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這樣的苗頭秦思宇其實早就發現了,在進化者與普通倖存者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時,這種倒退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因為彎下一次腰后,再彎腰已經習慣。

從一開始,秦思宇就要為身邊的人豎直他們的腰桿,他要告訴所有人,人之所以要活著,不是為了給別人俯首做小,更不是為了苟延殘喘,而是為了活出自己的精彩,活出一個作為人的樣子。

每一個人活在世上,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沒有人可以平白無故的左右一個自由的人,能左右我們的只有我們眷戀的感情,崇高的信仰,以及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甚至因為一個旗幟,不同的自由人會匯聚在一起,為了心中的目標共同去努力,哪怕為此流血犧牲,忍辱負重。

『行,去看看吧!』秦思宇下了樓,然後登上了隊員開來的車。

遠遠的在剛看到門口時,秦思宇就認出了那為首之人,然後再以細看,果然剩下那幾人竟全是隱族,一下子秦思宇陷入了沉思,不明白在這個時間點隱族來找自己有什麼目的。

他曾想過隱族會找自己的場景,但那幾次想的時間,都是在自己與市政府談判過後的,但他們沒有出現;然後秦思宇又想了,他們會在自己清理了城南會來,但他們依然沒有出現。

最近的一次在拿到了城東時,秦思宇再度以為他們會出現,為此他還在城東等了一夜,但那晚他們依然沒有出現,卻在今天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汽車在前進,秦思宇的大腦也在瘋狂的轉動,一瞬間他想到了無數的可能與應對方式,甚至預料到了結果,但最後都只化為了一道微弱的精神波動傳出,而且只有一句話。

『隱族來了!』

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待在基地的暗黑團主力隊員們,全都放下了自己手上的工作,然後一個個神情凝重的抬起了頭,每一個人都明白,對他們最危險的時刻終於來了。

自一開始的時候,他們就將自己的敵人定位在了隱族的身上,以及那些附屬於隱族麾下的三級進化者,因為兩次跟隱族打交道下來,他們已經知道了隱族對外面這些人的基本看法。

而這,是他們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雙方之間除了平衡,就只能你死我活。

自從進了長安城,暗黑團的所有隊員不管在哪裡,都是一副武器不離身的樣子,哪怕那地方在安全不過。

剛開始的時候哪些新加入進來的隊員還在奇怪,不明白在基地他們這些人為什麼全副武裝,但因為新加入進來自覺資歷較淺,這些話他們也沒有問出口,可卻一個個也這樣要求了自己,因為他們以為這是秦思宇的要求。

劉勝跟齊雪走出了實驗室大樓,在門口兩人相視,齊雪溫柔一笑,然後替劉勝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又幫他檢查了一下義肢的綁帶,這才平靜的對著劉勝道;『去吧!』

語氣輕鬆自然,表情溫柔平靜,就好像以前劉勝出去開會一樣。

『我去了,照顧好自己!』劉勝伸手摸了摸齊雪的臉,而齊雪則微微歪頭,將臉貼在他的手掌上。

兩人背向而行,劉勝趕去基地中心的會議室,而齊雪則向著以前秦思宇就規劃的,基地醫療隊駐地趕去,為後面的工作做準備,在那裡方瑜蕭蓉兒一行也已經在做準備了。

接到秦思宇消息的時候,侯元正在接受幾個負責後勤的工作人員的彙報,下意識的他就站起了身體,然後打算向著裡間走去,看的面前幾人微微一愣,不明白怎麼了。

『副團,咋了?』負責後勤物資管理的進化者緊張道。

他細微的發現了侯元剛才一瞬間的緊張,然後心裡就咯噔了起來,因為他不明白,此時營地里有七位三級進華者,還有著十多位的二級進化者,再加上數百名全副武裝的戰鬥人員,副團究竟在緊張什麼?

