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那個時候趕集過會都會讓驢拉著走。

可是現在村裡邊像這樣的架子車幾乎沒有了。

如今家家戶戶有『三馬車』,有三輪,電動車。

對了,我們這邊老話『架子車』叫做『派車』。

這次拍這場戲,整個馬鞍村就東頭的老李家有這麼一輛。

用村長的話說,現在誰還用這個啊。

「鏡頭給到王奶奶近景!」

林塵朝著攝像師說道。

坐在車上,已經80來歲的王奶奶精神頭還是相當不錯的,她依次的給坐在一邊的孩子們發棗。

「慢點,慢點!」

王奶奶用著咸市的家鄉話說著。

在拍攝的時候,群演們也是恰當的站在自己的位置打著招呼。

「好!」

這第一個鏡頭算是拍攝完成了。

一鏡到底。

畢竟基本上不需要大家露出多少的正臉,村長也沒有任何台詞,王奶奶的這表現的倒真稱得上是大道至簡了。

沒有任何的表演技巧。

但就是讓人看起來非常的親近,地道的鄉村婆婆。

而另一邊,隨著林塵喊卡,第二場也是繼續開始拍攝。

開大巴的司機也是群演。

這第二場戲就是大巴司機繞路結果和村長拉著自己太婆的『架子車』給撞了。

「稍後,你開慢一點,然後緊剎車就行。」

林塵朝著大巴司機說道:「沒問題吧。」

「林導,您放心,這小意思。」

大巴司機激動自信的說道。

至於王亞則說道:「小國,你要是敢撞到我和你奶奶,我抽死你。」

「大爺,你放心,沒問題。」

小國忙說道。

他要是真把這村長大爺和奶奶撞著了,不用他抽自己,他都要自己抽自己了。

5分鐘后。

「《人在囧徒》第13場,第1鏡,第1次!」

場記又是啪的一聲。

繼續開拍。

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 這時,一號機拍的是大巴,二號機則是拍攝的村長和太婆。

當然,一號機的鏡頭主要是集中在白雲占的身上。

「當心!!!」

白雲占這個時候一喊,然後小國急忙的剎車。

分手情人:初戀不約 此時,村長拉著『架子車』也是剛好來到了劃線的位置。

碰。

撞車了。

當然,這裡要是讓架子車翻車自然需要錯位拍攝了。

提前用好了年輕演員穿同樣的衣服。

至於翻的車也是在後邊進行了補拍,到時候進行剪輯就可以了。

「好了,司機下車。」

此時,林塵通過話筒說道。

小國急忙下來了,他望著這情況也是問道:「人沒得事吧。」

村長一把將小國拽住:「沒得事,人都這個樣子了,你開的什麼事?這個村不讓過車你曉得不?」

「我曉得,我曉得,是那個穿西服的,他說,他非要我從這裡走。」

小國指著車上的白雲占說道:「他說他負責任,他,他負責任。」

車上,鏡頭給到了白雲占,當然,還有牛耿。

在這裡,林塵做了一個刪減。

在原電影裡邊,是李成功、牛耿、大偉三人。

相信看過電影的都覺得大偉這個人物是可有可無,那是因為這個人物是被刪減掉了。

當時監製文雋採訪時說過,大偉這個人物主角是表現一個在外打拚的年輕人,因為要闖自己的事業,多年沒有回家,這次過年終於可以回家和家人團圓。而且他本來還有一段唱歌的戲,就是在牛車上。

但是林塵卻是準備拍攝的時候完全捨棄這個人物。

第一,不好笑。

火車上三個妹紙勾搭大偉的台詞非常的尷尬,完全沒有笑點。

第二,人物前後不一。

火車上大偉像是文藝男一樣在那裡一言不發的玩深沉,結果後來又是變成了啰嗦男。

這個人物林塵覺得還是捨棄掉吧。

於是,今天拍攝主要就是展現李成功和牛耿兩個人物。

「鏡頭對準李成功!」

林塵說道:「二號機位給近鏡!」

「好好,賠你錢,賠你錢,你不就想訛錢嗎?」

白雲占的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然後拿起了錢包說道:「那,五百,不夠啊,一千!!」

