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這讓冷漠的西門若顏,頓時羞紅了臉龐,這要是換個人說,她早就一掌拍死那人了,可是這是羽哥的妹妹,也算是迄今爲止,自己唯一個朋友吧。

“恩,我知道了。”蕭落羽也是無奈的應道,對於妹妹,他是實在頭疼的很。

“那拜拜了。”蕭顏兒聽見三哥的回答,一轉身直接跟着那人離開了,絲毫再沒有之前的不捨之意,顯然之前都是裝的,這讓蕭落羽又是苦笑一聲,無奈至極。

在蕭顏兒的背影消失後,神慕風帶着蕭落羽等人這才轉身看向剩下的守衛三人,而那三人再沒有什麼拖拉,只見其中一人往地上的傳送陣的邊角,分別放了一塊石頭,不過以蕭落羽的靈魂自然感應的出,那是石頭之中蘊含着大量的空間能量,他猜測,這就是他曾經在書中所見到的空間之石了。

空間之石極其珍貴,即使是在東極大陸,也算是極爲稀少的靈石,只能用於空間傳送陣上,而修煉空間屬性的人想要用空間之石修煉,簡直癡心妄想,沒有人能消耗的起。

在那人將空間之石放在傳送陣上之後,只見傳送陣瞬間光芒大放,而後那人轉身對着神慕風道:“神慕學長,傳送陣已經好了,你可以過去了。”

“恩,好,辛苦了。”神慕風聞言,微笑道,隨後帶着蕭落羽和西門若顏踏進了傳送陣,一道光芒閃過,幾人便消失不見。

“大哥,你說那兩人到底是誰,居然能讓神慕學長親自去接啊?”在三人消失不見後,其中一個守衛疑惑道,顯然驚訝不已。

他身邊的那人,也就是帶頭之人聞言,頓時臉上一肅,道:“別想那麼多,有些事也不是我們能知道的,我們還是繼續守衛着傳送陣吧,再過一月,三月的期限就到了,那時候我們就有三百的天幣,可以去天塔修煉了。”

“恩,也是”那人聽到他大哥的話,點了點頭,再沒有問什麼。

戰天學院內院,其實並不是在天血帝國都城內,而是在一處不爲人知的地方,戰天學院內院是一座小島,小島之上數十座高峯,數十座高峯包圍中,一座高塔直衝天際,而那就是戰天學院內院的中心了。

而小島的外面被湖泊所圍住,小島在湖泊的中心,橫穿湖泊之外三十丈,纔是一片不知道有多大的深林,裏面竟是幾人才能合抱的參天古樹,各各都有二三百米之高!

此時,戰天學院內院,離高塔不遠的地方,一座小小的祭壇之上傳送陣突然亮起光芒,這時一些離那傳送陣不遠的一些懶散學員,都不由紛紛望去。

只見光芒退去之後,上面出現了三個人,其中一個他們認識,是天榜第二十八的神慕風,而他身邊的兩個人,他們並沒有見過,想來能進入內院的,也是內院成員了,不過應該是新人。

蕭落羽睜開眼,看到這些在廣場上懶散的學員,饒是一直平淡的他,也是再次吃了一驚,現在就小廣場上這些二十多個懶散的學員中,居然有一半是皇級修爲,剩下的也都是王級修爲中期以上,雖然他明知道加入內院的最初條件就是王級修爲,不過到了這,還是被震了一下。

不過,在短暫的驚訝之後,蕭落羽嘴角浮現一抹淡笑,修爲越高才越好啊,這樣爲家族培養的勢力,也纔會更快一些..。

“走吧,我先領你們去報道,然後,我們去見冰哥。”神慕風對着蕭落羽和西門若顏道。

神慕風看見蕭落羽的表情,雖然不明白他爲什麼會浮現出一絲笑容,但他想絕對不會是因爲能進入內院的緣故,因爲能讓冰哥叫聲羽哥的人,自然不是什麼常人,可不會因爲加入內院就會露出如此表情。

不過,他也懶得去猜,他最大的優點就是想不開,索性就不想,所以,神慕風對着蕭落羽和西門若顏直接道,他現在最希望最迫切的就是帶着兩人儘快趕到冰哥那,這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想來冰哥也着急了。 “恩”

蕭落羽聽見神慕風的話,輕聲應道,西門若顏自然跟在蕭落羽身後一言不發,冷漠至極,彷彿一座冰山般。

“那好,我們走。”

