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還有一種武技或者是功法,他已經有很久沒有來得及研習,原因是老婆不在身邊。

導致這一切不能進階的原因,自己感覺就是這《合歡集》!

遂仔仔細細的回味著,那璇溧如水般的脹痛,刺激的自己小腹,都似乎要炸裂了般得難忍時。

「轟!」

「啵!」

先是丹田海內突然間波浪滔天,掀起驚濤巨浪的同時轟然一聲咋響,就見整個巨日開始顫動了起來,徐徐開始下降。

在接觸到靈力液面的一剎,整個丹田海內,瞬間出現了一個呼吸間的黑暗。

緊接著在一聲恍若穿透了鼓皮的聲響傳來,啵的一聲后,巨日消失不見,丹田海內青色消失,代替其的是那泛著神秘的藍色光輝!

隨著巨日沉淪,渾身血液就像潮汐般,開始洶湧激蕩了起來,如江河決堤般變得橫衝直撞,全身所有經絡、血液在這瞬間彷彿被點燃……

就在這時,李辰發現那巨日開始徐徐消散,最終在丹田海內形成一如元嬰般的身影。那身影十分微弱,不仔細觀察在灰色的靈液中,很難發現其的存在。

待得其漸漸趨於穩定,如影隨形般圍繞著中間那灰色槍體,開始旋轉激蕩,這時全身的血液才漸漸歸於平靜,那種燃燒般地沸騰終於漸漸退去。

一種全新的感觸由頭頂發尖,直抵腳端,那種否極泰來的舒爽,讓其喜不自禁間仰天一聲怒嚎。

「嗷!」

這一聲嚎的就似虎嘯山林,又似龍吟九天,就像是在向天地炫耀自己,終於晉陞到結神境一般。

「咔嚓!」

一聲虛空撕裂之聲瞬間出現在這片城堡上空,周圍烏雲翻滾間再次極速彙集而來……. 兩個印章,兩個權力階層,現在陳子堅有錢,有糧,實力還可以。

可以輕易提拔有功義勇軍,改變他們的命運。

當然權力也不是隨便給的,不然就不值錢了,還是原來的規矩,功勞,想上位起碼有令人信服的功勞。

提拔周海上位,以為是隨便的?海軍軍長十個候選人,每個人給陳子堅帶回來的戰利品超過五十萬銀幣價值貨物。

義勇軍封鎖海面,基本切斷東西方的貿易,從江南地區南下南洋的貨物,全部落入陳子堅手裡。

不然也不會輕易讓十個候選人功勞來的如此快,清理海賊,那一點只能全做添頭罷了。

無論什麼時候,搶掠是來錢最快的手段,當然這需要本事,如果沒有足夠的底氣,很容易被剿滅滴。

義勇軍憑藉戰艦,欺負商船,可以說輕而易舉,要知道現在的商船遠程武器無非是弓箭,近戰還是使用冷兵器,這樣的實力遇上組裝到牙齒的義勇軍海軍,結果只有兩個,要麼乖乖被俘虜,要麼被火炮一陣轟擊后俘虜。

在海上逃跑,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相比陸軍新兵還在苦哈哈等待功勞機會,海軍上下可以說建立功勞的機會大大提高。

