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這是陶小朵第一次坦坦白白地,對一個男人說出這三個字。

對向凌睿來說,這是他由心而發,第一次這麼認真對一個女人說出愛的誓言。

他們十指相扣,都在心裡悄悄許下了一個一生一世。

宴后,向凌睿要開車,可把眾人給嚇著了。

大船很嚴肅地提醒,「二哥,林大夫說了,你現在不適合駕駛。還是讓司機來,這樣朵兒姐也更有安全感一些。」

大人都不便多說什麼。

舟舟小姑娘也站在一邊,猛點頭,「為了老婆安全,二哥你要穩住。」

周人聽得都笑了起來。

向凌睿沒理會眾人,拿出了手機,開始點划起來。

舟舟見不是車控鎖鑰匙,滿意地點點頭,「二哥這是真愛二嫂啊!」

可惜這話音剛落,就聽到「嘀嘀」兩聲車喇叭響,隨即一輛黑色轎車駛入大門前停車道,車燈閃爍了兩下熄滅,穩穩停住后,車門徐徐自動打開了。

年輕人們紛紛驚訝開了。

「這,這是自動駕駛嗎?」

「我去,我居然看到《速度與激情》里的真實版自動駕駛汽車了嗎?」

「向哥,這是你的車嗎?」

所有人都看向了向凌睿。

陶小朵正跟蕭可藍聊著廚藝話題,回頭看到自己的小同事們和同學,全涌到門口的那輛轎車前去了。

「他們怎麼了?沒見過賓利車嘛?」

陳子墨揚了揚下巴,「那是沒見過全自動駕駛的賓利車。你男人,可真會玩兒啊!之前我也想弄一輛,但海關那裡就比較麻煩。」

他立即咆哮起來,「死向二,你明明說弄不進來的,這是啥?!」

陶小朵已經給好奇地舟舟拉下去看稀奇了。

大船對父親說,「爸,咱們家也弄一輛,成嗎?」

向予城撫了撫兒子的小腦袋,「問你媽。」

做為超級24孝好老公的向予城來說,像這種事關孩子們的需求問題,都得問問老婆大人,否則一不小心破壞了夫妻兩之前訂立的「孩子教育」原則,就麻煩了。

大船難得露出個小表情來,跑去找母親了。

陶小朵問向凌睿,「在國內開這個車,沒問題嗎?」

向凌睿將手機遞給了陶小朵,「肯定沒問題,我相信你的駕駛能力。」

「我的駕駛能力?」

「嗯。」

「什麼意思呀?」

陶小朵覺得有點兒懵圈了。

向凌睿宛爾一笑,眼光映著燈光,像揉了一片碎金般迷人,「這輛車,給你開。」

「啊?」

「親愛的,我的安全就交給你了。」

「……」

陶小朵覺得,這分明就是大坑人啊!

