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那充斥九天十地的慈悲聖光,更是在同一時間由佛化魔,那萬丈佛光之中蘊含著的不再是感化億萬眾生的慈悲聖光,取而代之的赫然是怨氣衝天的九幽魔氣。

吞噬一切生機的九幽魔氣,剎那之間化作億萬九幽魔龍,朝著王旭撲殺而去。

「本源佛力!以本源佛力入魔。他,千手他,究竟想要幹什麼嗎。他,他不清楚著以本源佛力入魔,那將意味著什麼嗎!」

看著突然之間生龍活虎的千手大佛,斬劍天座愣了愣神,失語著。

「本源佛力,他,他竟然不惜己身之萬世輪迴,動用了無可逆轉的本源佛力。」對千手大佛知之甚多的雪源天座,比斬劍天座更為震驚。

「信仰缺失的前提下,他還膽敢施展著比皈依大術都來得恐怖的佛家神通——佛光普照。顯然,他卻是不惜放棄著萬世輪迴之途,以一世輪迴孤注一擲了。」

瞬息之間,似乎讀懂著千手大佛心境的雪源天座,略略失神自語著。

「好一個少年,好一個混元帝王旭,果真不愧是第九天獄無盡歲月中唯一的一尊封帝級天驕。 諜影隨行 。」

「也罷。千手,以他威凌第九天獄數百億載的無雙威名,而今卻是威嚴一朝盡失,或許,斬斷萬世因果,反而能夠讓他徹底解脫吧!」

明悟其間因果的雪源天座,心中不由充斥著幾分英雄遲暮的凄愴感。

「生機已絕,死志顯列。也罷,本座就成全你的萬世威名。」高空之上,捕捉著千手大佛渾身充斥著的一股濃濃死志,王旭心中誕生些許異樣情緒,暗暗說到。

「萬——世——念——火——」

一字一頓,王旭口中緩緩吐出了四字。

這四字,道出了讓無盡空間之中的離火老頭、玄冥老頭為之失神的一瞬。

這四字,道出了一段被塵封了無盡歲月的巔峰時代。


這四字,更是讓王旭成就著混元帝的無雙威名,奠定著他,真正步入了亘古強者的行列。讓他至此據之以史詩境之身,卻坐擁亘古聖者之名。

就在王旭這四字話語的落下,第九天獄,這一方無盡世界,這一方無盡世界的億萬萬生靈,均是渾身一顫。

億萬萬生靈,不論是以靈長類自居的人類,還是那一眾飛禽走獸,還是花草樹木,只要坐擁一寸生機的,於這一瞬間,都滋生出一抹怨氣。

一抹怨氣,一抹尚未明智之幼兒對嚴父訓斥之反抗!


一抹怨氣,一抹食不果腹者對朱門酒肉臭的痛恨!

一抹怨氣,一抹弱者對強者恃強凌弱的不滿!

……

於一個剎那之間,第九天獄無盡世界的億萬眾生,他們那深深隱藏於內心深處的一抹怨念,赫然詭異地離體而出,朝著萬丈高空升騰而起。

數息,僅僅是數息之間,本是晴空萬里的第九天獄萬丈高空,此時此刻赫然為一層黑色雲朵所籠罩!

黑色!

無盡的,讓人絕望地黑色,瞬間籠罩著這一方世界!

黑色,一方由億萬眾生那一抹不甘,那一抹怨念所匯聚而成的黑色,頓時讓這一方天地中的億萬生靈都感到萬分的不適。

那無盡的黑色,這一方由無盡怨念匯聚而成的黑色天地,更是在無數強者的驚世駭俗目光之下,朝著王旭所在空間匯聚而至。

魔龍!

瞬息之間,那無邊的怨念,赫然在王旭的上空凝聚出一條有著千丈大小的恐怖魔龍。魔龍始一成形,龍頭高仰,迎天咆哮!

一時之間,無盡的龍吟之聲響徹雲霄。無邊的怨念更是有如道道利箭,以無堅不摧之勢破碎萬重天地,衝天而起。

震驚!

