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 那個面具黑衣人怎麼會想到曹毅俊這個小胖子敢偷襲自己呢?他登時氣得哇哇大叫:「臭小子,我看你是找死!」他右手的短刀猛地一扔,只聽到「嗖!」的一聲,那把短刀竟然朝著曹毅俊直撲過來。

曹毅俊剛才扔泥巴的時候,已經知道對方肯定會進攻自己,所以他在對方還沒有襲擊自己的時候,便已經來了一個懶驢打滾,躲開了對方的進攻,然後撒腿便朝著小竹林的深處跑去,還一邊跑,一邊大喊道:「我說你這個面具怪也不過如此嘛,來啊,來啊,我借你十個膽子,你也不是我的對手,你這個膽小鬼,是不是被我老大嚇破膽子了?」

「臭小子,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那個面具黑衣人看到自己竟然被對方几次三番的侮辱,可是自己連一點辦法都沒有,這對於自己來說,絕對是奇恥大辱。他緊咬著牙齒,右手猛地一揮,一股凌厲的掌風已經朝著曹毅俊的後背狠狠的劈了過去。

曹毅俊正在拚命朝著前面跑去,卻聽到後面傳來一股股掌風,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似乎要把自己撕碎成兩半一般,嚇得他二話不說,直接就躺在地上。

「咔嚓!」

曹毅俊前面的一個竹子直接被對方的掌風攔腰劈成兩截,倒在了地上。

曹毅俊嚇得縮了一下脖子,道:「我擦,你們這些人簡直都是妖怪,這麼粗的一根根竹子,竟然被你們幾下便咔嚓咔嚓打斷了,我看你們以後什麼都不用做,直接砍這些竹子就足夠了,簡直就是男人裡面的戰鬥機!」

那個面具黑衣人很快就明白了。

這個小胖子故意激怒自己,目的就是想要吸引住自己的注意力,然後給穆霏羽逃生的機會,那自己又怎麼可能如他所願呢?他一個箭步衝到葉嘉凌的面前,陰測測的說道:「其實像你這麼漂亮的警察,我還真的不想怎麼對付你,可是既然你想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他右手猛地伸出,朝著對方脖頸處抓了過去。

葉嘉凌身為一名警察,近身搏擊方面的實力還是很強的。她看到對方朝著自己攻了過來,臉色微微一變,身子稍微彎下了一些,躲避開對方的進攻,然後右腳猶如鋼鞭一般的伸出,朝著對方的下盤狠狠的踹了過去。

「當!」

葉嘉凌只感覺到自己這一腳猶如踢到鐵板上面一般,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非但沒有傷到對方,反而震得自己右腳幾乎都要斷裂開來。

那個面具黑衣人忍不住嘿嘿一笑:「你現在知道你和我們的實力懸殊在什麼地方了吧?在你沒有修鍊出內勁之前,在我們的面前就是一個渣,不過你明白這個道理又能夠怎麼樣呢?你已經快要死了!」他再次抬起右掌,朝著對方的胸口狠狠的拍了過去。

葉嘉凌只感覺到一股強勁的掌風朝著自己迎面吹了過來,似乎要把自己劈成兩截一般。她想要躲避,卻根本無法躲避,因為穆霏羽就躲在自己的身後,可是就算自己奮力一搏,又能夠怎麼樣呢?正如對方說的那樣,自己在警察學校學到的這些搏擊技能,根本就抵擋不住對方的進攻。她似乎已經感覺到自己口吐鮮血的場面了。

「嘭嘭嘭!」

一陣陣沉悶的響聲在葉嘉凌的面前響了起來,猶如爆竹陣陣一般。她感覺到自己猶如被一股強大的氣流推動一般,連續朝著後面後退了七八步,才勉強穩住身形。

這到底是咋么一回事?為什麼自己會沒有受到傷害呢?

