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通常來講,一品二品都是廢靈根,因為對天地靈力的親和力十分有限,即便勉強走上修鍊之路,也是事半功倍,沒什麼前景。

而三品就差不多夠到修鍊門檻了,不出意外,在耗盡壽元之前,三品靈根的人都能走到金丹境。

四品可以修鍊道元嬰!

五品可以修鍊到化神!

靈劍宗的情況,元嬰大修士寥寥,最強者也就化神。

這樣的條件下,來到這裡拜師求道的人裡面,夠到三品就已經不錯,能有四品那是意外之喜。

至於說五品,那絕對是大喜事,足夠讓宗主動容,親自收為關門弟子。

再往上的六品,那就是象徵性的存在。

靈劍宗有史以來,還沒有出現過超過五品靈根的天才,甚至於宗門本身也沒有奢望過。

所以,雖然上限只有六品,但對於靈劍宗而言,絕對是足夠用了。

華服少年來到測靈樹面前,也沒有報名字,深吸一口氣,直接伸手抓住了測靈樹根部。

而後他閉上了雙眼,全力冥想,感應天地靈氣。

這一刻全場安靜,所有人都安靜看著。

約莫五分鐘的沉寂之後,突然白色透明的測靈樹根部亮了。

「亮了亮了!」

「紅色,是火屬性靈根!」

「這麼快就亮了,看樣子很有希望啊!」

「……」

測靈樹本沒有顏色,但在感應到天賦靈根時會呈現出對應的色澤。

大體來說,火屬性靈根是紅色,水屬性靈根是藍色,金屬性靈根是金色,木屬性靈根是綠色,等等。

眼下不知名少年使得測靈樹呈現出紅色,便意味著他身具火屬性靈根。

而以那紅色從樹根往上推進的速度來看,他極有可能夠到三品,也就是說,他有成為金丹修士的潛質。

事實也的確,雖然越往上速度越慢,可最終測靈樹六片葉子中,最下面三片都亮起了紅色。

「不錯,三品火屬性靈根,你叫什麼名字?」測試結束,少年擦著額頭汗水,靈鶴真人讚許著問道。

少年面帶興奮,回道:「回上仙,小子李龍,安陽鎮人氏。」

安陽鎮距離靈溪鎮不遠,乃是為數不多臨近靈劍宗的鎮子之一,相對比較富庶。

靈鶴真人並不在意這些,聞言笑道:「可還要測試其它屬性靈根?」

李龍搖頭:「回上仙,不必了,小子在其它方面並無特長。」

顯然是有過一些準備的,對於自己的情況十分清楚。

看他一身裝束,必定出身富貴之家,心中瞭然,靈鶴真人也沒勉強,點頭道:「既然如此,那麼恭喜你。

從現在開始,你便是靈劍宗正式弟子中的一員,望你以後勤勉修鍊,勿要墜了靈劍宗威名。」

「謹遵上仙教誨,小子李龍必不負厚望,苦修不墜……」 「二品土靈根,先到一邊等候。」

「一品水靈根,先到一邊等候。」

「三品木靈根,恭喜你,從此刻起,你便是我靈劍宗正式弟子。你叫什麼名字?」

「一品金靈根,不合格,回去吧,這條路不適合你!」

「四品水靈根,很好,未來的靈劍宗便靠如你這樣的弟子來支撐,現在告訴本真人,你叫什麼名字,哪裡人士,家中可還有長輩健在?」

「……」

繼第一個少年李龍之後,很快前來拜師求道的少年少女們有條不紊,紛紛上前。

測試所用的時間各不相同,五分鐘算快的,時間長的需要多達半個小時。

至於結果,大部分都不怎麼樣,卻也出現了一些對於靈劍宗來說還算不錯的苗子。

融入現在的身份,對於這一切,林昊看得還算有味。

但是很奇怪,李妙竹居然也很有耐性。

不過想著她的目的,似乎又不那麼奇怪了,畢竟她是想要炫耀的。

而炫耀想要取得最佳結果,自然需要耐心的等到最後。

想通這一層,林昊便也釋然。

拋開這些亂七八糟的不想,某一刻他好奇道:「師傅,為什麼同樣是一品二品靈根,有的直接就讓回去,有的卻讓在一邊等?」

這個測試還是蠻奇怪的。

首先給人的感覺是勢利。

不到三品,連訴說自己姓名的資格都沒有,唯有到了三品,靈鶴真人才會另眼相待,並詢問姓名。

而一旦到了四品,靈鶴真人一張臉便會笑得如同燦爛的菊花,不但要問姓甚名誰,還特別親熱,連哪裡人士家中長輩是否健在都要問得明明白白。

其次就是林昊現在在問的問題,為什麼明明都是一品二品靈根,有的讓一邊等著,有的則直接宣布死刑,讓哪裡來回哪去。

李妙竹倒是門道清,聞言不以為然道:「你看他們穿的衣服就知道了啊!」

「衣服?」林昊愣了一些。

