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1 日

這時候,安靜的玉無雙冒話了唐希弟弟,為了補償我受傷的心靈,把你家廚子所有拿手好菜都給哥哥上邊走邊嘀咕我不把你家吃個底朝天,我就不走了。走到大廳里的圓桌坐下,就是嚷嚷個不停。

屁大點事,有必要嗎?莫約是唐希看出來舞依炫一臉疑惑無語,你們不知道,玉無雙家老爺子那脾氣不怎麼好,別看玉無雙瘦弱,身子骨還是不錯的,這從小就被鍛鍊出來了,隔三差五一頓暴打,這廝就那逃跑的功夫硬是被他老爹給追出來的,有輕功的人都跑不過他,雖說現在他也不小了,可他家老爺子的陰影還是在的。

鳳沐璃飄出一句活該。

舞依炫贊同的點點頭,餓了,小璃子咋們過去坐唄。小璃子順手的拉起小舞子的手,走到圓桌。現在小璃子很習慣拉著小舞子了,小臉一看就是開心。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醫 這倒是把唐希給驚到了,先不說鳳沐璃不喜歡和別人有什麼接觸,就是之前他和鳳沐璃相處也是廢了不少時間力氣,最大的關係也是因為鳳沐艾,他們才親近些的。現在竟然拉著一個認識不過幾月的人,還是都是小孩子比較容易相處,可他不覺得小舞是小孩子啊。但看來,鳳沐璃是喜歡和小舞在一起的,這樣也好,幾歲大的孩子就該這樣。

這不剛剛坐下,丫鬟就上菜了,「豬肘子,我的,燒雞,我的,燒鵝,我的,紅燒肉,我的,螃蟹,我的,牛肉,我的,咦,什麼東西混進來了,小白菜,拿走。烤鴨,我的。」玉無雙就在丫鬟手上端菜,大桌子上一大半菜都在他那邊,「沒了,這麼少。」望著端菜的丫頭。

丫鬟端著盤子正準備走了,被玉無雙拉了一下,聽到這話愣了一下,心想這我端上來的菜盡到你那邊了,還不夠你吃啊,你老是多久沒見過吃的了?這麼想還是得微笑的說「這位公子稍等一下,還有幾道菜,正在準備,你先坐。」說完轉身小丫鬟的嘴巴再次蠕動起來,說什麼也不明而喻了。

「唐希,快吃,我精心留下給你的。」玉無雙很是客氣地把小白菜端到他跟前,「來,小舞,鳳沐璃咱們吃,別客氣,這麼多好吃的,等下還有啊,吃吃吃。」玉無雙回到座位,招呼著倆孩子。

小舞說道「玉無雙,你以後肯定會嫁的出去的。」

玉無雙正啃雞腿呢,想也沒想就回答「那是自然」恩,好吃,「哥這麼帥,怎麼嫁不出去,那必須的。」不對啊,玉無雙含著雞絲停下來想想,對啊,他是帥的!再次啃起雞腿來。

一旁眾人笑而不語,「說得精闢。」唐希對著舞依炫豎起大拇指,玉無雙就是那種「吃得了廚房,拿的了廳堂」的人

鳳沐璃拿起筷子夾起一個蝦子,小舞就說了「小璃子,你也喜歡吃蝦子,好巧哦,我也喜歡,真是緣分啊,聽說吃蝦的人都是超級聰明的說,一看你就是。」

「說吧,別抹糖了。」鳳沐璃一隻蝦夾在半中央就這麼放下了。

「幫妹妹我剝蝦子唄。」笑嘻嘻就是舞依炫現在的代名詞。

「我可沒你這麼懶的妹妹,拿過來吧。」鳳沐璃說道。

「好滴,收到。」舞依炫把整碟蝦子拿了過來放在他倆的前面。舞依炫很喜歡吃蝦子,就算是什麼菜也沒有,水煮蝦子,就只有一碗白飯,連調味料都沒得,舞依炫照樣吃個精光。可是也是真的不喜歡剝蝦子殼,麻煩,尤其是紅燒的或是麻辣的,剝完以後手指甲蓋紅紅的,黃黃的還有些辣辣的感覺,洗都洗不掉,這麼說吧其實舞依炫吃肉都是只吃沒骨頭的那種,像是什麼紅燒的雞鴨碰都不碰,骨頭又多又小,麻煩死了。