葉嘉凌睜開雙目,卻發現剛才已經背著苗思璇跑進竹林深處的唐軒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幫自己當下了那個面具黑衣人凌厲的幾掌。她一臉驚訝的說道:「你,你怎麼會突然有回來的?你,你不是已經跑了嗎?」

穆霏羽也是使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難以置通道:「你,你是唐大哥?」

唐軒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道:「不是我還有誰?我還想聽聽你們兩人再說一句,如果誰能夠救了我的性命,我就嫁給誰這類型的話,可惜你們兩人太讓我失望了,我等了半天,也沒有人說這句話,讓我白白等了半天!」

葉嘉凌粉臉的臉龐上面浮現出一抹迷人的紅暈,看起來就好像喝醉酒一般。

這句話是自己在東方時尚商城裡面說過的,這個混蛋又是怎麼知道的?

她狠狠瞪了唐軒一眼,道:「你這個大壞蛋讓我們兩人差點被這個面具怪殺死,還好意思說這種話?我們沒有讓你給我們補償就已經很不錯了,你就少在那裡做白日夢了!」

「我就知道唐大哥不會不管我們的!」穆霏羽卻是一臉激動的說道。

那個面具黑衣人卻是一臉難以置信的說道:「你,你怎麼又返回來呢?我明明已經見你逃到那邊了,你是如何知道我還隱藏在這裡的?」

唐軒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因為我已經猜出你的目標不是思璇,而是小羽。」

「什麼?你是如何知道的?」那個面具黑衣人有些驚訝的說道。

唐軒指了指地面上插著的那幾根利箭,微微一笑:「因為我一開始看到這幾根利箭的時候,就覺得很不對勁。不管怎麼說,你們都算是職業殺手,殺人的手段肯定十分的厲害,可是你們這幾根利箭真的是射向思璇的嗎?我想了一下剛才我們幾個人站的位置,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即便我們幾個人站著不動,這幾根利箭也殺不死思璇,那你們要連續好幾次偷襲她呢?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調虎離山,表面上是偷襲思璇,暗地裡面的目標卻是其他人,想明白這個道理之後,想要如何對付你,似乎就容易許多了!」

那個面具黑衣人登時仰首大笑起來:「沒有想到你竟然這麼聰明,這麼快就想到我們的目的,可是即便你想到了又如何?你以為憑藉你現在的實力,能夠是我的對手嗎?」

「你說的不錯,如果我中了軟筋散的毒,的確不是你的對手,可是如果我沒有中毒的話,那又會如何是好呢?」唐軒雙手插在褲兜裡面,懶洋洋的笑了起來。

「什麼?你沒有中軟筋散的毒?」那個面具黑衣人臉色驟然,失聲叫道。

「我在進入這片小竹林之後,便已經嗅到軟筋散的味道,那我還怎麼可能傻乎乎的中招呢?剛才我不過是讓你們疏忽大意,特意演了一場好戲,沒有想到你們還真的相信了,這不得不讓我對你們的智商產生了懷疑!」唐軒微微搖了搖頭,嘆息了一口氣。

那個面具黑衣人臉色瞬間變得十分的難看。

原本以為都在自己的計劃當中,先讓其他人把唐軒和穆霏羽身旁的那些秘密保鏢吸引走,然後自己趁機對穆霏羽進行抓捕,可是誰知道自己反而落入對方的計劃當中。

這個面具黑衣人深深嘆息了一口氣,幽幽的說道:「我們的確有些低估你的智商,看來我們在對你進行的調查還不夠,不過你想讓我就這麼放棄,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他右手的短刀「唰!」的一聲,已經朝著唐軒迎面劈了下來。

