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5 日

這種規模的投入,也可以看出來星空文明的決心,絕對不是以前那些說是文明,其實也就是一條探索艦私自的行為。

最令顧雲頭疼的是,現在科諾公司已經知道了他抓住弗迪南德·格里芬的一切經過和審訊過程!

不,還沒有!

顧雲突然意識到,事情並沒有這麼糟糕!

無論弗迪南德·格里芬身上的信號器上傳的是視頻還是音頻,他一直都是頂着剛剛被燒毀的西歐男子的面龐。

這個面龐是S.H.D.自己通過大數據組合出來的一個面孔,沒有任何來歷,也沒有任何去處,就像是一個幽靈。

更加絕妙的是,顧雲在弗迪南德·格里芬面前展露了巫師的魔法!

也就是說,現在在科諾公司的眼中,顧雲其實就是一個沒有在普通人社會留下太多痕迹的巫師。

針對他們的組織也不是S.H.D.,而是一個未知的巫師組織。

現在顧雲只需要把安全屋的東西,全部都更換一遍,這個身份就能夠落實下來。

「不過,我要自己死還是不死呢?」顧雲思索著,「咳咳……是不死好了!」

顧雲才不會承認是因為一具巫師的身體太貴了的原因呢!

「嗚嘀嗚嘀——」

聽着遠處傳來的救護車聲音,顧雲開始動作起來。

他必須抓緊時間了,根據弗迪南德·格里芬所說,科諾公司在柏林投入極大,保不齊周邊可能就會有科諾公司的小隊。

一旦被人目睹了他偽裝證據的畫面,那麼一切就沒有那麼容易矇混過關了。

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可沒有辦法給現場上千人一起施展記憶咒。

而且……

再拖久一點,德國魔法部的人可能都要趕到了。

柏林發生這種大爆炸事件,傲羅們不可能不會注意到,所以顧雲必須趕在各方勢力趕來之前,把一切手腳都清理的乾乾淨淨的。

顧雲把各種槍械都給處理掉了,這些東西原本就儲存在保險箱裏面,爆炸之後裏面的東西也沒有被炸出來,可以非常輕鬆地替換。

除此之外,顧雲還在爆炸的廢墟之中加入了一些巫師使用的材料,以增加他身份的可行性。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把特工專用的東西給處理掉。

譬如各種各樣的護照、各個國家的鈔票,全部都清理乾淨,甚至還特意丟進去了幾個銀西可。

做完這一切,顧雲回頭看了廢墟一眼。

他嘆了一口氣:「還是飄……咳咳……了啊!」

。 三人每一次遇到葉初雨一撒嬌就立刻投降了。

三名聖天使嘿嘿的笑道:「幾位要話家常,就回去再說吧,不過現在我想請戰妖盟的小公主到,農界廷好好的招待必各位沒有意見吧!」三人氣勢猛地提升,看來是要以勢逼人了。

「那還要問過我肯不肯。初雨,蒼龍跟你們三位叔叔下去下方五行宗那,」雅典娜同樣以氣場護住要蒼龍及葉初雨等人離去。

在三人的逼迫下也只是能抵住而已,而對方三人的氣勢還在不住的提升中,而且蓄歐娜也加入了氣勢之中,使得本就到了極限的雅典娜有了潰敗的跡像。

而就在雅典娜快要支持不住之時,天空之中一股威嚴帶着憤怒的聲音響起:「看來你們鳥人是欺負我們戰族欺負上了癮了。」一股浩大的氣勢擋在了雅典娜身前,在她身前出現了一個身影在他的身旁還有一隻懶洋洋的巨狼。

E位聖天使臉色平靜的望着突然出現的一人一狼,心中卻驚起了濤天巨浪,三人已經用上了近八成的修為了,他們白信沒有人可以如此平淡的接下他們的氣勢壓迫,而眼前這個面色冰冷的男子,眼中卻充滿了不屑和仇恨。

仇恨?三位聖天使心中升起了無數的疑問,奇怪我們是那方面惹到了眼前的這個男子了嗎?為什麼他眼中的仇恨那樣的強烈。「你是誰?為什麼要管閑事。」蕾歐娜壓住自己的怒氣,因為剛才被這個男子掃了一眼,整個如墜冰庫般,心中顫標不止,而且他身邊的這頭銀狼也與他有着一樣的眼神,同樣的仇恨著天使。