神慕風帶着兩人直接穿過小廣場,在衆人的注視下,帶着蕭落羽和西門若顏離去。

“雷洪老師,這是新晉的內院學員,我剛剛從外院回來,就將他們一起帶回來了,老師請幫他們記錄一下吧,順便把天塔幣也發放一下。”少時,神慕風領着蕭落羽和西門若顏到了內院的報名處,對着報名處的老師道。

那雷洪約麼四十多歲的男子,健壯的身軀透露出一股強悍的味道,聽見神慕風的話後,滿是鬍鬚的臉龐,綻放出爽朗的笑容道:“哈哈,是神慕風啊,恩,行,我這就記錄,等會。”

只見那雷洪請出一塊晶石,而後看向蕭落羽和西門若顏道:“說出你們的名字,年齡和修爲等級,然後把星輝給我。”

“蕭落羽,十九歲,等級..王級巔峯。”蕭落羽想了想道,他不想說出太高的修爲,否則,這會引起一些人的關注,這對他並不好,雖然他並不怕這些人,可是沒給家族打好強硬的基礎前,他還是想低調些。

“西門若顏,十八歲,等級,王級巔峯。”西門若顏看見蕭落羽這樣回答,自然是跟在其後了,她不需要知道羽哥哥爲什麼這樣,只知道,一切都相信羽哥哥就可以了。

神慕風聽見兩人的回答,眸光一閃,但卻沒有說什麼。


“哦?不錯啊,居然沒進入學院,就能在二十歲前修煉到王級巔峯,真不錯,呵呵!”雷洪聽見兩人的回答,也是略微驚訝了一下,要知道內院七百八十名學員,在剛剛進入內院的時候,就有這樣的修爲可並不多見。

不過,他也只是略微驚訝罷了,不多見,不代表沒有,至少內院天榜前二十的學員,差不多進內院的時候,都是這般修爲,他也沒有多問什麼,以他尊級的實力自然看出蕭落羽兩人說的都是實話,修爲真的是如他們所說,王級巔峯…。

雷洪伸手接過神慕風遞過的星輝,而後在星輝之上修改了一下,隨後還給了蕭落羽和西門若顏,兩人看了一下星輝,其實上面並沒有什麼改動。

原來的星輝是一片血色的星空,中間一個藍色的內字,此時卻變成了一片藍色的星空,點點繁星點綴,內字的顏色卻變成血紅色,只是顏色變幻了一下,平添了些星辰而已。

在改完星輝後,雷洪也收起了那快晶石,他除了修改了星輝外,其實也在這塊記憶晶石中記錄了兩人的信息!

記憶晶石,不同於記憶金屬那麼珍貴,更比不上空間晶石的稀少,記憶晶石只是原有的記憶原石加工而成,擁有記錄資料的能力罷了,大陸上很多人都使用記憶晶石記錄資料。

當雷洪弄完一切後,只見他手一揮,憑空出現了兩塊墨玉晶牌,雖然並沒有什麼光芒折射而出,但是也圓潤異常,光是這兩塊墨玉製作的晶牌恐怕就價值不菲。

只見雷洪單手不斷的在墨玉晶牌上雕刻着,只是片刻,墨玉正面便出現了內院兩個字,而後一縷縷花紋平添其上,將內院兩字緊緊圍繞,更顯神祕之色。

而後,雷洪左手一轉,墨玉晶石霎時也是隨着一轉,又是片刻,墨玉晶牌背面的雕刻也完成了,赫然是一座直衝天際的巨塔,雖然只是被雕琢在一個巴掌大的墨玉之上,但是那巨塔的沖天之勢,卻是展現無遺,讓人竟感受那磅礴的氣勢。

隨後,雷洪又是單手幾指,兩塊墨玉晶牌的巨塔之上分別出現了幾個大字,其中一塊是四百八十八,另一塊則是四百八十九,不過這幾個字不同於之前雕刻的那樣,只見這幾個字都是閃着微弱的光芒,讓人無法忽略字體的存在。

“呼,總算完成了。”

雷洪輕呼了口氣,將兩塊墨玉晶牌丟給了蕭落羽和西門若顏,旋即,擡起手輕輕的擦拭掉腦門上的汗珠,顯然雕刻這兩塊墨玉晶牌他並不輕鬆,居然以尊級巔峯的修爲,還累的滿頭大汗,管中窺豹,可見一般?