唐軒雙腳猛地一踩地面,只聽到「轟!」的一聲,他直接凌空飛起兩米多高,躲避開對方的進攻,然後右手隨時抄起一截竹子,朝著對方狠狠的砸了過去。

那個面具黑衣人看到自己一招失效之後,急忙後退好幾步,然後大吼一聲,雙手緊握著這把短刀,朝著迎面飛來的這根柱子齊刷刷的劈了下來啊。

「咔嚓!」

這根粗大的柱子立刻被他劈成兩截,一股股強勁的刀風絲毫不減弱,依舊朝著唐軒劈了過去,還隱隱可以聽到一陣陣的破空聲。

唐軒身子猶如毒蛇一般,靈敏快捷,直接順著旁邊的一根柱子飛快的纏繞上去,可是緊接著卻聽到「噼里啪啦!」的一連串聲響,原來這根柱子已經被對方劈成了好幾截。

唐軒和這個面具黑衣人在這片小竹林裡面瞬間交手已經三十多個回合。

唐軒感覺到這個面具黑衣人的實力的確不弱,已經達到明勁二重的境界,只比自己低一個境界,自己想要戰勝他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想要花費一些時間,更何況對方的刀法犀利果斷,快捷迅猛,而自己手上又沒有什麼趁手的武器,這也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壓力。

這個面具黑衣人看到唐軒竟然連續接了自己二十多招而面不改色,反而越戰越勇,心裡更是驚駭萬分。看來對方是自己這些年遇到的最強對手之一。

這個面具黑衣人憑藉著自己明勁二重的境界和非凡的刀法,這些年可以說闖下了不小名頭,從來就不知道失敗是什麼樣的滋味,可是現在面對著唐軒,他心裡反而多了幾分緊張和忐忑,難道自己這次真的要輸在對方的手裡面了。

「我擦,老大就是老大,我看這個面具怪快要輸了!」曹毅俊早已經跑到孫廣豐的面前,看著唐軒和那個面具黑衣人在那裡一口氣交手幾十個回合,登時一臉敬佩的說道。


孫廣豐忍不住看了看曹毅俊,道:「我還以為你這個小胖子會趁機逃走,可是沒有想到你還真的有幾分男子漢的氣概,知道自己身為男人,就應該保護女人的安全。你用自己的生命安全來吸引住對方的注意力,然後拖延時間,等到其他人的支援,這一點你做的很好。」

「那是自然,咱們是大男人,怎麼能夠光自己一個人逃走呢?那也太丟人了,最起碼也要保護幾個美女,然後大家一起逃走才對!」曹毅俊挺了挺胸膛,很是裝逼的說道。

「我決定了,讓你參演這部電影,我會給你安排一個小角色,讓你先適應適應的。」孫廣豐忍不住笑著說道。

「不是吧?只是一個小角色?」曹毅俊一臉不滿的說道,「我說孫老頭,我老大都是男一號,你卻安排一個小角色給我,這也太掉粉了,要不你給我安排一個男二號好了,我這個人其他要求不多,只要身旁有十個八個美女陪著我就可以!」


「滾滾滾!」孫廣豐又怒聲喝道。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 就在孫廣豐和曹毅俊兩個人還在那裡鬥嘴的時候,唐軒和那名面具黑衣人的廝殺已經進入了尾聲。雖然那個黑衣面具人的實力的確不弱,但是和唐軒相比,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他最後左臂被唐軒重傷,戰鬥力直接降低了一半,然後被唐軒生擒活捉,像垃圾一樣扔在地上,動彈不得,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

唐軒把這個面具黑衣人扔在地上,稍微活動了一下身子骨,有些不滿的說道:「你說你們這鬧得是什麼?差點都把我的腰累斷了,真是的,當殺手能夠當成你們這個樣子,還用什麼狗屁的調虎離山之計,這種垃圾的招數人家都用了幾千年了,你們還在用,我真不知道你們的智商有沒有突破零。」他大搖大擺的坐在凳子上面,看都沒有看那個面具黑衣人一眼。