當然因為海軍不是誰都能去做的,首長需要經過考核,起碼沒有暈船癥狀,不然上船后出現暈船到時候還要浪費人手去照顧,這還打什麼仗。

在華夏有個事情不用過於擔心,那就是人手問題,海軍需要的人手百里調一不行,那就千里挑一,張家城人口已經突破九十萬人口,從中挑選一萬海軍不算什麼事。

辦公室內,等其他人出去后,陳子堅打開一份剛送過來的文件。

陳子堅不是工作狂人,管理工作能推給張有德完成自己懶得出手,有一些事情張有德除了不了,或者陳子堅特別關心的事情,就會送到他這裡。

要沒有提前把張有德拉壯丁,現在張家城上下九十多萬人的事情,足以讓陳子堅奔潰。

之前陳子堅大力發展初步工業體系,尤其對鋼鐵進行投入。

在鋼鐵行業,只要有所投入,肯定就會有收益。


這半年時間陳子堅培養出一大批鋼鐵方面的人才,尤其是官府被迫給陳子堅譴來的一批鐵匠,給後期培養學徒加快速度。

很早以前,陳子堅讓中建修路局的人從沙院鎮的鐵礦,到張家城的鐵路,鐵路運載能力屬於馬力動力。

就是一趟火車使用十匹馬力拖拉,因為馬拉火車的使用,節省陳子堅很多的運輸成本。

要知道鐵礦開採冶鍊出來,粗鐵的分量不輕,如果用人力運輸,其中的運輸成本到天上去,沒有機械年代運輸成本就是這麼高。

而且沙院鎮到張家城之間沒有河流,想依靠河流運輸都沒有辦法。

文件中的內容,由沙院鎮冶鍊廠仿製的火車頭已經完成,火車頭屬於蒸汽動力車,馬力輸出二十,這樣的數據在陳子堅所在的後世簡直不值一提。

鐵匠仿製火車頭,來源陳子堅購買的瓦特改良過的蒸汽機,通過幾十個鐵匠的仿製,有了大明版蒸汽機。

至於馬力問題!沒有達到相應的馬力,那就是密封問題了,想要大幅度提高馬力,需要解決橡膠原料,這又是另外一個難點,陳子堅不想通過時空交易中心解決。

只能等待葡萄牙人了,過年前,陳子堅派出大批艦隊,到澳門警告葡萄牙人,想在澳門待下去必須在一年內把美洲的橡膠種子,原料交給張家城,不然隨時平了澳門葡萄牙人的據點。

蒸汽機的馬力動力小了一點,對於現在的需求也已經足夠。

沙院冶鍊廠就是仿製蒸汽機的地方,這次送文件過來,說明的事情是已經把蒸汽機火車頭弄好,請陳子堅過去慶祝。

「哈哈,沒想到那些傢伙字不識多少,卻能把蒸汽機這麼快給我搞出來了。」

陳子堅考察過那一批鐵匠,都是祖上傳下來的打鐵手藝,至於認字方面,呵呵,指望大明打鐵匠人識字,可能么,匠人在大明屬於底層,尤其還是打鐵的匠人,識字更加不可能。

但就是這麼一批不識字的鐵匠,三個月時間幫陳子堅把第一台能用的蒸汽機給仿製出來,說明華夏能人輩出唄。

軍營的事情交代下去,用不著陳子堅時刻盯著,反而對於蒸汽機很是上心。

很快,一支快馬出發,前往幾十裡外的沙院鎮。

沙院鎮,因為一個小鐵礦,陳子堅投入了大量人力資源開採。

尤其在戰爭中,義勇軍外出抓捕到的山賊,土匪,海盜什麼的,一股腦丟來礦區中挖礦。

除了開採外,鐵礦區附近新建不久的冶鍊廠,蒸汽機仿製廠,沙院鎮從原來不足萬人的小鎮,到了今天超過五萬人規模的鎮子。

如果這裡的鐵礦是個大礦,說不定陳子堅會給出更加多的資源。

當天晚上,陳子堅一行人趕到沙院鎮,有鎮長帶著一眾人出來迎接。

鎮長姓潘,已經過了三十的人,以前是個佃民,屬於很早進入義勇軍的一個,那是米尼槍還沒有裝備義勇軍,對外使用的是近戰方式,老潘在一次圍剿山賊中傷了一條胳膊。

老潘能做鎮長,除了有功勞外,還有本身的腦子,在義勇軍學習中,老潘屬於腦子聰明一類人,學習一個月已經達到小學畢業水平。

