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那位公爵大人乾的更徹底。甚至就在他正式繼承公爵位置的第三年就開始在不同場合表現出了對於掌權的不耐煩的樣子。

可畢竟鬱金香家族對於羅蘭帝國太過重要,這麼一位掌舵人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在帝國上下內外的極力挽留之下,第四代公爵才勉強幹了十年。

然後……那傢伙一旦有了後代,生下了杜微微這個女兒之後,他就下定決心鐵了心當甩手掌柜了!!

在杜微微還不過十歲的時候,那位鬱金香公爵就開始了歸隱的計劃,一步一步的辭去了身上的職務,甚至逐步對家族內的權力也開始放手。

杜微微則從小就開始被著力培養……

而最令人髮指的是,在杜微微剛年滿十五歲。舉辦了成人禮的第二天,那位第四代鬱金香公爵就飄然而去,只留下了一紙書信,自稱是要去追隨先祖的腳步,尋找先祖的足跡而去……

陳道臨聽了這些傳說,忍不住苦笑。

聽起來。這些歷代的鬱金香公爵們,彷彿一個個都是迫不及待的,把爛攤子交給自己的後代,就趕緊忙著跑路逃掉了?

「鬱金香公爵們的『失蹤』幾乎已經成為了帝國的一種傳統。」卡曼苦笑道:「外人猜測, 老婆愛上我 ……」


「嗯。現在甚至就已經有人開始猜測,彌賽亞小姐繼承爵位之後。能在這公爵的位置上堅持多少年才會『失蹤』呢。」

羅德里格斯四世在後面忽然冒出來這麼一句怪話:「可畢竟這樣的話,鬱金香家族每一代公爵都這麼亂來,家族的沒落遲早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試想,一個領袖總是會中途跑掉的家族,讓下面效忠的人們如何保持忠誠?哎……幸好鬱金香家族的威望實在是太過根深蒂固,才在幾代繼承人都這麼亂來的情況下還依然保持著昌盛。若是換了一般的豪門,恐怕早就沒落了。」

「倒也未必。」胖子反駁道:「大家都認為。歷代的公爵們,他們必定還是活在這世界上的某一個世外隱秘的地方。如果帝國一旦出現了重大變故。那些老傢伙們隨便跑回來一個,就足以穩定大局了,所以,雖然鬱金香家族的公爵們有著『失蹤』的傳統,帝國上下倒是已經見怪不怪了了,只當是這些魔法師們的怪癖發作罷了。試想……且不說什麼二代三代四代公爵了!甚至是杜維大人本人,都肯定還活著呢!說不定什麼時候,那我杜維大人就會忽然出現在世人面前!有這麼幾尊大神存在,縱然是隱居避世在無人知曉的地方,可是誰敢忘記他們的存在和他們的威望?有他們在,鬱金香家族自然是地位穩固,沒人敢動搖的!」

陳道臨越聽越是覺得離奇。

心中更是忍不住的想起了一個荒唐的念頭來!

那扇……門!!

那扇門上的鬱金香家族的徽章!總不會是莫名其妙出現的吧!那扇門既然有鬱金香的徽章,那麼就必定和這個家族有關係……

難道……那些歷代的公爵,還有那個杜維……是通過這扇門,跑回到……跑回到現實世界去了?!

這個猜測太過匪夷所思,也太過荒唐,讓陳道臨心中砰砰亂跳不止。

可是這個念頭,卻讓他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啊!

那扇能連接兩個世界的神奇穿越之門,偏偏還有鬱金香家族的徽章圖案在上面。能弄出這種神奇的東西,必定是有強大的魔法才能做到吧!

只怕便是傳說之中的那種空間魔法!歷代的鬱金香公爵,不都是頂尖的魔法師么?

或許,這,就是鬱金香家族的最大的隱秘?

反正那個初代公爵杜維本來就是個穿越前輩嘛,說不定他是在這個世界待煩了,就跑回原來的現實世界去享清福了也說不定啊!

可是……

陳道臨心中思索:自己在現實之中而來,卻從來沒有聽說過現實世界有什麼非常離奇非常牛叉的厲害人物啊。一個頂尖的絕頂強者,在現實世界。怎麼會默默無聞?