那個面具黑衣人被他說得是面紅耳赤,羞憤難堪,直接噴出一口鮮血,昏了過去。

穆霏羽立刻跑到唐軒的身後,幫他輕輕捶打著後背,一臉開心的說道:「我就說唐大哥天下無敵,不管有什麼樣的敵人,都不是你的對手!」

唐軒轉過頭,輕輕賞給對方一個暴粒,笑著說道:「就你嘴甜,不過他們還差點引我上了當,幸虧我及時看出他們的破綻。」

「我說的這都是實話嘛!」穆霏羽撒嬌般的說道。

孫廣豐看到他們兩人這副親密的樣子,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

自己剛才聽曹毅俊提起過,說唐軒和穆霏羽是男女朋友的關係。自己當時還不相信,可是現在看到這一幕之後,自己還真的不得不相信了。

穆霏羽那是誰?她爺爺可是華夏國的重量級人物之一,雖然現在已經退休在家,可是他的影響力還是很少有人能及的,這也導致穆霏羽的眼光極高,很少有男人能夠進入她的法眼,可是現在唐軒這小子卻能夠俘獲美人芳心,還真的不知道哪兒走了狗屎運的。

這件事情或許別人不知道,但是孫廣豐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孫廣豐雖然喜歡拍攝電影,不喜歡搞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但是對於某些明星的來歷還是比較重視的,也擔心自己因為一時大意,招惹一些不該招惹的麻煩。

曹毅俊忽然湊了過來,朝著唐軒說道:「老大,那個孫千慧怎麼還躺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呢?不會是被那個面具怪打死了吧?哎喲,這下可慘了,這麼漂亮一個女人,竟然就這麼死了,那豈不是會讓所有粉絲傷心死的?」

「咳咳,咳咳……」唐軒立刻被他這句話嗆得連連咳嗽起來。

這個小胖子說話也太不著四六了吧?他檢查都沒有檢查,就說孫千慧已經死了,這不是在咒人家快點死嗎?難怪很多人見到小胖子之後,都有一種把對方暴揍一頓的衝動。

他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她沒有死,也沒有受傷,只不過是被點住穴道而已!」他彎腰撿起一塊石頭,朝著孫千慧的後背彈了過去。

「啪!」

只聽到一聲沉悶聲,卻見孫千慧彷彿一隻剛剛扔進鍋裡面的鯉魚,直接就蹦了起來。她朝著周圍掃了幾眼,大聲叫道:「剛才是誰在說我死了?給老娘站出來,老娘這是死了嗎?你竟然敢咒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她剛才雖然被點住穴道,但是耳朵還是可以聽到周圍的動靜,所以曹毅俊說的話,她是一字不落的聽進去了。

曹毅俊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小聲嘀咕了一句:「唉,這個孫姐姐,這次還真的是顏面掃地,簡直就和潑婦罵街差不多,幸虧沒有她的粉絲看到,不然的話,她肯定會一頭撞死的!」

「那也怪你,誰讓你說人家死了?」穆霏羽小聲嘀咕了一句。

「那能夠怪我嗎?你看她剛才躺在那裡十幾分鐘,動也不動,和死狗差不多,誰一眼砍過去,也會認為她死了,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曹毅俊很不滿的低聲說道。

孫千慧看到自己說了半天,也沒有人站出來承認,登時氣呼呼的說道:「肯定是一個膽小如鼠之輩,敢說不敢做,老娘都為你感覺到害臊!」

曹毅俊氣得臉龐都是紅彤彤的,輕輕哼了一聲,卻沒有再說什麼。

孫千慧這才來到孫廣豐的面前,一臉生氣的說道:「孫導,你都看見了吧?這個唐軒才剛剛來我們劇組沒有半個小時,就遇到這樣的事情,你說害怕不害怕?我剛才可是差點被那個黑衣人殺死,我,我要抗議,我抗議唐軒加入我們劇組,希望你把他辭掉吧!」