雷洪看着手中拿着墨玉晶牌的兩人,微笑道:“好了,下面我開始介紹了,不過不要打斷我的話,等我說完了,哪裏不懂可以再問我,知道麼?”

蕭落羽和西門若顏點了點頭,雷洪見狀,滿意的笑了笑,而後開始介紹道:“星輝是你們在外院,或者在學院之外的身份,而這兩塊墨玉晶牌纔是你們在內院的身份象徵,這墨玉晶牌之上的數字代表着你們在內院的排名,因爲你們是王級巔峯修爲,沒有跟其他王級巔峯的學員比試過,所以排在王級巔峯修爲的最後,新學員都是如此。”

“每半年會舉行一次內院比試,而想提高排名,就要趁着這次機會去爭取,當半年的比試能提高自己的排名後,會根據排名的高低給予天塔幣的獎勵,當然也可以通過挑戰來提升自己的排名,在內院的競技場上可以挑戰,但是有一個前提,挑戰,必須挑戰自己至少二十名以前的學院,假設,如果你是四百八十八,那麼想挑戰的話,至少要挑戰四百六十八或者更往前的排名才行。”

雷洪緩了口氣,再次接着道:“剛剛有提到天塔幣,天塔幣是什麼呢?相信你們很疑惑,天塔幣就是在天塔使用的貨幣,天塔就是你們從傳送陣出來後,見到的那座巨塔,也是你們墨玉晶牌上那座塔的本體。”

“天塔是內院的標誌,戰天學院之所以能在千羽大陸上屹立不倒,成爲最強的學院,除了實力強大外,更是因爲天塔的存在,天塔內散發着一股說不出的氣息,這股氣息有着淬鍊肉體和精神力的作用,並且作用極爲強大,我們把這股氣息稱之爲天塔之炎。”

蕭落羽聽見雷洪說道天塔能淬鍊肉體的時候,平淡的眼中閃出一道精光,不過卻一閃而逝,雷洪和神慕風都沒有發現,只有他身邊的西門若顏才略微擦覺。

“雖然天塔之炎對於修煉有極大的益處,但是也有害處,如果修爲過低可能承受不住天塔之炎的淬鍊,反倒害了己身,輕者重傷,重者修爲可能全廢,甚至當場死亡!”

“所以,爲了學員的安全,天塔至從建立起就被分爲九層,每層有三百個房間,新進入內院的學員,想進入天塔修煉,最開始只能進入天塔第一層,這樣才能以免被天塔之炎創傷,而第一層王級修爲剛好能夠承受,這也是內院爲什麼只招收王級修爲學員,哪怕天資再好修爲不到王級,也不能進入內院的緣故了。”

“但是光有天塔,對於學員提升還是不夠的,雖然內院成放養式的教學方式,但是如果學員始終在天塔修煉也沒什麼好處,要知道突破還要有着足夠的感悟,就算你能天天做天塔修煉,但是沒有感悟怎麼會不斷的突破境界呢,何況,對於一個武者而言,修爲是一回事,能發揮出多少實力又是另一回事。”

說道這裏的雷洪,停頓了一下,看見蕭落羽和西門若顏都是一副平淡的樣子,眼中不由閃過一抹失望之色,他以爲蕭落羽和西門若顏根本不懂他說的話,或許,這兩個年輕人也是用丹藥堆積起來的吧,雷洪心中嘆息一聲,可是他卻沒有發現蕭落羽和西門若顏眼中的肯定之色。

雷洪接着道:“想要儘快的突破,想要能超水平的發揮出自己的實力,那麼只有不斷的戰鬥,生死存亡的戰鬥,所以,想進入天塔修煉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因此便有了天塔幣一說,想進入天塔修煉,就要由天塔幣,而想得到天塔幣,就要完成學院發放的任務,或者去殺魔獸換取,反正很多種可以得到天塔幣的方式,我就不一一而論了。”

“對了,對於你們這些新進來的學員,學院還是很大方的,每人送五百天塔幣,不過你們可不要想着全去用作修煉,在內院,天塔幣也是唯一的一種通用貨幣,可以在其他學員手中換取修煉的祕籍,或者其他需要的東西。”

“好了,需要講的就這些了,你們還有什麼疑問嗎?”雷洪淡聲問道,可見之前蕭落羽和西門若顏給他的印象並不好了。

“沒有。”蕭落羽自然沒什麼疑問,西門若顏也是一樣。

“那好,你們便去修煉吧,回去之後,找個安靜的地方,對這塊墨玉晶牌滴血認主,你們會看到裏面的天塔幣,並且,這塊墨玉晶牌從今往後都屬於你了,別人根本使用不了,哪怕你畢業了,這塊墨玉晶牌也不會收回。“