「小璃哥哥,我給你夾菜吃,你想吃哪個啊。」既然別人為自己服務了,自己也得表現一把。

「那個雞丁吧。」鳳沐璃聽到這話不自覺地嘴角就翹起來了,專心的剝著蝦仁。

「好的,我拿你的筷子夾一下。等著。」舞依炫拿著鳳沐璃的小碗和筷子屁顛屁顛地就去夾菜了,她是知道鳳沐璃是有些小潔癖的,不喜別人碰的,不喜用別人的東西,就剛剛丫鬟來到他身邊很是自然地拉開距離,這要是沾到口水豈不是要猛灌水再狠點就割舌頭了,雖說這個極端了但自己的個人癖好約束自己起來是能夠理解滴,因為她感同身受啊。

「來了,雞丁,你也不好吃,我喂你,來,張嘴。」舞依炫看到蝦子剝這麼多了,「神速啊」從中夾了一塊,很是懂行的蘸了醋「噢咿嘻,亞米。」

鳳沐璃笑笑,「我也要吃。」鳳沐璃說完就發現自己現在越來越喜歡撒嬌的感覺,要改正,「來,啊。」舞依炫也蘸了個蝦仁送進鳳沐璃的小嘴巴里。還是以後改正吧,「啊」鳳沐璃張大嘴巴。「恩,味道不錯。 永不沉沒的星艦 對了,小舞你剛剛說什麼亞米啊。」鳳沐璃又跟不上小舞的思維了。

「就是好吃的意思,跟我說一遍,亞米。」

「亞…米,亞米。」鳳沐璃接觸到新鮮字眼,有些不大好意思,小臉紅透了,紅撲撲的,一張正太的臉萌呆了,聲音也是,說實話鳳沐璃的顏值那絕對是沒得說的,在舞依炫看來現在的鳳沐璃那就是一個字萌,不自覺地就把油乎乎的小嘴巴一步一步的逼近對面那微張的粉嘟嘟的小嘴巴。 是了,接近了,油乎乎的嘴巴,正在接近,粉嘟嘟的嘴巴,但是,hold住,這只是咱們小璃子的個人視角,人家小舞子僅僅瞄準了他的小臉頰罷了,吧唧一口,滿足感油然而生,當然說的是咱們小璃子了,被女孩子親了,初吻就這麼被獻出去了(這是初吻,你確定?),嘿嘿嘿嘿嘿…

不知道是啥米原因,他居然一邊傻笑不止,按以往情況他不是早先一腳踹開那人,再丟下一句「臟死了」,然後拍拍屁股走人嗎?是和舞依炫呆的時間太長,厚臉皮被傳染了?

倒是旁觀者做出不同的表情:舞依炫親完以後,唉呀媽呀,這伢子就是那麼可愛滴說,然後附加了捏臉頰。唐希則是夾起玉無雙「施捨」的小白菜,默默吃完以後,再次抬頭,呀,這小子臉還在紅,哥沒做夢啊!至於玉無雙不說也罷,除了吃還是吃。

「沐璃啊,沐璃,沐璃」唐希叫著正在失魂的鳳沐璃。

「啊…幹嘛」鳳沐璃在幾聲之後也回了神,不過小臉就沒回過神了。

「你的病好了啊」唐希喝了口雞湯,哇,補啊。

「你嘴巴不想要了。」鳳沐璃一句話回過去。

「好吧,估計錯誤。小舞,你以後多和沐璃聊聊啊。」唐希送一記媚眼給舞依炫,雖然舞依炫很是疑惑的接受了。唐希也算是明白了,鳳沐璃也是有正常的時候只不過不是對他們罷了。

舞依炫很是開心的吃著剝好的蝦仁,也順手的餵給鳳沐璃吃,鳳沐璃也是自然地接下了,好吃。

「小舞,你剛剛為什麼親我啊?」這句話鳳沐璃看到唐希正喝著十全大補湯,玉無雙則是不停的在一邊從丫鬟手中接菜,這才問的,說完都不好意思了,「?(????ω????)?」。

舞依炫正在撕雞腿呢,怎麼這雞這麼難撕下來,是沒熟嗎?「哦,當然是你可愛了,長得這麼好看,就是有些瘦了。」哇,撕下來了,嘿嘿.