「你以為就你有錢???」

村長這個時候顯得相當的憤怒,感覺自己受到了歧視,然後呢他跑著開始叫人。

一堆人跑著過來了。

「卡!!」

林塵這個時候喊起了卡,然後站起來說道:「村長,你不要表現的太用力過猛了,不需要把衣服脫掉,還有其它人不要看鏡頭,你們就當沒有拍攝就行。」

沒辦法,群眾的表現欲有點強啊。

大家跑的時候總是不由自主的看鏡頭。

「好了,繼續開始。」

林塵一聲令下,各部門繼續運轉了起來。

機位

燈光。

錄音。

攝影。

全部準備就緒。

kiss魔法愛物語 「將三號機位對準張雨強。」

林塵這個時候輕聲說道。

大巴前,張雨強正在做熱身運動。

所有的村民都是在圍堵著大巴,反倒沒有人關注張雨強。

一靜,一鬧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然後只見得張雨強將太婆給抱了起來。

「一號機對準村長,二號機對準白雲占。」

林塵急忙說道。

時光與你皆薄情 一,二,三。

這麼抱著太婆一起晃啊晃,然後把那個棗核給吐了出來。

……

這個鏡頭拍攝完后大家也是休息一下。

畢竟王奶奶歲數大了,這麼晃老人家也有點受不了的。

簡單休息一下,然後繼續開始拍攝。

兩天後,馬鞍村這邊的戲份自是殺青了。

臨走之時,村長王亞非要請劇組的人吃飯。

沒錯,這邊擺起了流水宴。

一條長龍。

可以說相當的熱鬧。

「林導,要感謝您。」

王亞舉起酒杯說道:「我們這個地方一直都沒有影視劇來取景,所以謝謝您來。」

「村長,應該我們感謝您。」

林塵忙說道:「要是沒有你們的配合,我也不可能拍攝的這麼順利。」

這話林塵確實是發自內心的。

從開機到現在剛剛三天的時間,這三天村子里都是非常的配合。

人家是真正做到了有人出人。

「村長,您放心,等電影首映的時候我一定邀請您來看。」

林塵笑著說道。

仙草供應商 「那太好了,來,乾杯。」

村長哈哈一笑。

得,今天晚上林塵又喝醉了。

第二天,林塵轉道來到了武市,接下來的拍攝要在這裡了,在漢口火車站和徐東大街,眾所周知電影里有很多場景都是在這裡拍攝,像長江一橋、東湖、徐東銷品茂、徐東新世界等等。

下一步要拍攝的算是電影一個比較溫情的點。

電影其實主要是想刻畫的一點是『人間自有真情在』。

這部電影里其實沒有壞人。

是的,沒有一個壞人。

小三是為了真愛和李成功在一起的,她是為了嫁給李成功才逼婚的,結果最後看見李成功的老婆孩子幡然悔悟,發自內心的祝福了一波。

賣山寨機的夫婦也不是什麼壞人,有各自的故事。

至於那個女騙子卻是有自己背後的故事。

這就跟著華夏好聲音一樣,大家都有故事。

簡單來說,電影里的這些都很假太空。

現實生活里,小三就是為了錢,真愛只是一個幌子。

現實生活里,騙子根本沒有人性。

像這個詐娟女,電影里她是一個民間救助者,但實際上是一名希望小學的老師,和男朋友帶著學生們出來寫生,遭遇車禍,男友去世了,她也被毀容。

她獨自帶著十幾個孩子,還有一個急需手術。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她只有去「行騙」。

在火車站,她跪在地上祈求幫助,卻被眾人看成「騙子」,只有牛耿不相信她是「騙子」,被她「騙」光了身上的錢。

但當李成功、牛耿再次遇到她的時候,他倆都「甘心被騙」。

片中騙子引二位囧哥到她住處的一場追逐戲時,尤其是一打開破敗的房門時很煽情。

十幾個孤兒擠在一個簡陋的小房間中作畫,相信很多人都覺得民間公益組織的艱辛之類的。

但實際上呢?

不知道有沒有看新聞的各位。

我們鄲市這邊有個『愛心媽媽事件』,這位當初被媒體報道收養棄嬰等等多麼的感動華夏之類的。

結果呢?

打著「愛心媽媽」的旗號,借著眾多孤殘兒童的名義,憑著硬訛軟磨各種手段獲利。

這事你能在電影里拍嗎?

現實已經很苦了,有時候電影里表現一下真善美還是很有必要的。

因此,這個情節林塵不準備魔改。

他如果魔改成這個騙子是真騙子。

那麼在賀歲檔的時候就真的屬於跟觀眾添堵了。

大過年的,你就讓我看這玩意?

玩悲劇純屬就是腦子被驢踢了。

簡單休整一下,待得女演員進組之後就可以開拍了。

這次『女騙子』的角色林塵給了趙甜。

別的不說,在《天下無賊》的時候趙甜雖然戲份比較少,但是卻也很敬業,但是讓林塵刮目相看。

這次更不用說了。

胡嬌提前給林塵打過招呼,趙甜可以友情客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