有些人雖然從小沒有讀過書,但給他一點學習機會如同海綿吸水般一點就透,或者說這些人天生文曲星,以前沒有被人發現而已。

陳子堅停下,有人上前牽著馬繩。

潘記帶人連忙帶人上前,在沙院鎮,潘記屬於官職最高的人物。

「首長好!」

看著眼前的老潘用剩餘的左手敬禮,在一行人中顯得有些另類,對於忠誠自己的兄弟,陳子堅不會有任何的嫌棄。

「哈哈,你不是軍中的人了,就不用給我來這一套,上次給你的書,學的怎麼樣了。」

潘記跟在陳子堅後面,「謝謝首長關心,屬下已經學的差不多了。」

「嗯,那就好,之前聽說這裡的鐵礦已經很難開採,到時候把你用到更加重要的地方。」

這就是給潘記許諾陞官條件了,難得是個人才,陳子堅手下沒有多少能用的人,找到一個肯定不會埋沒。

潘記心裡高興,「謝首長,天色已經下來,請你今晚先休息,冶鍊廠那邊明天會進行實驗。」

潘記在這裡做官,早就知道蒸汽機廠那邊的動靜,看到過龐大的鋼鐵怪物在沒有任何牽引的情況下自己在鐵軌行走。

這次首親自過來,他自然知道什麼原因。

這年代,野味從來不是問題,老潘聽到陳子堅到來,早早讓人準備好飯菜,一頓晚飯後,陳子堅進入收拾好的房間。

「呃,你們是誰?」

晚上作為首長,物質從來不會缺少,蠟燭點亮了幾十根,整個房間看的特別清楚。

兩個身穿薄紗的女子站在床邊,身材婀娜多姿,通過薄薄的衣紗,陳子堅都能看到女子兩個柔軟部位。

「大人,小女前來侍候你。」

說完臉上緋紅,偷偷抬頭看了陳子堅一眼,又趕緊低頭。

「你們出去吧!」


陳子堅面對女色,雖然心動,卻沒有下手打算,根據陳子堅的性格,如果要了這兩個女子的清白,自然會帶回家,

現在家裡的女人已經夠多,出去一趟就帶幾個女人回去,到時候一號小院就要被女人填滿了。

而且陳子堅沒有到見到女人就走不動路的地步,家裡的老婆夠他折騰,在外面除了遇到那種一見鍾情的女子,不然陳子堅是不會亂來的。

「大人!」

聽到陳子堅讓她們出去,以為哪裡讓陳子堅生氣,嚇得兩個女孩面容失色,立馬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陳子堅無語,什麼時候他這麼嚇人了,兩個年紀稚嫩的女孩,就這麼嚇得跪下。

這就是陳子堅不懂情況了,在他看來很普通的事情,就是讓兩個女孩出去。

但在兩個女孩看來,要是惹得這位大人生氣,那就是死罪,出去后說不定會被活活打死。

這就是雙方天然存在鴻溝了。

「大人,求你不要讓我們離開。不然小女會被責罰的。」

陳子堅「那邊有床鋪,你們去那裡休息吧。」

房間內有另外的小床鋪,陳子堅只好折中方法了。

留下兩個陌生女子在房間,陳子堅就不怕危險,假如兩個女人是刺客,陳子堅說不定就一命嗚呼了。

陳子堅敢留下兩個人,當然有他的底氣所在,這段時間以來,可能作為頭子,陳子堅對於身邊的人有一種預感,就是那種對自己是否有害的預感。

如果房間內兩個女孩屬於危險分子,陳子堅根本懶得廢話,早就出手干點兩人了。

也就是感知到兩個女孩無害,陳子堅才放心留下她們的。

否則按照陳子堅怕死的性格,那裡會讓自己處於危險當中。

陳子堅躺在床上,很快進入睡眠當中。

兩個女子看到陳子堅真的沒有動她們的意思,也不像生氣的樣子,兩人在旁邊的床鋪睡下,至於外出,她們是沒有這個心思的。 陳子堅醒來,動靜稍微大了一點,旁邊兩個女子驚醒起來。


