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這第一富二代的光環可不是蓋的,就算不提秦洛有一個富可敵國的老子,光他自己的身價現在都是以百億計算的,哪個明星見了也不得客客氣氣的?

更何況秦洛還是沐小迪的未婚夫,這段時間的風頭,更是一時無兩,簡直比當紅明星還要紅得發紫。

“秦少,我們聽小迪說你會寫歌,之前她的幾首歌都是你幫她寫的!”溫雅在一番寒暄之後,突然開口說道。

“沒錯。無聊的時候會寫幾首歌,倒是難等大雅之堂!”秦洛笑着點點頭。

“秦少,你也太謙虛了一點吧?你給小迪寫的那幾首歌,那一首不是經典之作啊?現在大街小巷都在放着你寫的那幾首歌呢,不要太火好不好?”一聽這話,周韻婷就忍不住嬌笑道。

“你們不是想讓秦洛幫你們寫歌麼?人我是給你們帶來了,至於能不能請的動他,就看你們自己的本事了!”沐小迪哪裏不知道自己兩個好友的小心思,當即咯咯嬌笑道。

“秦少,你看小迪都開口了,你是不是也幫我們寫一首歌啊?”溫雅一臉期待地問道。

秦洛聞言不由得苦笑道:“實話說,寫歌是小事,只要我有時間的話,幫你們寫兩首歌也無所謂。不過醜話說在前面,要是寫得不好可不要怪我!”

秦洛看得出這兩個女孩和沐小迪的關係還不錯。衝着沐小迪的面子,他也沒法拒絕兩女的要求。

“真的?那就先謝謝秦少了!”兩女聞言,不由得大喜過望,紛紛感謝道。

“行了,秦洛已經答應你們了。我們是不是也該做正事了?”沐小迪這時開口提醒道。

“對!還得去看望小朋友呢,我們趕緊進去吧!”說着,一行人在不少保鏢的護衛下就直接朝着孤兒院大門口走了過去。 第二百八十七章 福利院的哭聲

作爲明星,沐小迪他們今天雖然不是公開行程,但還是不免會被人圍觀。尤其是聞風而來的狗仔記者肯定也是不缺的。

沐小迪有秦洛陪着,倒是連保鏢都省了,連經紀人王悅都沒跟來。

不過這孤兒院屬於東海市郊區,四周圍都是城鄉結合部,附近還有大片老舊的房屋正在拆遷當中。


眼前的這座孤兒院,從外面看去也顯得有些年頭了。

“咦,這孤兒院的外牆上還打了拆遷的標記,難道這裏也要拆了?”溫雅看着孤兒院圍牆上那個圈起來的拆字,不免有些驚訝。

“我看這附近的房子都在拆遷當中,好像目前也就孤兒院這一塊還完好無損吧?”周韻婷看了看四周圍,也跟着說道。

“這裏的環境也的確有些差,希望拆遷之後,**能夠給小朋友們安排一個好點的環境!”沐小迪不由得點頭說道。

“這家孤兒院是私立的,雖然也受到民政幫扶,但拆遷的話未必會有人管!”那個叫李嘉的男歌手卻是皺着眉頭提醒道。

“你怎麼知道民政不會管?”沐小迪聞言,不由得微微蹙眉。

“因爲我就曾經遇到過類似的情況!”李嘉沉默了片刻,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小迪,李嘉也是孤兒出身!”溫雅這時開口提醒道。

沐小迪聞言,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顯然她對這個李嘉的瞭解還不夠。

“不好意思啊李嘉,我不知道……”沐小迪一臉歉然地說道。

“沒事!我小時候也在一傢俬人成立的孤兒院,當時開放商也是說要拆遷。但是民政部門根本就不會管我們的死活。我們的老院長一趟趟的往民政跑,往市政跑,結果都是無功而返,根本沒人肯搭理他。最終我們的房子還是被拆遷隊給拆了。老院長無奈之下,只能拿着那筆少得可憐的賠償款,另外找了一個環境更差的地方暫時租了一間房子,將孤兒院的所有小朋友都安頓了下來。”李嘉一邊回憶,一邊輕聲地說道。

