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連續兩道劍氣劃破皮肉的聲音響起,半空之中紅芒劍氣突破了裘護法的抵擋,狠狠地擊中了他的胸膛,凌厲的劍氣毫不留情地在他身上留下兩道劍痕,頓時血如泉涌,裘護法的嚎叫聲也在同時響起,整個人難以忍受劍傷帶來的疼痛,直接一頭栽倒,重重地朝著地面砸去。

然而,就在裘護法墜落的期間,他奮力地拋出一枚不起眼的奇異石頭。

頓時,只見那枚石頭兀自懸浮在半空中,一道奇異的力量散發而出,竟然在半空中急速旋轉起來,隨後,虛空之中一條黑色的通道兀然出現,一道強橫得令人窒息的氣息從通道之中傳來。

「空間蟲洞?」

葉凡眉頭一皺,這是神靈大陸上只有真靈境武者才能施展的至高手段,剛才這裘護法拋出的石頭應該就是用來感應的瞬石,作用只是作為牽引將真靈境武者通過空間蟲洞傳送而來。

而且這塊瞬石之上必定有著某位真靈境強者印記,否則是無法引起空間蟲洞的。

毫無疑問,裘護法這是在召喚真靈境武者前來,這樣的舉動可是把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驚呆了。


只要真靈境武者真的出現,那麼便是這個戰場上的主宰,到時候情況自然不容樂觀。

空間蟲洞一旦開啟是再也阻止不了的,除非對方不主動前來,或者等到十息之後瞬石失去了能量,無法再支撐空間蟲洞為止。

重重砸落在地面之上的裘護法此刻全身骨骼都已經碎裂了三分之一,動彈都變得有些痴心妄想起來,但他還是不由得獰笑幾聲:「葉凡,等到師尊到來,就是你的死期。」

葉凡臉色淡然,眼中掠起一抹殺意:「可惜你是看不到了。」

話音一落,葉凡手中長劍一抖,身子俯衝而下,直接朝著裘護法丹田之處刺去。

幾乎是在同時,空間蟲洞之中,一道黑影緩緩顯現,來人同樣是帶著面具,看不清長相,不過修為比裘護法不知道高出幾倍,應該就是他用瞬石請出來的真靈境武者無疑。

黑影出現的一剎那便看見了葉凡刺向裘護法,頓時大喝一聲:「住手!」

可惜,葉凡根本不會聽他的,長劍毫不費力地直接穿透了裘護法的身體,葉凡手腕一轉之下,直接將裘護法的丹田攪得稀碎。

裘護法一雙眼睛滿是不甘和迷茫,他到死都不相信葉凡竟然敢當著自己師尊的面斬殺自己。

原本就已經氣若遊絲的氣息在這時開始消散開來……


… 面無表情地抽出血淋淋的長劍,葉凡心裡也不免鬆了一口氣,總算是解決了裘護法,也算是報了易青影這被傷之仇。

此刻,半空中空間蟲洞開始逐漸消失,裘護法的師尊已然出現在了大家眼前。

一襲黑袍打扮,與裘護法倒是一樣,只不過黑袍上銘刻著莫名的符文,看起來有些詭異莫測。

「混蛋,竟然敢殺了本尊的徒兒。」黑袍人一出現在雲天山莊上空,便是一陣怒喝。

作為一個真靈境強者,自己調教出來的元靈境弟子被一個天極境武者打敗那可是很沒有面子的一件事,而且最關鍵的就是葉凡竟然當著自己的面殺了裘護法,這與赤裸裸地打自己的臉完全沒有區別,只要是一名強者,只要他擁有強者所有的哪怕一丁點自傲都受不了。

話音一落,黑袍人一隻乾枯的右手隔空沖著葉凡一掌拍來,掌力之雄厚令人髮指,而且速度奇快,不過一個呼吸間便已經到了葉凡面前。

葉凡現在躲閃顯然已經來不及,雙手舉劍狠狠一劈而下,強橫的劍氣與掌力隔空對碰,毫無疑問,葉凡的劍氣根本不是黑袍人掌力的對手,瞬間被擊潰四散,掌力沒了阻擋又重新朝著葉凡激射而去。

