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這樣的種種優勢條件集合起來,的確是夠難纏的。

最讓秦寧覺得有趣的是他們依靠著什麼樣子的陣法才能夠將這一片區域控制起來?要知道剛才的爆炸威力絕對很強。城主府中應該有人察覺到才對,可為什麼現在都沒有人來支援呢?

難道……

秦寧的心中出現了兩個字——天界!

是的,只有天界的陣法器具才會擁有這樣強大的可怕的能力。

「暗月刺殺隊,想不到也是別人的一條走狗啊!」秦寧笑了笑,滿臉嘲諷地開口說道。

如果秦寧沒有猜錯的話。這暗月刺殺隊的背後搞不好也會有天界的影子,當然具體從那一代開始這個就不為人知了。

這一次,三人並沒有回到,反倒是三雙手一起抬了起來。對著秦寧就攻擊過來。

刷刷刷……

一根根銀針飛舞不息,這三人倒是真的怒了。連帶著銀針的顏色都變化了。

「來的好!」秦寧大吼一聲,全身緊繃了起來,他已經玩兒夠了。

秦寧的雙手連連揮舞,一個個陣法被秦寧給丟了出去。也不管那困住三人的困陣了。秦寧知道這困陣根本就困不住三個半步元嬰高手的一次攻擊的。

轟轟轟……

瘋狂的爆炸聲音傳來,腳下的大地卻是因為那特殊陣法器具的存在沒有絲毫的顫動。

刷刷刷!

根根銀針竟然沒有收到多麼大的影響,直接跨過了爆炸,奔著秦寧沖了過來。

秦寧點點頭,這九十九根銀針,已經剩下了六十六根,想來應該是用其中的三十三根銀針做了防禦吧。

暗月刺殺隊的三人必然還會有底牌,秦寧也不敢大意,在身前布置下來道道陣法,用來阻擋銀針的靠近。

眼看著銀針就要碰撞到陣法的時候,那三人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應,似乎已經忘記了剛才的銀針被陣法輕鬆擋下來的事情。

秦寧眉頭一擰,雙眼瞪大了仔細地瞧著。

啵兒……

輕輕地聲音響起,那些銀針之上竟然翻起來了一層銀色的光芒,包裹著黑色,綠色與紅色,看起來是十分詭異。

撲哧!撲哧!撲哧!

陣法在一聲聲的穿透中輕鬆地被破掉了,秦寧看著眼前的陣法瞬間崩潰,心裡倒是一驚。

原本還不把對手當做一回事兒的心理趕忙收拾了起來,雙手連連舞動,在身前又布置下來了一道道的陣法。

銀色光華再次亮了起來,秦寧的神識猛然覆蓋住了每一根銀針,仔細地探查著那銀色光華到底是什麼東西。

「嗯?銀色光華不是銀針發出的,也不是那三個人發出的!似乎是從地下傳來的……」秦寧的眉頭擰的更厲害了,他覺得自己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了。

秦寧低吼一聲,任由那些銀針沖了過來,一道道銀針直接撞到了秦寧的身體上。

龍鱗現!


一片片龍鱗密密麻麻地在秦寧的身體上出現,哪裡有銀針的攻擊,哪裡就會有防禦。為了穩妥起見,秦寧還調動了一些善能在龍鱗的下方進行防禦,免得讓自己的身體受到傷害。

秦寧的身體足夠強大,同樣的,他如果受傷了,那要付出的代價同樣更大。

叮叮叮……

密集的碰撞過後,秦寧的身體表面只有十幾根銀針插著,這些銀針歪歪扭扭地每一根都插在了龍鱗的縫隙之間。

啪啪啪!

秦寧也不管身上的銀針,竟然直接鼓起來掌,嘴巴裡邊也是讚歎連連:「不錯!不錯!竟然連我的防禦都破了,厲害啊!厲害!」

「嘻嘻,這才剛剛開始呢!」

「咯咯,你已經中毒了,真是白痴!」

「哈哈,要完成任務了,我要吃了他!」(未完待續~^~) 中毒?

