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6 日

那中年修士懷抱昏死過去的少年靈修,望著那綠袍師兄被腰斬的殘屍墜落叢林深處瞪眼欲裂面容抽搐猙獰狼狽。

羅天此刻哪裡會顯示出絲毫怯意,冷笑凝視中年修士淡淡道:「你等擾我清修,死不足惜!」

「你!」那中年修士本想反駁,但轉念一想看著羅天的面容卻是回憶起了那洞悉靈符中枯木替身的樣貌,詫異道:「是你?」

「怎麼就不能是我?」羅天嘴角劃出一個弧度,帶著莫名的意味。

中年修士目光流轉掃視羅天,心中的念想自是不斷。最後更是發出靈覺掃向羅天,接著面色大變難看起來。

並不是那中年修士發現羅天如何的強悍,而是他發現羅天身上竟然沒有絲毫的靈力波動;在修鍊一途沒有靈力波動的修士,身份自然不言而喻。

「你是修者?」中年修士的語氣充滿疑惑,他實在不敢想象自己兩名靈修級的徒兒;竟然在一名修者的偷襲下,一死一傷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

「嘿嘿…如假包換,怎麼?怕了?」羅天站立樹梢一臉微笑甚是淡然愜意。

「哼!」中年修士卻是心中有了幾分退意,探查不出靈力波動雖然說明是修者;但世間靈修功法億萬萬,能夠隱藏靈力波動的功法也不是沒有。眼觀羅天從容深色,雖然羅天張口承認自己是修者。

不過,他可真不這麼想,他已經認為羅天是修鍊了隱藏靈力波動功法的靈修,且實力應該與自己相仿。

至少,要比自己的兩位徒兒高深的多。

「怕你?哼——你當我鄔焜是郎當小兒么?受死吧!」鄔焜自然不會承認自己萌生退意,就是走怎麼都要走的漂亮一點;就這麼被人家殺了徒弟灰溜溜的走了,那在師門中也沒辦法在立足了。

被人落了面子,自然要撈回些才是……

鄔焜話音落下,適才收回的極光便有飛出直射羅天面門威勢驚人,在空中劃出一道筆直的光線。那鄔焜自然也不敢大意謹防羅天的同時,甩手便又是兩道飛劍法器飛出;一柄護身一柄衝天而起,劃出一道弧線自上而下射向羅天與那極光成兩面夾擊之勢。

羅天心中一驚,不得不感嘆對方修為之精深。一般靈修能夠同時控制兩件法器已是不錯,沒想到面前的中年修士一口氣就放出了三件法器;而且看樣子都是攻擊性法器。

早有準備的羅天也不慌張,張手一拍便是兩塊護身靈決炸開,一道土黃色光罩外面包裹著一層靈光籠罩羅田。自是羅天一口氣用了土盾靈決和靈光靈決,後者防禦那實體的飛劍法器、後者防禦那速度極快的極光法器。

「波!」

激光法器因速度之快自然先到,與那靈光護盾相撞后;一聲輕響,靈光盾竟是就此碎了。不過,也成功擋下了那極光。緊隨其後,從天而降的飛劍氣勢更加比人破空之聲烈烈;『轟』的一聲與那土黃色盾罩碰撞,倒飛而回的同時那護罩也是崩碎離析。

「凝神境凝鍊期靈修!」羅天剎那評估出了中年修士大致的修為。


羅天放出兩道靈決自然有其道理,為的便是檢驗下對方到底何種修為;適才兩道靈決均一擊而碎,唯有凝神境的靈修才能由此修為;凝神境一下絕不可能,而凝神境以上……

怕是此刻羅天已然重傷了!

