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還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從馬車裡傳出來,「默笙!」

這個叫默笙的車夫恭敬的低聲跟車裡說道:「公子,咱們暫時可能走不了了!人們把車都圍住了!咱們後面的人還沒有跟上!」

車裡沉默了一會兒,就叫一個年輕的公子抱著一個姑娘從車裡走了出來。

那位姑娘雖然蒙著面紗,但是從她緊閉的雙眼和雙手握拳的狀態,李沐沐可以判斷出這位姑娘突發了一些疾病。

「給各位鄉親添麻煩了,實在是對不住!小妹突然身體不適,所以走得急了些!下人在後面還沒有跟上來,一會兒他們會給各位得損失做出相應的賠償的。」

這名男子看走不出人群,只好高聲對眾人解釋著。

大家看他懷裡的那位姑娘確實是不舒服的樣子,而且大家都是普通老百姓,這位貴公子這麼客氣的跟他們道歉,還說要賠償,眾人也不好意思再擋著他的路。

見眾人讓出了一條路,男子一面往外走一面讓車夫留下等待給眾人賠償,「默笙,你留下!」

「是!」

剛剛馬車外發生的事情周奕在車裡全聽見了,所以在經過李沐沐一行人的時候特意往他們那看了一眼。

他剛剛從佩蘭她們的話中就知道在車前救下小孩的時候姑娘,只是沒想到居然是一個身懷六甲的年輕婦人。

看李沐沐衣著不凡,周奕料定她不是一般人家,於是他停下腳步向李沐沐致歉,「事出突然,驚擾了夫人,實在是對不住!不知夫人府上哪裡?回頭定當登門賠罪!」

李沐沐看他打量的眼神,就知道他不是因為感到愧疚才跟自己道歉的,這種沒有誠意的歉意李沐沐也沒有原諒他的打算。

「賠罪就不必了,希望公子以後能讓下人多加小心,公子可沒有這麼好的運氣,每次都有人能從你馬下救人!這要是出了人命,就算你是皇子皇孫用銀子也是擺不平的。」

「夫人教訓的是,周某人記下了!」

周奕沖李沐沐再次點點頭,抱著周蝶往前走去。

一陣輕風刮過,周奕走過李沐沐的時候吹起了周蝶的面紗。

李沐沐看見她雙唇緊閉,死死的咬著自己的牙關!身體還有輕微的打顫!

不會是癲癇吧。

雖然李沐沐大概猜出了周蝶應該是突發癲癇,但是李沐沐不打算再多管閑事了。

癲癇在這個時候也是常見的病症,很多大夫都是能看的。

可李沐沐在收回眼神的時候突然瞥見周奕懷裡的周蝶嘴角隱隱有血跡滲出,身為大夫的她還是忍不住開口叫住了周奕。

「周公子留步。」

周奕聽見李沐沐叫住自己,皺著眉停下腳步,「夫人還有何事?」

在周奕看來李沐沐這是欲擒故縱,假意拒絕自己的道歉,想要獲得更多的賠償。

結果沒想到自己真的一走了之,所以才開口叫住自己。

「夫人如果想要補償的話,稍後可以去廣源客棧找我!現在舍妹情況緊急,我要先帶她去看大夫。」

周奕看起來文質彬彬,實則眼高於頂!他得這番話著實讓佩蘭和玉竹生氣。

李沐沐可是北沁第一首富的千金,會稀罕你這點兒報酬?!

佩蘭剛想開腔,被李沐沐攔住了!