難道是真的跑回了現實世界之後,躲起來享受富貴清福去了?

……

陳道臨帶著一肚子疑問,卻怕引起卡曼等人的懷疑,不好再追問什麼。

倒是中途再次停下來休息的時候,陳道臨掀起了車棚上蓋著的油布,拿出食物來喂關在籠子里的狼武士的時候,那個狼武士大概是一路上被關的實在是不耐煩了,對著陳道臨齜牙咧嘴的嗚咽低吼,拚命的掙扎。晃動籠子,就連那頭巨狼坐騎,也似乎野性難耐,仰頭長嚎。

陳道臨冷笑一聲,拿出了狗哨來吹了兩聲,狗哨吹出的聲音。人類自然是聽不到的,但籠子里的兩個傢伙卻立刻老實了下來。

這個舉動讓卡曼和羅德里格斯四世很是好奇——他們自然聽不到陳道臨吹哨子的聲音,卻這看見陳道臨對著籠子指指點點,那籠子里的兩個傢伙就乖乖的安靜下來。

「喂,你還說你不會馴獸的法子?」羅德里格斯四世忍不住不滿道:「達令閣下,怕是有秘技不肯示人吧!這狼武士在你面前倒是聽話的很呢。」

陳道臨苦笑。他悄悄的將哨子收進了袖子里,淡淡道:「一點小伎倆。只不過能讓它們安靜,距離聽話還遠的很。」

羅德里格斯四世想了想,看了看陳道臨,看對方的語氣似乎真的不像撒謊,他猶豫了一下,道:「一路上承蒙你幫忙,我也要表示一下感謝才好。我雖然並不懂馴獸的法子。不過我倒是認識有懂這法子的人。等到了普拉迪城,我去向人求教。把馴獸的法子討來教給你,也算是這一路上多謝你照顧了。」

陳道臨大喜,他知道這羅德里格斯四世的魔法造詣遠在自己之上,他說的話肯定不假,當即就趕緊應下稱謝。

胖子卡曼在一旁道:「我也沒什麼謝你的,達令閣下,就按照事先說好的,我只能用金幣來酬謝了。」

「不妨。」陳道臨依然笑得很開心:「我這人還是很喜歡錢的。」

「那可真奇怪。」卡曼搖頭:「你們這些魔法師不是都不在乎錢財的么?按理說,魔法師可都不缺錢才對啊。」

「小時候窮怕了。」 無盡升級

「達令閣下。」羅德里格斯四世在一旁忽然插口道:「我有一個建議,直說出來,希望你可別生氣。」

「……請說。」陳道臨有些意外的看著這個「羅小狗」。

「我一路上看來,和您交談……這個,您的魔法學識是不錯的,不過呢,我似乎覺得,您的魔法理論好像並不太熟練。而且,恕我直言,您的魔法師的身份,恐怕也有些不太那麼靠譜吧?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您一定是還沒有去魔法工會進行等級的考核,對吧?」

陳道臨臉一紅。

他曾經拿出過偽造的魔法徽章給羅德里格斯四世看過。此刻這傢伙這麼說話,顯然是早就看破了自己的徽章是個冒牌的山寨貨了。

「我想,您一定是跟著某一位魔法師私下學習的弟子。」羅德里格斯四世猶豫了一下,道:「可如今在帝國,這種私下授受的傳統已經漸漸落伍了,單純一位魔法師,縱然再博學,也畢竟總有不擅長的領域。如今的魔法師,要走正道的話,還是最好去帝都的魔法學院進修,不同系的魔法,自然有專精各系的法術進行傳授知識,這樣才能紮下厚實的基礎……嗯,若是不願意進魔法學院的話,至少也可以去魔法學會掛個名,魔法學會之中收藏了豐厚的各種魔法文明的成果,去那兒求學一番,必定會對你的魔法造詣有深遠影響的。至於那魔法工會的法師資格,也最好去弄一個……不然的話,在帝國境內,用假的徽章,可是冒充魔法師的大罪呢。」

