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這樣的情況,就好像在他的前方有著一張紙,只要將其捅破,就能夠看到一切。可是,這張紙就是如同銅牆鐵壁一般,哪怕他如何努力,都是無可奈何。

心中陡然湧起了一陣強烈的,到了極點的不服氣。

做不到么?不,我不信!

他的心跳瞬間加快十倍,那是瞬間的提升,如果他此刻不是強大界主的話,那麼就是這一瞬間的變化,就足以見他生生撐爆了。

「啪……」

彷彿有什麼東西裂開了,他的精神意念終於是如願以償的進入了這一片詭異世界之中。

這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哪怕戎凱旋用盡他所掌握的所有語言,也無法形容這個世界的萬一景象。

在絕對的寒意之中,這似乎是一個潔白的,被無數冰雪覆蓋的世界。入眼之處,儘是一片白色。

可是,當戎凱旋的精神意念真正的在這個世界中蘇醒之時,他才知道。原來那一片雪白竟然僅僅是一個偽裝。

在這個看似只有一種顏色的世界內部,其實是一個繽紛多彩,無法形容的美麗世界。

他的精神意識怔怔的「看」著,他終於看到了這個世界的真正面目。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股寒意陡然飄來。那彷彿連精神意念和思想也能夠冰凍的寒意侵襲而上,就像是要將戎凱旋那清醒的意識給凍僵住。

大喜若狂的戎凱旋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有任何反應,他甚至於僅能夠使用精神意念朝著四周微微一瞄,然後,他的所有精神意識就全部喪失了。

他的精神意識就像是沉淪到一處絕對的黑暗之中,再也無法清醒過來了。(未完待續。。) 「凱旋。『≤」

「哥哥。」

「戎界主。」

不同的聲音彷彿在遙遠的地方響了起來,朦朧中,戎凱旋的精神意念再度清醒了過來。但,他就是有著一種極為古怪的感覺,那就是他的精神意識與以前相比,彷彿是變得不太一樣了。

那一刻,他終於完成了心愿,再度的涉足其中。

可是,就在他真正進步,突破了那無限寒冷的封鎖,看到了那一片世界真面目的一瞬間,他的所有力量就已經消耗殆盡了。

所以,此時此刻,他的內心深處所遺留的,卻依舊是一片遺憾。

這一刻,如果讓他選擇的話,他願意以任何代價來交換重新進入那片世界的機會。

這是一種極端的渴望,彷彿在那個世界中有著一種致命的吸引力,讓人願意捨棄一切也要進入其中。

恍惚間,戎凱旋想到了那些莫名其妙而來的小東西。它們的實力極其強大,就連鳳凰分身也在它們的圍攻之下選擇了自爆身亡。

可是,在見到幽火之後,它們卻是前赴後繼,絕不猶豫的沖入其中,哪怕化為幽火的能量,也是在所不惜的。

這樣的變化,讓旁觀者都覺得膽戰心驚,可那些小東西卻是理所當然。

而如今,戎凱旋竟然也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那就是他彷彿也變成了這樣的小東西,為了能夠進入那神奇的世界而不惜一切。

豁然,他睜開了雙目,立即看到了戚朵朵那雙帶著無比憂鬱和擔憂的目光。

戎凱旋的眼皮子一陣顫抖,他的臉上立即現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輕輕的拍了拍戚朵朵的肩膀,他低聲道:「別擔心,我在這兒。」


戚朵朵的眼睛立即睜圓了。兩行淚水從她的眼中流淌而出。

戎凱旋擾了擾頭皮,笑道:「朵朵,我不過是睡了一覺,不至於那麼誇張吧。」

戚朵朵的嘴角緩緩的撅了起來,她道:「哥哥,你已經昏迷一年了。」

「什麼?一年……」戎凱旋栗然而驚,他看著戚朵朵半響,終於知道她並不是在逗自己。不過,據他自己的感覺,這一次的昏迷能夠有數個時辰之久就已經是極限了。至於一年的時間……戎凱旋從未想過,他在晉陞界主之後,竟然還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戎凱旋環目一圈,卻沒有發現另外兩位。

