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4 日

這麼重大的打擊,這病態皇子只怕會直接病死的吧?

只見寧天昊原本蒼白的臉瞬間定格,然後距離的咳嗽,就像是要把肺給咳出來的那種,然後艱難地指著貓小九發出一聲尖叫,「是你,是你嫉妒媚兒,是你殺了媚兒,你這個毒婦?!」

話音落地,已經不見寧天昊的身影,隨行的侍衛當即衝上馬車,一片凌亂中,貓小九聽到了焦急的呼喊聲和咒罵聲。

這一幕也吸引了不少的人圍觀。

葉家大小姐瘋狂追求四皇子的事情已經不算是什麼秘密。

只是這葉家大小姐可是馬上就要嫁給攝政王的人,這可是差著輩兒呢,怎麼還能如此的不要臉?

而且攝政王為什麼一直沒有什麼反應,不是應該痛打不要臉的毒婦嗎?

貓小九自動屏蔽這聲音里的毒婦就是自己的認定,笑著上前安慰道,「昊兒啊,聽嬸嬸一句勸,別為了已經不在的人傷了自己的身體,其實這對你而言或許是一種解脫,妹妹心中一直只有六皇子,你是知道的,你要是有心,還是趕緊入宮勸說六皇子給我妹妹一個名分,也好讓我九泉之下的妹妹安心。」

「咳。」

寧天昊似乎是被刺激到了。

緊接著馬車內傳出一聲怒斥,「葉大小姐自重,我家主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定會向陛下言明。」

「啊?」貓小九震驚,隨即解釋道,「我只是好心,我又不知道你們主子還不知道這件事,再說葉媚也是我的妹妹,她的事情我也一直很傷心,我作為她唯一的姐姐自然要為她完成唯一的心愿,難不成你們主子對我妹妹的情意是假的?不想她死後達成心愿?」

貓小九一邊說一邊用手撓著頭,自己說的沒有問題啊?

這種雌性雄性之間的愛恨情仇又不是只有他們人間有,妖界也不少,她記得族裡的波斯貓喜歡上了隔壁的狼妖,可是狼妖喜歡狐狸精,後來波斯貓渡劫失敗,狐狸精可是大度的勸狼妖完成了波斯貓的心愿的。

所以,她才會好心的這麼提醒。 光明號母艦上,莫文、陳明龍等界外之人,帶著滿腔怒火就要離開。

「且慢,本座送各位一程。」張無忌心念一動,一揮手,空間法則顯化,密密麻麻,交織成一座傳送大陣。

剎那間,璀璨靈光閃耀,莫文、陳明龍等人,連帶著他們的那些跨界樓船、渡虛寶閣等異寶也一一被傳送出了東玄界。

這是為了防止陳明龍他們陽奉陰違,表面上願意離界,實際上,卻是離開光明號母艦后就躲起來靜待時機。

一眨眼的功夫,自己就從東玄界挪移到了界外虛空,這讓莫文等人面面相覷,「這,這是?」

天隕仙宗的一個內門弟子低聲罵了一句,「可惡,他把我們全都挪移出東玄界了。」

遠道而來,只為了搶奪東玄界晉陞之時的大機緣,可現在,卻是連留在東玄界的最後希望,都被張無忌徹底粉碎了。

陳明龍心中震驚,喃喃自語道,「好厲害的空間神通,只是一揮手,就把我們所有人都送出了東玄界。」

要知道,在場眾人中,可是有不少洞天巨擘的,張無忌能夠如此輕鬆的就把所有人挪移出界,也就表示,他完全有能力可以鎮殺所有人,包括那些洞天巨擘。

虛空中,一個身穿銀白道袍的老者在遙望東玄界,他雙眸閃爍法則靈光,神情顯得很凝重,「確實是很可怕的一個人,想不到,一座小小的東玄界,竟能誕生如此強大的人。」

這是天隕仙宗的一個護道長老,三洞天境,專門為守護莫文等仙宗弟子而存在。

本來,他是隱藏在暗中保護莫文等弟子的,結果張無忌的一道空間神通,把他也一同驅逐到界外了。

丹鼎葯宗的護道長老,是一個掌中托著赤紅炎紋丹爐,臉色紅潤的白髮老者,他也同樣被傳送到了界外。

腦後四座洞天光輪轉動,濃郁的葯香瀰漫四周,丹鼎葯宗的護道長老感嘆萬千的道,「後生可畏呀,老夫還以為自己的隱藏神通可以瞞過他的,誰知道被他一眼看穿,這次可是丟臉了。」

