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還沒走出教室,有個學生站起來大喊:「北哥,南哥,我每個月交100!」兩人停下腳步,張北羽回頭看著他笑笑,雙手抱拳說:「謝謝兄弟,我記下了!」

六班保護費的事情算是辦妥,至於效果還要等一段時間才能看出來。

兩天之後。下課間,張北羽和江南去超市買了幾包薯片,往回走的路上遇見了麻桿。麻桿一臉笑意,從口袋裡拿出了一疊錢遞過來。「北哥、南哥,錢收上來了,一共是1340塊。有個土豪交了300,三個人交了100,其他都是20。還有16個人沒交,大部分是以前長毛的人,還有幾個家裡太窮的。」麻桿說完,張北羽和江南都滿意的點頭。這傢伙辦事還算機靈。

張北羽示意江南收錢,自己往嘴巴里塞了一把薯片,含糊的說:「行,辦的不錯,今天晚上叫上兄弟吃飯。另外,把拔尖的四個人和沒交的十六個人的資料都給我,越詳細越好。」

喜結良緣之你好,我的王妃 麻桿笑著說放心吧。等他走後,江南又把張北羽誇了一番,說你不做老大簡直是暴殄天物。張北羽說我現在就是老大啊,咱倆都是,嘿嘿。

晚上,張北羽在學校外面找了一家大排檔。小乞丐、趙子龍他們也回來了,加上六班的三個人,一共九個人正好坐了一桌。點菜的事情自然交給江南,張北羽說一看你就是見過世面的人,你來點。江南苦笑著說,我就算再見過世面,也不能在大排檔點出魚子醬吧?

反正連葷帶素點了滿滿一桌子,又拿了幾瓶白酒,大家倒滿之後,張北羽舉杯站了起來。「話不多說,大家都懂。為了慶祝拿下長毛,為了兄弟們受的傷,為了咱們在三高更好的明天。幹了!」

全都是血氣方剛的小夥子,特別容易受到言語的帶動。張北羽短短兩句話說的大家熱血沸騰,紛紛舉杯。「干!」「幹了!」

一輪喝完,又倒滿一杯。這次是江南站起來,「小北該說的都說過了,我就說一件事。從今以後,張北羽與我江南平起平坐。」說完,舉杯豪飲。其他人紛紛叫著:「南哥!北哥!」接著就是一通胡吃海喝。酒菜過半,張北羽有些微醺,揮手一擺,「兄弟們聽我說。」眾人立刻安靜下來,齊齊看向他。

「我跟江南商量過,外面的規矩定下來,自己也得有規矩。每個月收上來的錢,拿出一半放起來,留著急用。另外一半,大家按勞分配。」

孫健大叫著:「沒問題!小北,不是不是,叫習慣了哈哈。北哥,兄弟們都服你,也信你,你說怎麼弄,咱們就怎麼弄。」小乞丐也跟著說:「對…對,首先南哥和北…北哥得先…拿。」

麻桿一邊搖著頭,一邊端起酒杯敬了張北羽一杯,「北哥,我是真服你了。說實話,我剛開始對你這規矩沒有多大信心。沒想到現在效果這麼好!」

張北羽伸出手指晃了晃,「這你就滿足了?等你把資料搞到,咱們再推上一把,這效果會更好!」

趙子龍這時候突然問了一句:「怎麼個按勞分配?」 見沐青青轉過身,一旁的冷千塵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如這次傳承的機會便讓給沐姑娘你可否?」