戚朵朵連忙道:「我們在這裡布置了一個結界,水母界主在結界外負者警戒,而聚靈者特殊靈體……」她略顯不滿的道:「那傢伙說什麼,你的昏迷是那些詭異之物造成,想要讓你清醒過來。就必須使用更多的詭異之物。哼,它在半月前再度離開,也不知道是否又找到了那些詭異之物。」

戎凱旋的眼眸一亮,道:「聚靈兄真的去找那些……詭異之物了?」


他們都不知道那些小東西應該如何稱呼。既然聚靈者特殊靈體給它們取了名字,戎凱旋也就順口而叫。

戚朵朵一怔,訝然道:「哥哥,你還不死心。還想要與那些小東西打交道么?」

戎凱旋嘿嘿一笑,道:「朵朵,你放心。這一次我會克制自己,不會再……昏迷那麼久了。」

他本來想要說,自己保證不再昏迷。可是,轉念一想他在那個世界中的神奇經歷。雖然僅有短短一瞬間,但卻讓他彷彿看到了無窮盡的奧秘。那一瞬間的收穫,多的簡直就是無法形容。

如果真的要用一句話形容,那就是他在那裡看到了一切。

這所謂的一切,就是全知全能!

在那一瞬間,他彷彿才是真正的神靈,只要他想到的,想要的,就沒有辦不到,做不到的事情。

那是一種精神上無限制的升華和拔高,簡直就是如同夢幻一般的感覺。

在那種狀態之下,就算是以他的精神力量,也是無法承受而瞬間昏迷。

所以,戎凱旋根本就沒有把握,能夠在進入那一處后不再昏迷。或許,他唯一能夠保證的是,昏迷的時間會略略縮短一點點吧。

他的心中豁然一動,想起了戚朵朵說的那些話。

「朵朵,你剛才說聚靈兄是否已經找到過那些小東西?」

戚朵朵猶豫了一下,道:「可能它是對的,在你昏迷期間,它確實引來了兩次那種詭異之物,這些小東西本來是追著它來得,可是一見到你,就迫不及待的撲上來。」她停頓了一下,目光中竟然帶著一絲異樣之色,道:「每當那些東西靠近你的時候,你的身上就會幽火翻騰,將它們全部滅絕。」

戎凱旋這才恍然,怪不得自己在昏迷之時,雖然始終都是昏昏欲睡,但卻有時候突然有著一種想要驚醒的感覺。

原來是有著外界力量的注入,才讓他如此之快的清醒過來啊。

搖了搖頭,戎凱旋站了起來,他沉聲問道:「聚靈兄往哪裡去了?」

此刻,他已經知道,那些小東西雖然極其危險,但對他而言,卻是有著巨大好處。既然如此,他哪裡還有耐心在這裡慢慢等待呢。

戚朵朵看著戎凱旋,她的眼眸深處彷彿閃動著一絲慌亂之色。

戎凱旋訝然問道:「朵朵,怎麼了?」

戚朵朵彷徨的道:「哥哥,我怕。」


「你怕什麼?」戎凱旋訝然道:「你放心,在上古世界中,我一定能夠保證你的安全。」

這句話在他掌握了「死亡」力量之後,確實是能夠理直氣壯地說出來了。

戚朵朵抬起了頭,她的目光憂鬱中帶著一絲無奈,道:「哥哥,你會離開我,離開……曉曉姐么?」


戎凱旋一怔,搖頭道:「當然不會了。」

「可是。」戚朵朵貝齒輕咬下唇,道:「我發現,我們漸漸的,要留不住你了。」

戎凱旋頓時就是膛目結舌,他沉默許久,終於是伸出了手,輕輕的揉動著她的秀髮。這是戚朵朵小時候戎凱旋最喜歡做的事情,而如今,當他這樣做的時候,心境頓時發生了極為微妙的轉變。