葉凡連忙橫劍在胸腔抵擋,頓時感覺到一股重逾萬斤的巨力狠狠地砸在自己的長劍之上,一道及其低沉的嗡鳴聲隨即響起,葉凡手中的長劍因為承受不了這巨大的力道開始明顯彎曲起來。

眼看著長劍就要被折斷,葉凡體內真元暗自一涌,腳掌一踏地面,整個人借著這道掌力爆退而去,以此來化解長劍之上的力道。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可真靈境強者的恐怖已經不言而喻,黑袍人只是隨手一擊,自己便落得如此狼狽的下場,葉凡實在不敢想象他要是全力出手,自己的下場會如何。

想到這些,葉凡臉色兀自凝重了起來,握著長劍的右手不由得緊了緊,就算對方實力再是強勁,自己如今為了爺爺的下落說不得也要拼上一拼了!

黑袍人一擊擊退葉凡后,直接身形一閃出現在了裘護法屍體旁,看著他那滿身的鮮血以及死不瞑目的樣子,心裡不由得一股怒火上升。

「你們殺了本尊的弟子,那麼就全部不要走了,本尊要你們全部去給他陪葬。」黑袍人聲音一冷,說話間已經將裘護法的屍體收了起來,直接放進右手食指上的一枚古樸的戒指之上。

「儲物戒指?」葉凡兀自低語道。

以前自己可是聽老師提起過,神靈大陸上用來儲存物件的除了三種不同品質的儲物袋,還有更高級的儲物戒指,它的儲存空間是高級儲物袋的十倍以上,但是製造儲物戒指需要真靈境以上武者才能完成,所以神靈大陸上流傳的很少,基本上都是真靈境以上修為的強者才會有,還有一小部分便是那些背後有著強大宗門家族的人物才能擁有。

眼神異常冰冷地環顧四周一眼,黑袍人最後還是將目光鎖定在了葉凡身上:「小子,你是迄今為止第一個敢在本尊面前殺我弟子的人,待會本尊必定將你剝皮抽筋,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活活折磨致死。」

「如果你能做到的話小爺並無任何的怨言。」葉凡肩頭一聳,冷笑幾聲道:「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弱者就註定要被強者滅殺。」

「你是說本尊的弟子是弱者?」黑袍人聲音陡然一沉。

「事實不是已經證明了嗎?」葉凡戲虐一笑:「小爺安然無恙地站在這裡,而你的弟子現在已經去了地府報到,我想閣下應該已經分出來誰是強者誰是弱者了吧?」

「小子,你很囂張,本尊想知道你究竟是誰。」黑袍人略帶一絲命令的語氣道。

「你這是請教的態度嗎?」葉凡帶著一絲玩味地道。

黑袍人微微一愣,他顯然想不到在自己真靈境強者面前,葉凡竟然還敢用這種語氣和自己說話,簡直就是和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心中的怒火頓時被無限放大,冷哼一聲,一股威壓悄無聲息地鋪天蓋地朝著葉凡而來。

葉凡只覺渾身好像被無盡的力道擠壓著一般,全身骨骼陣陣脆響,仿似要斷裂開來一般,也幸好以前在古魂的近乎變︶態訓練中自己也算練得一身的銅皮鐵骨,否則現在恐怕早就骨骼盡斷而亡了,畢竟真靈境的威壓可不是蓋的。

「尊駕,在下是這雲天山莊的宗主裂元宗,特來迎接尊駕。」裂元宗和秦驚天紛紛湊了上去。

「你們兩個就是雲天山莊的人?」黑袍人輕描淡寫地掃了兩人一眼,道:「你們可以稱呼本尊為第九地尊。」

「是,第九地尊。」裂元宗和秦驚天異常恭敬。

「你們告訴本尊,這小子是誰?」第九地尊伸手一指葉凡問道。

「回稟第九地尊,這傢伙就是葉凡!」裂元宗坦然道。

「葉凡?」第九地尊眼神一斂:「他就是那個葉家唯一逃脫的族人?」

「不錯,我們的人一共去了兩次青玉城,只有他沒有被我們抓到,是葉家唯一的漏網之魚。」裂元宗有些咬牙切齒地道。

「兩次,唯一?」葉凡心中一驚,看來在自己離開青玉城后他們又去了一次,恐怕大爺爺葉天青也已經被抓了。

葉凡心裡一直有一個疑問,自己家族在神靈大陸上只不過是一個三流家族罷了,為什麼有人會擄走所有族人,又打算用他們做什麼。

「沒想到竟然是你,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一次本尊要親手逮住你帶回去聽候發落。」第九地尊嘿嘿一笑道。