『沒事,今天的會議就先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來有件急事需要去辦理,你們先回自己的辦公室吧,等我後面找你們!』侯元停下腳步說道。

在剛才那名進化者喊到他時,侯元終於反應了過來,然後他就發現他們之前的計劃有疏漏,因為那時候根本就沒有考慮到自己,那時候他的定位只是一名遠端狙擊手。

但現在他作為暗黑團的副團長,如果在這樣的場合自己不出面,對方一定會產生懷疑,但如果自己出現,一旦動手自己絕對活不下來。因為秦思宇跟劉勝根本就顧不了自己,就算是外面的人,也沒有時間來救自己。

一時間侯元陷入了兩難,不知不覺間就來到了裡間,站在了一個黑盒子面前,而盒子里就是他的配槍,一把高精度的遠距離狙擊槍。

在侯元突然發現問題陷入沉思時,所有的人已經按計劃就了位。劉勝也來到了會議室的門外,然後他就聽見裡面有一個男聲在質問道;『秦團長,貴團的兩位副團長難道比你還忙嗎,竟然現在還沒來!』

『這平時的工作都比較忙,所以…!』秦思宇打算解釋一下,為其他人爭取一下時間布置。

『所以什麼,所以你們就這樣對待我們,這就是你們的誠意?』還是之前那個男聲,也就是之前見秦思宇那個隊員說的高傲的年輕人。

『哎呀對不起,剛才研究上遇到了點事,這才來完了,諸位慢待啊!』劉勝一進來,看了一眼幾人就變成了一個笑臉,然後向著幾人招呼道。

『隊長,這幾位是?』劉勝向秦思宇問道,同時也是確認情況是否到了那個時候。

『這幾位自稱是隱族的兄弟,他們說跟我們有個計劃商量!』秦思宇輕笑,看了秦思宇一眼就轉開了眼神。

『哦,不知道這幾位自稱隱族的兄弟跟我們有什麼事商量?』侯元的聲音突然在門外響起。

聽見這個聲音,劉勝跟秦思宇同時面色一變,但因為二人剛好站了個對面,而且距離比較近,所以隱族四人也沒有看清楚他們的面部表情。

侯元踏入會議室,看見的就是秦思宇坐著而劉勝正站在他身邊,對面則是四個年輕男女,看上去就跟他們三個的歲數差不多,而且男的帥女的靚。

『誰跟你們稱兄道弟!』那青年聽見侯元的話,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樣,站起來就反駁道。

『坐下!』自始至終一直沒有說過話的一位青年開口訓斥道。

『哼!』那青年氣呼呼的坐了下來。

『三位團長別在意,我這師弟平時被師傅寵壞了,所以脾氣比較的乖戾,但你們放心他沒有惡意的,只是不知道跟你們怎麼相處而已。

對了我叫徐建華,你們可以按照習慣稱呼我為徐兄弟,或者直接稱呼建華!』那剛才訓斥了自己實地的青年說道。

『徐兄弟,你們所說的師傅、隱族究竟是什麼情況,能先給我們解釋一下嗎?我觀察你們四人都不弱,甚至勝於我們所有人,但你們的能量有點奇怪,我似乎看不透!』秦思宇裝傻充愣,但同時則快速思考侯元過來的影響。

『哦,秦兄弟竟然還不知道隱族的存在?』徐建華臉上疑惑,似乎在吃驚於秦思宇這個答案。

『我們之前一直在流浪,從沒有像現在這樣融入一座城市,所以也沒有人告訴過我們這樣的消息!』侯元在一邊補充道。

『是這樣啊,那秦兄弟你們之前可是辛苦了!』徐建華唏噓道,頗有點感同身受的意思,一時間秦思宇三人看不懂他的意思了,這是在拉近乎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第四百八十一章入南山

隱族的四人走後,秦思宇就在會議室陷入了沉思,侯元送人回來的時候,也沉默地坐在了秦思宇身邊。

『現在我們怎麼辦,這個消息一旦被他們擴散出去,後果簡直不能想象的,會產生大亂的!』劉勝焦急的說道。

『我們能怎麼辦,現在我們誰也不能相信,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誰是加入了他們,萬一有人來試探我們呢,我現在連沈崇都不願再相信了!』侯元表情凝重道。

『非常時期,確實要多加小心,但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原因,目前的破局辦法,只有我們儘快研究出進化藥劑,然後證明它對人體的有利因素,只有這樣才能讓倖存者們相信,進化這條路也是可以。

