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過六百加更以及免費章節,努力上去吧!

除了收藏,訂閱和月票也不要閑著,月票是打賞機制,或許對於很多人來說也沒這個必要,我也不多奢求。不過,訂閱是根本,沒了訂閱就等於沒了成績,兄弟們畢竟也是在看書的,千字三分錢並不貴。

以上如果不喜歡聽全當放屁處理,分不清正版盜版的以及說啥也要看盜版的,我算是折服了,不過如果有善良的讀者,不希望我被餓死的,還是一點,至少看正版,月票可以不投,但是書錢不要省了。

qaq我只希望這一點,現在是飯錢都沒還要找人救濟,我也希望這是最後一次請假。從明天開始,你不盜版,我不斷更。

最後……求飯錢

… 「蘇墨,你的逃亡到此為止吧!」

一聲充滿著暴虐以及狂躁的聲音傳遍在這方天際之間,與此同時也是帶起了一陣強烈的聲浪,縱然是大地都有種在顫抖的感覺。

毫無疑問,此刻前來的只有可能是一人,皇甫謳歌。

蘇墨的力量,他剛才也是切身的體會到了,不過現在來說,還根本不能夠威脅到他,但是卻依舊還是不容小覷。

更何況,蘇墨的年齡遠遠比他要低,而按照如此的天賦,以及這般的修鍊速度,用不了多久恐怕蘇墨就能夠以驚人的實力超越他,甚至於連皇甫一族都會受到威脅。

而最重要的一點,蘇墨與皇甫謳歌,蘇族與皇甫一族,是呈對立的局面。

所以,到最終必然會有一方泯滅,而照此狀況發展下去,恐怕那個被泯滅了的將會是皇甫一族。

正因為如此,皇甫謳歌就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他,縱然是天涯海角也要將他抓到。

「這麼快就來了么。」

雖未見人,但是是誰蘇墨已經一清二楚,不禁眉頭也是略微皺了起來。

皇甫謳歌追上來是自然而又無法逃避的事情,但是竟然這麼快,卻讓蘇墨有些沒有預料,略顯措手不及。

下一刻,前者的身影便浮現了出來,透入了後者的視線之內,同時也是激起了一股強烈的狂浪,好在有姜力夫及時擋下,否則蘇墨必然會極其狼狽。

「蘇墨,難道你覺得你能夠逃得出我皇甫一族的天羅地網么,不要異想天開了!」

此刻的皇甫謳歌,已經不再像之前那般帶著玩味了,而是一臉的陰沉。因為剛才的疏忽,才讓蘇墨有了逃脫的機會,現在好不容易再找到,若是再讓他逃脫了,那麼就絕對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既然雙方已經徹底撕破臉了,就根本不用在意交惡與否。

在他的兩旁,現在也僅有三兩個人,修為相對剛才那埋伏著的二三十人來說,也僅僅只是中游。

畢竟這蘇陵這般龐大,想要從中找人無異於海底撈針。皇甫謳歌自然也會分配人出去尋找,而且如果蘇墨預料的不錯的話,現在恐怕在蘇陵的周圍已經逐步開始有更多的皇甫一族把手。

皇甫謳歌自身暫且不提,在地界稱王稱霸,必然也是要有萬事俱備的覺悟,想必皇甫謳歌有了之前一次的失誤,這一次也必然會做的更加完備,更加滴水不漏。

「逃?」

而蘇墨的神情卻是鎮定自若,彷彿身處事外,一派神情怡然之感,唯獨神色的凝重不變,「我為何要逃,我只不過是沒有時間與你們糾纏罷了,你皇甫一族真是太抬舉自己了。」

不用說,現在想要從這裡逃出去,應該是沒有可能得了,就現在這個情勢來說,又恢復到了之前的狀態。

以皇甫一族的手段,就這三兩個皇者中期左右修為的,加上作為聖人的皇甫謳歌,要攔住蘇墨與姜力夫的去路,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好大的口氣,你真的覺得還能夠有之前那樣的機會么?」這句話,配合著皇甫謳歌冰冷而又凜然的笑,頓時是帶給蘇墨一種無形的威懾,幾乎都是觸動了他的心境。


