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那人能單憑一己之力。與三凶獸戰個平手,已經讓他們極為震驚了,此時七尾妖狐卻說。對方若要下殺手,三凶獸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這讓他們如何敢信。

「大姐的意思是這人在和我們交手的時候,根本沒用全力?」金剛魔猿微微沉默,隨即出聲道。

七尾妖狐前蹄輕邁,身上那潔白的毛髮隨風吹拂,光亮順滑,似乎散發著淡淡的白色光暈,竟似透著一絲聖潔的意味。

「嗯,按照當時的情形來看,他應該只是想救那些人類武者而已,無意與你們為敵,才沒有下殺手。」七尾妖狐淡淡的道:「當然,也或許是他不願承受那施展全力之後的代價吧!」

一個魂體,失去了肉身,實力自然跌落巔峰,削弱不少。而想要爆發出全盛時期的實力,不付出一定的代價,豈是可以擁有的?

「大姐,你能看出這人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什麼境界嗎?」天蠻妖牛瓮聲問道。

聞言,幾大凶獸也紛紛將目光投了過來,尤其是金剛魔猿、八荒龍蟒、紫紋王虎,目光更是灼灼。他們與鬼谷子交過手,相比於其他凶獸,他們更迫切的想要知道鬼谷子的真正實力,達到了何種地步,想要知道自己與對方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沒有與之交過手,我也無法看出他的真正實力!」感受到眾凶獸的目光,七尾妖狐無奈的搖了搖頭道。

眾凶獸眼中露出失望之色。

「不過我從他的身上,卻能感覺到一絲淡淡的危機感,甚至我體內的血脈之力,都變得有些躁動起來,這人的實力,很可怕!」七尾妖狐的目光變得深邃,輕輕的說道。

聞言,其他凶獸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震驚。

七尾妖狐的實力,他們是極為清楚的,可正因為清楚,才會感到如此的震驚。

「這一次我們的目標是化形果,如非必要,你們不要招惹這人,徒惹損傷!」

七尾妖狐沒有理會幾大凶獸的震驚,淡淡的留下一句,便轉身向著湖岸邊走去。

……

「老師,什麼是三光弱水?」

望了眼水流愈加湍急的三色湖面,韓辰目光一滑,望向鬼谷子,問道。

聽到韓辰的話,莫滄海等人也將目光投向鬼谷子。

「所謂三光弱水,乃是天地之間,經過歲月長河的蘊育,所形成的一種極致靈水!」鬼谷子緩緩說道:「說起來,倒是和先天水之靈源差不多,只不過效果卻是南轅北轍!」

「先天水之靈源,蘊含無窮無盡的水屬能量,武者若能將之收服,無論是對體質的改變,還是修鍊的提升,都大有脾益!」

「但這三光弱水卻不同,其內所蘊含的能量,不但極其駁雜、渾濁,而且盡都為最為極致的能量,充滿了無窮的毀滅性,武者根本無法將之吸收!」

聞言,莫滄海問道:「如此說來,剛剛那千餘名武者,於十息之內焚融毀滅,是因為這三光弱水?」

目光落在那不斷衝擊湖岸的三色湖水上,鬼谷子點了點頭,道:「三光弱水具備可怕的毀滅力量,可摧毀一切。那些武者能夠堅持十息,還是因為自身實力深厚,若換了旁人,恐怕至多不過兩三息,便化為虛無了!」


「前輩,便是不被這三光弱水沾到,也會被之影響嗎?」聽得鬼谷子如此說,絕無神問道。

剛剛那些武者御劍飛行,橫空而渡,眾人可以看的清楚,距離那湖面起碼有十數米的高度,就算是這三光弱水翻起巨大的浪花,也絕對碰不到那些武者。

可結果卻是那些武者,連趕回來都做不到,直接落入了湖中。

「嗯,三光弱水中的極致能量,會隨著水流的涌動,逸散於空氣之中,若是攝入體內,自然會產生影響,當然,相比於直接落入湖中,影響要小的多!」鬼谷子點點頭。

如此,眾人也明白了過來。

這三色湖面如此之大,此時又是水流湍急,強逆風之時,湖面上空水汽濃厚,那些武者穿行之時,自然會沾染到,恐怕這也是那些武者驚恐的大吼,體內真元迅速蒸發的原因吧!