「哼!」蕾歐娜耳邊剛剛聽到一聲冷哼,另一邊卻傳來了三聲悶哼聲,三名聖天使身周的氣場被震散同時也受了不輕的內傷,蕾歐娜剛要怒喝卻看到這男子男影朗了幾閃,除了斐休斯外,剩下了兩名聖天使全都被震下了天空,眼看就要撞了了大地,斐休斯雙手一揮一股力量止住了兩名聖天使的身體,隨後兩名聖天使再次身影出現在斐休斯旁邊。

兩人同樣的憤怒就要出手卻被斐休斯止住,蕾歐娜怒道:「看來閣下是要與天使神廷為敵了。」

「哇,哥,那名大哥好帥。」葉初雨大力的拍着手叫好,最後拉着貪狼的手叫道:「貪狼叔你看,那個大哥好帥好帥哦,咦,你怎麼了貪狼叔。」看着星貪狼獃獃的看着天空中的那一人一狼,眼中閃耀着激動的光芒,葉初雨心中奇怪著,同時她還發現羽岳牙和蒼風兩人眼中也是無比的激動。

而這時在天空中那名男子身旁的那頭懶洋洋的銀狼一下子消失出現在星,貪狼等人的面前。「老銀」星貪狼沖了上去狼很勺抱住了這頭巨狼高興的叫道:「你小子沒死啊。」

被稱為老銀的銀狼白了他一眼,伸起牠的右爪,給了他一根中指:「你還是一樣的德性啊。」,一旁傳來了葉初雨的驚訝和嬌笑聲,星貪狼嘿嘿的笑道:「老銀你還不一樣。」

同時天空中的那名男子也不再理斐休斯及蕾歐娜,從天空落了下來:「星羽,蒼風。」這男子的眼中也是無比的激動。

「奇傑!」四人狼很的抱在了一起,一種只存在於男人之間的情感,那種無法言語的情感在四人之間上演着,沒錯這個人就是奇傑,葉缺的第一個也是最好的兄弟。

過了一會,奇傑在蒼風等人的介紹之下才知道旁邊的這兩個青年是自己結義大哥的子女,剛要高興起來,接着卻知道鳥人要抓這兩個小侄子,臉色瞬間冰冷了下來,轉過身來再次看着半空中的四個鳥人,那毫不撫掩的殺意直衝天際:「老銀,兩個小侄子,你護的住吧。」

「該死,你擔心你自己吧,不過的是長了翅膀的鳥人,敢來抓小女和小侄子的話,我一爪拍死他,讓他們知道不是多長了幾個翅膀就他媽的可以屬起來放。」銀狼側着身,斜眼看了半空之中的鳥人,不屑的道。蕾歐娜及斐休斯四人聽了怒火上涌,一個四腳畜牲竟然敢如此的放肆。

「一個畜牲如此放肆,哼,末世,罰天之劍」在斐休斯身旁的另一個聖天使狂怒吼道,從來沒有人敢如此不把他們放在眼中。

「星羽,蒼風保護好兩個小煙子,我去會一會神界的鳥人有什麼不同。」衝天的紫色從奇傑的身上暴沖而出,奇傑飛上了天空,在其身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怒目橫即的天魔法相,天地為之一凝,魔氣衝天震動了神界的空間。

「沒問題,奇傑,你安心的去吧。」著風順口而出,在其身後的五行宗眾人與葉蒼龍等人聽到之後,差點沒被這貨給氣死瞧這貨說的話,天空正在飛行的奇傑也為之一頓,之後也沒回頭,就給了他一個中指。

蒼風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無辜的看着其他人,貪狼輿療牙也同時給了他一個中指,其他人無語的看着這貨,而蒼風也突然的醒悟了過來,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嘿,口誤口誤。」

天空之中奇傑一人對上三位聖天使不落下風,三位聖天使也只是堪堪與之抗衡而已,那蓋世的雄風與膽氣,令在場的其他人都目不轉睛的盯着那有如天地一般的身影。而雅典娜看着那天空之中的身影,那嘴角邊的笑容,配上他那狂傲的氣勢,有着莫名邪異的吸引力。

「哈哈哈,神界的鳥人就只有這點本事。」奇傑一掌震退了斐休斯三人的聯手狂笑着,手中卻是不慢的道:「天魔訣天魔亂舞。」身形狂閃,追上了被震退的三人,無數的掌影伴隨着狂暴的力量不停的擊打在三人的護罩之上,那護罩沒撐多久就光榮的退場了,三人只能不停的硬抗著,無數的震耳的爆炸聲不絕於耳的響着。