「冷師兄你到是客氣了,這秘藏之中的傳承可不止這一處,既然你與它有緣,收下便是!」

沐青青微微一笑,婉拒了冷千塵的好意。

「那、冷某在此便多謝沐姑娘了!」見沐青青並不想要這道傳承,冷千沉當下便是微微抱拳,沉聲開口。

這傳承雖說在整個秘藏之內算不得是最好的,但在整個嘯月宗來說,確實是極為難得,而冷千塵也可能因為此,修為晉陞一個大台階。

「好了,時間寶貴,我還是看著冷兄安全進入到宗廟之內,我再行離開!」

沐青青一揮手,對此倒也不再糾結,而是希望此間事了,自己也好快些離開,如今秘藏之中還有著那聖光宗的存在,怕是輪迴丹也不會像之前預想的那般順利。

「好!」

冷千塵微微點頭,他自然也知道時間寶貴,而後持那赤紅色令牌,緩步向那宗廟門口走去。

伸出手,在那宗廟門大門上輕輕的碰了碰,卻是看到一圈圈強大的能量漣漪如同水波紋一般,不斷的向四周擴散而去。

「果然不一般!」

冷千塵不由得感嘆,單單隻是那一層防禦結局,便是已經強大到如此地步,要知道這裡可是歷經了上千時間的洗禮,可那道能量依舊如此,可想而之其主人的本事到底有多強?

「那冷某這裡就先行告辭了!」

冷千塵回眸,再次向沐青青揖手說道。

「請!」

沐青青右手伸出,做了個請姿。

而冷千塵當下便也不再耽擱,將自己體內的靈力稍加運轉,而後便是有一絲精純無比的靈力緩緩的注入到了那令牌之中。

吸收到能量的赤紅色令牌也是在這一刻突然光芒大勝,刺眼的光芒使得沐青青與雲婉蓉二人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

隨後那光芒緩緩散去,待沐青青再次睜開雙眼之後,卻是看到那冷千塵的身形已經被那紅色的光芒所包裹,而那宗廟也是在這一刻突然顫抖起來。

站在離宗廟門口不遠位置的沐青青二人其身形也跟踉蹌起來。

轟隆隆!

一道轟鳴之聲驟然響起,那被強大能量所包裹的宗廟,在門口的位置突然裂開了一道縫隙,沒等沐青青等人站穩,那縫隙之中突然爆發出了強大的吸力,將那被紅色能量所包裹的冷千塵驟然吸收而進,只是一息之間,便已經消失不見。

而這片震動的天地,也逐漸恢復正常,轟鳴之聲也隨之停止。

「這就進去啦?」

沐青青瞪著一雙美眸,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的這一幕,沒想到這進入宗廟之內居然還有著這樣一個驚心動魄的過程。

「當然啦!」

雲婉蓉輕笑道,「好了,我們也快些離開吧,只要他進到這宗廟之人,便是安全的,相信等他再次出來也會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不過與青青你比起來,怕是還要差上許多呢!」

「好吧,我們了走!」

沐青青的目光在周圍的密林之中掃視一圈,而後笑道。

見兩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這宗門之前,隱藏在四周的十數道身影終於是無奈的閃身而出:「走吧,師兄,看來這一處確實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

接著便是數道嘆息之聲,想來這些弟子都是不死心,希望能夠找到機會搶了那冷千塵手中的令牌,可卻是沒有想到這沐青青居然護他到最後一刻,讓他們實在是沒有任何機會下手。

「走!」

那領頭之人目光陰冷的盯著沐青青消失的方向,半晌之後才是咬著牙沉聲喝道。

隨後,一行十人終於也是無奈的散去,向著那秘藏的深入再次閃掠而去。

沐青青與雲婉蓉自然也不是盲目的尋找,有著王絡強大的精神力探知,兩人幾乎沒有走任何的冤枉路,因為越是進入秘藏的深處,那一股股強大的波動卻是越來越明顯,可是隨著這一股股的波動的出現,周遭的地面之上偶爾會出現一道道可怕的空間裂縫,一個不小心便會有被捲入的危險。