“你小時候,那也是十幾年前了吧?我想現在應該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沐小迪不由得寬慰道。

“希望如此吧!”李家點了點頭。

一行人說話間已經走到了福利院門口。福利院的院長是一個年紀大約五十左右的中年婦女,叫趙秀娥。外表看上去十分樸實,有些虛胖,臉上掛着殷切的笑容,給人一種很親近的感覺。

大概是知道沐小迪他們要來,趙秀娥帶着一堆孩子正在院子中央玩耍,還時不時地朝着門口張望。

當看到沐小迪一行人之後,趙秀娥就立馬笑着迎了出來。

趙秀娥和沐小迪之間表現得十分熟絡,顯然沐小迪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個福利院了。

小朋友們見到沐小迪,也一個個露出了歡快的笑容,紛紛圍攏了過來,一個個甜甜的叫着姐姐。

工作人員還有幾個保鏢將他們帶來的玩具和衣服從車上都搬進了福利院當中。

沐小迪一邊給小朋友們介紹秦洛還有溫雅等人認識,一邊給小朋友們發着玩具和衣服。

小朋友們表現得十分開心,但秦洛卻發現這開心似乎有些勉強,似乎是刻意裝出來的一般。

似乎是驗證了秦洛心中的想法,一個穿着紅色衣服的小女孩,也就大概六七歲的模樣,在接過了沐小迪送來的衣服之後,卻是忍不住就哭了起來。

“朵朵?你怎麼哭了?是不喜歡這件衣服麼?沒關係,這裏還有很多呢,你喜歡哪一件自己挑好不好?”見到小女孩哭了起來,沐小迪頓時就慌了神,趕緊出聲安慰道。

“你這孩子,好端端的哭什麼?”趙秀娥臉色一變,趕緊將那叫朵朵的小女孩給拉到了一邊。

大概是看到朵朵哭了的緣故,其他的小朋友似乎也受到了情緒感染,一個個歡快的笑容都不見了,露出了失落而無助地神色。更有一些小朋友,也跟着朵朵開始哭泣了起來。

沐小迪總算是看出了不對勁的地方,不由得將目光望向了趙秀娥。

“趙院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朋友怎麼都不高興了?”沐小迪蹙着秀眉問道。

趙秀娥聞言,不禁一臉地尷尬,卻是欲言又止。

沐小迪見趙秀娥不說話,立馬就蹲在了朵朵跟前,輕聲地問道:“朵朵,告訴姐姐,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爲什麼要哭啊?”

“小迪姐姐……對不起……趙媽媽說……她說福利院就搖拆掉了,我們快要沒地方住了!”朵朵一邊擦着眼淚,一邊抽泣着說道。

聽了朵朵的話,其他的小朋友也哭得更加厲害了。

福利院裏小朋友們的哭聲頓時連成了一片。甚至連趙秀娥都忍不住捂着嘴哽咽了起來。

“就算是要拆遷,不是也有補償款麼?而且既然是福利院,難懂民政沒有另外安排房子建一個新的福利院麼?”沐小迪想着趙秀娥就問道。

“小迪,這福利院的拆遷款,總共也才10萬,連給他們找一間像樣點的房子都不可能。民政那邊我問過了,他們說我們是屬於私立機構,拆遷方面的問題不歸他們管!”趙秀娥擦了擦眼角的淚水,一臉無奈地解釋道。