羅德里格斯四世最後一句話,讓陳道臨老臉一紅,不過對方說的很誠懇,陳道臨也真心實意的鞠躬感謝。

……

行路三日,眼看已經快要抵達目的地。

幾人一路奔波而來,卡曼和羅德里格斯四世都是著急恨不得能一步就飛到李斯特家,路上也是催著陳道臨趕路。風餐露宿的,幾次都是錯過了住宿的地方,只好住宿在野外。

幸好野外住宿,這幾個月來陳道臨早已經習慣了,倒也不覺得辛苦。

這一日晚上又錯過了一個住宿的小鎮子,半夜只能住宿在了一個路邊的樹林里。

卡曼和羅德里格斯四世卻很是興奮,只因為這裡距離目的地已經極近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天明之後上路。中午就能抵達普拉迪城。

普拉迪城,便是李斯特家族所在了。

這座城市規模並不大,但是地理位置卻是極好。沿著一條河流建造,順河直下,船隻就可以直通東部的入海口。

在百年前的戰爭時代,李斯特家族因為緊緊和鬱金香家族站在一起。雖然李斯特家族並沒有世襲的貴族爵位,但是杜維卻做主,通過了一份皇令,將這座普拉迪城賜給了李斯特家族作為封地。

普拉迪城已經被李斯特家族經營了幾代人,如今也擁有數萬人口的規模,還建造了一座被人稱讚為足以傳承千年的家族城堡。

如今李斯特家族的生意遍布大陸各地。家族的生意核心自然是放在了帝國的帝都。可普拉迪城卻依然是李斯特家族的重要的心臟位置,據說這裡收藏了李斯特家族歷代人收集的珍寶財富——據說在鬱金香家族撅起之前。李斯特家族才是世人公認的最有錢的豪門!

更重要的是,近年來,李斯特家族當代最重要的人物,那位洛黛爾小姐,在成年之前,就一直住在普拉迪城之中!

那位洛黛爾小姐還未成年便已經成為了帝國貴族圈之中公認的最被追捧的美人——無論是容貌還是家世,都是一等一的上上之選!

傳說這位小姐的容貌傾國傾城。男子一見便會痴心。帝國的權貴豪門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年輕的才俊都拜倒在她的裙下。愛慕者若是排隊的話,能繞普拉迪城三圈。

更重要的是,這位洛黛爾小姐乃是家中單傳獨女。當代的李斯特家族的族長大人只有這麼一個愛女,除此之外便再無子嗣。而那位族長大人多年來就再也沒有生育,而且經常在不同場合都已經表示,洛黛爾小姐就將繼承李斯特家族的全部財富。

李斯特家族的豪富,據說是僅次於帝國的鬱金香家族——這個說法雖然是誇張了一些,但是至少從財富上計算的話,也絕對可以列入帝國豪門圈的最頂尖的行列了!

試想,一個將來會繼承如此龐大家產的女孩……縱然是個醜八怪,也絕對會被無數男人追捧的!

更何況,這位洛黛爾小姐又是這麼一個美艷絕倫的嬌媚女孩,還身負如此叫人震撼的巨大財富……若是能將她娶回家的話,那可當真是名副其實的「人財兩得」了!

所以,這位小姐的芳誕成人禮,帝國的豪門貴族之中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前來賀禮,更不知道雲集了多少貴族之中的年輕才俊,只怕人人都想著能抱得美人歸吧。

陳道臨等人一路過來,路過的城鎮,就又遇到了好幾撥前往普拉迪城李斯特家賀禮的隊伍。只不過他們隱藏了身份,並沒有引起旁人的注意罷了。

這天晚上,眼看來日就能抵達李斯特家,就能見到那位傳說之中的洛黛爾小姐,陳道臨也不免有些好奇興奮。

而卡曼和羅德里格斯四世兩人更是興奮不已,原本已經兩天不曾鬥嘴的人,居然在睡覺前又對罵了起來,一個罵對方是痴心妄想,一個罵對方是橫刀奪愛。

兩人吵吵個不停,讓陳道臨大為不耐煩。

他其實已經看出了幾分門道來……這兩個傢伙都竭力自稱自己才是洛黛爾小姐的真命天子,又拚命鼓吹洛黛爾小姐對自己是如何如何衷情……

但是陳道臨聽了這一路,漸漸的覺得,這兩個傢伙的話,只怕都不大靠得住。

那些自我鼓吹的話里,只怕更多的是為了給臉上抹金,或者是打擊情敵的信心。

而陳道臨的猜測,果然就得到了某種程度的驗證……


就在第二日,他們終於抵達了普拉迪城。

這座城市的規模雖然不大,但是建造的卻極具特色。

依水而建的城市。遠遠的就能看見一座高大的城堡屹立在水岸之畔!那高聳的城堡建築群氣勢不凡,陳道臨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喜歡上了這座極具備現實之中歐式古堡風格的建築。