也正因為是這樣,越是到這秘藏的深處,那土地卻是變得越來越荒涼,甚至連一些綠色的植物都再難以見到,全都被那不斷旋轉的能量龍捲捲入到了那裂縫之中消失不見。

好再在這片在地極為廣袤,如若不然,這些人進來還真的難以有立足之地。

在這其間也是遇到了幾處保存完好的宗廟,但是沐青青在王絡的指揮下並沒有做半分的停留,一直向那深處能量翻湧最為強橫的方向一路閃掠而去。

兩人就是在這樣極速的趕路之下,終於在半日之後,感覺到了這秘藏之中的變化。

因為周遭的空氣突然變得陰冷濕滑起來,抬眸望去,在那遙遠的天邊,似著有著一望無際的陰霾黑霧飄蕩在整片天地之間。

那黑霧跟無本毫無盡頭,至少在沐青青的角度看來,那黑霧幾乎囊括的所有的去路。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沐青青見著那陰暗無比的漆黑霧氣,口中卻是喃喃道。

可沒想到雲婉蓉見到那霧氣,卻是面露喜色,而後為沐青青解釋道:「青青,看到這片黑霧,我們便算是看到了秘藏留給我們最後的考驗,因為只有通過這片暗無天日的陰霾,我們才能進入到秘藏的最深處。」

「那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沐青青伸出,將在自己眼前飄蕩的絲絲霧氣攬入手中,卻是發現那黑色的霧氣卻如同是有了實質一般,變成了一絲水漬,而後竟向自己的手掌深處腐蝕而入。

「小心!」

雲婉蓉見此,連忙伸手將那水漬打落,而後輕拍著略微有些起伏的胸口,解釋道:「這黑色的陰霾,就是存在於上古時期的蝕骨之霧,只要是平常人進入,眨眼之間便會變成一堆飛灰,甚至是連一根骨頭都不會留下來!」 張北羽看了一圈,目光最後落在麻桿和另外兩個六班人的身上,沉聲說:「首先,七班幾個人分錢的基數肯定比六班高。」

其餘人一聽也都不吵鬧了,視線全都轉向麻桿,等待他的反應。

這件事情其實是理所當然的,張北羽如此直白的說出來也是為了震一震麻桿。他畢竟是外人,想要進入核心的圈子還有一段路。

麻桿的反應在大家的意料之中,他大笑著點頭,說這是當然,就算不分給我們,能讓我們跟著北哥混,也就心滿意足了。張北羽對他的反應還是比較滿意,就繼續說:「除了基數以外,分成自然是多勞多得,誰做得多,拿的就多。」

這頓飯吃到凌晨才結束。眾人都喝的七七八八,連滾帶爬、胡言亂語的回到了宿舍。張北羽也醉了,意識卻很清醒,因為他時刻能感受一種發自內心的高興。

麻桿的辦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把那些人的資料交給了張北羽。趁著下課期間,他就一個一個仔細研究過來。江南也湊過來看了兩眼,問他打算怎麼做。張北羽說很簡單,殺雞儆猴、敲山震虎,讓交錢的人知道交錢的好處,讓沒交錢的人知道沒交錢的壞處。

江南對他十分信任,拍著肩膀說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有需要我的地方直接說。張北羽說現在就有,叫趙子龍他們幾個幫個忙。兩人說了一番,江南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叫來趙子龍他們幾個人吩咐下去。

又一節課結束,四樓走廊里喧喧嚷嚷。張北羽摟著一個學生穿過走廊,徑直走到六班的範圍,兩邊的人紛紛扭頭偷瞄。 我就想認真做影視 他抬手指著一個六班的學生,大喊道:「過來。」

這個學生就是交了三百的土豪。他回頭一看,先是笑了笑,隨後看到張北羽身邊的人,臉上一愣。張北羽從麻桿搞來的資料上得知,這人在十班有個仇人,兩人為了一個女孩結怨,結果越來越深,十班這個人雖然不是混子,但找過蔣超來打他。他也想找長毛,可是長毛不管,這口怨氣已經憋了好久。

三百哥慢慢走過來,點頭哈腰的說:「北哥。」張北羽微微點頭,把旁邊的人往前一推,「揍他,出事我扛著。」十班的人戰戰兢兢,顯然知道要發生什麼,用乞求的眼神望向張北羽。張北羽點起一支煙,笑道:「看我幹嘛,要求就求他。」

