲c○

等將婚慶設備都放好以後,洪姐還有姐夫站在門口,小聲問我:“這丫頭怎麼辦啊”“是啊,看這意思是不打算走啦。”

我撓了撓腦袋苦逼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啊。”

“要不咱報警吧”洪姐故意提高了音量,嚇得小小麻利兒的小跑到我們身邊,聲若蚊蠅的說道:“別報警,我不是壞人。”

“那你也得回家啊。”洪姐盯着小小說道,“是啊,你住哪兒,不行我跟你姐送你回去,你別怕。”姐夫這人是個熱心腸,當下衝小小說道。

“求求你們別趕我走,我會洗衣會做飯,就當房租行不行”小小哀求着我們幾個人。

“賈樹,你看這事兒怎麼辦”洪姐一時之間也沒了主意,只好徵求我的意見。

我不想招惹麻煩,尤其是自己跟楠楠那邊剛結束,就想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但是小小卻可憐兮兮的看着我,貌似我要馬上拒絕她的話,這丫頭真能哭出來,這讓我有些於心不忍,只好嘆了口氣衝洪姐和姐夫說道:“要不先讓她試試,興許她真有不得已的苦衷也說不定。”

洪姐心眼多,沒有吭聲,倒是姐夫叮囑我道:“賈樹,你小心點兒,這世道可亂”問題是話還沒說完,洪姐就用胳膊肘捅了姐夫一下,讓丫閉嘴。

“行啦,你們累一天了,先走吧,我沒事兒。”我故作鎮靜的說道,“那我們可走了啊。”“我電話不關機,有什麼事兒記得給我打電話。”姐夫臨走還不忘了威懾小小下,讓丫知道還有人知道她在我這裏,出事兒就找她算賬。“慢點開車啊。”我衝洪姐和姐夫揮揮手,隨後回到店內。

等我轉身回來的時候,發現小小已經拿着拖布開始給我拖地了,我叫住對方,半開玩笑的說道:“我叫賈樹,遼陽本地人,今年虛歲二十七,屬狼的,是這家婚慶公司的老闆,你叫什麼”

“我叫蘇小小,今年二十二歲。”小小貌似很怕我趕她走,說話都不敢擡頭看着我。

“我二樓倉庫內還有一張行軍牀,你就住那兒。不過我醜話先說在前面,我這婚慶公司剛開張,手頭沒什麼多餘的錢來僱人,你在這兒工作,我只能負責你的飲食起居,工資是沒有的,你願意什麼時候走,都行,不過得提前跟我打個招呼。”

小小點了點頭,表示沒有異議,隨後我上二樓給她收拾住宿的地方去了,她幹完活以後,就坐在電腦前開始玩起遊戲。

待續 那天晚上我帶着小小去外面草草的吃了頓晚飯,回來以後我卻沒敢太早的休息,雖然身體疲憊的不行,眼皮也一個勁兒的打架,但就是不敢放心的去睡。現如今這社會,除非是傻子,否則誰敢輕易的去相信一個只認識半天的人,與我相戀三年,愛得死去活來的女人都能說翻臉就翻臉,更何況眼前這個對我來說非常陌生的女孩子呢又有誰能確定她不是來踩點兒的小毛賊呢

於是咱倆人就有一搭無意搭的閒聊,反正這丫頭只要霸佔了電腦就行。通過我的滲透,終於知曉了這妹子的祖宗八代以及爲什麼淪落到這步田地的前因後果。

眼前正在玩qq遊戲的妹子叫蘇小小,八六年出生,鞍山人。因爲搞了一場轟轟烈烈的網絡愛情,與家人決裂,最後一個人帶着全部家當跑到了遼陽,結果遇人不淑啊。她在網上認識的那個男朋友在花光了她帶來的所有積蓄之後,再次在網絡上認識了一個新的妹子,把丫踹了。

