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這麼快?蘇爹不會一直在隔壁房睡覺吧?!

疑惑驚詫地眼神看向蘇爹,蘇爹秒懂自家女兒的意思,笑呵呵解釋道:「這是陛下方便我父女二人見面,所以才特許爹爹住在宮裡。」

這個解釋很合理,蘇眉一點不懷疑其實是自家老爹牛掰得自作主張住進來的……

夜簡栩在一旁黑著臉生悶氣。

蘇爹先是給蘇眉又檢查了一遍,然後神色怪異看了夜簡栩好一會兒,才神秘兮兮地問自家寶貝女兒到底怎麼回事。

蘇眉實話實說了當時的情景。

最後蘇爹神邏輯的得出結論:就是那個叫什麼……胡茹的小狐狸精,想要搶走夜簡栩,所以自家女兒才會急火攻心一下子暈倒的! 然後蘇爹神神叨叨看著夜簡栩,意思很清楚,就是要他給個說法。

夜簡栩:「……」蘇爹幾次三番的挑釁,夜簡栩臉上都可以滴出墨汁來了,蘇眉生怕自己好不容易刷上去的好印象被蘇爹一個咋咋呼呼拉下來,急忙抱住蘇爹胳膊給夜簡栩說好話。

契約總裁的出逃妻 「爹爹,仙兒無事,殿下待仙兒很好,是仙兒自己的不對,爹爹不要責怪他人。」

夜簡栩看蘇仙鈴盡心儘力為自己說好話,心裡的鬱悶消失了不少,再想想大祭司的愛女心切他又不是不知道,也就沒有這麼計較了。

夜簡栩蘇爹是可以原諒,畢竟對方怎麼說也是蛇王,還是仙兒的丈夫,可是那個來歷不明的小狐狸精,蘇爹就十分不喜了!

「我想陛下也不希望仙兒再病倒吧,擇日將其送走最好不過。」

蘇眉真想說:蘇爹你就是傳說中的神助攻!儘管女主不可能被送走,但是出了這麼一件事,夜簡栩應該也對胡茹有所避諱了。

又休養了幾日,夜簡栩和蘇爹就跟接力賽似的,二十四小時蹲守蘇眉,一直到蘇眉又胖了幾斤,蘇爹因為大祭司的職務,不得不回去了。

這天,蘇眉在夜簡栩的陪同下出來晃悠。

想想有三個月不用看到熊孩子,蘇眉就覺得十分開心。然而……

夜簡栩的後宮除了熊孩子,還是有別人的!

聽聞前幾次蘇仙鈴與胡茹的對弈,都是蘇仙鈴勝出。 諸天超市 再加上本來蘇仙鈴就寵冠六宮,如今更是得了蛇王陛下無微不至的照顧,那這個妃子們要嫉妒死了!

不知道她們從哪裡打聽到今天夜簡栩會陪著蘇仙鈴來御花園賞花遊玩,一個兩個打扮的爭奇鬥豔,簡直比御花園裡的花兒還要好看!

蘇眉臉黑黑的看著眼前一群女人搖擺腰肢惺惺作態的請安。

夜簡栩也不知有沒有認真看過去,只是神色極淡應一聲,「平身。」

嘩啦啦一群女人通通站起來。環擁在夜簡栩與蘇眉四周,蘇眉覺得呼吸好睏難。

「陛下,柳兒聽聞明日就是凌言靖王來訪,不知柳兒可否前去一看?」她們可都聽說了的,蘇仙鈴就是被陛下批准了!可以同陛下前去!

這樣的殊榮,蘇仙鈴能有,她們自然也可以!

被眼前妖媚的女人提點,蘇眉才想起來還有個凌言靖王。話說前幾天她都一直在和女主博弈,差點忘了還有這個人物的存在……

夜簡栩沉了臉色,「想去?」他的後宮,怎麼就如此喜歡去瞧外面的男人?!一個凌言靖王,就讓這麼多人都想去看看?

眯了眯眼,夜簡栩越想越覺得這群女人膽大包天。

蘇眉能去還真就是自己爭取的,夜簡栩清楚得很。可是這群女人……憑什麼以為她們說了幾句話,就可以同自己一同去見凌言靖王?

