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這樣的任務,實在簡單。

對於她們這樣的女子來說,加入錦衣衛,便意味着婚姻都不由自己做主。但事實上,這還是算比較好的,畢竟他們之前都是被拐賣的女子,因爲賈詡的幫助才重獲新生。

如今有了好的歸宿,龐靈心中還是有些歡喜的。

賈詡吩咐道:“準備一下,隨我前往關羽的住宅。”

“是!”

龐靈喜滋滋的退下,轉身下去了。

不多時,賈詡帶着龐靈離開了府衙,直奔關羽的住宅。關羽的住處距離劉宣的王府並不遠,不一會兒的功夫,馬車來到了門口。

隨行的侍從上前敲門,片刻後,門房打開門道:“你們找誰?”

侍從道:“煩請通傳關將軍,賈軍師來訪。”

“稍等!”

侍從轉身回去通穿。

時間不長,關羽親自走出來迎接,拱手道:“見過賈軍師。”

賈詡回禮道:“關將軍有禮了。”

關羽微微頷首,銳利的目光忽然落在了一旁的龐靈身上,他眉頭一挑,然後就收回目光,擺手道:“賈軍師,請。” “請!”

賈詡擺手,笑吟吟的和關羽一道入府。

事實上,從平原國回到黃縣,關羽就深居簡出。

他名聲不顯,便沒有人來拜訪。這樣清閒的日子,關羽倒也頗爲享受。

大廳中,賓主落座。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龐靈站在賈詡的身後,並未落座。

關羽捋了捋頜下的長髯,問道:“賈軍師來訪,不知道有什麼要事?”

言談舉止,自由氣度。

賈詡看在眼中,也微微頷首,暗暗佩服劉宣的眼光。

關羽此人,頗爲不凡。

賈詡微微一笑,道:“老夫這一次來,是奉了殿下的命令。殿下想着關將軍到了黃縣,身邊沒有人照顧。所以,殿下特地挑選了一名大家閨秀,賜婚於將軍。將軍畢竟是而立之年的人,正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爲大,身邊多個知心的人,也不至於冷冷清清,家中也不至於亂糟糟的。”

賈詡一揮手,龐靈走了出來。

龐靈走到大廳中央,欠身行禮道:“妾身龐靈,見過將軍。”

關羽目光再一次落在龐靈的身上,盯着龐靈,丹鳳眼中掠過一道精光。 重生兵團一家 旋即,他又恢復了平靜,說道:“賈軍師,替我謝謝殿下。”

賈詡道:“將軍放心,話一定帶到。”當即,賈詡說道:“老夫還有要事在身,便不逗留了。關將軍,龐靈是一個好姑娘,希望你好好待他。”

關羽說道:“將軍放心。”

賈詡點了點頭,便帶着侍從離開了。

至於接下來的事情,賈詡便不再插手。龐靈是錦衣衛中極爲出色的女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對男人的心思也瞭解,對付男人的手段,龐靈也有的是。

一切,自有龐靈自己掌控。

賈詡回了府上,便着手準備下一件事情。

第二天一早,錦衣衛傳回了消息,關羽和龐靈同房了。

賈詡得知了這一消息,知道第一件事情妥當了。這件事或許關羽也明白,所以關羽順水推舟的收下了龐靈。

接下來的幾天,賈詡準備着試探的事情。一切安排妥當後,賈詡就安排人前往試探。賈詡安排的是一名青衣中年人,他悄然來到關羽的府外。

中年人走上前去,敲響了房門。

門房探出頭,問道:“你是什麼人,有什麼事情?”

中年人道:“在下是關將軍的故人,請通報一聲。”

門房聽了後,也不疑有他,轉身回去通傳消息。時間不長,門房回來了,道:“跟我來!”門房帶着中年人,進入了書房。

“嘎吱!”

書房的門關上。

關羽看向來人,問道:“閣下是誰?”

中年人道:“在下任召。”

關羽眼眸一冷,道:“你說是本將的故人,可本將不認識你。”

任召笑了笑,說道:“關將軍不認識在下,莫非不認識劉備。”

關羽道:“劉備身邊,沒有你這樣的人。”

任召一副敬佩神色,說道:“關將軍英明,在下的確不是劉備的人。劉備如今是一個喪家之犬,身邊早就沒人跟隨了。實不相瞞,在下是袁紹的人。”

“袁紹的人?”

關羽眼眸眯起了起來,透出一絲殺氣。

任召說道:“關將軍,縱然你殺了我,也無濟於事,我只是一個傳話的。”

“說!”