換句話說,這三色湖泊和第二層時的峽谷深淵一樣,都是禁空飛行,想要到達湖中心的小島,就只有…

眾人的目光落在了湖岸邊,那隨著水流的涌動,微微沉浮的小舟上。

「這小舟既然存在,想來自有其道理。而且看其在這三光弱水中漂浮如此之久,也沒有被毀滅,足可見其神異,大家都搭乘小舟過去吧!」鬼谷子點了點頭,做出最終的決定。

聞言,眾人便再沒有絲毫遲疑,紛紛提步上前,縱身一躍,以三人一組,各自登上一條小舟。

儘管這些小舟體積很小,而且無帆無槳,但僅憑其能夠抵擋三光弱水的毀滅之力,就已經足夠了。

韓辰和紫雲、絕無神三人佔據一條小舟,湖面激蕩,小舟左右搖晃的厲害,讓得三人心弦一陣緊繃。

好在這小舟似乎穩定性很好,儘管極為晃蕩,卻沒有傾翻。

「走吧!」鬼谷子凌空虛浮於小舟之上,淡淡的到。

三人點點頭,手臂揮動,向後虛空拍出數掌,雄厚的掌力,掀起狂風向後激蕩開來。

嘩啦啦…

狂風鼓動,化作動力,推動著小舟破開逆風,向前沖了出去。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小舟只衝出去七八米,便慢了下來,然後勁力消去,緩緩停下,三人無奈,再次拍出數掌,推動小舟前行。

莫滄海等人,此時也是如此,有樣學樣,連連揮掌,鼓盪勁風,推動小舟前行。

勁風激蕩,水浪翻湧,打在小舟上,翻起水花,小舟的舟體上泛起淡淡的青黑色光暈,好似護罩一般,將水花擋住。

可即便如此,眾人依舊能夠感覺到有絲絲的能量,通過空氣,向著體內緩緩滲透。

眾人面色微變,只覺這些能量,好似擁有靈性一般,根本無法抵擋。體內的真元在這些能量的侵染下,好似破了洞的水桶般,正在消耗著。

「好霸道的能量!」韓辰輕吸了一口氣。

絕無神和紫雲,也是滿臉的驚疑之色。

「無需擔心,這些只是三光弱水逸散出來的遊離能量,雖會腐蝕你們的真元,不過也僅此而已,不會有其他影響。只要到達小島,就沒事了!」鬼谷子出聲道。

聞言,三人點頭,然後便沒有再分神,三人輪換著出手,推動小舟前行。


「這樣也行?」

「我就說要乘坐小舟吧!」

「還愣著幹什麼?快走啊!」

見得韓辰幾人搭乘小舟,並沒有出事,湖岸邊的武者們愣了愣之後,終於反應過來,紛紛躍上小舟,揮出掌風,催動小舟前行。

不過相比於武者的數量,這小舟的數量可不多,一番廝殺自然是免不了的。

「我們也過去吧!」

不遠處,七尾妖狐聲音落下,帶著魔獸大軍,搶佔一些小舟,催動而行。

九大凶獸,實力雄厚,可以任意變幻身形大小,倒是無礙。至於其他魔獸,那就沒有辦法,九大凶獸不可能事事照顧,他們只能自求多福了。(未完待續。。)

… (給『╰☆馨唲﹏ゞ』掌門,加一更!)

三色湖泊的中心,有一座小島。

小島的面積不大,縱橫只有千丈許左右,黃土覆蓋,花草叢生,綠茵茵一片,生機盎然,似乎絲毫不受四周那三光弱水的侵蝕。

小島的中央處,為三米高的石板高台,高台縱橫百米,面積不算大,四面有階梯,而在高台之上,則矗立著一座十數丈高,四五丈寬的傳送門。

這正是眾武者們前往第四層大殿的傳送門。

現在韓辰等眾武者們還在催動小舟,緩緩前行,尚未趕到。

但此時這高台之上,傳送門前,卻早已有人到達,靜靜而立。

「四長老,我希望你能夠明白,這一次我爹讓你前來這天尊秘藏,是為了將那件東西帶回宗內,而不是讓你在此浪費時間!」望了眼一旁微閉著雙眼,如老僧入定—.般的屍無涯,澹臺雲殤眉頭微微一皺,道。

「宗主交代之事,老夫自然不會忘記!」屍無涯緩緩睜開雙眼,淡淡的道:「雖然少宗主心繫宗門是好事,但老夫也希望少宗主能夠明白,這一次的任務,為老夫全權負責,該如何定奪,還望少宗主不要逾越了!」

「四長老若是早有決斷,那自然最好,本少也懶得管這些閑事!」聽到屍無涯的話,澹臺雲殤眼中寒光一閃,冷笑著說道:「只是希望四長老不要因小失大,若是誤了我爹的大事。這個罪責,你擔當不起!」

「這點不需要少宗主提醒!」屍無涯依舊面色平靜,淡淡的道。

「哼!」

話不投機,澹臺雲殤也懶得再多費口舌,冷哼一聲,便不再多言。

目光微瞥,望了眼走到一旁,閉目養神的澹臺雲殤,屍無涯心中一陣冷笑。

不過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而已,妄圖指揮老夫。未免還嫩了點!