兩輩子加起來第一次看到這種狀況,一時間他也沒轉過彎來。

不過很快就明白了!

「師傅的意思是,那些讓一邊等著的都是家裡條件好的,而那些被打發走的都是貧苦人家出身?」

其實這一點已經很明顯了。

那些當場被拒判死刑的,通常身上穿著很一般,有些還破破爛爛,而且基本上是獨自一人。

至於那些靈根不夠還讓去一邊等的,大多衣著華貴,身邊還有家屬下人相陪,一看就家境殷實。

似乎明白他在想什麼,李妙竹搖頭道:「也並非一味的想要斂財。

留下那些資質一般的富家子弟,斂財固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修鍊從來都不是貧苦人家孩子該考慮的事。

可能現在你還不明白,但是慢慢你就知道了,修鍊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需要的資源超乎你的想象……」

有句老話叫窮文富武,意思是富人家的孩子才有資格學武,因為學武需要名師需要藥材需要兵器還需要本身見狀的體格,這許許多多的投入都不是窮人家的孩子能辦到的。

修鍊也是這樣的道理。

不論資質好壞,只要踏上修行之路,往往就意味著金山銀海一般的消耗。

除非有足夠的天分,得到師傅垂愛或者宗門大力培養,否則的話,窮人家的孩子不論如何承擔不起這樣的消耗,強行走下去不但自己一事無成,還會連累家人。

道理就是這麼個道理,很簡單。

林昊只是沒有怎麼細想,而今李妙竹這麼一點,他立刻就明白了。

便是這麼說著看著,時間不知不覺來到黃昏。

截止目前,真正通過測試獲得靈劍宗弟子身份的並不多,一共只有十五個。

十五個人裡面,三品靈根的佔了八成以上,在此之外,有三品水木雙靈根一人,四品水靈根一人。

即便如此,這也很不錯了。

四品靈根的弟子那是宗門大力培養的,未來就是靈鶴真人這樣的門派頂樑柱。

這樣的存在,一般十年都難得見到一個。

況且水木雙靈根三品也不差,真正成長起來,未必就比不上四品單靈根。

是以這個時候靈鶴真人已經很滿意了!

看似他來主持這趟差事沒什麼好處,可實際上,收了兩個出類拔萃的弟子就是他的功績。

而這份功績,宗門是會給出一筆不菲獎賞的。

再者,因為是經他測試入門,多多少少他也有引路的功勞在,是以他日這兩個弟子成長起來,多多少少要對他格外尊重一些。

只是不論如何他都想不到,今天真正的大魚還在後頭,而且不止一條。

「我叫張無敵,跟我相比,這裡所有參與測試的人都是垃圾!」

一個特別羈傲不遜的少年。

個子不算高,衣著也並不華麗,而且還是孤家寡人一個,看上去,他跟許多此前黯然離去的貧家少年並沒有太大區別。

但他一雙眼睛特別明亮有神,且裡面有著遠超同齡人的狠厲。

而最初的時候,似乎也就是他一直在喊,什麼靈劍宗只是跳板,什麼能讓他來拜師是靈劍宗的榮幸。

事實證明,狂妄的人永遠是不討喜的。

尤其那種不顧別人感受只顧自己狂妄偏偏還看不出有什麼資格狂妄的人,更加令人厭惡。

「這人誰啊?」

「大言不慚!」

「就是個神經病,一早我就發現了!」

「窮鬼,問你名字了嗎?張無敵,嘿嘿,我看你是自戀得無敵!」

「出門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還敢說我們是廢物,信不信出了這登仙谷,我們有的是人能分分鐘讓你跪著叫爹?」

「……」

顯然是犯了眾怒。

眾少年憤憤不平,嘲笑者有之,怒罵威脅者亦有之。

靈鶴真人也有些不高興。

這少年太狂妄了,而且身上那股桀驁不遜他很不喜歡。

再有,未經許可就自報姓名,這讓他感覺自己的威嚴受到了冒犯。

只是身為一個元嬰大修士,眾目睽睽之下,他也不能跟一個毛頭小子一般見識。

是以最終也沒說什麼,只是臉色眼神略冷淡了些,淡然道:「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就試試吧!」

名為張無敵的少年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嘿,你看不起我?