本來鞍山離遼陽也就三十七公里,不算忒遠。可蘇小小礙於面子,不想回家,就賭氣的留在了遼陽,更因爲身上的錢都被她和前男友給花光了,自己在遼陽又沒什麼朋友,只好厚着臉皮去辦喜事的飯店吃飯,這纔跟我相識。

怕我不相信,這妹子居然掏出身份證。看到對方的身份證以後,我終於打消了最初的顧慮。隨後,我一頭紮在沙發上呼呼大睡起來,甚至連卷簾門都沒有放下來。好在這妹子也沒有上樓,坐在電腦桌前玩了一夜的遊戲,最讓我感到溫暖的是這妹子居然還給我找了條毛毯蓋上。

我們從來不過問彼此的事情,我只是每週象徵性的給她300元錢,權當是我們倆的生活費。而小小則精打細算的花着手中的每一分錢,努力的做到葷素搭配,小到一根蔥兩枚蒜,她也會滴水不漏的記在賬上。至於婚慶店內的清潔工作,這丫頭更是完成得非常出色,大到除塵、曬被、洗衣服,小到端茶、燒水以及採買一些生活必須品,給我的感覺她更像一個持家的小媳婦。

漸漸的咱倆人熟悉起來,話也多了起來。我知道她現在屬於人生之中的最低谷,我又何嘗不是如此。因此本是天涯淪落人,我開始帶她出去吃大餐,介紹我身邊的朋友給她認識,她也很快的融入到了我的朋友圈中。

我清楚的記得在認識一個月後的某天晚上,我關上店門,第一次帶她去了文廟的夜市兒。她在地攤兒上看到了一款通過吹氣就能控制開關的led燈,當下喜歡的不得了。我順手買給她,她開心的翹起腳,吻了我的額頭一口,害的我臉紅了好久這是她說的,我只感覺臉發燒。因爲這一吻的緣故,我又帶她買了一些秋天穿的衣物,當然都是地攤貨,我那會兒本也不富裕,全仗着晚上去慢搖吧當舞美的收入維持生活呢。

本來兩個受傷的靈魂在一起,就會有說不完的話,再加上那天晚上的一吻,徹底捅破了我倆最後的一層窗戶紙。

那天晚上,我連洗了三次冷水澡,依舊不能壓制胸中的火焰,無奈之下只好躺在空曠的大牀上面,翻來覆去的烙餅。

就在我寂寞難耐之際,一枚嬌小的身影偷偷的溜到了我的牀上。我提鼻子一聞就知道是小小,因爲她用的是大寶sod蜜,那味道聞一次記一輩子罵我是狗鼻子的全都倒立唱。

不可否認,處在空牀期的自己,那年輕的身體真的需要另一個異性身體的慰藉。於是我裝作熟睡,等着對方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小小的舉動雖然大膽,但那方面卻青澀的要命,否則也不會爲了一個人渣而傷那麼久的心啦。

她先是偷偷的吻了吻我的臉頰,吻過以後馬上躺到我的枕邊,假裝睡着。發現我沒有反應之後,小小開始用她那雙小手上上下下的撫摸着我身體的每一寸肌膚,摸到不該摸的地方,丫居然還躲在被子裏偷偷的傻笑。

我只能說她原來的那個男朋友是個笨蛋,在一起那麼久,居然連最基本的東西都沒教給小小。這丫頭把我鼓搗得焚身,偏偏在最後關頭就是跑偏。無奈之下,小太爺暗中配合了對方一下,這才順利的完成了合體這種行爲藝術。

這之後我們倆就順理成章的同居了,只不過那會兒我很頹,頹廢到一週最多在店內居住兩個晚上,餘下的時間拼命的找不同的女人來糟蹋自己。別問我爲什麼,我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還活着,心痛的要命,然後用這種方式來麻醉自己的神經,也傷害着那些愛我的家人和朋友。

