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2 日

這是我第一回看見華禹風流露出窘迫的神情,又顯得異常詫異!

「哪兒有那麼嚴重!」

「你瞧她多瘦,平日鐵定不好好用餐,沒營養身體不可能好,未來想懷孕都成問題,到時你們就該懊悔了!」

「阿姨,你搞錯了,我不是他老婆!」

「阿姨還不老,都懂,往後留意呀,小伙兒!」

「行,我曉得啦。」

華禹風乖巧地滿口應允了,這阿姨居然不曉得他是華禹風本尊,還講出這類話來,不過瞧他的模樣,真是有意思。

「給我搞點鮑魚、海參、反正啥有營養用啥燉,粥跟湯都要。」

「行,華總!」

「待會兒粥跟湯送來,你都吃了,要不便把相片發你學校去!」

留下這句狠話便走了,而我卻捨不得他離開,背形清晰、高大,我拍了拍頭,為何會如此迷戀他的背形,應當是葯勁兒還未過去,頭不清晰。

百無聊賴打開電視,這時新聞台的聲響吸引了我,「昨日康禾集團總經理周衛東的家,被幫派打砸搶,周氏長子周晉寧被打成重傷扔在協和醫院搶救,後續我們會詳細報道!」

這回鐵定是華禹風乾的,他為我開罪了周家,華家財大氣粗大約周家也不敢吱聲,華禹風這人我欠了他的錢,如今又欠了他的情,不曉得四年可不可以還的清!

……

「下車!」

「送我回學校便行了!」

「快些給我滾下車,少廢話!」

出院后。我被華禹風帶回了他的公館別墅。

「黛妮小姐。你終究回來了?」

開門的是個中年婦人,看打扮應當是個女傭,不過黛妮是誰?這是我第二回聽見這名字,為什麼大家都叫我「黛妮!」

「你好。 豪門少爺倒插門 我叫吳青晨!」

她直勾勾盯著我的臉,神情非常詫異。還有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乃至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面上粘了啥東西。

「從如今開始她便住這兒了。給她收拾個客卧!」

「是的。少爺!」

「我回學校便可以,不可以再麻煩你了!」

「不想你的秘密漫天飛,便給我老實待著。別忘了我們的契約!」

這公館依舊陰森寒冷,擺設都是些小動物,但不是可愛的那類。是死的非常慘的模樣,嚇的我連客卧都不敢出!

「吳小姐,用餐了!」寧嫂的聲響出如今房門外。

「寧嫂,待我,我跟你一塊走!」因為這間房的門邊,就擱著一個獅子頭,唇角還留著血。

「吳小姐,不要怕,他們都是死的,你住習慣便不怕了!」

「家中為何會擺這些東西?」

「寧嫂,這兒沒你的事了!」

華禹風的聲響,不曉得從哪兒發出來,但已經貫穿了整個公館,還產生了迴音!

用餐時的他特別安謐,不抬眸也不講話,在家中不穿西服時,他瞧上去像一個奶油小生,線條分明的面上乾乾淨淨,欣長的手指頭典雅地夾著菜,動作不緩不慢,是典型的紳士,興許富家子弟這是必修課!

寧嫂做的菜雖談不上人間美味,吃起來有某種幸福的感覺,打從爸生病,便再沒吃過家中做的飯菜了。

那一夜,我聽見一個男人的哭音,但又似是個小孩,直覺跟我說這公館鬧鬼,使勁兒拽了拽薄被。

大約10分鐘之後沒了動靜,但早已破了膽的我,不知啥時候才睡著的,再起床已是日上三竿,我警覺地從被窩爬出來,看四周沒動靜便下了床!

推開房門,那龐然大物又是嚇我一大跳,真想用一塊白布把它蓋上,令逝者安息!雖然是動物,到底是生命!

「吳小姐,你醒了?餓了罷?」

「恩,華禹風呢?」

「少爺去集團了,想要你多睡會,因此早餐沒叫你!」

「寧嫂,昨夜你睡的好么?」

我想試探一下,寧嫂是否知道房子鬧鬼! 「我白天幹活兒累,年歲也大了,倒頭便睡,只是醒的早,怎麼了?吳小姐!」

「那夜間你有沒聽見什麼奇怪的聲響?」

「你先坐下來用餐罷!我做了幾個小菜,味道還不錯。」講完寧嫂便去打掃衛生了,彷彿計劃對我隱瞞什麼,我也只可以作罷!

回房間,在網上搜了點如何驅鬼降魔的方法,說法紛紜不一,挑了幾個比較好的試試。

「寧嫂,家中有黃色的紙么?」

「彷彿沒!」

「那有紅色的畫筆么?」

「彷彿也沒,吳小姐,你想幹嘛呀?」

「驅鬼!」

「吳小姐,你……」

「昨夜你沒聽見公館中,環繞著小孩的啼哭么?這公館有鬼!我在網上查了些非常管用的方法,寧嫂,怎樣?」

「吳小姐,既然你都聽見了,我也便不瞞你了,你過來,我講給你聽!」

寧嫂拉著我坐到沙發上,泰然自若地說,「少爺,是老爺的私生子,自小便被單獨送到美國,少爺太孤單,夫人便給少爺買了好多小動物,自那以後少爺非常開心,性子也活潑了!」

「那他如今跟小時候一點都不同呀!」

「待我慢說,老爺開罪了點人,他們要綁票少爺,當時我把少爺藏在了地庫中,那幫人找不到少爺,便把那些小動物全殺掉,自那以後少爺就得了自閉症!」

「再給他買一些小動物不就行啦!」

「夫人也試過,可是買啥少爺便殺什麼,夫人買多少,少爺便殺多少!」

「可是我如今並未覺得他有自閉症呀!」

「哐當!」

「寧嫂,你是想要退休么?」

華禹風倏然出如今門邊,眼眸陰沉,望著像要殺人似得,想起方才寧嫂的話,他不會殺掉我罷!