片刻后,除了斐休斯后,另兩個聖天使被轟入了地面,而斐休斯也沒有好到那去,不停的喘著大氣,原本整齊的衣服也東破一個,西破一個洞的。

奇傑也是不輕鬆,以一敵三也是個高難度的活。此時虛空之中產生了一道巨大的空間之門,無數的天使一隊一隊的從空間之月中飛了出來。最後出來的是兩個沒有光翼的神人

「斐休斯,想不到們還要求救於我。」聲音的來源就是宙斯,自從他投靠了天使神廷之後,斐休斯等聖天使就借給了他十數億的天使大軍,與雅典娜作戰。

另一個則是原來諸神殿的戰神阿瑞斯。兩人帶着十多億的天使大軍卻的被雅典娜打的節節敗退。十多億的天使大軍,如今就只有不到八成了。

「笑?等一下你就笑不出來了。」斐休斯冷笑道。

「哈哈哈,怎麼…」宙斯的笑容剎時間僵住了,因為他看到了天天讓他做惡夢的人,嗯,如果他還有睡覺的話啦!

雅典娜滿臉殺氣的看着宙斯,那刺耳的笑聲,讓雅典娜無名火燒了起來。

「阿彌陀佛,各位道友不仿各退一步,終止這場爭鬥吧。」如來佛祖口喧了聲佛,出來打圓場道,而這時准提道人更是向前一步,對奇傑道:「這位施主,身上的煞氣太重了,與天道格格不入,且施主與佛有緣,望施主放下屠刀,則可立地成佛。」

貪狼對着蒼風道:「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嗯,俗話說的好,無助則無敵。」蒼風好似那麼回事的點點頭回這「這麼說,那個光頭大和尚就是無敵大和尚啰」凱雷這時介面道。

「哈哈,你這臭小子,近來把天使神廷弄的雞飛狗跳的,我就猜到是你小子了。」星·貪狼用力的拍著凱雷的肩道:「行啊,有你的。」。

「那是,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哈哈!」凱雷哈哈大笑。

「火老頭,你怎麼會和凱雷這像伙碰在一起?」羽·療牙看到凱雷和火邪兩人親熱的很,於是不解的問火邪。

在凱雷的解說下,在場的人才知道事情的經過,葉初雨突然問道:「鳥人的翅膀真的能吃嗎?」聲音不大卻剛好讓在場的人都可以聽到。

「不知道,但是應該是能吃。」凱否不確定的這

「小像伙,小心禍從口出,戰族不可能隨時護着你。」蕾歐娜咬着牙對葉初雨道。

「鳥人,你是不是活的太舒坦了,不想再活下去了,敢威脅我老大的女兒。」銀狼的聲音如從十八層地獄殺出來的殺神般殺意十足。

銀狼輕輕的往前一踏,身形瞬間出現在蕾歐娜的面前,一爪揮出,蕾歐娜根本無從防禦,這一擊就象是直接出現在她的胸前,護體能量,直接被一爪拍碎,就在要拍中蕾歐娜之時,她的身上冒出了一股刺目的光芒,抵住了銀狼這可怕的一擊,定睛一看就看到一個閃著六色光芒的繼甲穿在她的身上。

「想不到,你這鳥人還蠻有貨的。」銀狼不屑的嘲笑着,意思就是要不是有那鑒甲,那麼蕾歐娜雖然不會死,但是絕對會重傷,而且是很嚴重的損傷。

銀狼已經再次回到了葉初雨的身前,要初雨整個撲在銀狼的身前撒嬌:「銀叔叔,你好好哦!剛才就是那些鳥人要抓我的,嚇了我好大一跳。」

葉初雨這個戰妖盟的寶貝公主,雖然有着神王的修為,但是實戰經驗實在是少的可憐,有了護短出了名的夜影,誰還敢惹這位小公主啊。

。 吳秀華他們確實是來打秋風佔便宜的,這事他們心裏知道,但是就這麼被人挑明放在了枱面上,無疑是扒了他們的衣裳,讓人觀瞻。

當即一家人臉色都不好了。

「你這說的什麼混賬話,長輩來了,不開門看坐倒水喝也就算了,說的話簡直沒有教養。」吳秀華對着陳桑一頓訓斥。

她就仗着是陳進寶的親姨,說話牛氣衝天,感覺往這一坐,陳家人必須得對她恭恭敬敬的,巴巴地把好東西拿來招待她。

張百中和李碧華也這麼覺得,紛紛站在了自家老母親的身旁,就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樣。

「大侄女,你爸啥時回來,你也不去催一催,他大表哥和姨都來了,也不來迎接迎接,這傳出去像話么?」

陳桑嗤了一聲,她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她點頭嗯了一聲,「傳出去確實不像話。」

「是吧,你也這麼覺得。」因為陳桑的贊同,張百中格外的神氣,轉頭還嘚瑟地跟他老娘炫耀,「你看吧娘,我就說表弟不會不管咱的,只要他一拒絕,咱們就四處散播他的壞話,讓他這個大隊長顏面掃地。」

李碧華連連點頭,非常認同自家男人的說話。

大家都是親戚,幫幫忙怎麼啦?