小小默默的守護了我半年,可以說是無怨無悔。我開心的時候,會帶她出去吃飯、爬山、野營、看日出日落,我不開心的時候,就將她晾在一旁不聞不問。如果那一夜不是讓我碰到的話,我想我們倆非常有可能步入婚姻的殿堂。

我依稀的記得那是我們相處半年後的某一天晚上,我們倆愛愛之後,她一個勁兒的問我睡着了嗎這讓我產生了懷疑。當我裝作睡着了以後,小小偷偷的溜到樓下,打開電腦,跟一個年近半百的色老頭裸。聊,站在樓梯上的我第一次跟她發火了。

不論小小事後如何哀求我,如何說自己是有苦衷的,說以後再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我都沒有心軟,而是非常絕情的將她趕出了我的店鋪。

她倔強的在我店門口的大理石臺階上坐了一天兩宿,我始終沒讓她進來。在我看來,裸。聊跟賣。淫的性質是一樣的,我無法接受這種行爲。

小小什麼也沒帶走,除了我第一次帶她逛文廟夜市,給她買的那款led燈。我知道自己傷到她了,可當時的我,很固執,可能跟我骨子裏的傳統觀念在作祟有關吧。

一個星期以後,我接到了一批婚慶設備,是套水晶羅馬柱,就是那種往裏注水,然後插上電源後,就會咕嘟咕嘟冒泡的那種。

最初我以爲是瀋陽五愛市場發錯貨了,但對方一再強調是發給我的,我才收下。等到簽單的時候,我才恍然大悟到自己犯下了多大的一個錯誤。

那會兒這套水晶羅馬柱特別流行,我一直想要購買一套,可苦於手中沒多少流動資金,於是不止一次的跟小小念叨過這個事情,這缺心眼的丫頭就記在心裏了。 邪醫狂妃:帝尊,寵翻天! 可她在遼陽人生地不熟的,又沒什麼工作經驗,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就用金錢引誘她幹起那一行了。

事後我發瘋一般的去鞍山找過她,可惜沒能找到。她彷彿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般,再也不曾出現在我的世界裏,直到剛剛。

待續 我只看到眼前那個妹子被一羣怪東西撕扯着卻完全看不清對方的臉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將結好的手印打出去以圖儘快看到對方是否爲小小

可讓我不曾想到的是此處的怪生物太多了多到我打倒一個就會撲上來三、四個程度想來也是畢竟這個地方存在這麼多年了那些怪物從最初的零星幾個發展壯大一直到現如今滿眼望去到處都是這些怪東西

耳邊小小哭喊的聲音更加劇烈了我知道如果不盡快將對方解救出來的話那麼等待小小的將是悲慘的命運而對我來說可能這輩子都要受到良心的譴責

做我們這行的不怕慢就怕急當我心如止水的時候周圍的一切皆在我的掌握之中;可此刻我是心亂如麻啊不但無法快速的將小小從那些東西手中救出反倒讓自己身陷囹圄

俗話說得好四拳難敵八手獨虎架不住羣狼今兒這話應驗到我自己個兒的身上了雖然我的結印將眼前的東西擊潰可馬上就會有新的東西堵在我眼前我知道再這樣下去累死或者戰死就是遲早的事兒可我依舊不能放棄我要救她

再一次將外獅子印打在前方的怪東西身上對方“砰”的一下四分五裂的朝後面飛了出去飛濺出來的腐肉噴得我滿臉滿身都是再次結印再次打出去

現實裏也就是過了五分鐘可我卻感覺過了差不多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身體漸漸的變得沉重起來打出去的速度也開始變得遲緩體內的靈力不再那麼充沛甚至最初救人的念頭也變得模糊起來

就再我將手印結好準備打出去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被那些怪東西給完全的包圍住了不但如此身旁兩個長得巨磕磣的怪傢伙還伸出爪子抓住了我的雙臂不論我如何用力我都很難再結成手印了我長嘆一聲我命休矣