蘇眉被夜簡栩捏著的手腕有些發痛,看到夜簡栩陰沉的臉色,也大概能猜得出什麼。

她就不出聲,一直等到夜簡栩對那群女人發完怒火,才弱弱的舉著自己的手,「殿下,你捏痛仙兒了。」 夜簡栩愧疚的神色一抹而逝。「仙兒……是孤的錯。」

蘇眉應聲點頭,「對,就是殿下的錯。」

那群才被夜簡栩痛罵沒走多遠的女人們聽到蘇眉這樣耿直的話大吃一驚,隨後就是故意放慢步子,聽聽陛下是怎麼處罰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的!

結果沒有!

夜簡栩笑得十分爽朗,被蘇眉的調皮逗樂,「仙兒還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蘇眉瞪大了眼睛氣鼓鼓地看著夜簡栩,「殿下又錯,仙兒是蛇,才不是貓!」

BOSS寵妻太兇勐 「我看你這古靈精怪的,不像是蛇,倒像是頑皮的貓妖。」夜簡栩笑意暖暖,颳了一下蘇眉的小鼻子。

本來還想偷聽蘇仙鈴的悲慘下場,卻聽到了這樣讓人嫉妒的一幕,那群女人們怎麼能夠甘心!

思來想去,也不知該怎麼對付蘇仙鈴,只能默默地在自己宮裡咬碎銀牙,扯斷綉帕!

也不知是不是劇情君又開始作妖了,凌言靖王來的時候,不僅是蘇眉出席,胡茹也出席了!不過蘇眉並不太在意,畢竟在原劇情里,凌言靖王可是造成男女主誤會的大黑手呢!

凌言靖王是一隻雜毛狐狸,作為一隻長期被蛇統治的一個小藩王,凌言靖王心裡肯定是有很多不滿的。

可那又怎麼樣?

夜簡栩統治的青靈山周邊的七八十個雜毛妖王,還不都被他收服了,變成青靈山附屬的一個小藩王?

凌言靖王也是憑著作為狐狸的狡猾和見風使舵,才能夠保住自己的地位。

凌言靖王的確有「妖界寶庫」之稱沒錯,但誰也不知他的寶庫到底在哪!

蘇眉就坐在夜簡栩的身邊,在蘇眉下方的單獨一個位置,才是胡茹的。也不知是不是原主的感情在作祟,胡茹坐在自己下方的時候,蘇眉只覺得心底一陣暢快,歡心雀躍的。

艾瑪女配見不得女主好這毛病又犯了……

憋住!

「參見吾王。」凌言靖王端端正正做了一個大禮,叫人挑不出一點錯處。只是平身之後,他的目光就看向了蘇眉下方的胡茹。

似笑非笑,「聽聞吾王前些日子撿到一個幼狐,想必就是座上的那位吧。」

蘇眉順著凌言靖王的目光看向胡茹。胡茹彷彿早就知道了凌言靖王會這麼說一樣,不同於原劇情里的懵懂,而是反問道:「聽聞夜哥哥一直有一個狐狸藩王,想必就是下方的那位吧?」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胡茹特地咬重了「藩王」二字

蘇眉沉思了一下,胡茹的表現和原劇情相差太大,難道是因為她崩壞劇情,胡茹的人設也崩了?

可是仔細想想又不太對。根據她走動了一個三星級界面的經驗來看,劇情君的生命力可比一星二星強多了,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崩壞!

可如果不是劇情君原因的話,那就只能解釋……胡茹的性格就是現在這樣的!但是這性格特么和原劇情相差得略大啊……

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了……

胡茹是重生的。

霧草!

這個界面果然有BUG!

系統君你這個坑爹貨! 7351沒有回答蘇眉,卻也沒有否認她。

通常7351沒有反駁,都是在默認的意思,蘇眉越發的肯定胡茹是重生的了。那麼7351給她傳送的劇情,是第一世的,並不是胡茹重生之後的劇情。

覺得自己又發現了系統君一個坑爹的地方,蘇眉:「……」她一點都不慌張,明顯是被系統坑習慣了!

既然兩人都知道了劇情,顯然攻略的難度要上升一些。再加上劇情君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作妖……所以這果然是三星級界面的難度。

有一瞬間,蘇眉彷彿明白了系統君所謂的「難度層層疊加」是什麼意思。

凌言靖王挑釁不成反被嗆,胡茹又是劇情君認定的女主,就算是重生,劇情君肯定還會給胡茹一路開綠燈的。很有可能,本來這一次,在第一世是完成了男女主誤會的劇情,會變成兩人感情的升華!