最差我們也要做好翻臉的準備,但我覺得我們的勝算很少,先不說長安城內三級進化者有多少反對隱族,單就是隱族那些人,我們就沒辦法應對!』劉勝也是滿臉愁容。

『而且還有小道消息,萬毅跟潘石可能會用三級進化者不得在城中戰鬥這個默契進行施壓,讓我們給他們道歉!』侯元又加了一句。

秦思宇臉上雖然還算平靜,但他的心中已經感覺到了一股無法抑制的煩躁,這一刻他突然有一種破壞的慾望,他想將這些所有攔在自己前面的東西全部砸碎,這一刻他是暴虐的。

不知不覺間,秦思宇放在會議桌上的手,已經變得青筋暴起,而且他的鼻翼不斷扇動,呼吸的聲音越來越響。

『思宇?』劉勝關切道。

『你打算怎麼辦?』侯元看著秦思宇,他的臉上也是一籌莫展。

『勝哥,研究這邊你接手,我要進山一趟!』秦思宇抬起頭看著兩人。

『你要去幹什麼,去見他們嗎?』劉勝心中難受,不相信秦思宇竟然會低頭。

『我去見埃迪卡拉,這一次只有它能幫我們了,而且也到了動用它的時候了!』秦思宇說這話的時候臉色很平靜。

『你打算清盤?』侯元第一時間猜到了秦思宇的意思。

『既然大家都不打算好好在一個桌子上吃飯了,掀了又如何!』秦思宇一臉堅毅。

這件事已經沒有拖延的餘地了,而且越早處理危害越小,如果真等到隱族的人宣傳開這個消息,那形式將徹底崩潰,誰來了也是一發而不可收拾。

而且長安城現在的這些三級進化者們,大都是在各行其是,要不然也不會弄到現在這種四面環敵的地步,所以秦思宇需要去跟埃迪卡拉談一談。

『你要帶誰去?』劉勝關心的問道。

現在知道了隱族的師門就在秦嶺裡面,但誰也不知道他們在山裡面有什麼布置,所以劉勝擔心秦思宇的安危。

『我就帶董瑞琪一起,其他人的話都留下來,必要的優勢還是要存在,而且我走了你們也可以推脫沒有了決策者,這樣有些事也可以拖一下!』秦思宇最終方案定下來后,中間的其它東西就清晰了起來。

任何時候,過程與結果都是相對的,二者也是可以互相影響的,過程可以決定你取得什麼結果,但結果也一樣可以反過來影響過程。

說走就走,在跟兩人解釋清楚后,秦思宇就叫過董瑞琪,以及當初就是埃迪卡拉控制下的劉新華,三人一部車就向著南山快速駛去。

改裝車一路上開的飛快,路上的時候還遇見了兩次第一大隊的巡邏小隊,但改裝車根本就沒停,而秦思宇與董瑞琪,則全部躺在車廂內閉目養神,也是為躲避有心人的視線。

就在車輛開進南山口的時候,躺在車廂里的秦思宇眉頭掀了一下,然後眼神向車窗外的山頂看了一眼,就重新閉上了眼睛。

就在剛才,他感覺到一股微弱的精神力飛快的掃過了這輛車,而且這股精神力很微弱,要不是他開了精神視界,他也看不見這股力量。

山林間,靜靜的只有風呼嘯著吹過,秦思宇將車窗放下來一點,然後嗅了嗅空氣中的味道,而瀰漫的精神力告訴他山頂上是一個小隊的編製。

改裝車沿著進山的國道快速行駛,因為秦思宇放開的精神力,所以有什麼危險也可以提前預知,劉新華根本就不在意前面的什麼拐彎啊什麼,只是按照秦思宇的吩咐,將腳下的車開得飛快。

怪石嶙峋、草木蔥蘢這就是南山這邊的寫照,因為這一帶是第四紀冰川變化的遺迹所在,所以這裡的河道經常可以看見一個圓潤的大石頭,而在山上,則是各種模樣,簡直就是兩種樣子。

進山走了能有半小時后,怪石嶙峋間開始不時地閃過一道身影,劉新華臉上出現緊張的情緒,然後就發動了自己的能力,就連董瑞琪也坐起了身體。

就在有一道身影出現在一顆石頭附近時,劉新華抓住機會,直接控制那邊的植物向著那身影快速抽取,結果只聽『啪』的一聲,那樹枝竟然抽了一個空。

那身影就在樹枝剛剛開始異動時,就快速的以一個詭異的動作轉換了方向,然後直接就竄了出去,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

劉新華看得很清楚,所以他一驚之下直接將腳踩在了剎車上,刺啦一聲改裝車輪胎在地上摩擦出兩道刺眼的黑線。

『團長,情況有點不對勁!』劉新華語氣沉重道。

『怎麼了?』秦思宇躺在那裡一動不動,但精神視野中卻在對那個神秘生物在不斷的觀察。

那是一個長不過六七十公分,高不過五十公分的獸類,在它的身子上還拖著一條有它半個身長的尾巴,剛才它正是靠著尾巴的一個甩動,才彆扭的轉過了身子躲了出去。

而且這種獸類秦思宇敢打賭自己從來沒見過,甚至也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一個東西。因為這隻野獸它有著貓科動物柔軟的軀體,但在它的身體表面卻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細小鱗片,就像是蛇鱗一般。