就在此時神奇的一幕再次發生了就看到包括抓着我手臂不放以及將我圍住的那些個怪東西紛紛擡起頭來而抓着我手臂不放的爪子也鬆開了貌似這些傢伙都在盯着什麼

我眼睛朝上翻看着發現漫天飄落着毛爺爺那真的是在下錢雨難怪這羣怪東西會停止攻擊我了說到底還是捨命不捨財啊

趁着它們搶錢的工夫我快速的衝到那個妹子的身前將撕扯她的幾個怪東西揍飛之後像拎着小雞崽子似的拎起對方就朝反方向跑去

遍地都是撿錢的怪東西我差不多是踩着那些傢伙的身體在往回跑也就跑了十幾米遠就發現李昊掐着大把的毛爺爺領着身後同樣掐着大把鈔票的念楚和老者咬牙切齒的在看着我

“出去再說”我知道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來到衆人身邊之後我大喊了一聲隨後將手中的妹子放到地上將老者背在背後“念楚你照顧這個妹子李昊你在前面撒錢咱們快走”

李昊先是遲疑了下隨後迅速的來到隊伍前面邊撒錢邊快速的領着我們朝前方衝去

就在李昊將手中的毛爺爺全部撒乾淨之後再次取了十萬出來並不停的撒向我們周圍的怪東西當他手中還剩不到三沓毛爺爺的時候我們一行五人終於看到村口衝我們揮手的一衆鬼卒

可能那些怪東西也知道村子不能隨便進入當我們一腳踏進村子以後身後的怪東西就不再繼續追趕我們了

“你們走得挺快啊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鬼卒隊長先是來到我們身邊打量着隊伍內新加入的兩名成員後眨巴着眼睛衝我們說道

“賈樹你把老頭放下來”李昊先是擦了擦臉上的汗水隨即朝我命令道

我找了個石墩將背上的老者放下隨後來到李昊的身前“什麼事兒”

“去尼瑪的”李昊不由分說上來就是一拳直接將我擊倒在地

“你特麼瘋啦”我爬起來之後生氣的質問李昊“你特麼才瘋了呢”李昊不甘示弱的朝我吼着“滾你奶奶個腿兒”我揮舞着拳頭朝李昊衝了過去“你去死”李昊此刻眼睛瞪得跟個燈泡似的也攥緊拳頭迎了過來就見咱倆個大男人你一拳我一腳的廝打在了一起

“賈樹李昊別打了”念楚搞不清發生了什麼事情準備過去拉架卻被一旁的老者給攔了下來

“男人之間有些事情還是打一架比較好的”“可爲什麼啊”念楚不懂的反問道

“打架這個事情對於男人來說是增進感情解決問題的一種方式你是女人你不懂”老者慢吞吞的回答道就在念楚準備不理老者強行過去拉架之際鬼卒隊長阻擋在了念楚身前並衝她搖了搖頭害的念楚只好站在原地看着我跟李昊打個天翻地覆

說起來李昊雖然很擅長過陰但說到打架這傢伙絕對的廢物點心不借助靈力的幫助這貨除了不停的將拳頭打在空氣中貌似沒有幾拳幾腳能真正對我產生威脅的反觀小太爺初期一直在積蓄由於剛剛救小小而浪費掉的體力同時也在消耗對方的體力待到對方的出拳速度開始降低後我則開始反擊幾乎每一下都屬於有效攻擊

可這孫子最坑爹的居然玩起小孩子打架的路數薅着我的頭髮不放手了小太爺自然也不會客氣同樣薅住他的頭髮用力的往下拉咱兩個貌似拉扯了好久直到老者單腿跳到我倆身邊纔將我們分開

李昊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氣而後又斷斷續續的朝我吼着:“賈樹你個白癡就不知道給大家省點心嗎我次奧”