很顯然,他雖然沒有見過葉凡,但是對葉凡似乎也並不陌生。

「我們葉家不知道哪裡得罪了你們,為什麼要將我們族人全部抓走?」葉凡試探性地問道。

第九地尊微微沉默了幾息,隨後道:「這個你就不用知道了,等你去跟你們族人團聚了一切就自然明白。」

「團聚?」葉凡頓時露出一抹欣喜:「你的意思是爺爺他們現在並沒有生命危險?」

「不要想著套本尊的話,就算讓你知道了全部也無濟於事,還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還能免去一頓皮肉之苦。」第九地尊冷笑道。

「動手吧,小爺倒是很想見識見識你這個所謂的第九地尊的實力。」葉凡一臉堅毅之色。

「好,既然你不見棺材不掉淚,那麼本尊就成全你。」

第九地尊話音一落,身形一閃而沒,徹底地消失在了眾人眼前,等到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葉凡身後,乾枯的大手五指一曲,沖著葉凡脖子抓來。

眼看著自己的脖子就要被一把抓住,葉凡反手一劍刺向自己的身後,並且從下往上一掃而去,要是第九地尊不及時收手的話,必然被葉凡的這一劍划傷。

第九地尊神色微微一變,身形一頓,右手劍指一探而出,直接將葉凡的長劍夾在手中,體內無比雄厚的真元稍稍運轉開來,指頭略微用勁,竟然將葉凡的長劍直接硬生生一拗而斷,一道清脆的金鐵之聲響起。

隨後,第九地尊夾著斷劍的劍指一抖,那半截斷劍竟然直接刺向葉凡脖子。

葉凡頭也沒有回,直接就是身子一側,眼看著那半截斷劍擦著自己的肌膚射過,一抹冷光令人心有餘悸。

還不等葉凡反應過來,只覺腰間一股劇痛傳來,當下整個人都被一股巨力轟飛而出,有些狼狽地落在數丈開外。

轉頭看向第九地尊,只見他正緩緩地收回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劍指為掌的右手。

很顯然,剛才就是第九地尊出手擊中了自己的腰部,強橫的力量讓葉凡的骨骼都差點斷裂開來,體內的氣血一陣翻騰不定。

「好小子,受了本尊一掌還能站著的天極境你算頭一個,不過也是最後一個了,桀桀!」

葉凡還來不及說話,第九地尊身形又是一閃消失,下一刻葉凡只覺自己右側的空間一陣扭曲,連忙一踏虛空,向後爆退數步。

幾乎是同時,在原地處,空間扭曲之後,一道黑影赫然跳出,一道雄厚的掌力呼嘯而出,雖然沒有直接擊中葉凡,但是擴散而出的力道還是讓葉凡再度後退了數步,此刻橫在胸前格擋的長劍已經滿是缺口,劍身之上滿是裂痕。