這樣的程度,恐怕就不是現在的帝王心訣所能夠輕鬆駕馭的了。

而蘇墨對於他的話語,並未再次言語,心中的思緒也開始運轉。

剛才小球球非常明顯的有了反應,再加之現在黑陰玉有了近似於共鳴的反應,恐怕那白陽玉就在伸手可觸的地方,只是究竟在哪裡,蘇墨卻始終都摸不到頭腦。

在這裡,不用說是墓府,就算是雜草也是寥寥無幾,放眼望去是一片的荒蕪。

說白陽玉在這個地方,恐怕蘇墨如果沒有現在的信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


但是,白陽玉就近在哪兒,蘇墨卻始終摸不著頭腦。

「怎麼,被我說中了,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么?」

突然之間,皇甫謳歌的言語顯得輕鬆了幾分。顯然,有了蘇墨這樣的沉默,就讓他放下心來。

並且,他的感知當中,姜力夫的氣息已經再一次跌落到了皇者範疇之內,雖然不知道他這樣修為的起伏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就現在的狀況來看,還是讓他感到安心的。

既然蘇墨和姜力夫威脅不到他,他便沒必要過分費神了。

「皇甫謳歌,難道你覺得你現在這樣殺的了我么?」頓時,蘇墨的言語卻是變得冰冷了起來,「簡單來說,雖然殺死你我做不到,但是從這裡逃脫出去於我而言綽綽有餘,而這一次如果我逃出去了,那麼想要在抓到我恐怕就更加困難了。」

蘇墨的話,直接是透入了皇甫謳歌的內心之中,頓時是讓後者的神色一下子又陰沉了下來。

前者所說的,完全就是後者所擔心的,如果不是這樣,皇甫謳歌也沒有必要招來宗族,更沒有必要如此大張旗鼓就為抓這個年僅二十歲的青年。

畢竟,他的天賦太過於妖孽,成長空間太過於龐大,存在太過於恐怖了。

「實力沒有,大話倒是挺會說。」

不過突然,皇甫謳歌的嘴角竟然是翹起了一抹弧度,「難道你覺得你真的能夠逃得出我皇甫一族的天羅地網么,簡直是痴人說夢,讓人恥笑。」

繼續說下去,也並沒有什麼作用,對於皇甫謳歌來說,蘇墨就是心上的一把刀,儘可能的希望早些除去。

「談話到此結束,準備好你的遺言吧!」

頓時,皇甫謳歌右臂向前一伸,緊隨其後五指猛然一張,一股如若滔滔江水的靈元頓時從他的手中流轉出來,方圓數百丈的氣息都是為之驚動,頓時一片混亂。

而隨著他的動作,在他身旁的幾人,更是立刻移開了身軀,直接是從上空包圍住了蘇墨與姜力夫兩人。

感受著周圍滾滾而來的氣勢,以及腳下土地的震顫,蘇墨也是下意識的開啟了影瞳,同時四下注意著尋找突破口,畢竟正面硬抗以他的力量來說完全就如同螳臂當車。

而思緒間,小球球也是順著他的手臂回到了他的胸前衣物之中。

「既然離不開,那麼就拼了!」

對於蘇墨而言,如今活下去便是他唯一的信念。這麼多生死線都走過來了,他絕不會讓自己在這種地方這種情況下就隕落了,就算是大殺四方,他也要為自己踏出一條路來。

對於弱者,沒有憐憫的必要。

「擋我者死!」

頓時他的眼神一下子堅毅了起來,與此同時手中劍芒一劃,沉浮劍便瞬間上手,身上盪出劍氣,直接是一次又一次的沖淡這四面波盪而來的氣勢。

一旁姜力夫同樣手握靈元,靜靜地等待這,伺機而動。

「殺!」

頃刻間聲浪滾滾,皇甫一族的人異口同聲響徹天穹,恍若雷震。

而隨著聲浪襲來的瞬間,幾人手中掌握著的靈元,也全部都是傾巢而出,以無懈可擊之勢向著蘇墨與姜力夫的方向襲來。

蘇墨這邊,自然也不能夠坐以待斃,皇甫一族出手的下一刻,他與姜力夫便一同出手。

而他的目標,便是位居戰陣上位的皇甫謳歌。

他是這戰陣的中心,擊垮他便是破解這戰陣的最大途徑。

畢竟,與姜力夫相比,蘇墨的存在更加讓皇甫謳歌忌憚,而且掩護蘇墨的任務,反而不比從皇甫謳歌這邊突破來的輕鬆,所以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姜力夫的身上。

