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這麼多劍……難道這裏面有一把是吳王劍?”

望着冰晶樹中包裹的幾萬柄劍,我的瞳孔猛地一縮,畢竟那是夫差的劍! 再見了 我的純真 而夫差是地獄使者,能讓他用的劍肯定不是一般的仙器可以比擬的,說不定連厲鬼都可以斬殺!

我壓抑着急促跳動的心,回頭望了一眼階梯口,發現暫時還沒有人上來,我就打算打碎那些藤蔓取劍。

“等等,不要動手,這些劍都是假的,用來騙人的!”

就在我躍躍欲試的時候,夏露露忽然提醒道。

“什麼!這話什麼意思?”

一聽這話,我便忍不住問道,如果這麼多劍都是假的,那麼真的在什麼地方?

夏露露搖了搖頭,面露遲疑道:“這個……我一時也想不起來,總之你不要動,這棵樹很危險的!”

“很危險?”聞言,我吃了一驚,隨即遲疑道:“難道這棵樹還是活的不成?”

“不清楚,總之等等,讓別人來試。”夏露露道。

“好,聽你的!”

我咬了咬牙,對於夏露露的話,我還是信任的,至少,我們這些人沒有人比她更瞭解這裏。

在我們說話的時候,越來越多人趕到了這裏,救世軍的人和黴黴粉絲團的人到的最快。

他們看見我們先到之後,皆是皺着眉頭,用不太友好的目光審視着我們,但是看到我們只是站在那裏,沒有伸手取劍,也就沒找我們茬,而是將目光集中在冰晶樹上。

又過了一會,聖母小隊等三隻聯盟團隊也趕到這裏了,在看到冰晶樹後,他們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向我詢問這些都是什麼,我大概跟他們說了一下。

周遭無數的人,全部都仰着脖子望着半空中無數柄劍,眼中盡是滿滿的貪婪之色。

大家就這麼盯着樹上的劍,誰也沒有動手。

良久,惡人谷團隊中一道人影率先忍不住衝了上去,目標正是垂下來的一根冰晶藤蔓。

眼看着他的手已經抓住了藤蔓,並且想要用力打碎藤蔓。

“啊!”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停住了動作,隨即一聲慘叫驟然響起!

只見那抓着藤蔓的人,皮膚上開始凝結出一層冰晶,那冰晶幾乎覆蓋了身體的每一寸皮膚,整個人就好像變成了冰雕一樣。下一刻,那冰雕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響,然後我們就發現那個人變成了碎冰屑落在地上。

一陣陰冷風忽然吹過,將地上那攤冰屑吹走,什麼都沒有留下…… 一個人就這麼變成冰塊碎裂,然後風一吹什麼都沒剩下,讓場中鴉雀無聲。

每個人都感覺自己的胸口,似乎是被重錘狠狠擊打了一下!

雖然在場有許多人都從這顆冰晶樹上感受到了危險,可是當大家看到它詭異的殺人方式時,仍是被狠狠震撼一番,詭異的滋味縈繞心頭,讓人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

我也是如此,站在原地面無表情的看着那冰晶樹,心中洶涌澎湃劇烈起伏着。

剛纔那人僅僅是碰了一下藤蔓,就被凍成了冰雕,接着變成了碎冰屑,這殺人的方式太過駭人。

如果不能觸碰藤蔓,我們要如何取劍呢?

很快,又有人想到了新的方法,只見一個手持戰斧的壯漢走到一個藤蔓面前,揮斧就是一記重擊!

砰!

藤蔓劇烈抖動間,冰屑如雪一般落下,接着整棵冰晶樹都開始顫抖起來。

“不好!快退!”

人羣中忽然有人喊了一句!然後我們就看見那冰晶樹好像活了一樣,堅硬的藤蔓如動物的關節一般開始狂亂舞動,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昂在那裏,似乎在感覺壯漢的方位,壯漢只要一有動作,它也跟着移動,彷彿在瞄準。

就這麼僵持了一下,無數條藤蔓忽然如電一般射出,瞬間將那壯漢射成了篩子,然後壯漢再次變成了碎冰屑,散落在地面。

連續死了兩個人,讓平臺聲嘈雜的聲音變得異常安靜,安靜的有些詭異。

衆人面面相覷,此時任誰都看的出來,那冰晶樹不能觸碰,更不能攻擊,這樣根本無法取劍。

眼見這種情況,我衝着夏露露問道:“你想起來了嗎?”