“在內院沒有什麼課程,都是自主修煉,有什麼疑問可以來問我,每兩個月內院學員,除去在外面做任務的,學院會自動聚集一次,一些老師會講一下修煉的心得,這對你們很有幫助,至於任務什麼的,可以去任務堂領取。” 雷洪說完,便轉身向着別的方向走去,再沒有搭理蕭落羽和西門若顏,讓人感覺他有些冷淡,於之前最初的樣子截然不同。

“額,別介意,內院的老師都這樣,內院沒什麼特別教你的,因爲能修煉到王級,對修煉都有着自己獨特的見解,而每隔兩個月,就有最少修爲尊級的老師講心得,這已經很好了,走吧,我們去冰哥那。”神慕風此時看見雷洪已經離去,這纔有些尷尬的解釋道,他自然能猜出這是因爲爲什麼。

蕭落羽聽聞此話,頷首點頭,蕭落羽也知道爲什麼,不過,卻絲毫沒有不快之色,他聽了內院的管理方式,還是比較贊同的,不過他總覺的內院的管理方式倒不像學院,而是跟他前世的門派一樣,只有不斷的競爭,才能獲取更好的資源。

“有點意思。”蕭落羽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心裏暗暗道,隨後,對神慕風點了點頭,示意他帶路。

神慕風見狀,沒有絲毫謙虛,自然一馬當先走在前面,施施然走在了前面。

神慕風帶着蕭落羽和西門若顏去向西門北冰等人山峯的路上,不過在蕭落羽的要求下,幾人都沒有使用修爲趕路,而是讓神慕風一邊步行,一邊爲他介紹學院。

只見走在路上的神慕風一邊走,一邊介紹到:“羽哥,看見那十座最高的山峯了麼,那是天榜上的學員住的地方,每座山峯只住十人,不入天榜者根本沒有資格入住。”

“哦?天榜是什麼,在外院就聽到我打傷的那人說什麼外院人榜。”蕭落羽淡淡的疑問道,西門若顏卻沒有絲毫疑問,不是她知道,而是她根本不在乎這些事,只要….!

西門若顏擡起頭,望向身前的背影,心裏暗暗道,只要能緊跟這個背影就好,隨後又低下頭,默默的跟在蕭落羽的身後…….。

神慕風聽見蕭落羽的問話一愣,頓時一拍腦袋,笑道:“哦,天榜啊,這個我倒忘了跟羽哥介紹了,天榜就是內院的一種實力象徵,不僅有天榜,還有地榜和人榜,天榜是內院實力最強的前一百人,地榜是第一百零一到二百的人,人榜則是二百零一到三百的人,只有能在大比時或者挑戰時,才能提升排名,只要進了這三個榜,根據排名的不同每月都能領到學院格外發送的天塔幣。”

“學院每個月都會發給普通學員三百天塔幣,如果是王級初期,不吃不喝光修煉到夠了,畢竟是在他們只能進入天塔一層,進入天塔一層一天消耗十天塔幣,三百正好一個月,可是一旦達到王級後期,在天塔一層修煉就沒有那麼大效果了,等到了王級巔峯更是沒有絲毫效果了,因此王級巔峯就要進入第二層,開始修煉。”

說道這裏的神慕風,眼中不由閃現一絲緬懷,顯然過去的他對於天塔第二次有着異樣的情緒,不過神慕風卻很快恢復了過來,接着道:“但是第二層每天消耗的天塔幣是一百,也就是說學院發給普通學員的天塔幣,普通學員不吃不喝也只能修煉三天,就不得不做任務或者去與魔獸廝殺了,而衝榜就是另一個選擇了。”

“要知道,進入人榜後五十名,學院除了發放的三百天塔幣外,外加一千天塔幣,人榜前五十名加兩千,地榜後五十名四千,地榜前五十名八千,天榜更恐怖,後五十名兩萬,再往前四十名四萬,而後天榜的第十到第一,沒前進一名增加一萬,比如第十名是五萬,九名六萬,直到第一的十四萬。”