秦寧淡淡一笑,身體微微一顫,還插在身上的銀針已經被盡數排掉了。

「你覺得我會笨到不防備你們下毒嗎?要不是我對你們破解陣法的方式很有興趣的話,你們連近身都做不到。」秦寧搖搖頭,與這種差距比較大的人對抗,實在是沒有多麼大的意思啊。

看到對面三人已經震驚無比了,秦寧也不介意讓她們繼續震驚下去,笑呵呵地說道:「所謂的銀針破去陣法只不過是個矇騙人的把戲,你們真正依靠的還是布置下這陣法的器具吧!」

「嘻嘻,他真是聰明啊!」

「咯咯,竟然猜出來了。」

「哈哈,好討厭啊,非得說出來。那就不能留他了!」

三人一聽秦寧說的全部都對了,便知道秦寧不能再留了,萬一以後讓秦寧傳遞出去了,那這暗月刺殺隊的名頭就完蛋了。

「嗯,我對你們也沒有興趣了,那就結束掉這場遊戲吧!呵呵,時間也不多了,正好足夠!」秦寧淡淡一笑,臉上的神情,自信,張揚。

三人哪裡還廢話,他們需要在三十息的時間內幹掉秦寧,否則她們就只能撤退了。

此時,場邊正在觀看著的幾人面面相覷,都被秦寧的強大震撼住了。

女子皺了皺眉頭,低聲地說道:「時間差不多了,時間一到我們就走!」

「不等老大了?」壯漢不解地問道,因為他們每一次出來做任務都是所有人一起來,然後再所有人一起走的。

「你是白痴嗎?沒看到這個秦寧很難對付嗎?等一下老大有能力逃走,你們有嗎?」女子冷哼一聲,咒罵道。

其他人立馬就閉上了嘴巴,他們知道女子說的是真的。他們不是老大,面對著整個城市的軍隊根本就沒有抗衡的力量。

「你說,老大能贏嗎?」


這道聲音問的很沒有底氣,也沒有人回答他。

轟轟轟!

戰鬥拉開序幕,三人如同瘋狂了一般,拚命地施展渾身解數去攻擊秦寧。

整個空間內能夠看到的只有道道銀針飛舞。紅色,黑色和綠色交相輝映,好不絢麗。

秦寧這一次變靜為動,嘶吼連連之中,不斷地展開犀利地攻擊,手中的飛攻陣更是不要錢的往外丟去,要不是儲物戒指裡邊的皮符已經分散了絕大部分給秦軍的話。秦寧真想要讓這三人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皮符滿天飛的爽快!

不過,這飛攻陣的威力比皮符還要強不少,對付這三人是足夠的了。

一番強橫的,彼此都不躲避的硬碰硬之後,秦寧與三人分開。時間已經過了十息。

「你們還有二十息,抓緊啊!」秦寧笑呵呵地說道,那模樣看起來十分彆扭。

三人同時冷哼,卻是沒有了多餘的話語。她們自從出道以來就沒有遇到過這麼難纏的事情。

刷!刷!刷!

三人再次分開,成品字形將秦寧包裹在內。雙手聚集在胸前,三十三根銀針不斷地飛舞著,跳動著,像是在準備著什麼恐怖的攻擊一樣。

秦寧深吸了一口氣。他已經察覺到三人的氣息全部鏈接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密閉的空間,將他給牢牢地困在內里。

不過他也不怎麼著急,咧嘴一笑,抱著肩膀子想要看看他們能夠刷出來什麼花樣。

「嘻嘻,天!」

「咯咯,地!」

「哈哈,變!」

三人的聲音依次傳來,雖然還是加上了代表性的語氣,但已經十分嚴肅了。

天地變?這是什麼東西?

秦寧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眉頭一擰,伸手打出一道攻擊。

轟隆的一顫過後,秦寧身前不遠處顯露出來了一道無形的牆壁,透明的顏色根本就看不清楚。

「想要困住我?不錯!不錯!繼續啊!」秦寧點點頭,這種氣息連接的困人之法的確是不錯,只是因為施法的人之間的氣息需要相同,擁有者絕對的默契,所以說一般人很難做到。除非是一些雙胞胎之類的人,才能夠做到。

嗡嗡……

忽的,困住秦寧的整個空間開始顫抖了起來,三人周身的銀針開始瘋狂的舞動了起來,像是受到了什麼召喚一般。

秦寧雙眼炯炯有神,神識遍布在周圍,仔細地查看著對方的攻擊。在秦寧這等高度的高手來看,語氣硬生生地靠著防禦來防備倒是不如找尋到對方攻擊的特色或者說是漏洞,然後針對性的突破,這樣才能夠快速地反敗為勝。