「死來!」

見蘇墨拔尖直接襲擊而來,皇甫謳歌手中頓時同樣是劍芒一閃,霎時間一柄九尺長劍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僅僅劃過虛空就帶給了蘇墨一種撕裂一般的感覺。

鏘!鏘!鏘!

不過瞬息之間,雙方的劍就展開了第一次的交鋒,劍光與火花頓時激蕩在這片蒼穹之上,氣浪同樣是不斷翻滾。

但每次的每次,蘇墨的攻擊都是被完美的破解,雙方之間戰鬥經驗上,也是有著不少的差距。在這一邊,皇甫謳歌也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突破了的。

「萬劍歸宗!」

蘇墨一道高聲咆哮瞬間炸開,頓時劍芒便就瀰漫整片蒼穹,陣陣激蕩開去,帶給皇甫謳歌一種強烈的衝擊感。

前者爆發出這樣的力量,直接是讓後者手中的動作猛然一頓。

這簡直是笑話,蘇墨與皇甫謳歌,兩人之間的差距足有一整個大境界,是聖人與王者之間的差距。但是,幾招下來皇甫謳歌不用說是殺死蘇墨,縱然是傷都沒有傷到他。


在他看來,他是最為無能的聖人了。

但是,事實上並不是他太弱,而是蘇墨太強。

蘇墨雖然是二脈王者的修為,但是他的真實實力卻早已遠遠超越了這個境界。

有狂靈斗,也有狂靈神能,更有覺醒了的六個屬性,甚至於連帝脈都已經覺醒。如此層次的力量,全部都被蘇墨掌握在手中,至始至終都保持著如此的力量,不過卻因為自身修為的緣故,實力卻是被壓制了。

現在蘇墨差的,就只是認知上的修為了,一旦他突破了皇者境界,因為境界的緣故而被壓制了的勢力,便就會全面爆發,之後他將會擁有如何的實力,縱然是蘇墨自己也不得而知。

… 萬劍歸宗之勢起,頓時也是呆了一股強烈的靈元浪潮。

緊隨其後,在蘇墨心念一動之際,以火屬性開始,金、木、水、冰、風便也是一同流轉了出來。

頓時,六色靈元匯聚在蘇墨的劍身之上,相輔相成直接是將蘇墨這一劍的實力再提升了一個層次。

見此一幕,皇甫謳歌的神色頓時流露出了十分震驚的樣子。

六種屬性全部都匯聚在蘇墨的身上,這一點就已經超乎了他的常識,從來他也就只聽聞過一體雙屬性的傳聞,並且那樣的存在雖然實力超群但是壽元往往不長。

而眼前,卻活生生的出現了六種屬性凝聚一體的情況,而且還是這個修鍊天賦如若是妖孽一般的蘇墨。

如果,再繼續放任蘇墨成長下去的話,恐怕皇甫一族的覆滅,將會是不遠的將來。

所以,此時此刻蘇墨必須死,不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皇甫謳歌,或者說是皇甫一族都必須要將蘇墨扼殺在搖籃里。

「死來!」


啥時間,在皇甫謳歌的手中劍身之上,一道赤紅色的光芒瞬間散開,緊隨其後猶如熊熊烈火一般的靈元就瞬間充斥在他的劍身之內。並且,雖然他單單隻有一種靈元的存在,但是卻十分的恐怖。

瞬間,他所爆發出來的波動,就直接是超越了蘇墨。

不過,蘇墨的臉上卻並沒有流露出一絲半點的怒色,反而還是十分的冷靜,一心之中也只有衝破這戰陣的念頭。

「給我死!」

一聲咆哮,帶起了手中沉浮劍的揮動,蘇墨也是毫不猶豫更是毫無保留的將全部的力量都匯聚到了手臂與劍身之上,以最高的姿態向皇甫謳歌出手。

縱然皇甫謳歌的勢頭,已經遠遠地超越了他。

轟!