如此作為,可算得上一步險棋,實為不得已而為之的法子。


心中一動,羅天卻是突然身體爆退;人在空中竟然吐出了一口鮮血,好似受了重傷。

「嗯?這便受傷了?」那中年修士眼神一動,心中暗道。下一刻卻是狂喜憤恨起來……

他已經認定,羅天確實不過修者修為不過是藉助剛才靈決偷襲,自己的弟子又是一番大意才被其得逞。想到自己碎體境凝鍊期的徒弟竟然被一名修者,偷襲而死心中的急惱憤恨自是如火中天,暗暗咬牙切齒今日必虐殺此子泄憤。

念動身動,鄔焜不等羅天穩住身形便指決一動催動腳下遁器飛向羅天;同時伸手握住懸浮在自己身邊的飛劍,崩飛的那柄飛劍和極光也是在空中旋轉飛向羅天,口中暴喝勢要一擊將羅天誅殺當場。

空中鮮血噴出,看似重傷的羅天實則眼神死死的盯著鄔焜;看到對方想自己射來的瞬間,眼中閃過隱晦的冷意放在背後的左手掐出一個指決冷冷凝望只待對方接近……

全力施為下的鄔焜其速度自是羅天無法比擬的,瞬那便到了剛才羅天站立的位置;而那發出的極光飛劍卻是先一步到了羅天面前,沒了護盾加身的羅天自是不能當靈修的法能;而那鄔焜也是面露猙獰眼中辛辣,似是已經看到羅天被分屍的場面。

然而就在這時,地面之上聚然用來一股危險氣息,鄔焜面色一變想到了剛才自己徒弟受襲時的畫面暗叫一聲「糟糕!」招手便是一道靈符祭出,同時又是一塊靈甲盾牌飛到腳下。

轟轟轟……

腳下茫茫叢林之中,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飛劍。鄔焜受到襲擊也是無瑕顧忌這極光、飛劍,沒了控制的極光、飛劍,在攻擊受阻后竟是『嗡嗡』的懸在空中似失去了主人的寵物一般不注意所措。

見此羅天眼前一亮心中狂喜,手中直接連動間;地面之上又是四道刀光圍攻鄔焜,羅天自己卻是身體泛起紫光襲身而上伸手抓向兩柄法器,兩柄法器入手羅天便覺心神一震。

這法器是鄔焜之物,其上自然有鄔焜的本命靈識,說是鄔焜的意念分身也不為過。羅天想要將這兩柄化為己有自是要抹去其上的靈識,使其成為無主之物。不過,羅天靈識如何強大但本身境界卻是阻礙了他對靈識、意念、力量的感悟。一經接觸便除了大虧,險些心神受損連忙收回了雙掌;接連打出兩道發著烏光的靈決沒入兩柄法器。

受到烏光侵襲,兩柄法器一顫向著地面落去。

這邊羅天未能如願得到法器,另一邊以為羅天的自大也是出了意外。本來羅天心神俱在控制靈決攻擊鄔焜,但因收服法器一事確實的衝天而起的八道威力驚人的刀光出現了一絲停滯;除了先前突襲的四道刀光有兩道劈到了鄔焜身前,其餘六道刀光都被鄔焜慌忙中發出的靈光指決擋下或躲開。

一步錯、步步錯。

羅天完美的計劃,卻沒想到因為羅天一時的貪念而功虧一簣;不及如此,這番暴襲鄔焜也是將他之前布置的所有機關靈決全都用上了。

不過,好在羅天一番襲擊下來卻也有些效果。

雖沒有將鄔焜一擊擊殺或擊成重傷,但也讓對方吐出幾口本命精血;折損了數件法器。

此刻的鄔焜也是狼狽不堪,身上道袍也是被刀光所及破除好幾處破洞,幾個地方甚至露出了有些慘白的肌膚;就連那冠發也是披散了下來,看起來模樣比羅天還不如,如那流落街頭的瘋道士。

羅天心中悔恨但還是一臉淡漠的壓下胸口的氣血翻騰,手中玄劍抬起指向那鄔焜冷然道:「有種再來啊!」又是一句讓羅天感覺彆扭,但卻很爽的話。

「有種?」

鄔焜雖是形象欠佳但是心中明如止水,震驚羅天驚人算計的同時退意再生;聽到羅天蹩腳生澀難懂的話,更是一番計較。看著羅天臉上的自信暗中尋思,對方是否還有后招……

見鄔焜披頭散髮既不退去也不攻來,羅天心中焦急起來;自家人知自家事,一番靈決靈符的爆發下來。羅天體內的靈力真氣可謂是已已經枯竭,別說在發出一道靈訣;就是動一下怕是都有些艱難,周身的痛楚也是強行忍住才沒有露出馬腳。

「嘿嘿…要是想來!我這裡還有哦!」說著羅天手中又多出幾塊靈決,向鄔焜晃了晃。

鄔焜卻是臉上冷笑一閃暗道:小子,你怕是黔驢技窮了吧?哼哼…想用這種恐嚇之法嚇退我?

