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這樣的沐君兮,能幫的了一時,難道還能幫她一世嗎?

何伯也在剛纔看明白了這一點,並改變了之前的想法。

“少爺,就讓她平平淡淡的過一生吧。”


沐君兮不適合復仇,雖然抱着這樣的心思,但只要沒人幫她,她一輩子可能都達不成這個願望。

要是幫了她,讓她拿到了那些錢財,她反而會陷入更大的麻煩。與其因爲那些錢財害了她一輩子,還不如就在少爺跟少夫人的照看下一輩子做個平凡人。

只要少爺還好好的,一定會護着她的周全。

平凡人雖然平凡乏味了點,但也有平凡人的好處。

鬱子宸微微點頭,雖然表情神態沒有變化,但只要他答應了,就會盡全力做好。

顏愛蘿也跟着點頭,表明她也會跟着照顧沐君兮。

何伯對他們很放心,畢竟是看了那麼多人的孩子,他了解他們的秉性。

等何伯走了之後,顏慎行也去上廁所了,小書房裏只剩下他們兩人。

顏愛蘿小聲問:“你還是會買那個房子,是不是?”

鬱子宸笑:“是。那棟房子不錯,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稍微休整一下,可以當做度假地點。或者是,賣出去也不錯,就當是投資了。”

顏愛蘿牽住他的手,笑道:“行啦,不用說了,我明白。你的申請,我批准了。”

他是想着,如果有一天沐君兮突然立起來了,開始自強了,他就可以把房子給她。而這樣不是爲了沐君兮,是爲了能哄得何伯高興。

花點錢就能哄得老人家高興,在他看來很值得。

鬱子宸摟住她,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

他不用說什麼,她就能明白。這讓他感覺很貼心,也很輕鬆。

而顏愛蘿被他摟住的時候卻是微微皺眉,努力的聞了聞。又是那種肥皂水的氣味,跟上次一樣。

按照鬱子宸所說,她推斷這應該是那個雙料博士身上的氣味。可是,他平時在公司很忙,還能跟新來的研發員經常見面嗎?

顏愛蘿轉頭問:“對了,你們公司新來的研發員,就是那位女性雙料博士,她在公司裏適應嗎?有機會可以讓我見一見嗎,我一直很喜歡學歷高還很有成就的女性。”

她一臉星星眼,看起來特別的情真意切。

鬱子宸大手伸來,把她的頭撥到一邊去:“我這幾天沒見到她。她剛來,總要適應一段時間。你想見的話,等年會的時候可以來。”

最近沒見到?

他沒注意到,顏愛蘿的臉色已經變了。

難不成,長髮跟肥皂水不是一個人身上的東西?但是,現在很少有女孩子會用肥皂洗臉洗澡了吧?

那這氣味到底是哪裏來的?

她的直覺也很準,很快意識到鬱子宸有事情瞞着她。想起季雲之前跟她說的話,她不禁有種被打臉的感覺。

明明說好了不相信的,但還是懷疑到這方面去了。

有時候嗅覺等感官太敏銳了也不是好事。

而此時,卓偉跟沐君兮還在房間裏,正在商議着房子以及未來的事。 沐君兮其實很害怕,但她就是記得報仇的事,就是記得要把房子拿回來的事。

可要她承受那麼重的債務,她真的做不到。

卓偉也就是通過這一點勸道:“君兮,我們現在承擔不了這麼重的債務,你明白嗎?我們真的承擔不起。真對不起,都是我沒用,沒辦法給你好的生活。”

沐君兮當然不捨得他自責,立刻搖頭說:“不是的,你已經努力在照顧我了,是我拖累了你,是我不好。”

她確實覺得自己是個累贅,以前拖累媽媽,現在拖累卓偉。

小的時候,她媽媽總是跟她說,要不是爲了這個女兒,她早就跟沐文柏離婚了。加上沐文柏堅持不懈的貶低,她變得很自卑,也很怕成爲累贅。

但她偏偏沒有能力,只能依附於別人。

“對了,不如你走吧,我一個人承擔債務。我可以的,你走吧,我不能拖累你。”

她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她可以少一些負罪感。但她還是緊緊的抓着卓偉的手,根本不敢讓他走。

而卓偉當然也不可能真的離開。

他謀劃了這麼久,什麼都沒得到呢,怎麼能在這時候離開?

“君兮,我不會離開你的。我那麼愛你,跟你在一起這麼多年,難道你還懷疑我們之間的感情嗎?”

他含情脈脈的說着,還握緊了沐君兮的手,好讓她不能下定決心推開自己。


沐君兮心中動容,因爲她知道這麼久以來卓偉是怎麼照顧自己的。

而卓偉看自己的話管用,又再接再厲:“我知道你想要那棟房子,我不該勸你的。我也不忍心讓你難過。

這樣吧,我多打幾份工,多拉些業務。或者,我去F洲開礦,或者去做海員。只要我夠努力,總能存夠房子錢。”

他積極的出着主意,又說:“天無絕人之路,表哥他們也不會趕盡殺絕。你相信我,只要我多賣命,一定有辦法的。我這就去跟表哥說,房子我們買了。”

他毅然決然的起身,還有種悲壯的感覺,在起身後又轉身,在沐君兮頭上吻了一下。

沐君兮雙眼通紅,眼淚忍不住落下來。

卓偉對她這麼好,她怎麼忍心真的讓他去做那麼辛苦的工作?這不是要害死他嗎?

