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那串氣球的繩特別長,遠遠看去,好像要把鬱子宸跟輪椅一塊拉着飛起來一樣。

顏愛蘿路過廣場的時候故意把輪椅推的飛快,就這麼一路笑着叫着衝了過去。

路邊賣藝的藝人看着她呼嘯而過,還轉頭過來看。

雖然是在晚上,但在燈光映襯下,依然能看出他們姣好的面容。尤其是鬱子宸那張臉,跟雕刻出來的藝術品一樣,很是吸引了一衆人的目光。

而顏愛蘿笑顏如花,看着可愛又俏皮,兩人組合在一起,更引得人豔羨。

“我多買些氣球,是不是就能把我們倆帶着飛起來,飛到月球上去?”她笑着說,還指了月亮。

“就跟ET那樣,從月亮前飛過去,還得是月圓的時候,肯定特別美。”

女孩子都是喜歡浪漫的,就算顏愛蘿現在特別務實,但也免不了做些浪漫的美夢。

鬱子宸看了看月亮,還不夠圓滿。而且,在城市裏看月亮,並不能看出月亮的美。

他沒說什麼,顏愛蘿也沒在意,自說自話了一陣,找個地方停下休息了一會。

旁邊不遠處有個年輕人組成的小團體正在唱歌跳舞,看起來跳的很歡快。

其中一個人看到顏愛蘿一直往他們那邊看,還對着她招手做出挑、逗的表情,邀請她一塊過去。

這邊的年輕人很大膽,也追求浪漫,根本不管她是不是有同伴。而且,在年輕人看來,這樣美麗的女孩,不該有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男朋友。

顏愛蘿推着鬱子宸轉頭就走,走的很遠了才停下。

鬱子宸坐在前面問:“怎麼,不喜歡跳舞?”

顏愛蘿笑道:“不喜歡。”

她是怕那個不怕死的年輕人被鬱子宸打斷腿。

在這位醋缸面前挑、逗她,這位年輕人也是活的夠大膽。

鬱子宸笑了笑:“放心,我不會打死他。頂多打斷他挑、逗你的那隻手。”

“噗!”

原來你知道自己這麼殘暴的嗎? 顏愛蘿帶着鬱子宸在街上玩了一會,兩人吃了個飽,接着就不知道該去哪兒了。

大晚上的,在陌生地方,她根本不認識路,也不知道自己推着他走到哪兒來了。

“我們現在距離酒店遠嗎?”她很是疑惑的往四周看了看,根本不記得自己走了多遠,又是走了什麼路線。

鬱子宸擡手往身後指了指,她隨之往後看去,就發現不遠處正是他們住的那家酒店。


“你繞着酒店轉了兩個圈,一個大圈一個小圈。”他用自己特有的平淡語調吐槽着。

顏愛蘿也很尷尬,沒想到自己推着他走了許久,竟是一直在轉圈。

“這說明,我不論走多遠也不會走丟,還能走到回來的路。”她尷尬的笑了笑,又趴在他的膝蓋上對着他眨眼:“就好像不論我走多遠,都一定會回到你身邊一樣。”

霓虹燈下,她的眼睛閃爍着溫暖的光,就好像溢滿了漫天星辰,在對他說着最動聽的情話。


這女人,不管到了什麼時候,總是忘不了給他灑甜言蜜語。

鬱子宸伸手把她拉起來:“想不想看星星?”

顏愛蘿很是疑惑的點頭:“想,不過得去郊外吧?在城市裏看星星效果不好。”

“不用,跟我來吧。”

鬱子宸對着不遠處招招手,很快鐵手就開着車過來了。兩人上了車,往城市的邊緣處去行去。

顏愛蘿疑惑的還以爲是要出城去郊外看星星,想着倒是也很不錯。本來就是來度假的,不管去哪兒,只要跟他在一起就好。

車子沒有開出城,只是到了一個別墅。

進去後,鬱子宸就讓顏愛蘿推着自己去整個別墅裏最鮮明的塔樓走去。

這個塔樓非常高,矗立在整個院子裏顯得很突兀。

顏愛蘿兩人進去後,進了電梯,兩人往頂樓去。

塔樓的最頂部,是一個玻璃頂的房間,這裏有一張寬大到幾乎覆蓋整個房間的水牀,旁邊還有個望遠鏡。

她擡頭看去,就發現那些玻璃似乎是用特殊工藝處理過,讓漫天的星星看起來大了不少,也顯得更近了。

她伸手去摸,好像馬上就要摘到星星一樣。


“好美啊。”

漆黑的夜幕上,一顆顆星星猶如銀河裏流動的金子一樣,令人心曠神怡美不勝收。

“真的好美啊。”

顏愛蘿張開雙手,看着好像要迎接整個星空,也好像小鳥要展翅飛翔。

鬱子宸已經擺脫輪椅起身走到她身邊,在身後抱住她。在她看得沉醉其中時,一點點的褪去她的衣衫。

“喂喂喂,不是來看星星的嗎?”顏愛蘿抗議,覺得他也太不知道節制了。

鬱子宸卻是直接把她推到水牀上:“你可以看一整夜。”

這不就是要做一整夜的意思?