媽蛋!她不能這麼坐以待斃!

凌言靖王臉色略顯難看,夜簡栩都還意外的看了胡茹一眼。蘇眉覺得自己不能再放任下去了,一把捏住夜簡栩的手臂,嘟嘟嘴,「殿下,聽說凌言靖王有很多寶物呢……」說著話,蘇眉眼睛里都是閃亮閃亮的,胡茹剛察覺到夜簡栩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一下子就被蘇眉搶去,牙都要咬碎了!

夜簡栩的確是被蘇眉這副財迷的模樣吸引了。帶著女兒家的嬌憨,渾然天成的靈動,看著十分討喜。

「原來你這麼想來看看,就是為了凌言靖王的寶貝?」夜簡栩故作嚴肅,板著臉沉聲問道。

蘇眉呆愣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好像不太明白夜簡栩話里的含義一般,「難道仙兒不應該為凌言靖王的寶貝而來嗎?」

如果真的不是為了凌言靖王的寶貝而來,那才是真的出事了!

一時間,夜簡栩又被蘇眉的耿直嗆了一下。

胡茹和凌言靖王就這麼被尷尬的晾在一旁,直到夜簡栩後知後覺的想起自己的愛妃很是喜歡凌言靖王的寶貝。而胡茹……莫名其妙的被夜簡栩自動屏蔽了?!

「靖王,仙兒的話你也聽到了,不知可有什麼寶貝供仙兒觀賞一番?」對於凌言靖王,夜簡栩一向不咸不淡的。畢竟凌言靖王還是一隻待在蛇窩邊上的狐狸,到底是個異類,夜簡栩對他並不放心。

也不知是個什麼原因,凌言靖王來此非要完成「劇情君的任務」一般,就盯著胡茹不放了,非要拉著女主在夜簡栩面前溜一圈。

「回陛下,寶貝不是沒有,或許陛下也可以看看小狐狸的寶貝……」小狐狸,說的正是胡茹。

夜簡栩一下子沒明白,怎麼說起寶貝也會扯上胡茹,看了胡茹一眼,沒太大反應。「是什麼寶貝。」

凌言靖王恭敬回稟,「狐狸一族都有的寶貝,小王只是雜毛狐狸,要論寶貝眼色,還是座上的九尾靈狐更上一層。」

這話就說的有歧義了。

胡茹也正是等著凌言靖王的這一句話呢!在記憶里,正是因為這一句話,夜簡栩對於胡茹就產生了極大的誤會。 「九尾靈狐?說的是我嗎?」胡茹一派無辜,好像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一般。

夜簡栩心裡才起來的疑慮,就立馬被胡茹的舉動壓下去。看胡茹單純的模樣,應該也不知她自己是個什麼品種的狐狸吧?

只是,蘇眉在此,怎麼可能輕易讓胡茹糊弄過去。

她也好奇地看向胡茹,並不在乎幾人嘴裡的重點「九尾靈狐」,而是惦記著凌言靖王所說的,胡茹的寶貝比他更好!

「殿下,你們說的什麼九尾靈狐不重要,仙兒只想瞧瞧寶貝!」

經過蘇眉這麼一提醒,夜簡栩才想起來自己的最初目的是要看寶貝來著了。只是凌言靖王又說,胡茹身上的寶貝更好,所以該看誰的?

蘇眉果斷選擇最好的!

凌言靖王對於在行動上支持他的蘇眉印象很好,還體貼的告知該怎麼看寶貝。拿出玄妙的水晶玉,對蘇眉十分恭敬:「仙鈴娘娘,只要將法力注入其中,在說出其名字,就能看到好寶貝了,此法寶只對法力不敵自己的狐狸有效。」

蘇眉:「……」這個法寶開啟的條件有點多。

蘇眉並不知道胡茹的法力是不是在自己之下,最保險的方法,還是讓夜簡栩親自來試。

蘇眉可憐兮兮地看向夜簡栩,眼裡滿是渴望。

夜簡栩頓感無奈,接過水晶玉,擺在手心。對其輸送法力,見有了渾濁的反應,才念出胡茹的名字。

胡茹也很緊張,自己究竟是不是凌言靖王所說的九尾靈狐。前世的時候,夜簡栩因為凌言靖王的那句話,當場將她帶下去,一直到後來與夜簡栩在一起,事事不用自己操勞,也沒有什麼危險必須要展露真身,所以胡茹也不知凌言靖王所說是否屬實。

九尾靈狐,是狐狸一族的皇族。若胡茹真屬九尾靈狐,莫名其妙出現在夜簡栩的宮裡,怎麼都說不過去!