說道最後的第一名,神慕風眼中滿是羨慕之色,不過一想自己在天榜前面的四十名內,又有着絲絲自豪之感。

“哦,這樣啊,不夠我想能進入榜的,修爲也越來越高吧,那麼豈不是進入天塔後,也要越來越往高層去麼,天塔幣的消耗也更大吧。”蕭落羽聽到神慕風的話後,有些恍然,而後慢慢猜測道。

“呵呵,羽哥真是聰明啊。”神慕風聞言,一笑道:

“是啊,在榜上排名越往前,要上天塔的層數就越高,王級巔峯和皇級後期在二層每天消耗一百天塔幣,皇級巔峯和帝級後期在三層每天消耗一千天塔幣,帝級巔峯和尊級去第四層每天消耗五千天塔幣,第五層以上除了學院的聖級老師外,還沒人能上的去,就連尊級巔峯也不行,內院副院長曾經說五層是個分水嶺,非聖級不可入,否則必死。”

說道最後,神慕風滿臉嚴肅之色,顯然不是沒有前車之鑑。

“恩,知道了,呵呵,好了,我明白什麼是天榜地榜人榜了,那北冥北寒北冰排名是多少啊。”蕭落羽淡笑道。

“北冥和北寒大哥沒有排名,因爲他們兩個都從來沒有參加過內院大比,不過暗中有人對比過他們殺魔獸換取天塔幣的時候,那魔獸的實力,最少也是帝級後期修爲,並且在所有帝級後期的學員中恐怕沒人能勝過北冥和北寒大哥,雖然說在內院中並不存在什麼同等級魔獸一定比人類強大這麼一說,因爲內院都是千羽大陸精英中精英,人人都有祕法。”

“但是,在學院僅有的十多個帝級巔峯學員中看見魔獸的傷口後,卻都說,即使他們殺魔獸也無法做到不掛彩就能殺死同等級魔獸的地步,如果北冥和北寒大哥要是真論排名的話,恐怕有實力擠進前十。”

神慕眼中有着疑惑的神色,他其實到現在也不明白,西門北冥和西門北寒兩人爲什麼放着有機會得到大把天塔幣的天榜排名不爭取,卻要努力的去與魔獸廝殺辛苦的賺天塔幣,不過他也沒問,他知道每個人都有祕密。

何況,他熟悉的是西門北冰,冰哥,那個總是指導他修煉,不論何時都是掛着一抹陽光般輕笑的冰哥,至於西門北冥和西門北寒也是通過冰哥才認識的,所以雖然他有時很想跟兩人說話,卻成天見不到影子,即使出現也是一人冷漠至極渾身透着死亡的氣息,一人身上冷冰冰的透露着寒冷氣息,這讓他即使想說的話,也咽回嘴裏了。

其實蕭落羽知道西門北冥和西門北寒爲什麼不想爭取排名,那是不想增加不必要的麻煩,也不想給他惹麻煩!

北冥修煉無盡殺道,出手必見血,帶命而歸,他根本無法控制,即使控制住了,他自己修煉的心境恐怕也會受到莫大的影響,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則必殺,除非是實力高的他殺不了,但是隻要殺不了,他的殺道就會以那人爲目標不斷的進步,直到,殺死那人爲止。

而北寒修煉的則是他前世好友,也是他的前輩忘年交,更是墊定他成名之路西門吹雪的劍道,不論劍招多少,真正出招的只有一招,不是生,就是死,所以也不適合切磋。

其實,前世很多人都說他打敗了西門吹雪,其實不是,到了他們那個境界,交手已經不只是招數了,更有着心境的較量,如果光是招式恐怕他照比西門吹雪相距甚遠,他勝在心境之上,在前世處於的那個境界,簡單的招數已是無用,唯有心境的強悍,纔是最重要的。

然,前世西門吹雪因爲妻子的死亡,心境始終無法闡至圓滿,不論他修爲境界如何高,但是,心境之上始終存在着裂痕,而他在二百多招戰勝西門吹雪,也是西門吹雪知道,再交手已經無用了,即使他勝了,心境的裂痕使他修爲不前,而蕭落羽卻不會停留,所以乾脆他發出了最強的一招,一劍西來。

結果,蕭落羽硬是憑着種種絕學挺了過來,西門吹雪看見蕭落羽居然能以後輩之資,攆上他們這些江湖老人,心中自然欣慰異常,況且,兩人脾性相投,最終西門吹雪直接認輸,坦然不是蕭落羽的對手!