這一時刻,不說是第九天獄中的雪源天座、斬劍天座一眾巔峰強者為之失語,就是身處無盡空間之中的離火老頭與玄冥老頭二人,也是一臉的獃滯。

「這,這是什麼情況?離火老頭,你,你能給老夫解釋一下嗎?」玄冥老頭,這一尊不知存活了多少個歲月,更是不知有著多少個歲月不曾動容的無上存在,此時此刻,卻是右手顫顫微微地指向王旭,一臉獃滯地說到。


「我……我……我……」離火老頭,支支吾吾了半天,還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你問我,我問誰呢!老夫,老夫還想知道為什麼呢!好好的一個侯級地階境的萬世念火,為何在混小子的手中,卻是發揮出王級地階的威力呢!」

離火老頭,他很是鬱悶說到。

「哈哈哈,有點意思。不,是很有意思啊!想不到啊想不到,王旭這小子還真切是青出於藍而盛於藍啊!在你離火老頭手中僅僅是侯級地階的神通,在他的手中,卻是有著王級地階的無雙偉力!」

玄冥老頭,似乎是好不容易逮到了離火老頭的一個不算痛處的痛處。

「不過,若是如此一來,以你離火老頭的混元離火四境——萬世念火,亘古地火,通天聖火與混元離火,本來僅僅是對應著侯級地階、王級地階、皇級地階與帝級地階。

那,那麼,以王旭這小子眼下的情形平之而論,豈不是王級地階、皇級地階、帝級地階!那,最後,最後一級是……是……」

玄冥老頭,他始一開始也僅僅是為了取笑離火老頭,但是,但是,正所謂一語點醒夢中人。離火老頭也瞬間捕捉了玄冥老頭的話中話。

「帝級地階之上,帝級地階之上,那,那是無……無上……無上級……」

離火老頭的話音始一落下,他也頓時變得結結巴巴。似乎,似乎他也為自己的這句話而徹底震住了。

無上級!

哪怕是離火老頭、玄冥老頭這兩尊擁有著睥睨大千世界巔峰存在的無上強者,也為無上級這三字而失神!

他們二人,那可是比大千世界中的那一眾自以為是的巔峰存在,更是清楚著無上級三個字的分量。

離火老頭,玄冥老頭,他們二人在大千世界的億萬強者眼中,或許已然幾近無上級的存在。然,只有他們二人心中明白,他們看似與無上級僅僅是一步之遙,但,那卻是真正的一道不可逾越的域河!

一道可望而不可及的真正無上境!

無上!嘿嘿!什麼是無上,那就是真正的無所不能,無所可擋!–wesz+5494354–>

… 無上!嘿嘿!什麼是無上,那就是真正的無所不能,無所可擋!

試想,哪怕是大千世界那威凌億萬萬世界之巔的虛無級的無上大帝,他們膽敢真正說自己是無所不能,無所可擋的嗎!

不敢!

哪怕是那一尊尊坐擁一個時間之巔的無上大帝,哪怕他們的名頭上也讓億萬萬修者冠以無上二字,他們也斷然不敢自稱是無所不能,無所可擋!

而今,他們,他們卻是在王旭這樣一個小小的少年人身上,捕捉到了無上級的希望。.訪問:.。這,這哪怕僅僅是一個推測,卻也能夠深深地觸動著他們那一顆沉寂著無盡歲月的心!

天知道,他們對無上級這三字的渴望!

至以說眼下王旭的真正境界僅僅中史詩九重天之境的半步亘古,距離虛無級都還有著十萬八千里,更別說是虛無級之上的無上級。

畢竟,史詩級、亘古級、不朽級還屬於聖者境,聖者境的三大境界之間都是一境界一鴻溝,任何一個境界都足以困住一尊強者一生。

更別說是真正聖人之境的虛無級與無上級!