十班的人剛一扭頭,三百哥一個大嘴巴子甩過來,「草泥馬!」他哪敢還手,三百哥一把抓住頭髮,叮光二五一頓揍。圍觀的六班學生都瞪大眼睛,一愣一愣的。三百哥的怨氣好像真的挺大,打到快上課才停下來。

不過他這些拳腳跟張北羽他們比起來差多了,打不出大事。當然也不能排除失去理智搞出大事。所以張北羽才站在旁邊,如果苗頭不對,他會立即制止。

打過之後,張北羽蹲下來拍拍他的臉,「這兄弟是我罩的,你要是有什麼想法就來找我。滾吧。」十班的人艱難的爬起來,看都不敢看一眼,狼狽的跑了。三百哥激動之情溢於言表,都快哭出來了,連說謝謝北哥,謝謝北哥。張北羽說你這就客氣了,以後有什麼事直接開口。

這件事對六班的人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大家都知道三百哥交了三百塊錢,所以才有這樣的待遇,幾個有仇人的學生已經開始有些蠢蠢欲動,也想多交點讓張北羽幫忙。這是讓交錢的人多交。

下午發生的另一件事情,就是讓沒交的人趕緊交。還是下課,還是那條走廊。趙子龍弔兒郎當的晃悠,不小心撞到了一個六班的學生。這個學生就是沒交錢的十六個人當中之一,也是長毛以前手下的人。

他本能回頭看了一眼,趙子龍立刻瞪起眼睛,「你他嗎是不是瞎,撞著我了還瞪眼睛,你他嗎跟誰瞪呢!」這學生剛想開口解釋,趙子龍一拳輪過來。孫健和胡開陽圍了過來,紛紛詢問怎麼回事。張北羽和江南也慢慢走過來,問了一聲。

趙子龍指著那學生說,他故意撞我,還跟我瞪眼睛,看樣子是想找茬,莫不是準備反了吧?學生嚇得連連擺手,說不敢不敢。還指著趙子龍說是他撞我的。趙子龍上去就是一腳。張北羽搖搖頭,「別跟他廢話了,既然有反的苗頭,就直接滅了。」

話音一落,其他幾個人全都衝上去,包括小乞丐、麻桿也跟上去打。 惹上極品冷少 他們下手可比三百哥狠多了,呯呯砰砰一頓毒打,這學生就躺在地上了。打完之後,他們就大搖大擺的走了。剩下小聲議論的人群。

晚上剛剛放學,麻桿就跑到七班,拿出一把錢交給張北羽。「北哥,那幾個沒交錢的基本都交了。」

「哈哈哈哈!」張北羽一陣大笑,接過錢遞給江南。江南嘿嘿的笑,「小北,你不是說不強迫人家么。」「我們本來就沒有強迫,不是么。」「哈哈,是是!」

接著,又有幾個人來找張北羽。 天桐神女 其中有兩個是實在沒錢,還有一個是女孩。他哪裡忍得下心,直接不收了,照樣享受保護。另外還有人多拿出一百塊錢,張北羽表示來者不拒,統統接下來。

這些人基本上都是想來報仇的,不過張北羽和江南也衡量了一下,有些他們現在還不能惹得人就不能接,比如說三年級的,比如說二年九班的。接下去的兩天忙的不亦樂,都是張北羽帶著人去打架。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往旁邊一站就行了,如今七班「北風「的名號如今已經響遍全校。

關於北風這個外號,張北羽也不知道是誰給他起的,也找不出是誰第一個叫的,反正學生們私下裡都這樣稱呼他。他自己倒也樂得享受。

報仇的過程中有各種五花八門的事,更奇葩的是有個六班的學生想要報復保安。張北羽也應下來,他偵查了一下地形,選定了一段沒有攝像頭的路。一天晚上,這保安上廁所,正好要從這條路經過,張北羽帶人埋伏好。他第一個衝出去套上麻袋,其他人衝出來一頓海扁,打完撒腿就跑。