“怎麼會這樣?我記得這福利院是你家的老房子吧?是民用住宅啊!就算是按照民用住宅來補償,你這少說兩百平米的房子,也不該只配10萬吧?”沐小迪有些難以置信。

“他們說我這房子已經是危房了,根本沒法住人。只能按照500一平米給我們補償!”趙秀娥有些無奈地解釋道。

聞言,沐小迪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500一平米,開什麼國際玩笑?不說東海市區內的房子均價都要在2萬以上,單單是郊區的城鄉結合部,也是起碼6000一平米起步了。這麼點賠償,孤兒院的這些小朋友要住哪裏去?10萬,在其他地方估計也就只夠買一個衛生間吧?甚至連衛生間都買不起! 第二百八十八章 囂張拆遷辦

“會不會是開發商和拆遷辦將補償款中飽私囊了?”秦洛聽了半天,忍不住開口提醒道。

“我也想過可能是被人給貪了。可就算是知道我們又能有什麼辦法?那幫官老爺我們也鬥不起,大老闆更是連看都不會看我們一眼!昨天拆遷辦的人就已經來過一次,說是讓我們馬上搬出去,不然就真的要開推土機直接來推房子了!”趙秀娥解釋着,又忍不住掉下了委屈的眼淚。

“秦洛,你看這件事情怎麼辦?”沐小迪一臉憤怒地盯着秦洛問道。

她從來就不是一個容易生氣的女孩,但這個時候,她也忍不住心中冒出了熊熊怒火。

連福利院小朋友的錢都要貪,這幫人渣還配做人麼?

“既然遇到了,這件事情我肯定會管到底。行了趙院長,你也不用哭了。福利院的事情我來解決。即便房子真的拆了,我另外給你們找個能夠遮風擋雨的地方,環境絕對不會比這裏差。我秦洛別的沒有,還真就是不差錢!”秦洛對着趙秀娥微笑着說道。

“秦先生,你真是大好人,可我們怎麼能要你的錢?”趙秀娥一臉地感激,卻是有些遲疑。

“行了趙院長,秦洛身家幾百個億呢,錢對他來說也不過是竄數字罷了!你就先別客氣了。而且秦洛雖然有錢,也不會花冤枉錢。他肯定會想辦法讓開發商和拆遷辦將這筆錢給吐出來的!”沐小迪也跟着開口勸慰道。

秦洛也沒再說什麼,掏出了手機就給秦南山打去了電話。

“小洛,有什麼事情?”突然接到秦洛的電話,秦南山有些詫異地問道。

“爸,我想問一下,我們東海市規定,徵用民用住宅的最低補償標準是多少錢一個平方?”秦洛直截了當地問道。

“好端端的你怎麼問這個?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5000一平米吧。不過要看是什麼地段。如果是偏遠郊區,是3500。”秦南山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回答了秦洛的問題。

“行,我知道了!”秦洛說完,就直接掛斷了通話。

手機另一頭的秦南山,不由得莫名其妙。

“就算按照最低補償標準的3500,福利院這套房子如果按照200平米算,也應該得到70萬的補償款。”秦洛收起手機,對着沐小迪說道。

“好傢伙,這一口氣至少吞了60萬啊!”溫雅一臉誇張地說道。

“這幫人渣!簡直是禽獸不如!”周韻婷也是一臉地氣忿。

“外面好像有人來了!”秦洛突然神色一動,幾步就走到了福利院門口,朝着外面的大馬路望了過去。

只見少說四五十號人,正手拿着棍棒鐵鍬之類的工具,朝着福利院這邊就氣勢洶洶地走了過來。

“小迪,趙院長,你們幾個馬上帶着小朋友回屋子裏,千萬別出來。這邊的事情交給我解決!”秦洛對着沐小迪等人就開口吩咐道。

“那怎麼行,我們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在外面?”趙秀娥聞言,頓時臉色一變。

“想要解決這件事,讓那些人渣付出代價,你們就必須按照我說的去做。”秦洛對沐小迪使了個眼色。

沐小迪自然是對秦洛無條件信任,而且她也很清楚秦洛的實力。就算是十幾個持槍匪徒都沒能把秦洛怎麼樣,一幫普通人又怎麼可能對他構成威脅?