「大人,讓我們給你更衣吧。」

說完兩個女孩過來,給陳子堅穿衣,

對於這樣的處一個年約十八的少女給自己穿衣,陳子堅已經習慣這樣的事情,少女臉上掛著一絲微笑,頭帶銀色髮釵,一眼看去,顯得雍容華貴,名貴的薄紗絲裙與全身散發的青春靚麗氣質相得益彰,把她美好的身材展現無餘,前渾圓高挺,仿如要破衣而出似的,美妙之處在紗裙之中若隱若現。

昨晚蠟燭與白天光線,有不少差別,陳子堅沒有看到兩個少女的誘惑,今天看來,嗯,的確具有很大的誘惑

既然昨晚陳子堅沒有把兩個妹子怎麼樣,起來也不會有什麼禽獸行為,最多是看著兩個妹子養養眼罷了。

走出房間,外面已經等候多人,沒有多說什麼,吃完早飯在眾人恭維前往蒸汽機廠。

沙院鎮到張家城,早已經通了水泥路,畢竟這裡的鐵礦關乎張家城的鋼鐵供應。

張沙公路第五服務區。

開始百姓對於服務區的作用不明所以,在這裡做事久了以後才明白這服務區的作用跟以前官府驛站一樣。

只不過服務區的規模更加大罷了,因為張沙公路承擔張家城鋼鐵來源地,每天來往的運輸人員超過五千。

服務區的主要作用就是給運輸隊補給地方,當然不是運輸隊的百姓過來,在這裡也能提供必要的吃宿問題。

成立服務區是無奈的選擇,沒有汽車代勞的時代,只能依靠人力運輸物質,至於不是有牛車,馬車等工具,在茂名,甚至粵東省地區,這裡不是盛產馬,牛的地方。

相對龐大的運輸需求,馬力,牛力只能用到更加重要的地方,張沙鋼鐵運輸只有少量的牛車運輸,呃,還有鐵路的運輸,其餘大部分都是依靠人力。

送走了一批運輸隊的人,黃勇有了半個時辰的休息時間。

原來馬踏鎮的百姓,聽聞張家城這邊的事情,就跑過來找門路。

黃勇敢跑過來找門路,不怕官府的追究,並不是他不怕被官府抓進大牢,而是他從小吃百家飯長大,就孤身一個人。無牽無掛的情況下聽說張家城的情況,就跑了過來。

從張家城傳播出去的消息,或許遠離茂名縣桌邊的百姓,官府能封鎖消息,馬踏鎮所在的是陽西縣,與茂名縣屬於互相挨在一起的縣城。

粵州城普通百姓還不知道張家城的事情,在陽西縣根本隱瞞不了。

黃勇跟著人來到張家城后,發現這裡的條件比他想象中人和事情還要好,剛來到張家城后就給了他一身全新的衣服。安排了他事情。就是目前所在的服務區做一個小二的角色。

能有這份工作,黃勇已經感激涕零,因為他吃百家飯長大,讀書就別指望了,就是有一把力氣,在別的地方幹活,能掙下幾個銅錢已經難能可得。

來了這裡後人生中第一次賺到銀幣,這樣的事情以前做夢都沒有想過。

按照這幾個月存下來的銀幣,黃勇已經存下十二個銀幣。

目前黃勇有一個新的計劃,那就是讀書認字,學一身本事。

如果以前有這樣的想法,被以前馬踏鎮熟悉的人知道,肯定嘲笑黃勇不知天高地厚,讀書這麼高貴的事情,豈是他討飯的乞丐能學習的,這不是笑掉大牙么?

但在張家城,讀書認字的階級很大程度的降低,雖然陳子堅對於大明秀才以上的讀書人冷漠。因為這年代懂得認字的百姓過去稀少,不得不進行妥協。

那就是允許讀書人給百姓教學,教學當然不是免費的,每個人教導百姓認識一個字,百姓需要給教書先生一個硬幣,就是一文錢的學費。

別看一文錢少,在張家城百姓中,九成以上的百姓認識不了幾個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