而吳秀華因為陳桑這次「站在」自己這邊,並不覺得意外。

要不怎麼說陳桑是個小極品呢,別人家的女兒都是恨不得能從外面撈點好處帶回家裏,她倒好,只要吳秀華一家人來,就巴巴地求着她爸媽把糧食給人家。

說得好聽一點點的,是成全了那點微薄的親情,說得難聽點的,這特么就是個傻逼啊。

通俗的講,這叫胳膊肘往外拐。

但,陳桑不是原主,可不會傻兮兮地將家裏的東西拿去送人。

她嗯了一聲,抱着胳膊往那一站,挺大噸位一人,愣是擋住了他們大半的光亮。

她嗤笑說道:「我是說你們這樣可恥的行為傳出去才不好聽!又不是沒手沒腳,咋就不能自己下地幹活掙工分,憑自己本事吃飯?」

陳桑記得非常清楚,她這便宜表叔表嬸兒是他們大隊上出了名的好吃懶做,一天天的不是這疼就是那兒癢的。

總是找借口偷懶,不去幹活。

跟鄧云云劉長志有得一拼。

沒有公主命,還偏偏生出了公主病。

被這麼一說,三人臉色瞬間就不美妙了。

她佝了腰,與吳秀華對視,「你說呢姨奶,要是你兒子兒媳婦兒稍微爭點氣,你也不至於隔三差五地撇下面子往我家跑來要糧食。」

陳桑這話無異於老中醫扎針,針針刺中要害。

連臉皮都可以不要的吳秀華,愣是說不不出話來了。

張百中怎麼說也是個幾十歲的大男人,被個毛都沒長齊的丫頭片子指著鼻子的罵,眼神凶得跟要吃人一樣。

「你再亂說,信不信我抽你?」

張百中已經做好了要打人的架勢。

這時,門卻從外面被狠狠踹開。

一看是火急火燎地張蘭英,張百中立馬就被嚇慫,趕緊收了揚起的手。

李碧華埋着頭,沒有了剛才的氣勢,像個鵪鶉似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吳秀華臉上也有點不大自然。

而張蘭英剛到門口,就聽到張百中說要抽她閨女,趕緊在門口抄起了一把笤帚。

「哪個天殺的敢動我閨女,不要命啦?」她舞著笤帚,像是沒看到坐在台階上的吳秀華,反而是一笤帚抽中張百中。

「就你這孫子是不?你不是要抽我閨女么,來來來,你跟老娘我先比劃比劃,遭雷劈的狗東西,看老娘今天不得先抽死你!」

張蘭英本來就霸道強勢,動起手來一點也不含糊,張百中被抽得滿院子跑,臉上抽出幾條血印子,嘴裏不聽地嚎著:「娘啊,救命啊,這婆娘要殺人啦!」

李碧華心疼壞了,但是不敢上前觸霉頭,本來她躲得好好的,張百中一跑過來,她也被張蘭英抽了一笤帚,耳朵嗡嗡的響。

就連老太太都被殃及。

陳桑這是第一次親眼看到這個極品媽為了護着她,跟人動手。

她感動得恨不得現在衝上去,好好抱着她喊一萬句親娘。

陳進寶是跟在自家媳婦兒後面跑回來的,就是擔心寶貝閨女會中暑,或者累著了。

等他回到家,卻看到的事,自家媳婦兒追着人打。

擔心鬧出事來,他趕緊拉住媳婦兒,「咋了這是?」

「你拉着我幹啥?」張蘭英想要掙脫了,好好再收拾張百中這個吃軟飯的廢物。

這時他正躲在自家老娘後面,只露出一張眼睛盯着張蘭英。

「表弟,你可得好好管管你媳婦兒,動不動就打人,信不信我告上派出所,抓你媳婦兒去坐牢?」

陳桑第一反應就是,這丫的是一賤丕,剛才還被打得求爺爺告奶奶,這時候又開始嘴賤了。

「表哥?」陳進寶有點不相信,這個被打的滿臉血印子,看不出幾分人樣的竟然是張百中。

「姨?」

這時候吳秀華已經正襟危坐,她氣哼哼地嗯了一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