恍惚間,他覺得,那些神秘的小東西,包括首代靈體帝王復活的事情,已經不再那麼重要了。

唯有眼前的女子,以及在遠方等待著他回去的親人們,才是他最無法割捨的存在。

霍然間,附近的空間盪起了一圈劇烈的漣漪。

這是水母界主的力量正在飛快的涌動著,似乎是在通過這個方式來通知他們外面發生了某種巨變。

兩人對望了一眼,雙手握緊,身形閃動之間,就已經離開了這處結界。

隨著身周盪起了波瀾,他們頓時看到了水母界主。

此刻,那水母界主正漂浮在高空之中,它身前的某個方向正蕩漾著一層又一層的劇烈波紋漣漪,彷彿在承受著某種強大的攻擊。

可是,讓戎凱旋兩人感到奇怪的是,他們根本就沒有看到任何敵人。

身形一閃,他們已經凝立在半空之中。

水母界主的聲音立即響了起來:「戎界主,你竟然清醒了,好極了。」它的聲音極為凝重,道:「那個方向,有著強者出現,我們要小心。」

它的聲音中充滿了警惕和一絲淡淡的畏懼,讓戎凱旋兩人極為好奇。

要知道,水母界主可是從數百界主中生死搏殺之後才脫穎而出的強者,他甚至於有著極大可能最終成為至尊。在上古世界中,哪怕是遇到了那些詭異的小傢伙們,它也不曾畏懼。但此刻,它分明就是對遠方那位不知名的存在有了忌憚和敬畏之心。

「水母兄,是什麼樣的強者,我倒是想要會一會。」戎凱旋笑眯眯的說著。

經歷了第二次進入那冰冷世界的歷程之後,他的信心就愈發的充沛了。哪怕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至尊強者,戎凱旋也有把握脫身而逃。

水母界主身上的漣漪小心翼翼的散開了,頓時,戎凱旋和戚朵朵就看到了一團巨大的紅色。

那是一團彷彿籠罩了整個世界的紅色球體,在這個球體內,無數光芒流轉,形成了一個恐怖而危險的小型世界。雖然球體距離此地尚遠,但戎凱旋等人卻已經從這一片紅色之中感受到了它那巨大而無可抵禦的能量。