關羽沉聲道。

任召神色平靜,緩緩說道:“袁冀州說了,只要關將軍完成兩件事,就幫助劉備東山再起。等奪下了青州,可以讓劉備擔任青州刺史。”

關羽道:“哪兩件事?”

任召回答道:“第一,殺了田豐;第二,殺了劉宣。如今誰人不知劉宣器重將軍。只要將軍想動手,自然沒有問題。”

“哈哈哈……”

關羽聞言,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盯着任召,關羽盡是嘲諷神色,他沉聲道:“關某爲人,忠義爲先,絕不會做小人。你應該知道,關某和劉備早已恩斷義絕,不再是兄弟。所以劉備是否做官,是否東山再起,對關某沒有任何意義。”

頓了頓,關羽又繼續說道:“關某已經歸順靖王,便不會再反悔。念在你只是一個傳話的,關某不殺你,你滾吧。”

任召冷着臉道:“關羽,你追隨劉宣,遠不如追隨袁冀州。”

關羽冷冷說道:“還不走,是想死嗎?”

“你,你真是冥頑不靈。”

任召盯着關羽,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關羽說道:“關某怎麼做,不需要閣下教導。如果閣下再不離開,關某隻能摘下你的腦袋,然後交給靖王處理。”

“告辭!”

任召哼了聲,轉身離開了。

出了關羽的住宅,任召長舒了一口氣,然後消失在街道上。

很快,任召回到賈詡的府衙,稟報了關羽的應答。賈詡站起身離開府衙,到了劉宣的府上,把試探關羽的事情說了一遍。

劉宣聽了後,心中放下心來,直接安排人通知關羽來府上。讓關羽來,一是安排事情,二是詢問下龐靈的情況。

關羽來到了府上,在大廳中見到了劉宣。

劉宣擺手道:“雲長,坐!”

“謝殿下。”

關羽抱拳行禮,然後落座。

通天神途 劉宣說道:“本王昨天賜婚給你,事前並未和你商量,這件事你可有怨言?”

關羽臉上多了一絲柔情,搖頭說道:“殿下一番好意,關某隻有感恩之心,哪還有怨言呢?龐靈是一個不錯的姑娘,多謝殿下。”

劉宣笑道:“你喜歡就好!”

天降醫妃,王爺靠邊站 話鋒一轉,道:“本王找你來,是還有一件事需要你。”

關羽道:“請殿下吩咐。”

劉宣沉聲道:“太史慈、徐晃都在外面掌軍,黃縣也有軍隊,但事實上,黃縣的軍隊都是散兵遊勇,戰鬥力不足。本王打算,重新組建一支軍隊,名爲‘近衛軍’。”

關羽聽了後,精神一振。

在劉備的麾下,他始終是軍中的將領。因爲劉備的勢力並不強,所以關羽始終沒有單獨掌握一軍。劉宣讓他執掌一軍,這可是天大的信任。

一時間,關羽也心中也五味雜陳。

劉宣繼續道:“近衛軍的主要職責,是拱衛黃縣安危,兵額爲一萬人。凡是近衛軍的士兵,都必須是精銳中的精銳。關羽,你可有信心擔起這一重任嗎?”

關羽道:“末將能擔起重任。”

此時此刻,關羽的心中,有着一絲的激動。

身爲一個軍人,關羽希望上陣殺敵,能夠建功立業。劉宣給了他機會,關羽不會錯過。誠然,他忘不掉和劉備、張飛的情誼,但那都已經成爲過去。

爲了劉備,他兩次請求劉宣。

即使他和劉備是結拜兄弟,他現在不欠劉備一絲一毫。 劉宣從案桌上拿其詔令,交給了關羽道:“這是調撥錢糧、器械等的命令,你持着命令去找糜竺領取物資,儘快組建起近衛軍。…,”

“是!”