或許, 變身極品女歌神

然,這上億甚至是數百億載的歲月,對於一尊坐擁無盡壽元的虛無級巔峰境的存在而言,那卻委實不值一提。


以離火老頭、玄冥老頭這般的存在,他們的一次不經意的小憩,或許都已然是一個史詩文明的誕生,又是一個史詩文明的覆滅之後了。

他們這般存在的眼中,一個個的史詩文明的誕生與殞落,那,才是真正的彈指一瞬間。

無上級的希望,當兩個老頭在王旭的身上捕捉到這一抹無上級的希望之後,王旭在他們二老當中的分量,那可真切是一飛衝天,一發不可收拾。

無盡虛空之中的二老的反應,身處無盡魔龍鎮壓之下的千手大佛自是不知。

此時此刻的他,面對著王旭這一記擁有著王級地階威力的萬世念火,已然是真正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千手大佛本源佛力所化出的萬丈魔光,對上第九天獄無盡眾生無邊怨氣所凝聚的千丈魔龍,那,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沒有著絲毫的可拼『性』。

如魚得水!

不錯,千丈魔龍始一接觸千手大佛本源佛力所化出的無盡魔光,赫然有如龍入大海,鷹擊長空一般,盡情地吞噬著那足以抹殺任何一尊一重亘古的蝕火魔光!

「天……天……亡……」隨著無盡魔光的消逝,千手大佛,這一尊權掌第九天獄無盡世界數百億載的巔峰強者,帶著最後的一抹無盡怨念,兵解當場,魂飛魄散!

失音!

一尊亘古二重天的巔峰聖者的殞落,頓時讓這一方天地為之失音!

亘古級二重聖者,一尊亘古級二重聖者,尤其是如同千手大佛這般的逆天天賦般存在的二重亘古,哪怕是在大千大世界的一方聖宗之中,都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如此人物的殞落,在大千世界一方聖宗之中都能夠引起一陣『波』瀾。

更何況是在第九天獄這麼一方介於小千世界與大千世界之中的古路天地中。

我在豪門當夫人 ,千手大佛,他或許將是第一尊真正中途殞落了的亘古二重天的巔峰強者!

更是於無盡歲月中,第一尊為史詩級聖者斬殺的亘古級聖者,開創了無盡歲月以來的一個記錄,一個足以讓千手大佛名留亘古的屈辱『性』記錄!

取而代之的,則是少年大帝,確切地說是『混』元帝——王旭的無盡威名!

親手將一尊亘古二重的巔峰強者斬下馬的少年大帝,他不但是以雷霆手段打出了自己的少帝之名,真正以鐵一般的事實奠定著『混』元帝三個大字的無上分量。

更是,更是讓他據此坐擁著第九天獄巔峰聖者的無上名號。

『混』元帝王旭,相信這五個字即將成為第九天獄無盡世界萬千宗『門』的一個傳說般的名號。一個真正能夠與雪源天座、斬劍天座齊名的存在!

看著緩緩消逝空中的千手大佛,出奇地,王旭心裡沒有著分毫的勝利感。

充斥心田的,赫然是一抹無盡的壓抑。

為誰辛苦為誰忙!

驀然之間,王旭的腦海當中卻是不可抑制地湧現出這麼一股念頭。

千手大佛,他以一尊二重亘古巔峰聖者的身份,卻向他們這麼三個不知隔了萬千輩的小子出手,確實是以大欺小,有損其一方天地巔峰聖者威名。

然,王旭心中卻也無法否認一個鐵一般存在的事實,千手大佛,他卻也是為情勢所迫。

宗『門』,身後一方宗『門』的安危,迫使著他們必須拼個你死我活,必須為各自為身後的宗『門』拼個出路,找個活路。

神情落寞的王旭,凌空而立,怔怔地望著千手大佛消逝的一方空間。

無言!