凌厲劍氣縱橫,來自飛雲劍宗的護道長老冷哼一聲,心情很不好,「哼,這一次,又何止是你一人失了顏面。」

不少的星空流浪者聚在了一起,他們也在低聲討論,「東玄聯盟總統張無忌,能認識他,也算不虛此行了。」

「擁有五洞天境星海巨擘坐鎮的東玄界,或許值得我們投奔。」

「就是不知道東玄界收不收我等這些星空流浪者。」

「等東玄界晉陞之後,我們可以前去拜會一下那位張總統。」

……

「長老。」天隕仙宗的真傳弟子莫文一回頭,很是驚訝的道,「你…你也被送出東玄界了?」

天隕仙宗的護道長老苦笑著說道,「小傢伙們,都回去吧,有他在,東玄界的機緣,你們搶不到的。」

「長老,我們不甘心呀。」一個天隕仙宗的弟子,突然就咬牙切齒的發泄起了心中的不滿。

「對呀,就是一個土著,他憑什麼驅逐我們。」

「就是,縱觀東部星海,還從沒哪個勢力敢對我們如此放肆的。」

「沒錯,他簡直就是在挑釁我宗的威嚴。」

「把我們驅逐出界,這是不給我宗面子呀。」

他的話,就像是道出了所有人的心聲,一時間,天隕仙宗、丹鼎葯宗和飛雲劍宗等大勢力的弟子們,開始大聲宣洩他們心中燃燒的怒火。

一直以來,他們所到之處,迎接他們的都是最高待遇,還沒有哪個勢力,敢像東玄界的張無忌那樣,肆無忌憚的就把所有人盡數驅逐到界外。

張無忌的所作所為,讓高高在上慣了的宗門眾弟子們很是惱火,認為他這是在挑釁。

這時,丹鼎葯宗的護道長老眉頭皺起,厲聲喝道,「都住口,想死別拉上我們。」

「我…我們…」丹鼎葯宗的弟子們都被嚇了一跳。

天隕仙宗的護道長老則是冷冷瞥了一眼宗內眾弟子,語出驚人的道,「他若是不看你們背後勢力的面子,你們早就死了。」

此言一出,天隕仙宗的眾弟子瞬間就安靜了,他們一個個面面相覷,一個弟子充滿不解的問了一句,「他…難道他還真敢殺我們,我們可是天隕仙宗的弟子。」

「為什麼不敢。」天隕仙宗的護道長老怒了,指著眾弟子就沉聲罵道,「你們這些蠢貨,目無尊長,竟想要挑釁星海巨擘,是誰給你們的膽子?」

一個弟子不服氣的嘟囔著說道,「他,他看起來也沒比我們年長多少。」

天隕仙宗的護道長老差點沒被氣死過去,「愚蠢,修鍊界中,從來就不以年歲論尊卑,難道你們的師兄師姐沒教過你們什麼是強者為尊,強者至上嗎?」

「呃…」眾弟子一時無言以對。

丹鼎葯宗的護道長老冷笑著說道,「哼,敢挑釁星海巨擘,就算他真把你們殺了,宗門也不能在這件事情上說什麼,更不可能去為你們報仇,因為你們觸犯的,是星海巨擘的權威。」

「長老莫要生氣,我等知錯了。」眾弟子恍然大悟,紛紛彎腰向各自的護道長老行禮致歉。

天隕仙宗的護道長老沉聲說道,「走吧,此處機緣不屬於你們,到別處去遊歷吧。」

飛雲劍宗的女弟子眨了眨大眼睛,提了一個請求,「長老,我們想留下來觀禮。」

「嗯…」飛雲劍宗的護道長老有些不高興了,以為那個女弟子還心存僥倖,想要冒險潛入東玄界去。

「我們真的只觀禮,絕不敢有不該有的念頭。」女弟子舉起白嫩的右手,小聲解釋道,「我們還沒看過世界晉陞呢,想見識一下。」

「請長老成全。」天隕仙宗、丹鼎葯宗等各大宗門的弟子們,也是連連點頭附和。

各宗的護道長老們商議了一下,覺得這個請求不算過分,最終他們答應了。

「也好,那就都安靜觀禮,切莫動不該有的心思。」

讓眾弟子們見識一下世面也好,免得他們總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一個個都養成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

於是,從界外而來的眾多強者們,就在東玄界之外的虛空中遠遠望著東玄界,靜靜等待最後一刻的到來。

東玄界內,光明號母艦上,張無忌才剛揮手送走陳明龍、莫文等界外眾人,就看到遠方天空有一道道絢爛霞光延伸過來,卻是嬴政、李淵、劉邦、朱元璋等東玄界的洞天巨擘們全都來了。