但是沒關係,很快你就會後悔以這樣的眼光看我了!」

說罷伸手抓向測靈樹,便在那一刻,火樹銀花,紅光扶搖直上,瞬間染紅半個山谷。 「紅光衝天,六片葉子全亮,這,這是六品火屬性靈根!!!」

「天吶,我看到了什麼,我都看到了些什麼?

居然是六品火靈根,我根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說他叫什麼,張無敵?」

「難怪連名字都這麼霸氣,身具六品火屬性靈根,他有這個資格!」

「可笑我們此前還嘲笑於他,沒想到他才是真正隱藏深淵的巨龍,與他相比,我們便如同螢火之光妄想與皓月爭輝,無比可笑。」

「服了,徹徹底底服了,從今往後,靈劍宗當以張無敵為尊!」

「……」

震撼!

驚悚!

登仙谷中,隨著火樹銀花衝天而起,紅光渲染半邊天,霎時全場大跌眼鏡,進而驚呼聲如海嘯般一浪高過一浪,延綿不絕。

此刻幾個一直以來都面色傲然的靈劍弟子都為之色變。

就連靈鶴真人本人,此刻也目瞪口呆,懊悔不跌,只恨此前看走了眼。

李妙竹也頗有些驚訝,喃喃道:「六品火靈根,難怪那麼高的傲氣。

話說回來,我那寶貝徒兒還要不要繼續測試?

若有六品也就罷了,若是沒有,豈不是很丟人?」

噗——

師傅,徒兒還在呢,您這樣當面說真的好嗎?

林昊一頭黑線,想吐血。

李妙竹很快又笑了:「沒關係,好歹也是本真人的徒弟,不管輸贏,就當純粹過來測試修鍊資質好了。」

這還像是人話,聽著好笑之餘,林昊心裡也暖了不少。

他知道這話不是假的。

儘管這一世他天賦縱橫,遍尋諸天恐怕都找不出比他資質更好的,可上一世剛開始的時候,他著實廢材,讓人不好意思拿出手。

便在這些嘀咕與思量之中,持續了好幾分鐘,紅光散盡。

張無敵送開口,面色傲然道:「可還如此前一般瞧不起我?」

這話看似對全場所有人說的,實際上卻是說給靈鶴真人聽。

靈鶴真人老臉一紅,心中升起一股慍怒,可終究還是壓下了,和顏悅色道:「果然天資縱橫,無愧無敵之名。

六品靈根,那是我靈劍宗唯有開山祖師才具備的資質,只要你勤勉修鍊,假以時日,你必定能達到開山祖師一樣的境界,甚至於超越。

本真人也堅信,以你的修鍊資質,用不了多久,靈劍宗將以你為尊……」

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好話說了一籮筐。

此刻的靈鶴真人再無此前輕視的模樣,言行舉止間也似乎絲毫不介意張無敵的無禮。

聽著這些話,此前測試過還留在現場的少年男女們又是羨慕又是嫉妒,恨不得此刻被誇獎的六品靈根天才就是自己。

張無敵被誇得飄飄然,高傲道:「知道就好,我張無敵乃是百年不出的仙道奇才,我的成就註定讓你們仰望,我的未來註定超越靈劍宗的開山祖師。」

完全不知道謙虛。

靈鶴真人也不生氣,聞言連連笑著點頭稱是。

便是這樣的一幕,看著看著,林昊便忍不住搖頭笑了。

跟著就被張無敵盯上。

「你笑什麼,難道你覺得我說的不對?」眼底帶著殘酷與陰冷,張無敵說道。

林昊正色,搖頭道:「沒有,你想多了。」

果然還是在扮豬吃虎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這要放在從前,他絕對是有什麼說什麼,絕不敷衍。

不過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現在他不想暴露實力。

張無敵卻不依不饒,冷冷道:「那你笑什麼?」

這咄咄逼人的姿態,頓時李妙竹不樂意了,寒聲道:「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質問本真人的弟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