夏露露面沉如水,片刻之後,用不太肯定的語氣說道:“不大好說,我在夢中確實看到過這棵樹,而且我記得這藤蔓中所有的劍都是假的,只是真劍在哪裏,我想不起來了,那是我十歲的時候做的夢,太久了,我唯一能肯定的是,真劍也在這裏!”

“真劍也在這裏麼?” 婚內有詭:薄先生,你失寵了 我低聲喃喃打量着這座平臺,除了這棵冰晶樹外,平臺上再無它物,難道真劍是在地下藏着,亦或是……我的眼神忽然盯在了冰晶樹的樹幹上。

但見那十人環抱的樹幹,難道吳王劍藏在那裏?

我將這個想法告訴了夏露露,夏露露愣了一下,隨即面色恍然,驚道:“不錯!我想起來了,真劍就藏在樹幹中,而且觸發方式是這無數藤蔓中的一根,只要打碎其中一根就能觸發機關,讓真劍顯露出來!”

此言一出,我們皆是身體一震!

舉頭望去,但見這冰晶樹上至少有數百條藤蔓,如何才能找到觸發機關的那條呢?

這時候,任羽軒忽然道:“辦法也不是沒有,只要所有人從樓梯上撤下去,然後在樓梯口處,用機關槍掃射就可以了,幾梭子下去,總能掃到真的那根。”

話語間,邢玢宇將身上的揹包打開來,只見裏面赫然裝着五條支衝鋒槍。

蘇飛驚歎道:“你們準備的還挺齊全,連衝鋒槍都帶上了。”

任羽軒聲音淡淡道:“鬼怪雖然是主要戰力,但還是要人控制的,只要能殺死人,鬼怪就沒了作用,所以槍械在團戰中的作用非常大,建議你們團隊也準備上。”

“你說的有道理。”我點點頭,採納了這個建議,接着目光瞄了一眼不遠處救世軍的人,道:“現在我們需要考慮的問題,是如何瞞過另外兩隻隊伍,取到那吳王劍。”

任羽軒沉默了一下,道:“拖吧,說不定他們也有自己的想法。”

在我們商量的時候,另外兩個團隊也是如此。

只見救世軍的團長史尚飛走到帶着雕花面具的凌秋水們面前,低語一番。

韓穆則是隱藏在隊伍中,沉默不語,只是目光一直緊緊盯着凌秋水,不知道在想什麼。

過了一會,那兩個團隊似乎有了決定,然後我們就看到那王俊男從旁邊一個人取過一個揹包,從揹包裏面拿出很多塊狀物體,遠遠看去,上面還有幾個紅線,好像是炸彈之類的東西。

“臥槽!他們這是要炸樹啊!”

徐鑫驚呼一聲,接着就看到三個人小心翼翼走上前將炸彈安放在冰晶樹的四周,剩下的人則是開始往樓梯口撤退。

爆炸之後,冰晶樹會發生什麼異狀,沒有人知道,這個平臺肯定是不安全的。

“我們也撤退吧,既然他們想到了辦法,我們也不好出手阻攔,等等再看。”

我說這話的時候,詢問了一下陳旭和任羽軒的意見,現在星夢小隊的團長是陳旭,而且他們團隊的人都非常信任他。他們聞言皆是點了點頭,於是我們就隨着人流撤回了冰藍玉階梯。

而那三人安置好炸彈後,就着急忙慌的跑了回來。

“砰!砰!砰!”