收回目光。屍無涯沒有多加理會後者。眼目一抬,望著遠處那波浪翻湧的三色湖面,他的眼中浮現絲絲的寒意,更有殺意涌動。

「韓辰。當日你奪我寶圖。毀我寶貝屍傀。更焚我肉身,如今,這筆帳也該算算清楚了!」

心念至此。屍無涯眼中的殺意愈加濃烈了起來。

八天前,他與澹臺雲殤率先渡過第二層的峽谷深淵,進入這迷之界中,耗費了五天的時間,得到通往下一層的界玉,並且來到了這裡。

只是到達小島后,屍無涯卻並沒有立即前往下一層,而是在此暫歇了下來。

因為他決定就在這裡,將韓辰以及那個老傢伙,徹底的解決掉,以報當日之仇。

這小島四面都被三光弱水包圍,凌空難渡,落入湖中,那更是十死無生,可以說,只要韓辰來了,便插翅難逃。

至於那個老傢伙,雖然實力強橫之極,但憑藉如今他所掌控的屍傀,根本無懼。

況且,趁此機會,他還可以斬殺其他幾名劍宗強者。劍宗強者的屍身,對他來說,可是有著不小的誘惑力,一旦將之煉製成屍傀,他的實力必定暴漲,屆時,便是三大長老之位,他也有資格進行爭取。

可謂是好處多多。

當然,對此澹臺雲殤自然是非常不贊同的,但也只能不贊同罷了。


論實力,他遠不是屍無涯的對手。論身份,他雖然是葬屍宗的少宗主,但屍無涯卻也是葬屍宗的四長老,他根本無法指使。

雖然他現在已經擁有界玉,完全可以先行一步,進入下一層,但天尊秘藏中兇險重重,沒有屍無涯在身邊,他也不敢貿然行事。

他乃是葬屍宗的少宗主,未來的一宗之主,他可不想將小命無緣無故的丟在這裡。無奈,他也只能拿別的東西來壓制屍無涯,也就是如剛剛的那一幕。

「終於來了!」

望著湖面上,那緩緩放大的小黑點,屍無涯的臉上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起身而立,眼中殺意更盛幾分

嘩啦啦

掌風激蕩,青黑色的小舟破開水浪,速度極快的向前急沖而去。

「韓辰,有人先一步踏足小島了!」鬼谷子的雙眼突然微微眯起,沉聲道。

「嗯?」聞言,韓辰先是一怔,隨即循著鬼谷子的目光,轉頭望向前方那距離已然不遠的小島。

小島上的高台隱約可見,高大的傳送門,流光溢彩,散發著淡淡的光暈,更為清晰。

那在傳送門前靜靜而立的兩道身影,在傳送門光暈的映射下,也落入韓辰的視線之中。

「屍無涯!!」

瞳孔狠狠一縮,隨即擴撒開來,韓辰面色瞬間陰沉下來,眼中殺意涌動。


「韓辰,不要衝動,現在我們還在這三光弱水之中,尚未脫離危險!」抬手按著韓辰的肩膀,絕無神沉聲道。

「沒錯,這個時候出手,只會趁了對方的心意!」紫雲也趕忙出聲道。

「我明白!」韓辰深吸一口氣,將心中那翻滾涌動的殺意壓下,隨即對兩人說道:「我需調息恢復一番,剩下的路程便拜託你們了!」

一路走來,韓辰一直都在尋找屍無涯,如今既然遇到,那說什麼也不會再將之放過。

「好!」

絕無神和紫雲點頭應下。

韓辰也不遲疑,直接盤腿坐下,屈指一彈,從空戒中取出兩枚恢復真元的丹藥,吞咽而下。然後又取出兩枚極品靈核,握在手中,閉目吸收了起來。


小島上,屍無涯隔空遙望著閉目進入修鍊的韓辰,臉上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

其實這個時候,他若想殺韓辰的話,輕而易舉。

以他劍宗境的實力,隨便揮出幾掌,掀起大浪,就足以將這些個小舟掀翻了。而失去了小舟保護,韓辰根本不可能抵禦的了三光弱水的侵蝕,必死無疑。

但他卻不想這麼做,他不會讓韓辰死的這麼痛快。

何況,他準備已久了大禮,可還沒拿出來!

「那兩個是什麼人?」

「奇怪,他們是什麼時候到達小島的?」

「管他呢,反正我們只要登上小島,進入傳送門就可以了,其他的和我們沒關係!」

「說的沒錯!」

不少的武者,此時也發現了屍無涯二人,儘管心中疑惑,卻並沒有多少人在意。

唰唰唰

然而,正在這時,一道道璀璨而凌厲的劍芒破空襲來。

劍芒如風中暴雨,密集無比,更連綿不絕,斬擊在湖面上,使得那本就湍急的水流,頓時翻起了巨大的浪花。

「不好,小舟要翻了!」

「救我,快救我」

「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