“這個女人我必須救我欠她的知道嗎”我不甘示弱的反吼了回去

“你大爺的你不看看當時有多危險我要是晚去一步你那小命就沒了你知道嗎”李昊開始反問我道

“我特麼知道用不着你提醒可這個女人我必須救因爲我欠她的”可當我扭頭看清楚那個妹子的樣貌以後我發現自己真是天字第一號大傻逼因爲那個妹子居然不是小小

“我我好像不認識你吧”救回來的那個妹子膽怯的朝我說道

聽那妹子說完李昊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妹子忽然發狂一般大笑起來直笑到眼淚都流了下來纔開口說道:“你個大傻逼”

好吧我不得不承認這次自己算是糗大了這事兒也足夠讓小太爺回去在糗事大百科上發一條信息了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相信我寫的東西

待續 我看着眼前那個陌生的妹子,半晌兒才嘶啞着問道:“你誰啊。レ♠思♥路♣客レ”問完這句,我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倆嘴巴,太尼瑪糗了。

“我叫寧寧化名,謝謝你剛剛救了我。”寧寧朝着我躺的位置鞠了一躬,我無奈的報以點頭,算是敷衍了事,但我清楚的知道,這個叫寧寧的妹子,跟小小有着同樣的音線。

“好啦,既然你們這羣人都平安的到達孤魂地與野的交界了,咱們可以繼續往前走了。”負責押送寧寧的那隊鬼卒隊長走了過來,推了一把寧寧,就準備將人帶走。

“怎麼着,是一起走啊,還是各走各的。”李昊帶有挑釁的詢問着我。

“一起走好啦,還能熱鬧點兒。”不等我回答,念楚就搶先說道,也許是剛剛跟寧寧一起過來,倆妹子產生感情了。

只不過李昊根本不搭理念楚,依舊躺在地上冷冷的看着我,我坐起身來,拍着身上的塵土,看了眼那個陌生的妹子,又看了眼李昊,長出了口氣,然後笑着對李昊說道:“你聾啊,沒聽見念楚說的話嗎。”

“次奧。”李昊罵了一句,隨即將臉轉了過去,而我則再次躺在地上,開心的大笑起來,惹得周圍衆人用異樣的眼光盯着我,只有我自己知道爲什麼發笑。

我能不開心嘛,至少這個女人不是小小,那就說明對方還活着,這是我今天遇到的最值得我開心的事情了,難道不是嗎。

我將剛剛從李昊那裏搜刮而來的香菸,再次打點了寧寧那隊鬼卒們,隨後咱兩隊並作一隊,浩浩蕩蕩的朝下一站野進發。

“剛剛那些東西是什麼啊,爲什麼要攻擊我們。”走在村裏平整的路面上,我開始將心中的疑問說給鬼卒聽。

真是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押解寧寧的這隊鬼卒接受了我的好處以後,變得非常的主動熱情,聽我問完之後,鬼卒隊長當即回答道:“你們剛剛過來的地界兒叫孤魂地,裏面的那些東西全部是由過惡犬嶺、金雞山留下的殘缺不全的靈魂所構成,因爲肢體無法前進,於是只好滯留在金雞山與野之間,等着那些個身體健全的靈魂經過之時,想盡辦法將對方也留在那裏,陪着它們一起苦熬下去。”

“我勒個去,那你們也不管管啊。”我回想起剛剛那段記憶,真有一股想吐的感覺,但苦於揹着老人,於是只好求助於眼前的這些個鬼卒。

這次輪到押解念楚的鬼卒隊長回答我的問題了,就見丫扭過身來,將手中的鋼叉扛在肩上,一臉壞笑的說道:“這你就不懂了吧。”“不懂什麼。”這次連李昊也產生好奇心了,當即詢問道。