下一刻,眼前白光一閃,接着幾道劇烈的轟鳴聲響起,整個階梯都在巨震,一股滾燙的熱浪直接把階梯上的我們吹得前仰後翻,我倒在邢玢宇的身上,幸好他拖住了我,我們纔沒有摔下去。

而旁邊幾個救世軍的倒黴蛋就沒那麼幸運了,他們像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個貼着一個順着階梯滾了下去,嘴裏還發出殺豬般的痛嚎聲。

當爆炸聲平靜下來,我的耳朵嗡嗡直響,只覺得眼前的平臺上好像飄起了白色的晶雪。

仔細一看,冰晶樹似乎被完全被炸碎,化成漫天席地的白色晶雪,紛紛揚揚從空中飄落而下。

我的目光透過如紗一般灑下的晶雪,然後便是凝固在了半空中數道光彩之上。

透過光芒,我隱約可以看見那數道光彩,似乎呈現着劍狀的模樣,在空中受反重力飄浮着。

“吳王劍!”

望着這些光彩,周圍人皆是轟動了,我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在那晶雪飄落的正中央,竟然有五道光彩,赫然全部都是吳王劍!

“這……哪柄纔是真的?”

我掃了一眼那並排而列的五柄劍,長得都差不多,唯一的區別便是自身散發出來的光彩,從右至左漸漸變暗,其中左邊的劍最亮,幾乎如太陽一般照亮了整個平臺,而最右邊那柄劍幾乎沒有光,看起來就像一把平凡無奇的凡鐵。

我壓抑着跳動的心,目光一掃周圍,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面露貪婪狂熱之色,盯着那半空中的五柄劍!只是目前還沒有人上前,因爲那白色的晶雪還沒有完全落下,誰也不知道貿然上前觸碰到晶雪,會不會被凍成碎冰屑。

而等到晶雪全部落下,爲了奪取這些寶劍,可以想象,將會爆一場極爲慘烈的大戰! 我目光閃爍着,盯着那把最亮的劍,那柄劍最有可能是吳王劍。

而隨着越來越多的人打起寶劍的主意,也讓場中的氣氛變得古怪起來,原本還靠得緊緊的人,也都不約而同的散開,彼此眼中,都是充斥着濃濃的戒備之色。

我察覺到那古怪的氣氛,並不感到意外,在吳王劍的誘感下,這是很正常的事。

“小白,等會不要去搶最亮的那柄劍,而是搶右邊那件沒有光的。”就在我目光緊緊注視着晶雪飄落時,夏露露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低低的響起。

我怔了一下,面上不着痕跡的點了點頭,將目光轉向了那柄看起來平淡無奇的凡鐵上。

心想難道光只是障眼法?越平淡的越厲害?雖然這不符合邏輯,可是很多尋寶小說裏都是這麼設定的,再加上我信任夏露露,當下也是打定主意,去搶最右邊那柄劍。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半空中的晶雪幾乎都落在了平臺上,隨即被無形的風吹得無影無蹤,眼下只剩一些肉眼微微可見的顆粒還在飄蕩着,不過落下也是時間問題。

場中的氣氛,也在此刻陡然緊張起來,一些人,甚至偷偷的取出了武器。

“踏踏!踏踏!”

忽然,有人忍耐不住衝了上去,剎那間,階梯空間內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那個人的背影,當我們看到一些碎屑晶雪落在他身上沒有產生任何效果時……

所有的人都瘋狂了!

幾乎就在同時,安靜的階梯空間內,頃刻間爆出瞭如洪流一般的腳步聲,所有人的眼睛都紅了起來,朝着那五柄劍衝了過去。其中大部分人的目標都是那柄最亮的劍,韓穆、凌秋水都是如此。

“哈哈!這吳王劍是我的啦!我要傳送回……”

最先跑出去那人搶到了最亮的那柄劍,他握住劍,口中正欲高呼傳送,卻是被一陣轟鳴槍聲打斷。

“噠噠噠噠!”

無數的衝鋒槍幾乎同時對準了那人,一頓火焰噴射,就將那人打成了篩子。

這殘忍的一幕沒有讓大家停止腳步,人羣中反而更瘋狂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攻擊身邊的人。

“我會搶最右邊那柄劍,你們隨意,自己人不要搶到一塊。”

就在這些人動手的瞬間,我扔下一句話,也飛奔出去。正如我所想,大部分的人,都是按耐不住心中的狂熱貪婪,直奔那看似最亮的劍,而剩下四柄劍的爭奪者,卻是少了許多,最後一柄劍只有兩三個人。

見到這一幕,我心中大喜,既然夏露露讓搶最右邊的劍,說什麼都是要將它搶到手!