「諸位來了,請坐。」張無忌心念一動,光明號母艦上頓時凝聚一張又一張的金屬座椅。

劉邦大笑著踏步上前,選了一張座椅,直接坐下,「哈哈哈…還是張教主厲害,一出手,就把那些討人厭的傢伙全送走了。」

朱元璋笑著說道,「還以為張教主會大開殺戒呢,我們都做好廝殺一場的準備了,結果你卻把他們都送出界外去了,可惜了。」

趙匡胤點了點,一臉贊同的附和道,「是很可惜,他們身上肯定有不少寶物。」

李淵也選了一張座椅坐下,同時把自己的擔憂道出,「只是把他們全都驅逐了,會不會因此而得罪他們背後的那些界外勢力?」

其實張無忌早就知道他們來了,只是他們一個個都憋著壞,沒有馬上現身,反倒是隱藏在遠方蓄勢待發。

不用問也知道,他們都在打那些界外強者的主意,如果剛剛張無忌選擇動武,他們肯定會第一時間撲殺過來參戰。

界外強者在窺伺東玄界的機緣,嬴政、劉邦、朱元璋等人又何嘗不想搶奪他們身上的寶物。

如果陳明龍、莫文等人知道了這件事,恐怕他們就該覺得慶幸了,原來,他們的生死,都在張無忌的一念之間。

所以說,有時候獵人和獵物之間,只差了一個契機而已。

對於李淵的擔憂,張無忌笑著說道,「無妨,都是一些小輩罷了,天隕仙宗等界外勢力的掌權者們又不傻,還不至於就為這點小事來跟本座過不去。」

嬴政沉聲說道,「也是,張教主現在都是五洞天境的星海巨擘了,就算是天隕仙宗等界外勢力也不敢小視。」

很快,關於界外強者的話題就被揭過不提,畢竟這不是張無忌召集眾人前來的真正原因。

端坐在烙印太陽耀世圖紋的金屬座椅上,張無忌深吸口氣,略顯激動的道,「諸位,本座此次邀請諸位前來,是因為東玄界馬上就要晉陞大界了。」

嬴政、劉邦、朱元璋等人全都神情嚴肅起來,「等這一刻,很久了,祖界晉陞,是我東玄人族的無上榮耀。」

「祖界…」一時間,張無忌也是感慨萬千,「是呀,星空浩瀚無盡頭,擁有數之不盡的生命古星和生命世界,可唯有東玄界,才是我們東玄人族一脈的祖界。」

心神回歸,張無忌從座椅上起身,一步踏空,向著東玄界的雲海之上飛去。

「諸位,請隨本座登天,助祖界晉陞。」

「諾。」嬴政、劉邦、朱元璋等人紛紛起身跟隨。 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了,藍心雖然已經早早恢復了過來,但依舊被父君禁止出門。

起初她還能去找找藍隨平,寫點東西發表什麼,後來覺得無趣了,也就跑去找已經身體大好的龍葉兒比斗。

當然她肯定是勝少輸多,畢竟龍葉兒可是貨真價實的金丹期實力,但是那渾厚的元力,就不是現在的藍心能抗衡的。

藍心也不氣餒,每天呆在那裏,比斗完就聽龍葉兒講龍血戰士的事,不禁心生嚮往。

有時候她也講一些前世看過的有趣的故事,讓龍葉兒嘆為觀止。

這日,天氣漸漸冷了!

藍心也套上了棉衣,再披上暖和的毛絨領披風,只是行動當然受了束縛,沒有之前那麼靈活了。

「我說藍九少,你怎麼會想出那麼有趣的故事呢?你不知道,現在外面好多小孩兒都讓父母給買馬良的神筆呢?哈哈……」

龍葉兒一身白色短衫,英姿颯爽地躺坐在地上,卻讓人不覺得粗魯。

「那都是杜撰出來的,哪裏當得了真的?」藍心也輕輕一笑,毫不在意地說道。

「最近你又寫了那個什麼《鯉魚躍龍門》,你覺得真有龍門真的存在嗎?」龍葉兒喝了一口酒,紅著臉有些微醺說道。

「葉子姐姐,你可是龍族呀,你問我,我也不知道。我可不是龍族的。」藍心撇撇嘴,對於這個問題她當然不當回事兒。

不過一個童話而已!

「我說你寫的這個虛假故事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呢?」

「為了給人們希望,讓這個世家的所有人為了夢想,堅持不懈,勇往直前,無所畏懼哈哈哈!」藍心隨口應答著,喝了一口花酒。

如今已經這會兒,她還是不能識字,這讓已經品嘗過識文斷字的快樂的她,心裏也急躁起來。

不知道老師有什麼好的辦法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