「啊,那個黑衣人又站起來了!」曹毅俊忽然指著那個黑衣人,大聲叫道。

「噗嗤!」

孫千慧立刻跪倒在地上,朝著那個方向連連磕著響頭,苦苦哀求道:「這位大俠,這位英雄,我是無辜的,你就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這裡有這麼多人,穆霏羽和那個唐軒是一夥的,你就把他們兩人殺死好了,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你殺我也沒有什麼用的!」

「蘇姐姐,你,你……」穆霏羽聽到對方三言兩語就把自己出賣了,登時氣得臉色都有些發白,看來在關鍵時候才能夠檢查出一個人對你是不是真心。


「哎喲,哎喲,孫大姐,你還真的能夠撇清關係啊!」曹毅俊陰陽怪調的說到愛。

孫千慧聽到他們兩人說話之後,立刻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如果那個黑衣人真的站起來的話,那他們兩人哪兒還有膽量說話呢?

她急忙抬起頭,發現那個黑衣人還在那裡躺著,根本就沒有站起來。她哪兒不知道自己上了曹毅俊的當呢?她登時從地上蹦起來,指著對方的鼻子,大聲叫道:「你,你這個小胖子,你肯定是故意的,敢玩弄老娘?老娘和你拼了……」她說著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揮動著拳頭,朝著對方打了過去。

曹毅俊輕輕鬆鬆躲開對方的進攻,然後一臉無辜道:「我說蘇大姐,這和我有什麼關係?你不是不知道,我的眼睛有些近視,結果剛才一時眼花,看錯了,再說了,是你自己要跪在那裡的,又不是我強迫你跪下的,所以你找錯人了!」

「少廢話,如果不是你嚇唬我的話,我能夠做出那樣的事情嗎?」孫千慧怒氣沖沖的叫道,「我什麼時候給人下跪呢?這,這是對我的侮辱,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啊,他,他真的站起來了!」曹毅俊忽然指著她的身後,大聲說道。

孫千慧登時冷冷一笑:「我說小胖子,一次兩次,或許有人相信,可是你頻繁使用這一招,就沒有幾個人相信你說的這些了!」她說著這句話的時候,已經趁機衝到曹毅俊的面前,揮動著拳頭,朝著他的胸口就是好幾下。

曹毅俊又大聲說道:「我沒有騙你,他真的站起來了,就在你的身後!」

「小胖子,你無聊不無聊?你以為這幾句話,我就放過你嗎?別說他沒有站起來,他就是站起來,我也不會把他放在眼裡的!」孫千慧說著這句話的時候,轉過頭,扯著嗓子大聲叫道,「你站起來了嗎?那我就再給你一腳,把你踹倒在地下好了,啊……」她立刻發出一個刺耳的尖叫聲。

曹毅俊雙手捂著自己的耳朵,搖頭說道:「我已經告訴過你,他站起來了,你就是不聽,現在你知道害怕了吧?不過你剛才既然說把他一腳踹倒在地上,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好了!」

「你,你這個混蛋,你不要說了!」孫千慧嚇得臉色蒼白,渾身不停的顫抖著。

那個面具黑衣人的確又站了起來,就站在孫千慧的面前,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她。

「噗通!」

這次孫千慧跪的更加的乾脆,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簡直就像是訓練了幾十次的一般。她再次不斷的哽咽起來:「這位大俠,這位英雄,我剛才只是胡說八道的,你就把我當成一個屁,把我放了吧,如果你不解氣的話,你,你可以在在我身上盡情發泄的,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三次不行就十次,只要你快樂,多少次就可以!」

「這個,孫大姐,你也太會算賬了吧?雖然你說的是他在你身上盡情的發泄,多少次就可以,可是實際上舒服的人是你,而不是他,畢竟男人在這上面浪費體力太多,不像你們女人,只要躺在那裡就可以了!」曹毅俊這個時候湊了過來,沒事找事的提醒了一句。