隨手丟棄了手中的殘劍,葉凡臉色又凝重了幾分。

自己手中的長劍雖然不是什麼削鐵如泥,堅不可摧的神器,但那也是精鋼打造,卻被第九地尊輕而易舉地毀了,就這份實力就已經是自己望塵莫及的了。

就在此刻,葉凡瞳孔猛然一縮,因為他發現眼前的第九地尊身影竟然模糊了起來,隨即消失。

心中暗道不好,可還不等葉凡有任何的防備,身後一隻乾枯的大手已經從扭曲的空間探出,結結實實地一掌擊在他的後背之上。

「咔嚓!噗!」

一道骨骼斷裂聲響起,隨即葉凡口中噴出一道鮮血,在半空中揚起一抹血霧,整個人被直接轟飛而出,有些踉蹌地落在七八丈開外。

… 「葉凡哥哥,你怎麼樣?」

「葉凡,小心!」

「葉小兄弟撐住啊。」


「……」

見到葉凡在短短地幾次交手之中已經受了傷,底下易青影等一眾觀戰的朋友紛紛擔憂起來。

硬生生地將又一口到了喉嚨的鮮血咽了回去,葉凡一抬手,蒼白的臉旁沖著眾人露出一抹強笑:「放心,我沒事!」


「葉凡,本尊不得不說你的實力是本尊見過的天極境武者中最頂尖的幾人之一,只可惜在縱使你再如何天縱奇才,巨大的修為差距是無法彌補的,你根本不是本尊的對手!」第九地尊陰森一笑。

「哼,要想傷害葉凡哥哥,先過我這一關。」易青影說著就騰空而上,卻不小心牽動了傷勢,不由得一陣劇痛難忍。

第九地尊輕蔑地掃了易青影一眼道:「小妮子不要著急,等本尊解決了他自然會輪到你,今天在場的人沒有一個能倖免。」

「青影放心,我不會有事的。」葉凡柔聲道。

「哼,都自身難保了,還要在這裡打腫臉充胖子,看來不真的給你一點顏色瞧瞧,你都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第九地尊袖袍一甩,渾身上下一團黑氣翻滾而出,強橫的氣息就連空間都要撕裂開來一般,直接就沖著葉凡暴沖而來,右手五指一曲,黑氣翻滾之間,數道勁氣激射,赫然就是之前裘護法施展的幽冥鬼爪。

只不過,此刻幽冥鬼爪由第九地尊施展出來更加霸道,強大無匹的力道足可斷金碎石,葉凡心中一股恐懼悄然升起。

「青雲劍術,疾!」

葉凡來不及多想,體內真元瞬間凝聚,雙手劍指變化之間,數個隱晦的印結一凝而起。

只見他渾身上下紅芒閃動,雄厚的真元在胸前瞬間匯聚起一道丈長的劍氣,幾乎是在劍氣形成的同時,葉凡又是一聲低喝,劍氣似乎得到了什麼命令一般直接激射而出,凌厲的劍氣就連空間都撕裂開來,好似衝天而起的一道驚鴻,目標正是迎面而來的第九地尊。

感受著眼前用有著恐怖氣息的劍氣,第九地尊眼神微微一冷:就是這所謂的青雲劍術殺了本尊的弟子嗎?

黑色氣勁與劍氣瞬間交織在一起,兩道狂暴的攻擊在半空中閃出絢麗的光彩,衝擊波四散開來,就連空間都不免被震蕩出陣陣漣漪,足可見兩人攻擊的威力。

第九地尊的幽冥鬼爪雖然被葉凡的劍氣阻擋下來,但葉凡還是不免臉色發白,青雲劍術乃是真級中階武技,所需要的真元完全不是天極印所能比擬的,加上之前施展的數次,葉凡現在體內的真元已經消耗不少,原本還算平穩的呼吸此刻也變得急促了幾分。

「真級中階武技?」第九地尊兀自呢喃道:「怪不得能殺死本尊的弟子,聖靈學院果然不愧是聖靈域的武道聖地,出手不凡,一個學員竟然都能擁有真級中階武技,可惜在本尊跟前就算擁有真級高階武技也是徒勞。」

看了一眼毫髮無傷的第九地尊,葉凡皺了皺眉,體內萬劫天經瘋狂運轉起來,渾身上下紅芒流轉之間,吞天噬地全力施展而出,整個雲天山莊的天地靈氣頓時紊亂起來,全部朝著葉凡體內狂涌而去。

感受著葉凡逐漸增強的氣息,第九地尊略顯驚疑地道:「增幅武技?」

不過幾息時間,葉凡的吞天噬地已然施展完成,而且自身修為已然增幅到了天極境七品,身上所散發而出的氣息比起天極境九品的秦驚天更驚人幾分。

「本尊會讓你明白做什麼都是徒勞的,接下來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真級中階武技的威力。」第九地尊桀桀一笑。