想想看,張北羽的速度多快。從他衝出來到給保安套上麻袋的整個過程不超過三秒鐘。事後保安也只能自認倒霉,關鍵是他根本找不到人。

這麼下來,連上之前的一共收了1000多塊錢,足夠他們瀟洒一段日子了。

這天一大早,張北羽剛進教室就聽見了長毛回來的消息。下了課,果然麻桿過來找他,又拿了點錢,「北哥,這是最後幾個人的錢。長毛交了100。」張北羽接下錢,問他長毛表現怎麼樣。

麻桿說:「他很低調,看來早就有人把這幾天發生的事告訴他了。一看見我來就把錢給我了,拉著張臉,話也沒說。」「行,如果長毛有什麼動靜,馬上告訴我。」

到了周五晚上,張北羽給小七打電話,約她周末出來。「小七,明天有空么,我陪你去逛街吧。」小七發出一陣笑聲,「喲喲喲,才當老大幾天啊,有錢啦?」「當然了。」小七回道:「好,那本小姐就給你這個機會吧。明天在宿舍門口等我。」

第二天張北羽早早起床,梳洗打扮一番,找出壓箱底的牛仔褲和一件黑色的短風衣。頭髮也學著江南往後梳攏,整個人看上去陽光、帥氣。

江南貓在被窩裡白了他兩眼,悠悠的嘆了口氣爬起來,「韓小琪真幸福。」張北羽說:「是我真幸福。」江南無奈的搖頭,從上衣口袋裡翻出了幾張一百塊塞給他。「窮家富路,跟人家出去玩身上多帶點錢,要是不夠就坍台了。」

張北羽推辭一番,拗不過他,就把錢收下來,「這錢算我跟你借的。下個月分了錢我再還你。」江南一擺手,踏拉拖鞋又鑽進被子里。

出門前,張北羽特意數了一下,全身上下八百多塊大洋。他從未想到錢來的如此容易,竟然打打架就能把錢賺了,太神了。而他也從心底開始慢慢喜歡上這種感覺。這樣的改變是可怕的,在無聲無息之間影響著他的每一個想法。

在宿舍門口等了將近一個小時,小七終於姍姍而來。她穿了一件雪白的連衣裙,嘴角帶著淺淺的微笑,像從童話故事裡走出的公主。

兩人出了門,小七問張北羽去哪,他說聽你的。小七說那就去高海廣場吧。張北羽知道這個地方,盈海市最大的商業廣場。他本想坐公交車去,小七指著自己說,你看過這樣的美女坐公交車么?!張北羽憨笑兩聲,說對,那我們打車去。

到了之後,小七說要吃甜品,就找了一家甜品店。接著逛了一會吃中飯,小七說要去茶餐廳,就去了茶餐廳。下午小七要看電影,就去了電影院。接著小七說要去抓娃娃,就去抓娃娃。晚上小七說要吃牛排,就去吃牛排。再後來小七說要去酒吧,張北羽說沒錢了。

小七輕輕哼了一聲,「你是老大哎,怎麼就沒錢了。」張北羽黑著一張臉,今天每用一塊錢都感覺心疼,這些錢是他和兄弟們拼回來的,沒想到一天的功夫全沒了。「真沒了,今天我們花了八百多了。」小七哦哦兩聲,「你的意思是我們之間只值800塊錢?」

張北羽連忙說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這樣花錢太厲害。我們可以早上去肯德基吃個蛋撻,中午去吃麻辣燙,晚上吃火鍋,不是蠻好的么。」

小七冷冷的說了一聲:「那以後你別約我了。」說完轉身就走。張北羽上前拉住她,「別,聽你的,都聽你的。」小七有些無奈的說:「算了,你先回去吧。」「那你呢?我送你回去吧。」小七搖搖頭,「真的不用了,你先走吧。我叫同學出來再逛一會。」