幾碗飯了。

鳳沐璃突然想到,要是其他孩子也很可愛腫么辦(好吧,也被傳染了)「小舞,我給你說,以後不要隨便親別人,就算是女孩子也不要,不太乾淨,知道嗎?」他覺得有必要先聲明一下,他怎麼知道這丫頭下一步又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舉動。

「嗯嗯」舞依炫吃的正歡呢。

「恩,聽話。」鳳沐璃不管她到底聽沒聽進去,反正答應了。

「不過我能說一句嗎,其實你臉上有一大塊油乎乎的印記。」舞依炫一時被小可愛迷惑忘了這廝有潔癖。

「是嗎?」鳳沐璃剛剛光顧著高興了,先下是有些覺得臉上有什麼小手一摸,喔,黏糊糊的,噁心,忍住忍住,「你乾的,幫我擦。」小臉一伸

舞依炫搖搖頭,「好吧,讓一個三歲孩子伺候你,你過意的去哦。」拿著邊上的手帕給他擦乾淨。

鳳沐璃笑笑,「誰讓你乾的,對不?」他好像又發現他最近笑的比較多了。

唐希是看不下去了「嘖嘖嘖,這倆孩子是在幹嘛,是準備玩娃娃親嗎?為什麼老給我一種老夫老妻的感覺。真是的,玉無雙,我們也來玩吧。」 蜜戰100天:冷梟寵妻如命 唐希舀了一碗甜湯,「來,無雙,張嘴,啊。」玉無雙一個眼神掃過去,唐希立馬說「無雙哥,吃菜。」玉無雙點點頭一副孺子可教的樣子,可惜張不了嘴,因為塞滿了。他正在抱著大豬肘子啃呢。

「(⊙o⊙)…,你們鬧哪樣?」舞依炫放好手帕,看到此情此景也是醉了。「你們倆是要搞基嗎?」鳳沐璃眨巴眨巴眼睛,OK,舞依炫已經懂了這是不懂得信號,小聲的說「就是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意思,別告訴他們啊。(*^__^*)嘻嘻……」鳳沐璃懂事的點點頭,「他們倆的確有這種傾向,搞基。」

「搞基,什麼意思?」對面的倆人面面相覷,不過隱隱覺得這應該不是什麼好詞。

「沒什麼,吃東西。」(⊙o⊙)…她不該說這句話的。望著大部分如同龍捲風襲擊的盤子,額….

「吃啥╮(╯_╰)╭,吃剩下的哦,還好我的雞湯沒被污染。」唐希忙把雞湯護到自己面前。「玉無雙是怎麼做到的,他不撐得慌?」舞依炫搗搗鳳沐璃,不能相信玉無雙還在吃,OMG!

「或許他的構造不太和人一樣。」鳳沐璃說道。

舞依炫深思了一番「你是對的。咱們快點吃,吃完睡覺吧。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回到周公的懷抱。當然之前洗個澡。」

睡覺,鳳沐璃再次中招。

這邊溫馨的圍在一起晚餐,而有的人就不是了。

錦國皇宮椒房殿

「廢物,廢物,全都是廢物…」叫喊聲,皇后尖銳的聲音真的有夠讓人難以忍受的,一眾的奴婢都嚇得跪在地上,驚恐狀不言而喻,「娘娘,息怒。」

「都給本宮滾出去,滾出去,你,給我留下。」皇後葉芙有些氣瘋的感覺,殿下留下的人戰戰兢兢,就是上次的男子,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說,這次你打算怎麼解釋。」廣袖一揮,坐於鳳座之上,看得出皇後葉芙真的是氣到了,寸長的指甲插入於血肉之中。

「娘…娘,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奴才該死…」男子一個勁的磕頭,希望殿上的那位能夠饒恕了。

「怎麼,你讓本宮花了大價錢,又費了不少的心血,可是事情就是沒辦好。我該怎麼辦呢?」皇后也平靜了不少,望著殿下瑟瑟發抖的男人,哼,沒用。

「娘娘,再給一次機會,五殿下應該就快回到京城了,再者說自從上次的刺殺,唐希傷的非常重怕是性命堪憂了,不死也折了半條命,等到五殿下回到京城了,身邊也沒什麼人保護了,下手會容易的多了。」