鬼卒隊長看了眼李昊,邊走便說道:“這個孤魂地就是考驗魂魄生前的地方。”說話的同時,還不忘看了眼我跟李昊,發現我們倆一頭霧水的樣子,這貨更加得意的解釋道:“我一直沒問你們是如何過來的,但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你們一定是準備了大量的鈔票來打點那些個倒黴的傢伙,對不對。”

看我跟李昊點頭後,鬼卒隊長舔了舔支出來的獠牙,再次說道:“要過孤魂地,至少要用三斤六兩的鈔票,否則即便你是神仙下凡,也很難全身抵達野的。”

說到這裏,那個鬼卒隊長搶着往下說道:“之所以有句話叫:有錢能使鬼推磨,說的就是這個地方,家人去世之後,如果有孝心的話,就會焚燒大量的紙錢元寶給死者,以便打點沿途的各處磨難。

在死者手中拿棍子和乾糧,就是爲了應付惡犬嶺的那些條兇猛的狗狗;給死者準備好五穀糧,是爲了過金雞嶺的時候,撒給那些個憤怒的公雞,以便換取短暫的平安;至於燒的紙錢元寶,就是爲剛剛你們才走過的孤魂地準備的。”

“下面我來說。”念楚的這個鬼卒隊長生怕被對方搶了風頭,趕緊將話給接了過來說道:“從人死後到望鄉臺,至少就需要陽界七天的時間,足夠家人給死者備足了所需的各種物件兒,而從望鄉臺下來,就是這些個魂魄遭受三災九難的過程了,如果子女不夠孝順,親人不夠悲傷,所需的東西都沒給死者準備,或者是沒準備全咯,那就怪不得別人,只能說死者生前太失敗了,活該死後遭這種罪。”

李昊聽到這裏,衝對方做出一個高挑大拇指的動作,表示非常支持冥界的這種做法,我則靜下心來,仔細的將鬼卒隊長所說的話語一一記在心裏,留着回到陽界之後使用的。

咱這邊聽得正起勁兒呢,就聽到身後女孩子啜泣的聲音,衆人回頭一看,才發現寧寧此刻正抱着念楚落淚呢。

可能是剛剛聽得過於專注,我只知道那倆妹子在後面小聲的嘀咕着什麼,並沒有在意,直到寧寧哭出聲來,纔將我的注意力吸引了回去。

“沒事兒,現在這樣挺好的,你別哭了,妹子。”念楚好心的安慰着寧寧,可惜效果不佳,寧寧依舊哭泣不止。

“姐姐,你的命真的好苦啊。”寧寧哭泣的同時,還不忘替念楚抱屈,估計是念楚說明了死亡原因,讓對方無法釋懷罷了。

“行啦,別哭了,說說你是怎麼死的吧。”李昊冷漠的回頭問道,就這一句,就讓寧寧瞬間沒了聲音。

就見寧寧憋的小臉通紅,抱着念楚的雙手也放了下來,垂着頭用沉默迴應着李昊。

“你要是說不出口,我就替你說啦。”寧寧那隊的鬼卒隊長蔑視的看了對方一眼,隨後衝我點了點頭,那意思是用不用他來告知我們寧寧的死因。

“別,別,我還是自己說吧。”寧寧擡起頭來,眼睛卻看着地面,完全不敢直視我們的目光,“快說。”鬼卒隊長兇狠的催促道,嚇得寧寧再次低下腦袋,生怕對方吃了她似的。

“你別催了,讓她自己說吧。”我好心的對鬼卒隊長說着,畢竟人死爲大,而且看寧寧的樣子就能猜到,這妹子死得絕對沒那麼簡單。

寧寧沉默了一小會兒,隨後苦着臉擡起頭來開始講訴起自己的死因

待續 寧寧出生在遼陽市外圍的一個鄉村,對於重男輕女的農村地區來說,寧寧的出生就是多餘的,可算是捱到初中畢業了,寧寧義無反顧的加入到打工者的行列,先是做服務員,然後網吧收銀員,再然後超市的收銀員,反正工作是越來越輕鬆,收入卻是越來越低,可寧寧不在乎,賺多少錢能怎麼樣,早晚都是要嫁人的,賺得再多,也都得給家裏。レ♠思♥路♣客レ