兩人又爭了一會,張北羽還是先行離開。他一臉垂頭喪氣,走了一段路后,馬上又折回來,找了一個角落躲起來,偷偷的看著小七。小七一直站在路邊,焦急的張望。過了半個小時左右,一輛銀色的賓士穩穩停在她面前。

張北羽心中一驚,他隱隱記得大長腿說過,李信就有一輛賓士。

果然,李信從駕駛室里走出來。小七笑盈盈的走過去,自然的挽起他的手腕,李信低下頭輕輕在她額頭一吻。 「什麼?」

聽得此言,沐青青也是吃驚不小,怪不得那剛才的一絲水漬落在手中,有一種蝕骨之痛,原來竟是因為這個。

「沒錯,看來這秘藏的深處真的是存在著價值連城的寶貝,如若不然,也不會憑空多出這麼一道防禦來!」

王絡在屠靈棍中也是不住的點頭,看來這秘藏之中存在著輪迴丹的信息必定假不了。

兩人正在說話間,那周圍也是逐漸聚集起了數十道身影,面對著如此強大的蝕骨之界,很多人的眼中均是閃過一抹驚懼之色,只有一些並不知這蝕骨界厲害的弟子,依舊還在嘻嘻哈哈的望著那黑色的霧氣,顯然並未將其放入眼中。

隨著那人影越聚越多,那些弟子終於從其他人的口中得知了這蝕骨界的厲害,當下也是不斷的閃掠後退,生怕那黑色的霧氣沾染到自己的身上。

其實若是想要通過這霧氣倒也不難,只要將體內的靈力催動到極限,護著身體皮膚不被沾染一分,便也可保安然無恙,只是誰也不知這蝕骨之界到底有多遠,又有多深,自身體內的能量到底夠不夠支撐自己通過此地,到也是個難題,所以一時之間,其餘眾人全部止步於,不敢上前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雲姐姐我們走吧!」

沐青青回眸,顯然並未將那蝕骨之界放在眼中。

「青青,若不然那秘藏深處還是你一人前去吧,我、我怕…..」

雲婉蓉自是怕自己技不如人,在最為關鍵的時候拖了沐青青的後腿,明知那黑霧之後或許有著天大的機緣,但也只能是遺憾的止步於此。

「怕什麼雲姐姐,只要有我在,我必然不會讓你受傷絲毫的傷害!」

說罷,沐青青的體內頓時爆發出了一陣刺眼的銀光,而後此道光幕卻是將兩人同時包裹而進,在那銀光之下,沐青青那張俏臉卻是看起來更加的神聖而光潔。

話音落下,兩人身形微動,但是同時閃掠進了那蝕骨之界中。

周遭所有的人無不艷羨的望著眼前的這一幕,沒想到其他人進入這蝕骨之界都是自身難保,而沐青青居然還能多護一人同時通過,這其中的差距並不是一點半點。

不遠處的離岳與連城在對身後的眾位弟子略微交代了一翻之後,便也是對望一眼,而後便是同時閃身進了那蝕骨之界。

因為有著強大的能量做為支撐,沐青青與雲婉蓉進入到那蝕骨之界中后,速度不減的一直向前爆沖而去,可就算是這般速度,在飛掠了近十數分鐘之後,依然沒有看到出口。

「絡哥哥,我們的方向會不會出現了偏差?」

沐青青在意念之中與王絡溝通著,必竟這蝕骨之界伸手不見五指,除了自己周身一米左右的範圍,便再也看不到其他的地方。

「放心吧,以我的精神力探測,我們所走的方向並沒有偏差,但是我也有個壞消息告訴你,這蝕骨之界之中,似乎存著在數量龐大的活物,你們要小心了?」

王絡將探測而出的精神力緩緩收回,沉吟道。

「活物?」

聽到王絡的話,沐青青幾乎是下意識的失聲叫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