隨後雙手印結變化而起,無數的黑氣籠罩全身,並且不斷地往掌心處一個黑色氣旋凝聚而去,周身的空間扭曲之間數道狂風席捲,一道恐怖的氣息瀰漫而出,並且越來越強。

葉凡並不敢有一絲的怠慢,雙手豁然左右平攤開來,天極境七品的真元盡數狂涌,只見他周身的空間一片漣漪泛起,無數道閃著紅芒的劍氣飛速凝聚而起,每一道都擁有著及其懾人的氣息,比之前所施展的劍氣都強橫了倍許。

「好強大的劍術,難道這就是真級中階的武技所擁有的真正威力嗎?」凌慕寒作為鐵劍門的宗主,一身劍術修為可說是元陽帝國第一人,可是如今在看到葉凡的青雲劍術之後,不免有些羨慕嫉妒起來。

「葉凡,你這一年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什麼你還活著,又為什麼你的實力已然如斯?」在眾人所遺忘的角落中,穹炎一臉怨恨地看著半空中的葉凡,莫名地覺得一陣鬱悶。

「葉凡哥哥,小心啊。」易青影暗自為葉凡祈禱起來。

「青雲劍術——星滅!」葉凡印結一凝,飽和一聲,雙手劍指奮然沖著第九地尊一點而去。

頓時,懸浮在他周身的無數劍氣紛紛爆射而出,凌厲的力道夾帶著刺耳的破空聲在整個雲天山莊響起。

與此同時,第九地尊也已經結印完成,右手掌心處一團無比濃郁的黑氣凝聚,看著鋪天蓋地而來的無數劍氣,第九地尊右手一掌猛然拍出,沉喝道:「滅天掌印!」

下一刻,黑氣兀自翻動,竟然在片刻之內化為一道半人-大小的掌印,狠狠地朝著葉凡的無數劍氣襲來,速度之快在半空中留下一道殘影。

黑色掌印與劍氣相碰,只是微微一頓,隨後竟然直接將衝擊而來的劍氣擊潰,並且一路如摧朽拉古一般,葉凡那看似無堅不摧的劍氣根本不是黑色掌印的對手,不斷地撞擊在黑色掌印,又不斷地被擊潰,直至最後一道劍氣也徹底消失於虛空。

然而,葉凡的無數劍氣也不是一點功勞也沒有,雖然最終還是沒能阻止黑色掌印,但卻消耗了它大部分的力道,等黑色掌印來到葉凡面前之時已經淡然得好似下一刻便要消散一般。

葉凡不敢大意,一道真元護罩凝聚而起!

黑色掌印狠狠地擊在真元護罩之上,頓時只聽見一道碎裂聲響起,葉凡的真元護罩連一息時間都沒支撐住便徹底消散開來。

黑色掌印殘留的力道再無任何阻礙地擊中葉凡胸膛,立馬將他轟飛出十數丈之遠,直接從半空之中掉落下來,重重地砸在雲天山莊的一塊豎立的石碑之上,將石碑都砸倒在地,自己則是凌空一個翻身勉強站在碎石之上,嘴角早已經溢出了鮮血,臉色蠟白。

「天極境與真靈境的距離還是太大了!」葉凡一臉苦笑地心中暗自想道。

半空上的第九地尊見葉凡已經受了內傷,哪裡會放過這樣的機會,身形一掠而下,右手五指一曲,就好像是老鷹抓小雞一般往葉凡脖勁處抓來。

突兀,一道身影爆射而來,一股寒冰真元瀰漫。

第九地尊眼神一變,前進的身形卻是沒有半刻的停止,不過右手已然變掌,黑氣瞬間冒出,一道強橫無匹的掌力肆虐而出,狠狠地往這道身影擊來。

「啪!」

一道低沉的響聲驚起,第九地尊的身形微微向後倒退了半步,而那道身影卻是直接被轟飛而出,狼狽地落在了葉凡身後的亂石堆里。

這突然出現的人乃是易青影,不過此刻的她除了面容無比蒼白之外,俏臉之上還有著血污,令人看著不免有些心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