但是,鄔焜臉上的冷笑並未持續多久,剎那便變得蒼白震驚恐懼起來。皆因,羅天忽然拿出了兩枚圓瞪瞪的木珠;正是羅天憑為依仗的檀木靈訣。

羅天可能還不清楚手中靈決的用途,但是鄔焜卻是明得不能再名——

那檀木靈訣上的古怪刻紋,以及散發出來的氣息是化神境以下的靈修再熟悉不過,在恐懼不過的氣息。而這種氣息唯有那——落神靈訣才會發出。

沒一個境界的提升,都是對天地力量的一次感悟精鍊,之所以境界上的壓制恐怖無比;便是因為對力量的認識和使用不處在同一檔次,天與地的差別豈是輕易逾越的!

而這落神靈決便是聚靈境的大能,煉製以此克制化神境一下靈修的法能。雖不是正統靈決,但在化神境以下的靈修眼裡卻是比高深的靈決更加恐怖的所在。 鄔焜心中震撼,羅天手中有此靈決自然是化神境以下無敵的存在。

哪裡還敢再做逗留,手中指決一掐便是一股鋪天蓋地的狂風向著羅天颳去,身加數道防禦法能轉身閃到昏迷的少年靈修身邊抱起對方,飛天遁器急速運轉就連遁符都丟出了幾張眨眼便消失不見。

望著遁逃的鄔焜、以及那呼嘯而來的狂風,羅天一臉無奈苦笑。雖是心有餘但力卻不足,唯有苦笑著閉眼等待狂風加身;怕又是一番痛苦折磨,沒辦法他現在是身疲力竭動都沒的動了。

呼……

狂風說道就到,站在枝頭的羅天一個不穩便向地面栽了下去;這高度沒法護身的羅天恐怕又是幾口鮮血吐出來不說,怕是骨頭也要斷上幾根。

就在這時,樹林中一道金光一閃羅天直覺身體一輕,被一個毛茸茸的傢伙在空中接住。已經閉眼打算強忍痛楚的羅天心中一喜,猛地睜開雙眼向身邊一看。

正瞧到金毛靈猴對著自己呲牙咧嘴的笑,嘴裡還發著吱吱唧唧的聲音,好不逗人怪異。

「噗……呵呵…哈哈…哈哈…」

美女的妖孽保鏢 。這一去一回羅天數日晝夜本就沒有休息,加之隨後便是一場極費心力的苦戰;大戰之後羅天心神疲憊不能支持也是情理之中,此刻不好好休息怕對以後的修行也沒有什麼益處。

這一番昏睡,羅天自是睡得極為深沉。

羅天雖是昏睡了,但是他的天靈識海中卻是不那麼平穩。特別是九劫丹,在羅天徹底昏睡之後;竟然化作一團液態人形跑到了識海靈璧處,一副雙手背後傲頭仰視狀,而它面前正是時隱時現散發著淡淡金光的更天卷殘卷壁文。

看去就像一液態人在觀壁吾道……

不是過了多久,那液態人形丹液一顫似是有了變化,接著便看到那丹液學著人類修士的摸樣行了師徒大禮;一道金光自手中一盪抹向靈璧,金光震蕩直接落向靈璧上密密麻麻的紅色蛛網狀細絲,直聽『滋滋』如腐蝕般的聲音在識海中回蕩;隨著金光震蕩的消失,那蛛網狀紅色細絲也是又黯淡了幾分。

看到蛛網減弱,那丹液才從新幻化成丹落入羅天天靈識海中已經少了大半的靈力汪洋之中;瘋狂的吸收起來。

如此同時,似乎是受大到那蛛網狀細絲減弱的的影響,昏睡中的羅天身體一顫做起了一個奇妙的夢來——

與前幾次的怪異夢境一般無二,夢中的人依然穿著奇怪的服飾、坐在神器的法器中、用著莫名其妙的金屬小方塊,甚至出現了很多可以洞悉他人行為的洞察鏡。而羅天自己也是這些形形色色古里古怪的人中的一位,他也在用著別人使用的東西;坐著別人同樣坐的法器。