蘇眉也是了解緣由,故而才如此堅決。按照劇情君尿性,胡茹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九尾靈狐了。

也不知劇情君怎麼就如此執著於安排女主的身份尊貴,卻還不讓女主發現自己的真正身份,反正如今她得到的劇情也是殘缺的!

蘇眉一直都在注意著胡茹,對於之前胡茹所表現出來緊張迷茫的神色她也是一清二楚。

看來不只是她的劇情殘缺,就連胡茹那邊的記憶里也沒有關於自己真正身份的劇情。

所以說,有可能,這個界面里還會出現其他的BUG。

蘇眉臉都黑了!

7351你給我死出來!這麼多BUG是要鬧哪樣?老娘又不是補BUG技工!

7351還真被蘇眉怒號出來了,十分正經的解釋。

【三星級界面中,有部分界面進入半隱藏劇情模式】還「半」隱藏劇情,是不是以後星級高了還得有「全」隱藏劇情模式啊?

就算是之前補漏洞的界面,部分劇情丟失都還是因為遭到數據攻擊的緣故,這一次你更牛掰了?連借口都沒有就隱藏了部分劇情,這什麼鬼!

滾!這肯定是你辦公不利找的借口! 反正不管怎麼樣,胡茹的身份如果不是男女主在一起的助力,就是阻力。目前來說,這身份貌似還是個阻力?

蘇眉樂見其成。

果然不出所料,水晶玉里顯示的,正是胡茹五彩繽紛如同彩虹琉璃的內丹。

狐狸一族的內丹,的確是至高無上的寶貝。而越是血統珍貴純正的內丹,煥發出的光彩就越是奪目。

美不勝收。

看樣子,胡茹不僅僅是一隻九尾靈狐,還是血脈十分純粹的樣子。那內丹煥發的瑪麗蘇光彩,都能亮瞎她的眼了!

夜簡栩的臉卻黑了起來。

事實證明,胡茹的確是狐狸一族的皇族遺脈,只是不知什麼原因,忽然出現在了遙遙相對的青靈山。

蛇族的青靈山,與狐族的青丘山,正是隔著廣闊無垠的森林,兩兩相望。

胡茹來到這裡的原因不得不惹人深思……

再說,不久之前,蘇眉還給夜簡栩打了預防針的,加上這一次,夜簡栩的心思難免活躍起來。

蛇族地盤上有狐狸一族並不奇怪,可對方是個九尾靈狐就不得不讓人重視了。

胡茹顯然也知道這後果,臉色唰的一下變得蒼白,而在夜簡栩看來,那分明是自己的身份暴露害怕達不到目的的惶恐!再加上劇情君好死不死的繼續作妖……胡茹成功的被夜簡栩誤會了。

比原劇情更甚,恐怕劇情君一時間都難以再讓胡茹出來蹦躂。

蘇眉使勁憋著笑,想想劇情君自己把親閨女作死到這種地步,她就笑得停不下來!

這次真是不怪她啊!都是劇情君自己作的妖!

成功給女主下了黑手,蘇眉的心情不錯,眉眼彎彎帶著些許調皮,看向凌言靖王。「寶貝很漂亮,又不是靖王的……」

夜簡栩秒懂。

「仙兒說得不錯,靖王有什麼寶物還是拿出來觀賞,不要壞了興緻。」

凌言靖王:「……」本來還想糊弄過去,為什麼又繞回原點了?!

都說狐狸狡猾,可是他面前的這條蛇更狡猾啊!

無奈,只得將自己珍藏多年的寶物獻出,還真是少見的,蘇眉尤其喜歡其中一個叫做麒麟子的珍寶。

半透明的琥珀里完完整整的保存了一個巴掌大的小麒麟,這玩意兒都有,簡直厲害了這世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