下一刻,三人周身的銀針開始向著中心匯聚,以每一個人為中心,紅黑綠三色的銀針不再分散,漸漸地凝聚成為一根粗大的銀針。

秦寧不斷地調整著身體的狀態,只要有異變發生,秦寧就可以瞬間做出應對。

很快,紅黑綠三根粗大的銀針成型了,尖銳無比的針尖是有三十三根銀針組成,後邊的身軀則是各色的絲線構成。


「變大了?好吧,那我也來大一點的!」秦寧淡淡一笑,體內的隱龍真訣迅速運轉起來,讓龍鱗覆蓋到了除去臉蛋之外的其他地方。

在真龍之力的充斥之下,秦寧的身體硬生生地變大了一圈兒,看起來威猛多了。

「嘻嘻,這傢伙竟然也變大了,好有型啊!」

「咯咯,你個花痴!一會兒殺了他,讓你抱個夠!」

「哈哈,這下子更好吃了,肉多了不少呢!」

聽著這奇葩無比的對話,秦寧只覺得嘴角抽搐不已,這到底得多麼奇葩的人才能夠有這樣的話語?

好吧,既然你們這般不把我放在眼裡邊,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還剩下十八息了,秦寧深吸一口氣,右腳猛然踏地。

轟的一聲炸響傳來,秦寧腳下的地面竟然被硬生生踩碎了。

而秦寧的身體化作一道流影。急速射向那紅色的巨大銀針處,他要先拿這個紅衣女子下手了。

「哈哈,他還是喜歡我多一點嘛!」紅衣女子隱藏在面具之下的嘴巴開開合合說了一句讓秦寧差點從半空掉下來的話語。

「給我閉上嘴巴!」秦寧大吼一聲,轟的一拳已經打出。

紅衣女子早就領教過了秦寧的厲害,哪裡還敢大意,身子一晃提前消失在了秦寧的身邊。

秦寧雙眼一瞪。只見一道紅芒急速地向著一旁跑去。

秦寧冷哼一聲,腳步在地面上又是一踩,轟鳴聲音中如同一顆炮彈向著對方追去。

「想跑?沒有那麼容易!」秦寧不願意再浪費時間,背後的衣服上忽然冒出來一道金色光華,接著一雙翅膀出現——狂龍飛翼!

嗖……

秦寧的速度暴增,用比閃電都要快捷的速度直接追了上去。

那紅衣女子驚呼一聲,正想要躲閃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被秦寧的攻擊牢牢地鎖定住了。


「給我滾!」秦寧大吼一聲,右拳掄圓了,轟的一下子砸中了紅衣女子的肩膀。

紅衣女子結結實實地被打中了,重重地砸落到了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地大坑。

秦寧吐出一口氣。冷冷地說道:「下一個!」

刷的一身,秦寧再次消失,等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黑衣女子的身旁,一腳毫不留情地踢出。

嘭!

同樣的方式。黑衣女子在那坑洞中與同伴會和了。

「第三個!」秦寧身子一停,接著又消失了。狂龍飛翼帶給他速度上的瘋狂加成,讓他幾乎可以輕輕鬆鬆得就抓住任何快速移動的人。

嘭!

綠衣女子慘叫一聲,撞入到了那坑洞之中,將坑洞的面積又擴大了許多。

「完活!」秦寧落地。站在坑洞旁邊,看著下方的三道身影,嘴角勾出一抹笑容。

此時,距離半個時辰的限制,還有十息!

僅僅用過了八息的功夫,秦寧就將這三人徹底地踹到在坑裡邊了。

「嗯?銀針還沒有散去?」秦寧眼睛一瞪,彷彿是察覺到了什麼,身子一閃。

撲哧!

一道銀色光華閃過,秦寧的右肩膀上已經多了一道痕迹。

秦寧扭頭一瞧,肩膀上的龍鱗已經被擊碎了,內里由善能防護著的皮肉也被拉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再往下一點就是骨頭了。

略微活動了一下肩膀,秦寧身體的強大癒合能力開始起作用了,順帶著秦寧還強迫著肌肉將銀針上邊沾染著的毒素排出來,免得因為中毒而影響實力的發揮。

「好啊,竟然還隱藏著一根銀針,厲害!厲害啊!」秦寧搖搖頭,忍不住地讚歎了起來。當初他就覺得這九十九根銀針的數量有點奇怪,但考慮到對方是三個人,也就沒有多上心。

可惜,現在他就接受到報應了啊!

秦寧又活動了一下肩膀,咧咧嘴巴,下巴微微揚起,說道:「好了,有什麼本事咱們繼續吧!」

「哼哼,繼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