這一方天地之中,一股無盡的落寞氣息充斥其間。

一時間,這一股來自這一尊少年大帝的落寞氣息,赫然更是隱隱讓空中的雪源天座、斬劍天座等一眾亘古級強者都有著一種無名的忌憚。

良久過後,少年大帝緩緩轉過身來,神『色』莫名地看了看雪源天座、斬劍天座二人,緩緩說到:「你們,走吧!遠遠的走吧,不要再回到你們的宗『門』當中!」

走!

『混』元帝王旭,『混』元帝王旭,這尊剛剛以無上威勢斬落一尊一方世界巔峰聖者的少年大帝,竟然沒有趁勢而上,直接將戰力遠遠不及千手大佛的雪源、斬劍兩大天座斬殺當場。

這一瞬間,不說是身為當事人的雪源天座、斬劍天座為之一愣,就是無形之中迫使這一幕出現的幽殺天座,都不由地為之微微一愣。

不過,僅僅是數息之後,在場的眾聖者似乎都微微明悟著少年大帝的感受。

迫不得已!

是的,剛剛的少年大帝,出手斬落一尊存活著不知凡幾歲月的亘古級聖者,卻也是情非得已罷了。畢竟,斬殺一尊亘古級聖者與斬殺一個大能四境的大能尊者,那絕對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

因果!

越是高階存在的強者,他們越發明白著,這無盡天地法則的籠罩之下,無盡的因果環繞著他們任何一個生靈。

凡人、武者、武修、尊者,乃至於大千世界的巔峰層次聖者,越是一個高層次的存在,他們身上所沾染的因果就越發的恐怖!

是以,沒有著絕對的必要,越是高階的存在,他們就越發不會輕易出手鎮殺對手。鎮殺對手,就意味著他們與此同時要沾上對手的一身因果!

如此情形之下,少年大帝又豈會再次出手斬殺可謂是沒有著太多反手之力的雪源、斬劍兩大天座。

「不要再回到你們的宗『門』當中!」

這,就是少年大帝對雙方恩怨的一個了結。

雪源天座、斬劍天座儘管在『混』元帝王旭的手中走不出幾個回合。但,他們始終是身後兩方大勢力神一般的存在!

.–25744+dsuaahhh+27078512–>

… 雪源天座、斬劍天座儘管在『混』元帝王旭的手中走不出幾個回合。。更新好快。但,他們始終是身後兩方大勢力神一般的存在!

他們的遠離,也就相當於是讓風雪谷與九龍劍宗失去了兩根通天支柱。

如此一來,相信過往的是非曲直也將隨之煙消雲散!而這,也正是少年大帝眼下所能夠做出的最大的讓步。

少年大帝的意外讓步,在讓雪源天座、斬劍天座兩尊巔峰聖者微微一愣片刻之後。雪源二人卻也明白著,眼下委實是他們所能夠得到的最好的意外結果了。

否則,憑藉著少年大帝力斬千手大佛這尊三大天座至強者的無雙威勢,在吳聖儀、虛玄子兩尊封皇級天驕的配合下,『欲』要鎮殺他們二人,勢必不會太過麻煩。

能夠成就亘古級聖者中的二重巔峰之境,雪源天座、斬劍天座二人也絕非是固執迂腐之輩,他們明白,相對於直接殞落當場,他們二人的存活,絕對對他們身後宗『門』有著更大的作用。

畢竟,直接殞落與僅僅是遠走他鄉,那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

遠走他鄉,他們二人哪怕已然遠離己方宗『門』範圍,然,只要他們二人還存在,相信第九天獄其他大勢力,就決然不敢對風雪谷、九龍劍宗打壓得太過分。

然,如若在千手大佛已然殞落,而他們二人也被斬當場的話,相信這一方無盡世界的萬千勢力,會以雷霆萬鈞之勢掃平風雪谷、九龍劍宗與梵天佛國。

「進退有據,霸道與王道相得益彰。不錯,不錯,有著幾分宗師風範!」

王旭放流雪源、斬劍兩大天座的舉動,非但沒有讓一側的幽殺天座失望,反而是讓他有著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畢竟,相信與少年大帝易地而處之下,絕大多數人會抱有著斬盡殺絕的做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