在沐小迪的勸說下,趙秀娥和溫雅等人還是帶着小朋友們躲進了屋子裏。

秦洛甚至讓那些保鏢和工作人員也全部到屋子裏去了,不過還有個例外,那就是李嘉並沒有要進屋的意思。

“你怎麼不進去?”秦洛問道。

“我爲什麼要進去?小時候因爲沒能力,我沒辦法反抗。但現在眼睜睜看着這種事情再次發生,我怎麼可能無動於衷,當個縮頭烏龜?你能做的事情,我一樣能做!我今天就想看看這幫人渣能把我怎麼樣!”李嘉捏緊了拳頭,咬着牙冷哼道。

“呵呵……雖然我沒聽說過你,也沒聽過你的歌,但你這份血性我喜歡!你這個朋友,我交了!”秦洛聞言,不禁對李嘉露出了一絲欣賞。

李嘉聞言,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這時候那幫氣勢洶洶的傢伙,已經從大門外衝了進來。

“咦,福利院那幫老弱婦孺呢?怎麼就兩個大老爺們?”領頭的一個小混混看了一眼秦洛和李嘉,不由得一臉狐疑。

秦洛不由得笑了。這幫傢伙看着跟社會上的地痞流氓又有什麼區別?哪裏有點拆遷辦的樣子?

“福利院現在是我負責。你們有什麼事情跟我說就行了!另外你們是什麼人?這麼多人來這裏要做什麼?”秦洛淡淡地盯着那個領頭的小混混詢問道。

“你負責?你誰啊?之前怎麼沒見過你?我們是拆遷辦的,看你是明知故問吧?這間福利院要拆了,難道你不知道麼?”小混混瞥了秦洛一眼,滿是不屑地輕哼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要知道這間福利院你拆不了就行了!拆遷辦,我看你們是流氓辦吧?”秦洛聞言,不由得一聲冷笑。

“哎……小子,我看你是活膩歪了吧?看你穿得人模狗樣的,還真拿自己當根蔥了?是不是想挨棍子?老子今天也不管你到底是誰,總之福利院的所有人現在必須立馬給老子搬出去。挖掘機馬上就要來了,別怪我沒提醒你們。到時候萬一傷到了誰,可不要說老子不講人情!”小混混晃着手中的長棍,一臉陰冷地威脅道。

“想我們搬出去,也行。只要你們能將補償款一分不少的給齊就行了!”秦洛淡淡地點頭說道。

“媽的,10塊的補償款不是已經給那個老孃們了麼?怎麼還想要?老子沒功夫跟你磨嘴皮子,趕緊讓屋子裏的人都給我出來,趕緊滾蛋!”小混混不由得咒罵道。

“要是我們不走呢?”秦洛不以爲然地冷笑道。

“不走?不走就讓你們嚐嚐老子棒子的滋味!”小混混聞言,手中的那根長棍還在秦洛的臉上輕輕地拍了一下。 第二百八十九章 狗屁萬總

秦洛雙眼一眯,一手就抓住了那長棍的一端,朝着自己身側拉了過來。

那小混混還沒反應過來呢,就被一股巨力帶着一個踉蹌,差點沒直接向前栽倒。

見秦洛居然抓住了自己的棍子,小混混頓時一愣,隨即就惱羞成怒。

“媽的,給臉不要臉是吧?趕緊給老子鬆手!”小混混不由得咒罵道。


“你再在我面前自稱老子,我就打掉你一嘴牙!”秦洛冷喝一聲,抓着長棍的手卻是如同鋼鉗一般,根本就沒鬆開的意思。

“兄弟們,給老子弄死他!”小混混怒急,立馬對着身後的一幫小混混大吼了一聲。

還沒等那幫小混混有動作呢,秦洛的眼中寒芒一閃,一把就將那長棍從小混混的手中抽了出來,棍子的一端狠狠地朝着那傢伙的嘴巴就敲了下去。

“哎喲……”頓時一聲慘叫響起,那小混混捂着嘴就栽倒在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