城堡佔地面積極廣,高高的圍牆將城堡圍在了其中,這裡是李斯特家族的私宅。而在外圍,另有一整套高聳的城防城牆,將城市保護在了城防之中。最讓人稱奇的是,在河岸居然還有一個城中的碼頭港口。

卡曼是軍人,他以軍事的眼光介紹:這樣的城市。若是遇到戰爭,城門關閉,便可以將敵人舉止城外,同時城中卻還有港口碼頭,可以通過水路和外界聯繫,得到外界的補給和支援。

不過讓陳道臨意外的是。這普拉迪城的城防倒是並不太森嚴,原本以為李斯特家的城堡老宅所在之地,又是近日要舉辦如此重大的盛宴,貴賓臨門,只怕城防會很森嚴。

卻沒想到城門的盤查卻極為簡單,羅德里格斯四世拿出了一枚徽章示意了一下。一行人馬車就被放行了,甚至連車上的貨物都不曾被檢查。

守城的軍兵穿戴的明顯不是羅蘭帝**隊的制式裝備。衣甲武器明顯更好一些,穿戴很是齊整光鮮。

進了城來,這座普拉迪城也沒有陳道臨想象之中的那麼繁華。街道上的商鋪並不太多,不過從行人的穿著和氣色看來,這裡的人倒是頗為富足。

「普拉迪城原本就不是個商業城,也不是什麼大港。」卡曼看出了陳道臨的好奇,解釋道:「這裡只是李斯特家的老宅所在罷了。李斯特家族生意遍布大陸,自己的老宅所在。就沒必要再弄的一身銅臭。這裡一向都是安寧祥和,而且帝國有恩賞,普拉迪城的賦稅一向都極低的,所以這裡的人生活安寧富足,民風也一向淳樸,是一個極好的定居生活地方。」

陳道臨點了點頭。

這城市的確不大,但是街道卻很寬敞,房屋建築也很整齊。顯然是規劃的相當不錯。尤其是沿著河畔建造的城市,水資源豐富,城中處處可見水渠引水,街道就清掃的很是乾淨。

這讓陳道臨看了不免心中生出好感來……一路上所見的那些羅蘭帝國的北方的小城鎮,大多都是有些髒亂。

雖然城防不森嚴,但是城中卻常見有巡邏奇兵。

貴女難當

巡邏的騎兵裝備穿戴更是華美,人人都是駿馬當坐騎,馬背上的騎兵也都是精心挑選出來之人,身材高大魁梧,身披的甲胄擦的鋥亮,就連皮靴上也都是一塵不染,馬鞍上掛著斧槍,列著整齊的隊伍在街道上行走,看上去氣勢非凡。

就只看這些巡城騎兵的裝備,就能看出這李斯特家族的豪富了——其他貴族豪門,哪裡有能給普通的巡城騎兵都裝備如此好的鎧甲裝備?

只說那些巡城騎兵的坐騎駿馬,就讓卡曼瞧了都忍不住嘆息:「這樣的馬,也只有帝國的正規騎兵團才能配備。一般的地方守軍,看了只怕要眼饞的流口水啦。」

李斯特家的城堡就在城中靠近河畔,引鑿了一條人工的水渠來當護城河,進出只有一個正門,架設了木板橋樑。

這城堡的大門守備嚴密了許多。

通往城堡大門的這條街道上,就已經極為肅靜,遠遠的,就瞧見城堡大門口左右列著兩排身穿鎧甲的武士,要掛長劍。

馬車到了門口,有衛士上來檢查,羅德里格斯四世又拿出了自己的徽章遞了上去,隨即卡曼胖子也跳了出來,大聲報上了自己的姓名。

很快,城堡里就有一個管事模樣的人跑了出來迎接,顯然是認得卡曼和羅小狗的,這管事態度很是客氣,在胖子和羅小狗介紹了陳道臨是一位魔法師之後,這管事的態度越發的謙和恭敬,引著他們進了城堡里。