李沐沐也不願意理這個自大狂,她一言不發走到周奕跟前,然後捏著周蝶的臉,用力掰開她的嘴。

「夫人,你……」周奕剛想發火就看見李沐沐眼神冰冷的瞪了他一眼。


周奕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看見李沐沐的眼神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見周奕不再說話,李沐沐才把手中的手絹塞到了周蝶的口中。

周奕這才發現周蝶的口中全是血水。

…… 周奕一直知道周蝶是從小就有癲癇,但是周蝶病發的時候身邊只有他一個人,這還是頭一遭。

他沒有想到周蝶犯病的時候居然還會傷害自己。

她現在已經把自己的舌尖都咬破了,如果不是李沐沐發現及時的話,恐怕還會更加嚴重。

「多謝夫人!」周奕這次是誠心道謝。

李沐沐卻也還是沒有理他,做好這一切后就後退兩步,給他讓出了道路。

周奕卻並沒有離開,「夫人懂醫?」

「周公子不著急令妹的病情了嗎?」李沐沐並不想跟他打交道。

「既然夫人懂醫,我又何必捨近求遠,我們兄妹初到江南,對此地並不熟悉,只怕我妹妹等不到我找到大夫。」

不得不說,這周奕人不怎麼樣,眼光倒是不錯。

從西大街到最近的醫館,周奕抱著人走過去也要半個時辰。

李沐沐嘆了口氣,「跟我走吧!」

「大小姐!」佩蘭和玉竹同時叫了李沐沐一聲,她們並不贊同李沐沐幫他。

「不過搭把手的事,這次可沒有什麼危險!你們放心吧!佩蘭前面帶路,去帛貴人。」

她們哪裡是擔心李沐沐有危險,只是周奕這麼目中無人的人,玉竹她們根本不想讓李沐沐幫他。

不過李沐沐都已經開口了,佩蘭只能往前面帶路。

到了帛貴人,李沐沐讓小二快速的收拾了一個有床的房間,然後讓周奕把人放到了床上。

幸虧李沐沐出門一直有帶著銀針的習慣,就是怕出現這樣的突髮狀況。

剛剛一進門,李沐沐就吩咐玉竹去馬車上把自己的銀針拿了過來。

李沐沐施針后,周蝶已經緩解了癥狀,她現在躺在床上彷彿睡著了一般。

玉竹給李沐沐搬來了一個圓凳,李沐沐坐在床邊替周蝶把著脈。

缺乏詳細診斷的儀器,李沐沐只能開些葯來壓制她的癥狀,如果確定了引起周蝶癲癇的病因,她或許可以根除她的病症。

像周蝶這個年紀無外乎兩種病因引起的癲癇,一種是頭部受到過外界的傷害,另外一種是內在原因,腫瘤或者寄生蟲。

李沐沐現在每三天出一次門,實在沒有功夫去幫她治病,所以她也就沒有去詳細詢問周蝶的情況。

「我只能給令妹暫時緩解一下,周公子還是儘快再去找一個大夫!當然,如果周公子信得過我的話,我也可以幫公子介紹一名大夫。」

「夫人沒把握嗎?」從進來周奕就一直跟著李沐沐,看她的架勢周奕就知道李沐沐會得不止一點點。

「誠如周公子所見,我實在是不方便!所以令妹這裡最好能有一個大夫全天看護著她。」

能不能治好李沐沐還沒有把握,再說王春桃也不可能同意她每日出來,還是給人診病。

周奕以為李沐沐想要談價,「夫人放心,診金不是問題!我可以派人每日到府上去接夫人,等診治完我妹妹,我再著人把夫人送回去就是了。」

聽到周奕又跟她們提錢,別說佩蘭了,就是玉竹都忍不住爆發了。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實話告訴你!我們家大小姐可不差你這點錢,今天差點被你們家的馬車撞到就已經夠倒霉的了,這會兒倒好,你們還要粘著不放!真沒見過這麼厚臉皮的人。」

周奕沒有想到一個小丫頭跟自己說話這麼難聽,臉上也覺得有些掛不住,他沖著李沐沐抱拳說道,「是我要求過分了,改日定當登門拜謝!」

說完就彎腰去抱周蝶。

玉竹也知道自己的話說得有些過分了,可她實在是受不了了,索性李沐沐並沒有怪她的意思。

見周奕要帶周蝶離開,李沐沐也沒有挽留。

周奕過來要抱周蝶,李沐沐準備站起身來給他讓個地方。

誰知李沐沐剛剛扶著床邊準備起身,周蝶居然又犯病了!