江湖中人聞言,都以爲是蕭落羽勝了,他們卻不知道,蕭落羽會勝,但卻絕對不是跟西門吹雪相戰的那個時候,他還需要磨練,因爲那時的他還沒有到達巔峯…。

就連蕭落羽跟見面獨孤求敗相戰也同樣勝在心境,劍魔獨孤求敗心境之上也有着致命的弱點,不過這等祕聞,在蕭落羽前世之中,也只有站在江湖中最頂端的少數幾人才知道的了,不過卻沒人說起,因爲能跟西門吹雪和劍魔獨孤求敗兩位江湖中泰山北斗,較量心境勝出,江湖中也還沒有人能夠做到。

只聽此時的神慕風繼續道:“雖然北冥和北寒兩位大哥沒有參與內院排名之戰,但是北冰大哥倒是參加內院大比了,排名是十六,不過誰都知道,北冰大哥有可能再往前一步的,可是卻碰到了冷豔的內院第二大美女,李若婷,惜花之下直接認輸了。”

“哦?還有這等事?看來北冰也長大了啊,呵呵”蕭落羽眉頭一揚,淡笑的臉龐之上,第一次出現了些許的驚訝之色,有些開心的笑道。 對敵人留手,這是江湖大忌,因爲對敵人留手就是對自己殘忍,寧肯將敵人殘忍的打到沒有戰鬥力在留手,也絕不能正在戰鬥中留手,這是蕭落羽派給刀奴教育給北冥北寒等人的警告!

不過,對這件事,蕭落羽卻沒有生氣,反倒很開心,內院大比還沒有構成敵人的地步,畢竟都是學員,況且以北冰聖二階的修煉,甚至發出更高的實力,也不懼怕些帝級修爲的人偷襲,所以不存在他之前的那些警告。

而且,他一直很擔心幾人,畢竟年幼時的仇恨太過深切,那時他沒有管理,是因爲他想讓幾人有修煉的目標目的,可是一旦到了帝級修爲,就開始觸及心境的修煉了,那時過於激烈的情緒都可以阻止修爲的提升,甚至走火入魔。

本來他想等他們幾人到了帝級後,他在慢慢親自管理幾人,慢慢讓他們釋放出心中的仇恨,這樣對以後修煉的道路自然一路平坦!

可是,世界上的事誰能說的清,他居然靈魂出現意外,一睜眼十年轉瞬間就過去了,更低估了幾人的潛力,短短十年間,居然達到了聖級修爲,這些事都是讓人難於意料的,所以,他很擔心幾人會一直被仇恨所驅使,這也是他來學院的原因之一。


不過,現在聽神慕風這麼一說,他倒是放心了不少,至少對北冰是放心了..。

蕭落羽淡笑間,忽然此時的神慕風,有些欲言又止,又想說吧又忍住,不由一笑,對着神慕風,道:“呵呵,看來你跟北冰的關係不錯啊,還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吧,我也想聽聽這小子都怎麼樣了,現在居然都會憐香惜玉了,哈哈。”

“額”

神慕風聞言,頓時一窒,隨後原本陽光的臉龐突然變得有點賊眉鼠眼,左右看了看,彷彿有些不放心,在確定他的冰哥確實不在這的時候。

這才悄聲的對着蕭落羽,賊笑道:“嘿嘿,羽哥,那個啥,我說了你可別對冰哥說啊,要不然他又要虐待我了。”

“哈哈,好,我保證,如果北冰那小崽子敢碰你一下,我就收拾他,你說吧,我聽着呢!”蕭落羽開朗一笑保證道,他好久沒這樣爽朗的笑了,不過對於神慕風如此這般懼怕北冰的樣子,他倒是有些忍俊不禁,讓他平淡的心境之上,也是蕩起點點的波紋。

蕭落羽忽然開始有點明白,爲什麼以北冰的性格會與這個神慕風接觸了,就連北冥北寒也是認識這個神慕風,顯然神慕風除了有超高的資質和良好的風氣外,還有着讓人總是能開心的因素吧,這不是說神慕風傻,總惹人徒增笑柄,而他很會調解氣氛,但是卻不虛假做作。

“那好,有羽哥照着我,我就放心了,嘿嘿,據聽說啊,羽哥,我說的是據聽說啊,冰哥至從大比認輸後,總是沒事的就往李若婷那座山峯上跑,去找李若婷,不過讓人奇怪的是,冷若冰霜的李若婷卻沒有驅趕冰哥,還有人看到兩個人總是在一起去廝殺魔獸賺取天塔幣,額,我說的據聽說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