想到此處,我瞥了一眼那同樣是奔向最右邊劍的幾人,眼中掠過一抹冰冷之色。

我的目光在那三人身上掃過,一女兩男,分別是黴黴粉絲團和救世軍的人,從他們的體型來看,都是屬於那種看起來戰鬥力五的渣,不過也正因爲如此,他們纔會放棄前面那四柄劍,轉而去搶最右邊那柄。

其中那個女的速度最快,心思也很縝密,搶到劍的瞬間一個橫移,甩掉另外兩人,就折返回來跑,而那兩個人被他溜了一圈,都是嘴裏罵咧了兩句,急忙轉向再次追來。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當那個女的甩開一段距離後,就要嘗試高喊傳送。

就在這個時候,我動手了,我直接用靈魂分裂的能力控制了她的靈魂,然後將劍朝着我這個方向扔了過來……接着我就看見那兩個人撲倒了那個女的,其中一個男的看見她在被撲倒前將劍扔給了我,有些氣急敗壞的用刀刺穿了女孩的脖頸,然後站起身,朝我撲來。

“小子!把劍交出來,否則老子宰了你!”

見到那兩人凶神惡煞的模樣,我忍不住冷笑了一聲,也沒說廢話,轉身就要跑。

這種時候,沒必要在這裏糾纏,因爲周圍的人太多了,一個不留神引來別人爭搶,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我沒命的朝着階梯方向奔跑,將身後那兩人越甩越遠。

奔跑間我還打量了一下手中的劍,這是一柄純黑色的劍,劍刃微微有些泛紅,劍柄護手處呈黑色蓮花狀,看起來非常拉風。

我越看越喜歡,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陰冷的光,突兀的從我的右手邊刺來,那風聲彷彿就在耳邊,本能的我側了側身子,肩膀處頓時傳來了火辣辣的痛感!

有人偷襲我!

一念及此,我眼神微微一沉,目光轉過,瞳孔瞬間一縮,因爲那出手之人,竟然惡人谷團長王俊男!

我目光急速閃爍,臉色也是陰晴不定起來,眼前這人和阿銀一樣是僱傭兵,而且聽阿銀提起他的時候,也是頗爲忌憚,正面對敵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在我臉色變幻的時候,王俊男只是淡淡的望着我,眼中滿是戲虐和威脅之意。而一開始搶劍的那兩人看到王俊男加入進來後,皆是臉色一變,隨即遲疑了一下,就放棄了。

“主動把劍交出來,我給你一個舒服的死法!”

王俊男說話的時候,還用舌頭舔着嘴脣,看起來像個變態。

我面色陰沉,正面我肯定打不過他,可是若手中的劍是吳王劍的話,絕對值得冒險一搶!

我心中盤算了一下,隨即望着王俊男身後的方向,假裝瞳孔一縮。

王俊男看到我的眼神,驚疑的轉過身,卻發現並沒有人,再回頭,發現我已經溜了。

“小子,你好大的膽!你死定了!”

見我耍他還開溜,王俊男面色幾乎在瞬間便是陰沉了下來,眼中兇光閃動,雙腿疾馳般衝了過來。

身後風一般的腳步聲傳到我的耳朵裏,嚇了我一跳,轉頭一望,卻發現那王俊男的速度簡直就如鬼魅一般,就這個速度,我根本不可能甩開他!

眼見逃跑不行,我只能停下來,深深呼吸,準備再次使用靈魂分裂。這非常耗費精力,且剛纔已經使用過一次了,所以有些勉強,只是還沒來得及用出來,王俊男就已經衝到我面前。

手中的短劍,如死神之鐮一般朝着我的脖頸揮下!