她全身僵直,身子扭向了李沐沐她們這一側,嘴巴正好無意識的一口咬到了李沐沐的小臂上。

李沐沐疼得一下子就抽了一口涼氣。


雖然隔著衣服,可幾人還是看見周蝶下口的地方迅速變紅,這是見血了。

「大小姐!」佩蘭和玉竹趕緊上前想要扯開周蝶,護衛也上前幾步準備把人拉開。

周奕上前一步半個身子擋在了護衛的身前,開玩笑!他妹妹一個未出閣的姑娘,那幾個小丫鬟就算了,要是再加上一個大男人拉拉扯扯的像什麼話!

護衛可不管那麼多,看到李沐沐受傷,周奕還擋著自己,當下準備跟他動起手來。

「都別動!」被咬著的李沐沐止住了眾人的動作。

見眾人聽見自己的話都停了下來,李沐沐並沒有馬上再給周蝶施針,而是轉頭對護衛說道:「去把郭大夫請來。」

護衛本想拒絕,之前送掌柜的去衙門的那人還沒回來,他又走了,大小姐的安危怎麼辦?

可他一抬頭就看到李沐沐不悅的眼神,今日她們這幫人已經夠不聽話的了,他相信他要是再不停大小姐的話,大小姐一定會生氣的。

「是!」護衛本就嘴笨,到了嘴邊的話也不敢再說,只好領命離去。

護衛離去,屋子裡只剩下周奕一名男子,反正周奕說他與周蝶是親兄妹,李沐沐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

她叫佩蘭把房門關好后,把周蝶的衣領和腰帶全都解開了。

周奕原本還想問李沐沐要幹什麼,但他很快就發現周蝶的呼吸都順暢了許多。


李沐沐又讓佩蘭把銀針給自己拿過來,重新給周蝶施了幾針。

「好了玉竹,起來吧!不用壓著她了!」李沐沐扎完最後一針,對按著周蝶腿的玉竹說道。

剛剛李沐沐被周蝶咬住,玉竹第一時間就近壓住了周蝶的腿,她怕周蝶失控在踹到了李沐沐。

李沐沐這會兒的肚子可經不起一踹。

周奕也看到了玉竹的行為,他雖然不滿,但是他已經擋住了人家的護衛,要是連人家的丫鬟都要攔,萬一真的傷到了這位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只怕是個麻煩事。

李沐沐施針過後待了一會兒,周蝶漸漸再次平息下來,咬著李沐沐胳膊的嘴也慢慢鬆開。

佩蘭趕緊把李沐沐扶到另外一邊坐下,她可怕周蝶再突然發作。

李沐沐小臂處的衣袖已經染了一片血跡,佩蘭小心翼翼的把李沐沐的衣袖挽起,兩個丫頭看到李沐沐胳膊的傷口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李沐沐的小臂上兩排深深的牙印,有的地方還在往外滲血,根據血流的速度看樣子是傷到血管了。

玉蘭趕緊跑出去抱了個藥箱進來,佩蘭也拿起棉花一點點沾著白酒為李沐沐清洗著傷口。

白酒擦拭傷口的時候李沐沐感覺自己的肚子一下一下的抽痛,按說這點疼痛對李沐沐來說不算什麼,可現在她能忍受得了,她得身體可受不住。

看來一會兒郭大夫來了,得讓她再給自己把個脈看看了。

見幾個女人都離開了周蝶的床邊,周奕走過來為周蝶擦拭著嘴邊的血跡!

周蝶蒼白的臉色襯著這抹血跡更加鮮紅!

等他為周蝶擦完嘴角才起身去看李沐沐的傷口,這會兒傷口上的血跡已經被佩蘭清洗乾淨了。

不過這因為這樣,才能更清楚的看見傷口,周蝶這口咬得可太深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