它的頭部就像是犬科動物一般,可它的口中卻是一對大顎牙,就像螞蟻這些昆蟲一般。它的四肢粗壯有力充滿了爆發力,一看就擅長奔跑以及跳躍,而最詭異的是它的尾部,秦思宇竟然在它尾部最尖端的部分看到了幾根尖刺,就像是狼牙棒一樣。

這樣的動物,秦思宇打賭之前絕對不在地球的生物圈中,所以它絕對是新進化出來的變異物種,要不就是某些未知來客,再不然就是埃迪卡拉生產出來的,但秦思宇感覺埃迪卡拉的可能性比較小,因為在夢中他沒見過這種獸類。

『外面出現了一種沒見過的獸類,我感覺它好像在跟蹤我們,但它的速度很快,我根本就無法捕捉到它!』劉新華說道。

『沒事開你的車,只要它們沒有主動攻擊,就隨它們去吧,看看它能引出來什麼東西不!』秦思宇示意劉新華繼續前進。

『那好吧!』劉新華咬牙,然後重新發動了汽車。

改裝車繼續前進,結果沒幾分鐘,那道身影就又出現在了車隊兩邊的山上,就算偶爾消失一會,但要不是在前面等著他們,就是在後面慢慢尾隨。

『它們應該不是一隻而是一群,從我們進山半小時開始算起,現在已經被它們跟著半小時多了,它們的外形應該是一樣的,畢竟它們沒有毛髮來辨認,所以之前我們都被迷惑了。

我們需要注意別被趕進陷阱里,這種獸類單隻實力媲美二級初期進化者,群體實力就厲害了,不得不防著點!』董瑞琪語氣嚴肅道。

『先這樣走著吧,我對這種獸有點興趣,我再看看不行一會抓只研究一下!』秦思宇坐了起來道。

精神視野中,他已經同時觀測到了兩隻這樣的獸類,但這些獸就好像是有第六感一樣,每每秦思宇剛將精神力聚集到它周圍,它就第一時間逃開,所以秦思宇才想著就這樣自然的走下去。

改裝車又行駛了半個小時左右,但那道影子卻始終只是跟在附近,並不主動向著車輛進攻,尤其是他們已經進到了秦嶺山脈的腹地,秦思宇覺得它們應該已經快要按捺不住了吧。

四周的山林鬱鬱蔥蔥,放眼過去滿眼的綠意裡面夾雜著一點點或黃或紅的顏色,被風一吹就像是一片蕩漾的水面一樣,然後向著山下的公路快速襲來。

秦思宇眉頭緊皺,精神視野中發現了一點不對勁,因為這一帶似乎除了這些樹木,除了這些跟著自己的未知獸類,好像已經沒有了其他生命體的能量波動了,就好像這裡只有這兩種物種一樣。

但這怎麼可能,森林中本就是生命物種比較繁盛的地方,又怎麼會如此的死寂,簡直連最小的爬蟲都沒有了,想到這裡秦思宇心中有了點心悸的感覺。

『哪是什麼?』劉新華突然喊到。

尋聲看去,秦思宇看到在山脈的另一道方向的天空,有幾隻像是在申城遇到的那種變異鷹一樣的生物,而這些生物的身下,無一例外的抓著幾個正在掙扎的身影。

『是喪屍,它們被那種像鷹一樣的生物抓住了,我知道這些獸類是怎麼來的了,是埃迪卡拉!』秦思宇失聲道。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第四百八十三章我還是我

蟲將畢竟剛剛出生,雖然傳承的基因里有無數的信息供他檢索使用,且埃迪卡拉還將這一紀元的特點也鑲嵌了進去,比如進化者一些詭異的能力。

信息素畢竟是信息素,而且它剛剛出生,也不會是董瑞琪這樣一個老鳥的對手,可蟲將本身就是比戰蟲更高一級的戰鬥單位,雖然最終的結果肯定是死亡,但它也給董瑞琪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閃婚小甜妻:葉少高調寵 它出色的反應力,驚人的彈跳力,以及詭異的身體靈活度,都給了董瑞琪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尤其是那摸不到方向的尾巴,要不是董瑞琪一直提著小心,可能身上早就有窟窿眼了。