「你,你這個混蛋,你給我滾!」孫千慧氣得牙齒直痒痒,很不得再踹對方几百腳。

這個小胖子是不是腦袋裡面進水了。

現在形勢這麼的危機,自己都性命難保,可是他卻還在這裡胡說八道,實在是太氣人了。

曹毅俊忍不住嘆息了一口氣:「孫大姐,我這是為你著想,幫你出謀劃策,你怎麼就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呢?唉,算了,算了,熱臉貼到冷屁股上面,我不說了,還不成嗎?」

「你早應該閉嘴才對!」孫千慧心裡暗暗嘀咕了一句,然後小心翼翼的抬起頭,看了看那個面具黑衣人,低聲道:「你,你到底想要怎麼做?你如果想要的後面也可以,不過我那裡還沒有被男人開發過,你要輕一些才可以……」

「噗嗤!」

曹毅俊立刻被她這句話逗得捧腹大笑起來。

孫千慧現在連死的心都有了。

自己孫千慧怎麼說也算是一線明星,可是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如此羞人的話語,真的是丟人丟到家了,以後自己還如何才他們面前抬起頭?

「你,你到底想要怎麼樣?你趕緊說一句行不行?是不是玩弄老娘很爽的?這裡這麼多人,你為什麼非要看我不順眼呢?反正老娘身上就這麼幾個洞,你想要弄那個隨便說!」孫千慧看到那個面具黑衣人半天也沒有反應,登時也豁出去了,氣呼呼的說道。

「噗嗤!」

誰知道那個面具黑衣人朝著她噴出一口鮮血,身子搖晃了兩下,直接倒在地上。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孫千慧看到這個面具黑衣人竟然吐了自己一身的鮮血,使得自己整個人就好像是從血池裡面跑出來的一般,一股股濃郁的血腥氣味撲鼻而來,差點就要讓自己窒息了。

她急忙扭過頭,大口大口喘著氣,道:「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怎麼會突然又昏過去呢?難道他已經死了嗎?這個可惡的混蛋,他剛才竟然敢嚇唬老娘,老娘非饒不了他不可。」她想到自己剛才被對方嚇得醜態百出,便氣不打一處來。

「哎喲,他又站起來了!」曹毅俊又叫了一聲,緊接著連續後退幾聲。

「噗嗤!」

孫千慧已經第三次跪倒在地上,朝著對方連連磕著響頭:「大俠,我,我沒有那個意思,我,我只是說,如果你願意放過我,我可以陪你三五天的,你想要玩什麼姿勢都可以,只求你不要殺我,我還很年輕,我可不想就這麼死了!」

「咳咳,看錯了,看錯了,他沒醒過來!」曹毅俊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哈哈哈……」唐軒他們幾個人都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

「你,你這個小胖子,你,你逗老娘很開心是不是?」孫千慧氣得臉色都有些發白了,直接從地上蹦起來,揮動著拳頭,朝著曹毅俊撲了過去。

曹毅俊躲開他迎面打過來的拳頭,走到那個面具黑衣人的面前,仔細打量了對方几眼,道:「老大,這個老小子怎麼會突然暈過去呢?這也太奇怪了,不會是你剛才一掌把他打的身負重傷,結果新傷加舊傷,舊傷加心上,結果毒氣攻心,導致當場斃命吧?」

唐軒緩緩的站了起來,也走到那個面具黑衣人的跟前,蹲下身子,用右手在對方的身上輕輕拍了好幾下,然後笑著說道:「這下就可以了。」

孫千慧登時一臉不屑的說道:「你以為你是神仙嗎?他剛才可是吐血暈過去的,你以為拍兩下就可以醒過來?你這種小伎倆騙騙穆霏羽還可以,騙我們就差的太多了。」她直接踹了那個面具黑衣人兩腳,道,「我看他沒有十幾分鐘二十分鐘是醒不來的!」

「是,是誰在踢我?」那個面具黑衣人忽然傳出一個嘶啞的聲音。

「噗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