這一劍交鋒,最終的結果毫無懸念,是蘇墨落敗。

皇甫謳歌的這一劍,硬生生的就是砸在了沉浮劍之上,而這一瞬間蘇墨就感覺如若是天穹壓落在了他的身上。

也正是這一刻,他才切身的感受到聖人究竟是怎樣一種存在。這是絕對力量的壓制,完全就是天壤之別,不說是王者,縱然是聖人與皇者之間,恐怕也是有一條難以望穿的鴻溝。

頓時,沉浮劍在蘇墨的手中直接是散成了星點回到了蘇墨的體內,不過好在沉浮劍為蘇墨擋下了不少的力道,最終皇甫謳歌的餘波震在蘇墨身上的時候,也並沒有當場將蘇墨擊斃。

而後,蘇墨也是被這股餘波,毫不留情的甩到了地面之上,瞬間形成了一口巨大的坑洞。

皇甫謳歌,已經是強到了離譜的地步了。但這,也才是真正聖人的力量。

易烊千璽之草莓味女生 你就與你蘇族的先輩,一同給我葬送在這裡吧!」

皇甫謳歌的聲浪之強,是直接震散了周圍的殘雲,緊隨其後在他手中劍身也是劍芒一閃。

蘇墨全身上下已經沒有一處完好的骨骼了,不過好在他的帝脈沒有受到任何程度的損傷。但是,現在他能夠保持著清醒已經是勉強,透過模糊的視線望向蒼穹之上的皇甫謳歌,身軀想要動起來,但是卻做不到。

他躺在血泊之中,僅僅留下的也只是最後一絲的氣息,皇甫謳歌的這一劍,也是對他的性命勢在必得。

另一邊,姜力夫已經無法抽身,他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動用聖人的力量,但是卻始終都是無法動用,不用說是救下蘇墨,就是從這裡抽身都沒有任何的辦法。

嗡!

霎時間,一道強烈的靈元在蒼穹之上大放,其最中心便是處在蘇墨劍身周圍,一陣陣的靈元激蕩,最終是一劍穿破蒼穹而來。

在這一劍之下,周圍的無論是大地還是虛空,都在為之顫抖,而隨著顫抖,整個蒼穹也開始色變。

而蘇墨,想要躲開這一劍,根本不可能。

頃刻之間風雲聚變,皇甫謳歌的這一劍直接是觸在了地面之上,頓時方圓數百里的地面無一完好,全部都是呈一片碎裂的景象,同時煙塵瀰漫蒼穹,直接是將目之所及都籠罩在了其中。

蘇墨的眼神顫抖不止,而在最後一次恍惚,將要徹底失去意識的那一刻,卻是清楚的看到了擋在自己身前的一道身影。

這道身影非但不陌生,反而還有些熟悉。

「燁麟……」帶著下意識的一聲呼喚,蘇墨也是徹底失去了意識。

……

當他醒來,周圍已經不再是一片荒蕪,而變成了石刻的空間。

在這裡沒有任何意思光芒透進來,但是蘇墨卻能夠清清楚楚的看到前方的一切,猶如是在外界一般。

「斷了三根肋骨,胸膛徹底粉碎,北部錯位損傷,四肢完全碎裂。」

將昏厥之前的大概都記起來的時候,蘇墨也是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身上的創傷卻倒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反而比他預想的要好很多。這樣的創傷,以蘇墨此時的藥力來說,也需要修養很久了。

所以,蘇墨做的也僅僅只是接骨與簡單的修補而已。

並沒有用多久的時間,蘇墨就已經將自己身體之內的創傷都修補了個遍,雖然還是使不上力的,但是基本的動作還是能夠做的。

當他的視線開始偏轉的時候,便是看到了不遠處的一條通道,左右凝望卻也僅有這一條道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