不以往不同的是,這次羅天感覺到的更加真實,不再向前次那般就像隔著一個空間看著別人再做;而是有種身臨其中的覺悟。

女孩又出現了,同樣的朦朧同樣的攝人心魄。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美……

給他熟悉的同時,卻又給讓他莫名的陌生心糾。

這時,那副神秘的畫卷再次出現。不同上次的模糊,這次非常的清晰,甚至於連畫中玄塔四層的位置的一抹紅色小點都看得清清楚楚;那好像是鮮血滴上去后留下的殘澀。

「《九天玄塔圖》」

羅天看懂了畫卷上方的一串金文大字,那文字與自己天靈識海靈璧上的更天殘卷符文一樣的文體;都深含著莫大的威能,彷彿天地都在這些文字的掌控之中。

「咳咳…小子,你終於來了!」

啊?

羅天猛的回頭髮現不是何時自己的身後,竟然站著一位頭髮雪白身披白袍的神秘人,那人看著年歲不是很大卻是不知為何一頭花發。羅天下意識的低頭審視,卻是又大吃一驚嚇得連連後退;那人……竟是沒有雙臂雙掌雙腿雙腳,如幽靈般身披白袍懸浮在哪裡。

不對,對方簡直就是幽靈鬼魄身形都是半透明的。

「你是鬼?」


額…羅天話一出口就感覺自己問的白痴,明眼人一看就是到對方不屬於人的範疇。

「我不是人!」那人的回答也是領羅天哭笑不得,無奈只好問道:「你為何在這裡?」

「等你!」那人回答臉上帶著笑意。

羅天心中疑惑繼續反問:「問什麼等我?」

「告訴你一個秘密!」那人臉上卻是神秘兮兮起來,不過給羅天的印象有種拉人上賊船的感覺。

「我可不可以不聽?」羅天反問道。

那人表情一呆隨後道:「不能!」

一咬牙羅天惡狠狠得道:「說吧!」

「你也不是人!」

「靠…你媽…日…太陽……」 24小時寵物醫院

白袍虛影不以為然等羅天罵夠了才悠然道:「準確說……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嗯?」羅天一愣盯著對方的表情看了又看,最終什麼也沒有看出來翻著白眼道:「那你說我是哪個世界的人?」

「不知道!」


「你就說這些?」本以為天大秘密的羅天瞬時沒了興趣:「沒別的,您老請回!」

「你是身懷大秘密的人,知道這是什麼么?」那人手指一點玄塔圖再現。

羅天看著那圖望著那上面的《九天玄塔圖》字樣,心中也是思念不斷與殘卷字元相同那必然與殘卷有關聯。心頭一轉問道:「難道和《九天訣》有關?」

那人笑了笑搖頭不語卻是岔開話題道:「時間不多,我需告訴你。你身懷寶圖,日後成就自然不同凡響。但是,你卻要經歷萬劫千難,須知一定要尋遍九界盡得『界鑰』,待『九鑰』齊聚。你自會明白九天之密成無上大道。盡知此圖始末……」

「界鑰?此為何物?」

感覺到一股吸力的羅天急吼而出,但卻感覺身體移動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不覺間醒了過來;正身處熟悉的樹洞當中…… 「一場夢?」羅天眼中滿是迷茫……

吱吱唧唧……

身邊金毛靈猴的叫聲將羅天從疑惑中喚醒,看著靈猴那活潑亂跳的模樣羅天心中的陰霾頓時一輕,不由得笑了笑將煩惱放到腦後;夢中的白袍人所說的那些東西都是玄之又玄,對現在的他而言實在是過於飄渺無限了。

而面前的難關才是關鍵!

隨意的和靈猴打了個招呼,那靈猴也是極通人性加上一人一猴都有修鍊、互留靈念雖不是心意相通但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也是明個大概;看到羅天似是有事要思考,靈猴很歡快的唧唧幾聲便跳出了樹洞;聽聲音是往林中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