「是嗎,說的不錯,可是」皇後下了鳳座,慢慢地走到男人身邊,「你為我做了這麼多事,卻到底是沒什麼成事的,這次的事你又能辦成嗎,再者,藍家,你又對付的了嗎?」皇后俯下身子,勾起男子的下巴。

「奴…才,必會儘力而為。」男子低下頭說道,他真的不敢看著皇后那雙妖冶的雙眼,魅惑人心,但蛇蠍美人不可沾染。

「好,我就交給你一項任務。」葉芙踱步於左右,肯定的語氣倒是讓黑影有了不少希望。「奴才保證一定做…」

「清風。」葉芙突然冒出一句,讓黑影措手不及,來不及說完,倒地而亡,一招斃命,乾淨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你知道這麼多,我怎麼能讓你還活著?何況你又令我這麼不稱意,是吧?」

「小姐。」名叫清風的男子對著葉芙說。

「你辛苦了,把他處理下。」葉芙語氣緩和了不少,沒有了火氣,甚至是溫和了。

「是的,小姐。」簡潔明了,毫無感情。

葉芙轉身走向小榻,幾步之後腳步停了,「清風,其實,你不用這樣的。」葉芙有些頭痛了。

「沒什麼的,小姐。」清風說道。

「你早就已經自由了,你該去找自己的想要的一切。我不需要你在這。」葉芙猛的一個轉身,為什麼他就是聽不懂呢?他到底想讓她欠他多少?

「我受惠於貴府。」葉芙正想開口,但清風搶先了「小姐,無需多言,先行退下了。」清風不留給半點時間給她,架著黑影走向門口。對於葉芙來說,他真的過於倔強了,一聲嘆包含太多了。 走到朱門的清風,回首看了一眼背立而站的女子,無一絲風浪的眼中閃過一絲無法捕捉的波瀾。大約椒房殿靜得連一根針都聽得到的時候,葉芙朝外面的人說「英兒呢,英兒呢,人呢人都去哪了?」大約連個親近的人都沒有了,煩躁又湧上心頭。

宮人們都慌慌張張地跑來,摸約是掌事的,慌忙的說道「娘娘,七皇子睡下了,在偏殿呢。」

「英兒在睡覺,那就好,那就好。」葉芙碎碎的念著,不知是安撫自己還是什麼。

一下眾人不覺有些竊竊私語,但掌事的一記眼神過去,宮人們都識相的閉嘴,「娘娘,還有什麼吩咐嗎?」葉芙也只是扶額,擺擺手。宮人們也福身紛紛退下了。

皇宮攬月軒

慕容澈獨自坐在即將長達十幾年居住的地方,他遣散了宮人,坐在屋頂上。感覺還不錯,環境不錯,人也不多,地處僻靜,還可以。使臣一行人則是住在驛館。慕容澈發了一會呆,從懷裡拿出一小罐白色瓷瓶和一個稍小一些的白色瓷瓶。他會好好的回一份大禮的,送給那使臣一路上的「照顧」。說道這兩瓶葯,倒要感謝玉無雙了,多虧了他一路喋喋不休嚷嚷他的藥品。他仔細想想,為何他們兵分兩路,他們是走小路,一路隱蔽躲藏,卻連連遭到伏襲,而最後的一次郝戰將軍雖然戰死,但也發現了問題,臨死前告訴慕容澈,那些刺客身上掉落了一塊玉牌,那是慕容皇室的玉牌。

慕容澈把玩著玉牌,這個玉牌後面都刻了字,只要是慕容皇室,不論是皇子公主或是皇后貴妃,身為皇家人均會得到一塊獨一無二的玉牌,慕容澈看著玉牌上刻著的小篆,這位主人當真是費盡心機啊!使臣就是條狗,既然這麼賣命,那就讓他賣命吧!慕容澈與舞依炫一起的時候,多多少少的知道玉無雙醫術是不錯的,可以說是很好,畢竟錦國玉家還是有所耳聞的。慕容澈想通所有的事後,便順手拿了兩瓶葯,看玉無雙解釋的這兩瓶葯藥效是很驚人,外人手裡也是沒有的,便放心的拿了。

不早了,他也要休息了,一個哈欠打出,睡了。縱身跳下屋頂,帥,呀,腳有點痛,四下無人,趕緊溜回去。

雅居,戌時剛過,亥時剛到(先下已是北京時間十點)