關羽抱拳應下,心中激情澎湃。

之前回了黃縣,他整日呆在府上看書練武。如今有了事情做,關羽心中也有了盼頭。出了王府,關羽去找糜竺領取物資,然後討了幾個士兵協助招募士兵。

告示張貼出去後,關羽開始忙着近衛軍的事情。

軍隊有了着落,劉宣的事情暫時緩了下來。

政務有田豐,軍務有關羽,一切運轉良好,都在劉宣的掌控中。

進入十月,劉宣抽取了獎勵。這次的獎勵很普通,是一袋南瓜種子。系統獎品中,南瓜種子不是特別的出奇,但此時的南瓜種子,劉宣格外的喜歡。

因爲有了這些種子,劉宣相比於袁紹、曹操等人,不僅有先知先覺的優勢,更有他從系統中抽取的種子。

這些種子,都是戰略物資。

譬如玉米、南瓜、冬瓜這一類食物,種子很多,栽種下去後,能獲得豐收。而紅薯、土豆等,因爲栽種不是種子,而是莖塊,所以暫時不能大規模的擴張。

然而,一旦擴大了規模。

那麼劉宣的軍隊,就不用爲糧食發愁。

物資的囤積,能讓劉宣持續戰事。

所以劉宣在進入十月後,就把主要的工作放在來年的耕種上。這件事是劉宣一直想做的,現在終於有了時間和機會。

劉宣的想法是圈出一塊地,再把所有的種子栽下去。

有了想法,劉宣就開始行動。

劉宣帶着賈詡、郭嘉和史阿出了黃縣的縣城,在黃縣周邊的區域轉來轉去,仔細觀察各地的地形。

對於劉宣的舉動,賈詡和郭嘉都不理解。

如今都入冬了,天氣冷颼颼的,還四處晃悠,實在是沒事兒找事兒。

連續轉了五天後,郭嘉忍不住了。

郭嘉站在山中,喘着粗氣,發着牢騷道:“二弟,咱們都轉了好幾天,黃縣方圓幾十裏,你都看了個遍,你打算做什麼啊?”

賈詡看向劉宣,眼中也露出好奇神色。

兩人的心中,都是不解。

劉宣微微一笑,解釋道:“我在四周轉悠,是打算挑選一片區域耕種,栽種我的新物品。只要新的物品栽種成功,以後的戰事,我們便不會缺少糧食。”

“新物品?糧食?”

郭嘉一頭霧水,問道:“什麼新食物?”

劉宣回答道:“這一次的新事物,有土豆、紅薯、南瓜、玉米、冬瓜等,每一樣都將是我栽種的重點,都是寶貝中的寶貝。”

郭嘉道:“土豆、紅薯等是什麼?”

郭嘉也是見多識廣的人,從未聽過這樣的食物。

賈詡捋着頜下鬍鬚,沉聲道:“殿下,老夫活了一把年紀,見識了無數的奇珍異寶,知曉諸多可以吃的食物,卻不曾聽聞土豆、紅薯等食物,這是什麼?”

劉宣笑了笑,乾脆的說道:“天賜之物!”

“嘶!”

賈詡和郭嘉聞言,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如果不認識劉宣的情況下,劉宣說天賜之物,兩人肯定嗤之以鼻的,但劉宣是兩人的主君,在這樣的情況下,劉宣說謊騙他們,根本沒有必要。

郭嘉深吸口氣,問道:“殿下,真的有天賜之物?”

“有!”

劉宣信誓旦旦的回答。

所有的糧食種子都是從系統抽取的,說是天賜之物也不過分。

郭嘉道:“殿下,我拭目以待。”

劉宣笑道:“會讓你吃驚的,這些食物,將是戰略物資。”

話鋒一轉,劉宣道:“這五天時間,我們把黃縣周邊走了個遍,大體的情況,我已經摸清楚了。耕種的地點,我已經有了打算。”

賈詡問道:“在哪裏呢?”

劉宣眼神自信,回答道:“黃縣城東,十八里外的加羅灣。”

“加羅灣方圓十餘里,都是平坦的平原。在平原範圍外,則是山林環繞,而且加羅灣內中,還有河流穿過。”

“所以,我選擇了加羅灣。”

劉宣眼神燦然,說道:“我選擇加羅灣這一處區域,有三點好處。”

“第一,有河流穿過,意味着水源不會斷。”

“第二,地勢平坦,利於耕種。”

“第三,四周多山,有利於我們的士兵把守要道,不讓閒雜人等靠近。”

劉宣眼眸中閃爍着冷光,沉聲說道:“第一年的耕種,一切都必須保密,不能讓任何人靠近,必須封閉消息。等以後推廣的時候,消息走漏無妨。但現在,絕不能被人知曉。”

郭嘉和賈詡聽了後,眼中多了嚴峻神色。

封閉消息!

僅此一點,兩人都意識到事情不簡單。

這個天賜之物,非同一般。

劉宣看着郭嘉和賈詡兩人,繼續道:“耕種從明年開春開始,現在要做的事情有兩件。”

億萬豪寵:帝少的迷煳妻 “第一,從百姓中挑選出一批可靠的百姓。先一步讓他們前往加羅灣,把加羅灣的農田開墾出來,再撒上柴灰,爲來年耕種增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