「至尊……」戎凱旋喃喃的說著,在他的臉上,甚至於泛起了一層異樣的喜悅之色:「朵朵,是天鳳大人,這是天鳳大人。」

他的最後一句話簡直就是吼出來的。

那股色彩,那股氣息,是這樣的熟悉,他甚至於不用感應也能夠知曉這一片紅色的來歷。

雖說此刻這片紅色已經變得更加強大,甚至於不比戚家老祖宗等四位至尊遜色,但戎凱旋還是一眼就分辨了出來。

這是天鳳大人的氣息和力量,獨此一家,絕無分號。

他身形一晃,立即是衝出了水母界主的防禦圈,朝著那個方向疾馳而去。

戚朵朵略微的一個憂鬱,終於是停了下來。

水母界主一怔,緩緩的道:「這位,也是熟人么?」它的詢問當中,多了一絲如釋重負的感覺。

對面那團火光給它帶來了無以倫比的巨大壓力,如果有可能的話,它絕對不願意與那樣的強者為敵。

戚朵朵微微一笑,道:「是啊,熟人,老熟人了……」

看著她那有些複雜的笑容,水母界主再一次頭痛了起來。(未完待續。。) 戎凱旋的速度極快,幾個起落之間,便已經來到了那一片火紅的世界之外。∷

他的身形剛剛展現出來之時,就聽見一道熟悉之極的聲音在耳邊炸開:「戎凱旋,你不要過來,這些死亡之蟲極為難纏,待本座將它們全部滅殺再說。」

戎凱旋一怔,他凝目望去。

眼前雖然是一片火紅之色,但是當他凝望過去之時,卻能夠看到,在這片火紅之中,卻包含了許許多多那種他夢寐以求的小東西。

不過,這些小東西明顯被紅色世界所包裹,無論它們朝著哪個方向衝擊,都會被紅色的浪潮瞬間打回來。

戎凱旋可是深知這些被天鳳大人稱為死亡之蟲的小傢伙們的難纏。

正是因為這些小傢伙的攻擊,所以一頭真鳳分身才會隕落,而如果不是他釋放幽火,那麼就算是水母界主和聚靈者特殊靈體聯手,也不能將它們滅絕。

可是,此時待在紅色世界中的死亡之蟲們卻顯得暴躁無比,哪怕戎凱旋無法與它們溝通,但也能夠感受到它們此刻的彷徨。

在鳳凰之火的燒灼之下,這些死亡之蟲原本就不算大的體積正在慢慢的縮小,並且時不時的發出「啪」的輕響,就此化作一縷青煙,徹底的消散於天地之間。

戎凱旋看得是又驚又喜,天鳳大人此刻所掌握的不滅之火遠勝以前,那火中所蘊含著的力量之強大,堪稱無以倫比。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它才能夠將這些可惡而又強悍的死亡之蟲全部滅殺。

如果戎凱旋沒有掌握幽火的話,那麼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肯定會大喜若狂。對於天鳳大人的此舉絕對是高舉雙手雙腳贊同。

可是,如今的戎凱旋卻擁有幽火,而這些死亡之蟲卻無疑正是幽火最好的養料。

當看到如此之多的養分就這樣白白浪費之時,縱然是戎凱旋。都有些坐不住了。

他陡然爆吼一聲,道:「天鳳大人,手下留情啊。」

天鳳大人詫異的聲音響了起來:「你說什麼?」

戎凱旋連忙道:「天鳳大人,這些小……死亡之蟲對我很有用,您放它們出來吧,千萬別把它們滅絕了。」

天鳳大人冷哼一聲,道:「荒謬,這些只能夠帶來死亡的傢伙,對你又有什麼用。」它頓了頓,道:「你沒有見過它們的力量。所以不清楚。切記,千萬不可妄想操控它們,那是自尋死路的想法。」

戎凱旋哭笑不得的道:「天鳳大人,您若是不信,不妨放幾隻出來試試。」

其實,所有鳳凰分身在隕落之時,它們都會帶著生前的記憶融入活著的鳳凰分身之內,與戎凱旋等人一起行走,並且爆體而亡的鳳凰分身在自爆之後。它的記憶和力量也會通過某些玄妙的方式歸於其餘同伴。


換言之,雖然戎凱旋自從離開獸王宗之後,就未曾與天鳳大人見過面,但他們卻擁有著曾經在一起的記憶。

不過。在鳳凰分身自爆軀體之後,戎凱旋等人隨後發生的事情,天鳳大人就不知曉了。自然也無法想象,戎凱旋是如何對付這些死亡之蟲的。

可是。在聽到戎凱旋的請求之後,天鳳大人還是猶豫了一下。

輕哼一聲,那火紅世界陡然裂開。一隻掙扎不休的死亡之蟲頓時從中流淌而出。

這隻死亡之蟲明顯還未曾弄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原本還在如同岩漿中的紅色翻湧,似乎隨時都有著消亡的危險。可是一眨眼間,竟然就已經離開了那片死亡之地。

不過,它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生物趨吉避凶的天性卻還是讓它立即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它一擺身軀,頓時朝著遠離紅色的方向逃遁而去。

而且,他所選擇的方向正是朝著戎凱旋行來。

似乎它已經嗅到了戎凱旋這個生靈身上活生生的氣味,所以想要將他吞噬,以彌補適才的消耗。

天鳳大人雖然極為信任戎凱旋,但此刻卻還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小心。」

別看它好像能夠輕易滅殺這些小蟲子,但事實上,它早就是竭盡全力了。無論是圍困死亡之蟲的,還是焚燒它們的,都是鳳凰一族所特有的不滅之火。因為,根據以往的經驗,除非是不滅神火,否則的話,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對它們造成傷害。

而就算是不滅神火,想要燒死它們也需要很長時間。而若是不使用神火的話,就連天鳳大人也不知道應當如何對付這些死亡之蟲了。

所以,見到這小東西朝著戎凱旋撲過去,而戎凱旋卻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它就忍不住開口提醒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