「洗完澡,真是舒服,我的毛孔都解放了。」小個子的舞依炫拿著毛巾正擦著頭髮呢,洗完澡小臉紅撲撲的,可愛極了。鳳沐璃先一步洗完澡了,正坐在桌子邊上看書呢。

舞依炫掏出平板(以後都把多功能設備稱為平板)瞅了一眼時間「都十點了,該上床睡覺了。」自從她變成小孩子后,就養成了十點前一定要睡覺,一定要快快長大,這需要良好的睡眠。爬上床后,鑽進被窩裡,「喔」一聲滿足感,睡到床上的感覺帥呆了,動啊動,動啊動,舞依炫就在床上滾來滾去,好不開心啊!

「我說,小璃子,鳳沐璃,睡覺了,都十點了,再過一會就到明天了,快過來睡覺吧。」舞依炫拍拍旁邊的位置,示意他過來。

「等一會吧,我把這篇看完就好了,你先睡吧。」鳳沐璃應聲後繼續看書了,這是介紹各國歷史皇族的書,他需要好好看看的,不過真的是很難懂啊,他需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啊。

「唉,雖然呢,好學是好事,不過你還是小孩子,要有足夠的睡眠才能長得快啊,小孩子在晚上睡覺是成長的最佳時間,你不想以後五短身材吧,要知道大長腿才是正道。」舞依炫掀開被子去書桌那裡拉著鳳沐璃去睡覺,鳳沐璃拗不過她,書也掉到地上了「我知道了,我會睡覺的。」

「在這就乖了,走,睡覺。」舞依炫笑嘻嘻的,挽著他往床邊走。

「不過,讓我先把書撿起來,好不好啊。」小璃子無奈的說。

「哦,嘻嘻,行,你先整理一下吧。」舞依炫不好意思的說,然後先跑回床上呆著了,「那什麼,記得滅燈啊」。鳳沐璃笑著搖搖頭,跟個老頭似的,就差一把鬍鬚捋一把了。小璃子收拾好書,檢查了門窗,滅了燈,然後就爬上床睡覺了。

「舞依炫,你睡了嗎,小舞,炫兒…」小璃子好像還是睡不著啊。

「沒啊,你睡不著啊。」舞依炫問。

「是啊,有點睡不著。」

「我也是。咱們倆說說話吧。」

「恩」

「鳳沐璃啊,你是幾皇子啊。」一時之間舞依炫也想不到什麼話題,就隨便扯扯嘍,本來是想問是誰老是追殺他的,不過怕有些隱私,算嘍。

「排行第五。」

「那我以後還可以叫你小五,哈哈」

「你是小舞,我是小五,那怎麼分清呢?」不說他都沒發現,原來他們這麼有緣分啊。

舞依炫突然坐起來「對哦,我們倆還真是有緣。」

「那我以後就換個稱呼叫你嘍,叫你炫兒好不好?」其實他早就想叫了,這麼長的時間相處,舞依炫和大家相處得都很好,可他有私心想和舞依炫更近一些。

「可以,稱呼而已。」舞依炫是隨便啦,鳳沐璃是喜滋滋的,只有他叫的名字,(*^__^*)嘻嘻……

「那我也問你一個,你是從哪來的?我知道你和唐希他們說的是假的。」

「額,這個問題嗎?」我嘞個去,這孩子想幹嘛,丟給他一個糖就接著好了,幹嘛還要解釋,又不是炸彈。

「別想騙我。我不是想調查你或是懷疑你,只是想多了解你一點,畢竟我們是朋友。」總有一天鳳沐璃一定會換一個稱呼的,誰要朋友這個詞兒。

「你說得對,畢竟咱倆都睡一個床上了,要知道可不是誰都能和我一起睡覺的。」舞依炫說完,感覺有一點怪怪的,算了。「那我就回答你的問題。」

鳳沐璃也覺得怪怪的了。「我聽著呢。」

「其實我和你們說的不全是假的,只不過就是和我生活的是我養父,不過說真的我是再也見不到他了。我也的確是個孤兒,就這些了。」舞依炫聳聳肩「別覺得抱歉,也別說安慰的話。然後到此為止。」鳳沐璃配合的點點頭。