那一剎那,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情急之下,我將手中的吳王劍朝着前方一揮,那一剎那,我只覺得手中的劍彷彿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吸力,拉扯着我的靈魂往劍刃裏融合,接着我就看見那劍刃斬在了王俊男的手臂上。

劍刃和血肉之軀相觸,沒有傳來打擊感,而是詭異的就這麼穿了過去,然後我就看到王俊男的手臂彷彿失去了全部力氣,無力的的垂了下去。

見到這一幕,王俊男眼中露出了驚駭之色,因爲他感覺到,自己的手被砍中後,就失去了知覺,彷彿那隻手不是自己的一樣,若是那一刀碰到自己的身體或者更重要的頭部,他就死定了!

想到此處,王俊男身體急速向後退去,和我拉開一段距離後,目光陰沉沉的盯着我。

“剛纔是怎麼回事?”

我也因爲剛纔的一幕吃了一驚,顯然沒想到吳王劍竟然這麼詭異,可以穿過對方的身體廢掉對方的行動能力。這相當於揮劍下去不會有任何阻力,且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抵擋,只要砍到重要部位就可以秒殺!

捲土重來 “你竟敢傷我,待我抓住你,一定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然而,我心中剛泛起一絲喜意,王俊男陰沉沉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聽到那陰測測的聲音,我面色不變,這劍無視物理碰撞,根本不怕被他用技巧格擋了攻擊,我只要對着前方一頓亂揮,他就衝不過來,於是道:“狠話就等你抓住我的時候再說吧。”

王俊男眼中滿含憤怒,不過一時間,他也不敢出手,就這麼僵持了一下。

“轟隆隆!”

就在此時,平臺之上,忽然響起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我大驚,只覺得耳邊轟鳴,劇痛難忍,趕忙用手捂住耳朵,又過了一會,轟鳴之聲越來越大,整個平臺開始劇烈震動起來,腳下出現了一道道裂紋,赫然是這平臺要崩碎了。

感受着這一切,我向着遠處望去,只見五柄劍都有了主人,其中韓穆搶下了最亮的那柄劍,在他腳下倒了一地的人,不知道是怎麼死的;凌秋水奪下了第二亮度的劍,黴黴粉絲團的人簇擁着她,沒人敢上前;另外兩把劍則是被阿銀和史尚飛搶奪走。

看到這種情況我明白了,當五把劍全部有了主人,平臺很可能就會崩塌……

這個想法剛剛出現,平臺驟然四分五裂,剎那之間我的身體失去了平衡,整個人開始向下方墜去,下方是神祕而黑暗的深淵,沒有一絲光亮,看不到有什麼。

亂石如雨,轉頭間,身邊是帶着雕花面具的凌秋水,在我們一同墜落的時候,她腦子不知道有什麼毛病,竟然持着手中的劍,朝我劈砍下來,情急之下我只能反劈回去。

“錚……咔嚓!”

一聲清脆的劍鳴聲,接着一聲鐵器碎裂的聲音,然後我就看到凌秋水手中的劍竟然被我劈斷了。

她眼神中滿滿都是震驚,看向我的劍也浮現出一抹狂熱。

只是這狂熱還沒有發酵,我們就陷入了黑暗,無邊無際的黑暗,彷彿永恆。

……

我幽幽醒來,只覺的全身都有些寒冷,只是不知道爲什麼,那種冷,竟讓我有種莫名其妙的舒服感,彷彿這種冷,天生便是屬於我的一樣。

我慢慢睜開了眼睛,第一反應便是朝着四周看去,只見此時此刻我置身於一個詭異的世界裏。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個世界,就好像一開始看到的幻境一樣,血色的天空,血色的大地,我躺在一片紅色的花海中,右手邊是一條青石板路,路的另一邊是一片白色的花海。

“這裏應該不是夢吧!”我喃喃自語,同時震驚的望着這個世界。

彷彿永恆的黑暗,連蟲鳴聲都沒有,死一般的寂靜。

可是,就在此時,我卻忽然聽見,身後有一陣沙沙的腳步聲,非常輕。

本能的,我以爲那聲音呢是遠古蜈蚣蟲,嚇得渾身就是一個激靈,趕忙轉過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