無線操作的手機平台,已經塞到她手上,她看著車門圖標,一按。

還圍著汽車的人「啊」地一聲迅速散開,卻有兩隻小傢伙給關進了汽車裡,拍著車窗吆喝起來。

車窗緩緩降下了,車燈忽閃了幾下,喇叭響起來。

一隻大掌蓋了過來,「小朵,」男人的口氣有點無奈,「這不是玩具。」

陶小朵樂了,「哎喲,人家一時好奇嘛!那,我們現在就開回去,放車庫裡慢慢玩。」

「隨你。」

兩人揮別眾人,上了車。

自動導航的聲音響起,「請駕駛員和乘客繫上安全帶。」

啪的一聲,安全帶自己伸出來,以十字交叉的方式,扣在了兩人身上。

陶小朵摸了摸,覺得很新奇。

接著,汽車啟動,報出:前往目的地,新南區,蝴蝶城。

「呀,我沒設這個目的地啊,怎麼?」

陶小朵想拿方向盤,方向啟動的是全自動駕駛,沒用。回頭去拿手機遙控,旁邊的男人人開口了。

「目的地是我設的,我們去那裡兜兜風。」

「兜風?」

「小朵,去過蝴蝶城嗎?」

「嗯,以前在報社時,和主編去過一次。不過當時才建了三分之一,現在聽說也才建完三分之二。要建完,還得等二十年了。」

「是,這是一個世紀大功程。是我城叔送給我嬸嬸的求婚禮物。」

「求婚禮物?」

「我叔是位天才的建築設計師,蝴蝶城裡的經典建築和新能源供給系統,都是他主持開發出來的。在國際建築師設計大獎普利茲上,都獲得了金獎。」



「之前聽說過,舟舟的爸爸好強大。」

陶小朵突然想到,「啊,向凌睿,你不是要在蝴蝶城裡,跟我求婚吧?」

向凌睿看著小女人,心下宛爾,「小朵,你一點都不矜持。」

陶小朵撫撫頭髮,抿著唇笑,「男神都主動送上門了,為啥還要矜持,矜持多少錢一斤啊?」

向凌睿心神動蕩,傾身吻住了小女人。

那時,在空曠寬敞的八行大道上,黑色轎車自動前行,劃過一盞盞燈光,樹影帖上漆黑的車窗。

汽車停在大壩上,前幾日的雨水在這處萬為壯觀,夜來觀水的人不少。

不少人都感嘆,雖然C城是長江上流,也能看到如此壯觀的瀉潮景觀,當真令人驚嘆。

河風陣陣,已經帶著几絲秋的涼。

向凌睿拿出一條薄毯,陶小朵偎進他懷中,兩人相倚坐在車頭上。

他問,「喜歡這裡的環境嗎?」

她答,「嗯,還不錯,聽潮聲,比聽天天聽公交汽車起動聲,舒服。」

他一愣,想起什麼,「你的租約還沒到期。」

她決定說個小慌,「我不想我同學一個人負擔啊,那邊公交近,價值也不便宜。」

他摟了摟她,「我想,如果你喜歡,我們未來的家就安在這裡,和我叔他們距離很近,晚上溜彎兒,就可以路過他們的別墅。」

他抬手指了指一片山林掩映的別墅區,有些別墅靠近河邊,圈起一汪碧藍碧藍的泳池,真是令所有普通人嚮往的居住環境。

陶小朵奇了,轉頭看著男人,半晌才吐出一句話。

「二哥,你婚房都計劃好了,真的不打算現在跟我求婚嗎?」

向凌睿低下頭,眼中的點點星芒閃爍,漾滿笑意,「小朵,你是在跟我求婚嗎?」

他慢慢伸出一隻手來,「戒指準備好了嗎?」

陶小朵心說,卧槽,撩到坑了,準備不充分啊,怎麼破?

內心小人兒狂抓了一陣頭髮,她立即想起,「啊!我有,我有。」

於是,小女人穿出斗蓬,爬進車裡翻包包。很快,她叫著拿出一個東西,跑到他面前,手上是一個超大號的鑽石,八星八箭,在路燈的反射下,晶瑩閃爍。

超級搶眼!

向凌睿看清后,有點哭笑不得。

但面色依然淡定,問,「小朵,你,喜歡這種風格的戒指?」

陶小朵將大鑽石舉到兩人面前,晃一晃,「是呀,看起來多酷,多霸氣,多有霸總風格啊!」


向凌睿眼神又柔又亮,指尖溫柔地勾過女子耳邊飛起的髮絲,「這麼大一塊的原石,我家也是有的。只是我怕你真戴出去,會被人叫暴發戶。」

正得意洋洋自己的急智的陶小朵,頓時被噎住了。

怔怔地看著男人,「你,你說什麼?你家有這麼大塊鑽石?」

「祖上傳下來的原石,這麼大的有幾塊。」

「不過,我父親當年跟我母親求婚,挑的是一塊祖母綠原石,因為當時外婆他們似乎更喜歡翡翠。」

「如果你喜歡這……」

「NONONO。STOP!」

陶小朵大叫著,就要收回手上的大鑽石髮帶,是的,那只是一個她最近看到網紅們玩的髮飾。

「我才不要當暴發戶。」

他抱著她,俯身帖著她的額頭,朗笑出聲,吻如蝴蝶般紛紛落下,密密的情話如那徐徐流淌過的江河,綿綿不絕於耳。

「小朵,你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我很好奇,是什麼樣的父母才能養育出你這樣的姑娘?」

「小朵,國慶放假,我們就去你家。」

「泰山和泰水大人都喜歡什麼,我會準備好厚禮,登門拜訪。」

耳邊絮絮著男人的低語,她彷彿能看到兩人未來一起生活的模樣,真實而確切。

朋友圈裡曬出一張人影照。

影子里,兩人倚偎著,中間有一個倒三角型的陰影,有點大。

一經發出,很快就被朋友們刷出一溜點贊,留言爆了。

「天哪,那倒三角,不會是超級鴿子蛋吧?!」

「可能嗎?有那麼大的鴿子蛋嗎?」

「你們這些虛榮的女人,太愚昧了。」

「切,以二少的資本,拿出這麼大個鴿子蛋完全不是問題啊!明明就是你們男人太缺乏想像力了。」

私下舟舟發了消息,「朵兒姐,你把正片發給我吧!我要看正片,不要看影子。」

陶小朵聽到語音,笑壞了。

可惜他們沒拍什麼正片,只能讓小姑娘失望了。

她放下手機,往公司大門走去。

一道招呼聲從身後追來,「小朵,陶小朵!」

游鵬背著他那個走哪兒都帶著的電腦包,滿頭汗地跑了上來,習慣性地展露出他的招牌笑容。

陶小朵微微朝後退了一步,「游總。」

游鵬有些興奮,「小朵,你在這裡上班嗎?哪家公司?」

陶小朵不想回答,這時她電話響了,便說了聲抱歉,急急走進了大門。

「喂,威爾斯,你們回來了?在停車場嗎?剛好我在大廳里。哎,不用,我來找……哎,好吧,我等你們。」

陶小朵走到專屬電梯口。

游鵬進來時,一眼看到,立即蹭了過來。

今日陶小朵穿著一襲時下最流行的蕾絲長裙,從頭包到腳,也是很保守的款式了,但她身形嬌俏玲瓏,皮膚是一如即往的好,完全不輸那些二十齣頭的女孩子,且精緻的妝容更添一分介於少女與少女間的風韻,清純又魅麗。

陶小朵很反感游鵬不時露出的這種,像打量商品一樣的目光,雖然他很克制,比起曾經的許強高了兩個檔位,但她已經不是曾經不諳世事的小姑娘了,更覺厭惡。

游鵬努力套著近乎,透露出了他目前做的業務跟AI有關係,只要是人數上500人的大公司,都適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