“阿偉,你別去,你別去。”沐君兮猛然起身抱住了他的腰,把臉深深的埋在他背上:“也許我們可以請表哥幫我去找沐文柏打官司。只要拿回了我的財產,就能湊夠房款了。”

卓偉對天翻了個白眼。

這個蠢貨,真是還沒搞明白情況呢。

沐文柏現在急需用錢,到處變賣資產卻還不夠,很可能欠了很大一筆錢。就算他們真的搞垮了沐文柏,現在也拿不到多少資產了。

就算拿到了錢,卻要用那些錢去換一座並沒有太大用處還能出售出租的房子,又有什麼用處?

卓偉已經看明白了,還是抱緊了鬱子宸的大腿不動搖,以後慢慢的圖謀好處纔對。

“君兮,我們請表哥幫忙買房子已經欠了很大的人情,再請他幫忙拿回財產,那我在他面前還怎麼擡頭?君兮,我愛你,我想在你的親人面前有尊嚴一點,我不想吃軟飯。”

沐君兮無法反駁這些話:“可我也不能讓你那麼辛苦,那太累了,我捨不得。”

卓偉輕聲安慰:“沒關係,我是男人,吃點苦沒什麼的。我想站得直,也要你站得直,要他們知道你選了我沒錯。你讓我去吧,我現在去找表哥。”


他說着就輕輕的掰沐君兮的手,但也沒用力。

他得給她時間,要給她壓力但不能壓力太大,要讓她自己想明白。

果然,在他掰開了沐君兮的手指並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就喊道:“你別去,我不要了。房子我不要了。反正只是個沒多少美好記憶的地方,我本來也不喜歡那裏。”

她哭着撲到卓偉懷裏,輕輕啜泣:“我真的不喜歡那套房子,在那裏總讓我感覺很壓抑。我其實也不想要拿回房子,我只是害怕。”

童年的陰影還在,她還能想起媽媽失望的眼神。

卓偉把她摟在懷裏柔聲勸慰:“沒關係的。你不想要我們就不要。我會努力工作,以後打造一個屬於我們的溫馨的家,我會給你幸福。

我們的家裏,會有隻屬於我們一家人的美好回憶,不會有人苛責你,也不會有人讓你不開心。”

他的話說的太動聽,沐君兮受到了深深的感動。她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

在爸爸媽媽都沒那麼愛她的時候,她卻能找到一個真心對她的男人。這輩子,也算是值得了,老天爺對她還是很好的。

卓偉看了看天花板,暗地裏鬆了口氣。

太好了,終於把她勸住了。幸好她這次沒再犯蠢,還跟以前一樣聽話。

……

第二天的時候,沐君兮看起來就好多了。她看着卓偉的眼神更加柔情蜜語,也更順從溫柔。

顏愛蘿微微皺眉,然後就當沒看見了。

而沐君兮真誠的說:“表哥,嫂子,昨天是我不對,我不該那麼任性。我想了想,那套房子其實不要也罷。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

這麼快就想通了,看來是卓偉的功勞。

顏愛蘿也沒管卓偉是怎麼勸動她的,只微微點頭:“你自己決定就好。”

鬱子宸也微微點頭,表示無所謂。

接着,沐君兮又很鄭重的感謝了他們這段時間的照顧,還重點感謝了何伯。

何伯覺得她今天看起來有些奇怪,似乎哪裏跟以前不一樣了。卓偉也皺眉,昨天他們談話的時候可沒說這些。

就在大家疑惑的時候,沐君兮很認真的說:“嫂子,我也明白了,很多事得靠自己的努力才行。我決定去報你說的設計班,好好學習設計。

我會加倍努力工作,加油提升自己。如果有一天我有幸成爲知名設計師,賺了錢,說不定能用自己的力量把房子買回來。”

這倒是意外之喜。她竟然能想明白這一點,很難得。

顏愛蘿看向卓偉,果然見他的臉色微微變了。

卓偉大概也沒想到自己昨天的洗腦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這可真是人生無處不驚喜啊! 卓偉很沮喪,沒想到自己幾句話就把沐君兮洗腦成自強式的倔強小白花了。

ωwш▪ тTk an▪ ¢ 〇

等他再試圖去洗腦的時候,沐君兮卻都曲解成了別的意思。

“阿偉,你不用說這麼多,我都明白的。以前是我不懂事,什麼事都靠着你,給你造成了那麼大的負擔。

但你相信我,爲了我們倆的將來,我一定會努力,不會讓你一個人再孤軍奮戰。相信我!”

看着她堅定了很多的目光,聽着她信誓旦旦的話語,卓偉那些試圖拿來給她洗腦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因爲他從沒見過這樣的沐君兮。

她以前就像是一朵營養不良的小白花,畏畏縮縮的躲在角落裏,害怕風吹雨打,一點點風吹草動都能嚇得她心驚膽戰。

但現在,這朵小白花的根試探着,一點點的從那陰暗潮溼沒有光明的角落裏探出一條來,慢慢的要去接觸更廣闊的空間。

或許,她會被外面的暴風驟雨擊垮,再次回到那個雖然壓抑但卻安全的角落。也或許,她能挺過去,會勇敢的面對外面的風霜雨露。

卓偉不想這樣。

他想要把沐君兮掌控在手心中,要她還跟以前一樣完全依賴他,什麼事都交給他去辦。

他很着急,試着想被沐君兮拉回自己這邊,讓她只能依靠自己。

但是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現在的沐君兮很忙,就算是跟他在一起也很難跟以前一樣依偎在他身上跟他訴說煩惱了。

她報了成、人班,跟着專業的老師學習。每天下班上完課之後,還有一堆的作業要做。

她要學習素描,要學習色彩搭配,還要讀書學習語言文字的運用。就算沒有作業的時候,一張紙一支筆就能畫很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