城堡里自然有僕人過來幫忙將馬車引到了後面。這豪門果然是豪門,縱然是陳道臨車上裝著籠子管著狼武士,都沒讓李斯特家的人覺得好奇。人家很平靜的看了一眼之後,就熟練的派人將馬車趕到了後面去看管,而那個管事甚至還主動告訴陳道臨,他們一定會好好的照看好馬車和車上的「貨物」,絕不會讓法師閣下的「寵物」損傷半分。

隨後,這管事就引著他們從正門進入了城堡。城堡大廳里有僕人來往忙碌,正在這大廳里裝點各種裝飾。

漂亮的吊燈,華麗的窗帘,擦的鋥亮的地板。

城堡的大廳極高。抬起頭來,圓拱形的大廳就如同陳道臨在現實見過的那種巨大的歌劇廳一般。大廳里目測就有數十名僕人在忙碌。牆壁上刻畫著精美的浮雕和壁畫,更懸挂著各種大幅的油畫。

來往的僕人忙碌卻不慌亂,緊張有序,頗有一股豪門的風範。

那個管事引著幾人隨即走進側門,來到了一個側廳休息室里。讓人送來了茶水,然後很客氣的請他們稍微休息等待會兒,就告辭離開了。

陳道臨看在眼裡,心中越發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別看這胖子還有羅小狗一路上把自己吹噓的就好像是洛黛爾小姐的親密愛侶一般,恨不能就說自己是洛黛爾小姐的真命天子了,但是現在這一看。果然都是吹牛了。

別的不說,自己一行人來到。對方也就出面了一個管事來接待,雖然禮數周全,態度恭敬,但畢竟只是一個管事出面而已。正經的主人家,卻一個都不曾露面!

若是真正的身份重要的貴客,豈能如此怠慢?

卡曼和羅德里格斯四世兩人似乎也有些拘束,不似在路上時候的那麼張揚跋扈。

倒是陳道臨。心中卻是輕鬆得很,他反正又不是為了那個洛黛爾小姐來了。更不是為了爭女人,反正自己就是按照石頭夫人的遺願來送個東西,這裡如何,和他達令大爺也沒啥關係,此刻倒是心態輕鬆,坐著享受了一杯熱茶,就開始輕輕鬆鬆的打量起這個側廳的裝飾來。

巴羅莎一直靠在陳道臨身邊,精靈的神色略有些緊張,而那個小僕人夏夏,則是瞪大了眼睛四處張望,這等豪門家族之中的擺設,每一件都讓小姑娘看的幾乎就要瞪掉眼珠子了!

「老爺!那燭台,是銀的啊!我的天,這吊燈,是水晶的么?老爺老爺!快摸摸哦,這窗帘,好滑的料子啊!我的天啊!這地毯踩上去好柔軟啊!比我的床鋪都軟呢!!」

小姑娘大呼小叫,陳道臨卻負著雙手,正假裝欣賞牆壁上的油畫。其實卻已經悄悄的散步出了自己的精神力觸角,豎著耳朵聽著門外的動靜。

其實陳道臨也有些好奇,很想能早點見到那位傳說之中美艷動人的洛黛爾小姐,看看這位貴族美女到底是如何模樣。

不過他終究還是失望了。

休息了會兒之後,那位管事帶著一群僕人走了進來,推來了幾輛餐車,擺滿了不少精美的食物。

招待幾人享用了一頓豐盛的午餐之後,管事就客客氣氣的領著幾人去了城堡之中的客房休息。

這客房就在城堡的左側建築之中,一座四層高的樓宇,廳堂明亮,房間舒適。

不過看這架勢……似乎這裡的主人並沒有親自接見他們的意思了。

卡曼和羅德里格斯四世的臉色都有些不太自然。


兩人路上把話說的都太慢了,一口一個「洛黛爾妹妹」,聽他們那話里的描述,簡直就如同是羅密歐與朱麗葉,楊過和小龍女一樣。

可沒想到,來到這裡之後,人家主人沒露面也就罷了,連「洛黛爾妹妹」都沒來見上一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