就算最後蟲將死於董瑞琪的刀光下,可它傷口裡面噴出來的酸液,也將洞窟的地面腐蝕的坑坑窪窪的。

『這玩意真難對付,如果都是這東西,我覺得可能就沒有我們生存的空間了!』董瑞琪走到秦思宇身後氣喘吁吁道。

『放心蟲將的生產很麻煩,不會像戰蟲那樣無限制生產的,而且蟲將就這樣的難纏了,那後面的蟲使呢,你更加的對付不了了!』秦思宇語氣蕭索道。

『蟲將跟蟲使是什麼?』董瑞琪面色凝重道。

『蟲將,可以看作是戰蟲的二次進化體,它們具備直立行走的形態,身體也更加的靈活,這樣可以讓它們的作戰半徑大幅增加,戰鬥力呈指數上升。

而且更重要的一點,蟲將也是可以進化的,它們自身就有一套等級體系,最強的蟲將甚至具備掌控異能,簡直跟我們進化者沒有差異!』秦思宇將埃迪卡拉共享過來的信息說了出來。

『那蟲使呢?』董瑞琪追問。

『你剛才跟蟲將戰鬥,最直觀的感受是什麼?』秦思宇不答反問。

『它們是最高效的殺戮機器!』董瑞琪如實道。

『它們的缺點在哪裡?』

『缺點?應該是沒有智慧吧,感覺它們的一切行動都是依靠本能,橫衝直撞抓住目標不鬆手,但因為它們強悍的身體,它們完全可以忽視這一點!』董瑞琪回憶了一下剛才的戰鬥場景。

『是的,無論蟲將怎麼進化,終究是無法解決它們沒有智慧的問題,它們只能被動的接受指令,然後依靠本能以及細胞記憶去做事,這也是埃迪卡拉將上一紀的所有信息傳承給它們的原因。

蟲使則不一樣了,它們繼承了蟲將一切的能力,而且它們還具備不低的智慧,這使得它們可以判斷一件事的結果,甚至可以反推這件事情發生的過程。

它們可以學習,可以不斷進化自己,更重要的一點它們可以繁殖,在合適的環境下,它們可以自動進化為蟲母,也就是埃迪卡拉的後裔,然後擴大蟲群的勢力範圍!』 孃親快逃,父王來了 秦思宇手指埃迪卡拉道。

『我去,這樣一來怎麼爭,最後一定會打的腦子都出來,怎麼辦?』董瑞琪吃驚的看著秦思宇道,下意識就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秦思宇看了董瑞琪一眼,董瑞琪自知失言,趕緊閉上了自己的嘴,然後若無其事的看了埃迪卡拉一眼,發現那邊一點動靜都沒有,便小心的站在了秦思宇身後。

他心裡很清楚,在場的三人裡面劉新華是埃迪卡拉的人,秦思宇是它的宿主,只有自己一個人是其他人,而且剛才自己已經破壞了它的計劃,要不然那個蟲將不會向著自己撲來,要知道此時溶洞裡面三級進化者可不少。

而現在自己因為震驚而失言,雖然說的話都對,但卻說出了兩者之間最不可調和的矛盾,他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會不會讓秦思宇與埃迪卡拉直接面對終極問題。

埃迪卡拉一直保持著沉默沒有說話,倒是剛才領他們三人進來的那個三級進化者,卻動身向他們走來,見狀董瑞琪暗中戒備,就連秦思宇也稍微緊張了一點。

『你放心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不會主動讓你為難,現在先讓他帶你們下去休息吧,等明天我進化完成我們再談!』

秦思宇突然接到埃迪卡拉對他的精神傳音,臉上的表情一愣,然後就靜靜的看著走來的三級進化者,心中明白自己的擔心也被埃迪卡拉看出來了。

『只要你不對人類倖存者主動動手,我不會插手你的事情!』秦思宇想了想回了一句,然後轉身向外走去。

『走吧,我們先去休息!』秦思宇對著董瑞琪以及劉新華喊道。

三人心事重重的跟著那位三級進化者出了溶洞大廳,然後沿著一條隧道向外走去,路上誰都沒有說話的心思,期間那領路的三級進化者有過好幾次停頓,但也沒有一句話冒出。

一路上無數迅捷的哨兵,以及猙獰的戰蟲從他們身邊爬過,看著這一切秦思宇目光幽幽,心中的想法愈加的沉寂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