「好了,不早了,睡吧。」

「恩,睡吧。」鳳沐璃看著舞依炫閉上眼睛,睡吧,也閉上眼睛。

夜是深了,但不知道有多少人熟睡了…

另一邊

「你不能輕一點嗎,呀,很痛哎,輕一點…」玉無雙正在為唐希換藥,不過看樣子玉無雙還沒有消氣,下手可狠了「不這樣的話,你的傷口就會留下疤痕,所以給我閉嘴。」不過真是好朋友才知道唐希的弱點,唐希可是很在意容貌的,絕對不容許有什麼疤痕的,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像他這麼完美的人就有瑕疵了,那得多傷女孩子的心。

「好好好,我不說了,不過能拜託你一件事嗎?」唐希回過身子說。

「說,什麼,看我心情。」玉無雙正擦著葯,啪啪的拍在唐希的傷口上。

「無雙,您不能幫我讓我的傷勢不要好的那麼快,至少得一個月才能痊癒的那種。」聽到這玉無雙倒是停下來了上藥了「喂,你是被別人給打傻了么,以我的醫術,不出幾日你的傷就好的差不多了,我要的可是別人想都想不到的葯,我玉無雙親自配製包你和之前完好無缺。」又臭屁起來了,玉無雙站了起來,拿著藥瓶,哈哈大笑,這要是被小舞看到一定又說什麼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最厲害,」說完玉無雙又一副要上天的樣子了,「好了,就幫我一個忙吧。」

玉無雙倒是沒立即接話,掰著手指算算日子,「我沒記錯的話,大約幾天後你就要…」

「是啦是啦,所以才請你幫忙的。」唐希迎合著,「怎麼樣,幫不幫。」

「沒問題,說實話,有的時候真的不能理解你。哎,別說你了,就連那兩個小屁孩我都不能理解多少。」玉無雙一副苦惱的樣子。唐希倒是笑了,可也沉默著,無雙啊,你可知道有時候我是有多羨慕你,甚至是…嫉妒,羨慕你的自由,嫉妒你的任性,還有單純。

「就這麼說了。」

「唐希,可是你應該要回家一趟吧。」

「無雙,擦藥。」

「歐,輕一點,輕一點…痛死我了」

「給哥受著。」 一日爲師一生爲夫 活該,玉無雙撒歡的給唐希「溫柔的輕撫」。要是舞依炫聽到怕是又該多想了。 又是一個艷陽天

夏天啊,夏天啊,是夏天,「OMG,吵死了,叫了一整晚你還嫌不夠是不。」一大清早的,舞依炫看起來不怎麼好,真是煩死了,不得已的要把枕頭蓋住自己的頭,鳳沐璃其實吧不想醒的,但是吧,「為什麼它還在叫,誰能告訴我,嗚嗚嗚,我就是想睡覺。這麼點小小的願望都實現不了。」這下鳳沐璃是真的睡不著了,隔壁那位小朋友短腿一直踢著床,還一邊自言自語個不停。

起床,鳳沐璃堅定地爬下了床,過程有點艱辛,得躲避不定時的踢打襲擊,「炫兒,別掙扎了,你鬥不過它的。」練習了一個晚上,還是蠻順口的,炫兒,炫兒,炫兒…

舞依炫一個枕頭掃過去飛出了窗外「我真的是有起床氣的,折騰小爺,小爺就弄死你。」

「好了,睡不著就起來了吧。」鳳沐璃衣裝也穿戴整齊了,正系著腰帶,望著不想起床的炫兒,「來,起來了,別賴床了。」鳳沐璃走到床邊把自己裹成球的舞依炫拽了出來,「好啦,起來就起來。」舞依炫拍開鳳沐璃的小手,有抓了抓雞窩頭,不高興,就是不高興。赤著腳跑到衣服堆,拿起一件,不對啊,這不是她的,「小璃子,這不是我的衣服。」這一堆晃瞎她眼睛的粉色是腫么回事?

「哦,這大概是昨天管家弄的吧,再說了,你還能穿你昨天的衣服啊,都臭了。還有別赤著腳會著涼的。」鳳沐璃解釋道,說完就去拿鞋過來給她穿上。

舞依炫點點頭,說的是,她看了一眼小璃子的衣服確實不是昨天的那件了,「但這亂入的粉色是腫么回事,怎麼穿嗎?」不是說她多討厭粉色,可是這從里衫到外衫都是粉色是鬧哪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