二十二歲那年,寧寧嫁給了鄰村的一個比自己大六歲的男人,之所以選擇這個男人,更主要的是對方提出的條件讓寧寧的父母很是心動:五萬聘禮,三件金首飾以及一件兒貂皮大衣。

也許在我們看來,這些東西就換取女人的後半生有些可笑,可對於寧寧的父母來說,自己這個好吃懶做、不學無術又沒有任何背景和特長的女兒,能夠賣出這個價錢,那就相當不錯啦。

但婚後寧寧感覺非常不幸福,造成寧寧產生這種情況的有以下幾件事情:第一,相處時間忒短,寧寧從認識他老公武大化名,大家懂的到結婚,總共沒超過半年,可以說在倆人的秉xing、脾氣、家庭背景、受教育的程度等等的事情完全不瞭解的情況下,倆人就稀裏糊塗的結婚了,完全是爲了結婚而結婚。

第二就是關於聘禮和女方陪嫁的問題上,兩家鬧得那是相當的不愉快了,正常情況下,男方都是在跟女方登記過後,支付當初約定好的彩禮錢,隨後在婚前將餘下的金銀首飾,傢俱等購買妥當,最後研究結婚的事宜,而女方則需要在男方支付彩禮錢之後,拿出一部分的陪嫁錢,用來購買家電、被褥以及新郎結婚當ri的服裝之類的,這是我們這兒最基本的情況。

但偏偏有些女方的家長混蛋,拿自己的女兒當搖錢樹用,男方給的一分都不能少,而輪到自己這邊就開始裝糊塗,對方要是不提,那就能省則省,一分錢都不給女兒。

在我們這兒,女方帶過來的錢,大多數是走樣子的,回頭還是要交還給孃家的,不過是讓女方結婚以後腰桿兒硬,說話有底氣,可即便是這樣,有些女方的家長還是不肯拿,那真是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爲也,翻譯過來就是鐵公雞一枚。

寧寧的父母就是這樣的混蛋家長,男方把該給的都給了,而她的父母就在那兒裝糊塗,不但沒給寧寧陪嫁一分錢作爲嫁妝,甚至連最基本的購買家電的費用,都是從武大給的五萬元錢裏拿的,可以說他倆結婚的一切費用,都是人家男方家出的,這也導致武大與其家人一直認爲寧寧就是買過來的媳婦,用不着善待她和她的家人,誰讓她的家人沒給丫陪嫁過來一分錢呢。

結婚第二天,這兩口子就爲了陪嫁的錢財上面大吵了一架,搞得武大甚至三天以後都沒有回門兒從結婚當天算起第三天,新郎和新娘是要回孃家拜望父母的,簡稱回門兒,你說這仇口兒得有多大,怨念得有多深,往後的ri子能好過嘛,女方的父母混蛋啊。

第三個問題就是雙方的生活習慣了,別看寧寧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可這丫頭基本上是小姐的脾氣丫鬟的命,遊手好閒、好吃懶做慣了,可以說油瓶子倒了都不會伸手扶一下,更別提給武大洗衣燒飯啦,而人家武大家是娶媳婦,不是找個祖宗回來供着的,更何況武大跟父母住在農村的那種東西院,見天兒的擡頭不見低頭見的,寧寧不做飯,不洗衣服,不管各種家務,成天就是等着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這時間一久,婆媳關係能好得了嗎。

綜合以上三點,寧寧婚後跟武大可以說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這ri子就沒消停過,武大逐漸的對寧寧死心了,就是希望要個孩子,能給他們家傳宗接代就ok了,至於寧寧在這家裏也呆得不自在自找的,見誰都不痛快,無聊之中就開始玩起微信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