顏愛蘿強烈抗議,自然是抗議無效。

兩人躺在晃動的水牀上,頭頂上是璀璨絢爛的星辰,就好像在夜空中翻滾一般。

顏愛蘿有些醉了,緊緊閉上眼抱住他,總覺得自己就在空中柔、軟的雲團上,隨時都能掉下去。要是不抱住他,總覺得不安全。

鬱子宸似乎就要這樣的效果,任由她緊緊纏着自己,也更加用力帶着她跟着自己的節奏走。

……

一夜顛倒,顏愛蘿再次回到酒店的時候,看鬱子宸的眼神都跟防狼一樣。

假期還有四天,加上回程是還剩三天,她真怕這麼玩下去,等回去之後她得休息一個月才行。

雖然男歡女愛很美好,可也得剋制不是?

鬱子宸一開始說剋制不了,因爲岳父給了很多補品,吃多了會上火。


顏愛蘿氣的拿着抱枕打他,他只好換了種說法,哄着她。兩人鬧來鬧去,最後還是顏愛蘿贏了。

鬱子宸再三、保證,剩下的三天就出去看時裝展,玩玩吃吃,絕對會節制,

看在他以往的誠信上,顏愛蘿決定相信他一次。

接下來,鬱子宸也確實做到了保證的事,帶着顏愛蘿在酒店裏休息了一整天后,打算用剩下的兩天帶她出去玩。

第一站先是去看大教堂,然後去布雷拉畫廊,接着就要帶她去拿破崙街購物。

以前的衣服都是他找人給定做,但女人都喜歡逛街,他想讓她也高興的買買買,把自己喜歡的東西都買下來。

顏愛蘿對這個安排很滿意,高興的跟着他出了門。

米蘭大教堂可說是處處都散發着設計的精髓,給人靈感。她想着過來看一看,或許也能找到點靈感。

鬱子宸隨着她走,她要看什麼就看什麼,就算蹲在一個柱子前看半個小時,他也不催促。

顏愛蘿研究着上面的花紋,想着怎麼把這些運用到他們的設計中去。

高檔化妝品就是要給人時尚感,是那種就算一個最普通的瓶子,但擺在那裏就給人與衆不同的感覺。

這其中涉及的線條比例等也是外行看不明白的。

她一邊看,一邊拿着筆記本畫了幾個圖樣,打算回去再充實的豐滿一點。

畫完後才發現自己在這裏待的太久了,轉頭看看鬱子宸,發現他還保持着剛纔的姿勢,正專注的看着她。

“等的無聊了吧?我們這就走。”她很不好意思,趕緊過來推着他走。

一向不會接這種話的鬱子宸卻是突然說:“等你,永遠都不會無聊。”

“啊?”顏愛蘿詫異的停下,還專門轉到前面去看他。

這男人是吃錯藥了嗎,突然說出這種話。

雖然不算多麼撩撥,但能從他嘴裏說出來,也是破天荒了。

鬱子宸給她一個不滿的眼神:“怎麼?”

這纔是他,不耐煩跟鄙視總是習慣性掛在臉上,隨時隨地等着嘲諷她。

顏愛蘿笑着說沒什麼,又去推輪椅,說要去屋頂看雕像。

就這麼偶爾聽他說幾句動聽的話,讓生活多一點調劑品,其實也很有趣。她還想着,自己的情話說太多,可能鬱子宸已經不稀罕了,以後也得減少說的頻率纔好。

意料之外,才能讓他有驚喜,就好像剛纔的情景一樣。

兩人從教堂出來,準備前往下一個地點,鐵手那邊已經去開車,快要過來了。

只等了一會,車子就開過來,顏愛蘿推着鬱子宸就過去,還奇怪車怎麼來的這麼快。

鬱子宸正在接電話,也沒仔細看,隨着她往車邊去。

只是剛到了車邊,他突然站起身,警惕的說:“退後。”

顏愛蘿還沒反應過來,車門突然打開,不知從哪邊出來一個人把鬱子宸的輪椅猛然推開,接着另一人把她迅速拉上車。

顏愛蘿只看到眼前一黑,頭上已經被套上了黑布袋子。 鬱子宸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已經從輪椅上站起來,但被人猛然推了一把,輪椅倒在地上,他也被帶的差點摔倒。

那個人很明顯知道他那條腿有傷,緊跟着就是一腳踹過去,正要踢在他受傷的腿上。

鬱子宸躲閃的時候沒忘了要拉着顏愛蘿,但那人更快,已經把人拉走。

等他再要去追的時候,襲擊他的人已經迅速轉身就跑,上了個摩托車跑遠了。

而那輛跟他們的車一模一樣的車也迅速開走,根本沒給他反應的機會。

就在不遠處警戒的黑奇和阿二也跑過來,但也沒攔住那輛車,只能眼睜睜看着車跑遠了。

這個時候,鐵手纔開了車過來,看到這邊的情況,就要問怎麼回事。

鬱子宸已經上車,冷冷命令:“跟着。”

他指了那輛車跑的方向,讓人快跟上。

鐵手一看顏愛蘿不見了就知道出了問題,再看前面那輛車跟他們的車一模一樣就連車牌號都做的一樣,更明白對方是有備而來。

他一腳油門踩下,迅速跟了上去。

而鬱子宸已經撥打顏愛蘿的電話,等待那邊接通。

本以爲對方會把顏愛蘿的手機扔掉或者關機,但沒想到那邊竟然接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