「你怎麼回來了?」

「這是我的家,莫非我不可以回來么?」

「抱歉,我先回房了!」

回想起寧嫂的話,華禹風跟我同樣是個可憐的孩子,幸運的是他有個愛他的媽,而我啥都沒了!

電話倏然閃出華禹風媽母親的號碼,還真是白天不可以說人,夜間不可以說鬼!說曹操曹操便到呀!

「媽!」

「在哪呢?出來陪我逛逛!」

想起上回他母親給我買的那些性gan內衣跟保養品,實在不敢再跟她上街。

「媽,還是算了罷,哪日有空我登門造訪!」

「這孩子,我們都是一家人了,還什麼登門造訪呀!啥時候想來便來,媽叫人給你燉老鴨湯喝!」

我又沒病,喝啥老鴨湯呀!這老太太,今天非常奇怪,支支吾吾沒掛電話的意思。

「媽,你是不是還有啥事呀?」

「我就想問你啥時候給我生大胖孫子?怕你閑我煩!可是我又著急,青晨,你可以理解母親的心情么?我就是想要臨死前瞧瞧孫子!」

「媽,我可以理解,可是!」

「可是啥?」

影帝偏要住我家 「上回不是講了么,我們還年輕!」

「不行,你們都結婚了,這事必須提上日程!否則媽死不瞑目呀!」

「媽,要不這問題你還是問禹風去罷!」

「你的意思是他不想生?」

「媽,我也不曉得我啥意思,反正你問他罷!」

他沒交待過這類話題應當怎樣回應,我又不想傷老人的心,只可以把球踢到華禹風那裡。

「吳小姐,少爺讓你換衣裳跟他去見夫人!」

「呀!」如此快就傳到他耳朵里了。

這回華禹風的媽,確實比上回見面憔悴了幾分,大約是被病搓磨的,她應當是個熱愛生活的女子,家中養了許多花,不但穿著打扮講究,妝容也非常精美。

「禹風,你今天便給我個疼快話兒罷,啥時候給我生大胖孫子?」

「媽,這我可說不準!」

「說不準是啥意思?」

「啥時候可以懷上,我也講了不算呀?」

「那你就同意了唄?」

「太好了,沒事了,你們去罷,抓緊呀,快回去罷!」

從進屋到出來不到5分鐘,我一句沒說,就趕我們回家生寶寶,還好我沒真的嫁給華禹風,否則真就變成母豬,抑或生子機器!看起來華家的老婆也沒那麼容易當,首先必須是個生寶寶的能手才行!

「你還是找個人結婚,給老太太生個孫子罷,你瞧她多可憐!」

「我找個人? 科技之無限未來 你不可以生呀?」

「我開學才大四,我大好的青春還未開始呢!怎麼會生寶寶?」

「噢,原來大學畢業才是你大好的青春!」

「對呀,大學畢業我便可以掙錢了,便可以給爸買衣裳、買房子……」不對,我父親已經過世了,那我如此竭力地活著,是為誰呢?

「怎不講了?」

「我父親沒了,畢業以後可不可以找到工作都是個問題!」如今的我還談什麼青春,活著都是在浪費國家資源。

「你是學設計的罷?」

「恩,我自小就喜歡畫畫,只是沒錢考美術院校,只可以考個普通大學的設計專業。」

「明天去集團設計部報道,跟他們好好鍛煉鍛煉!」

花樣寵婚,老公你壓到我了 「真的么?」

「你用不著每回都質疑我罷!要不咱倆研究研究如何生寶寶?」

推開壓過來的身子,一溜煙兒跑進我的房間,照鏡子,臉已經紅的不像樣,心噗通噗通,要從嗓子跳出來似得,不知該怎麼壓抑這類失措的情緒。

「吳青晨,來我房間!」

華禹風的聲響環繞著整個公館別墅。尋著聲響找到一個房間。門邊蹲著一隻狗的雕塑,舌頭吐出來淌著血,目光絕望,不過做地確實活靈活現。

「進入!」

嚇的我一哆嗦。險些踢上門邊的狗。

房間的擺設便行像是在宣布:我就是個壞孩子,牆壁上懸挂著各種刀。還有一些模擬槍,房間整體色調都是灰色,有某種壓抑的感覺。

「去洗浴間沖個澡!」

「你要幹嘛?」

「不想身敗名裂就依照我講的做!」

想到白天寧嫂講的話我還真怕他發瘋殺掉我。因此簡單沖洗一下。裹著浴袍出來。

「把浴袍脫了,你沒反抗的餘地!」

此時我發覺他身側的桌上多了些水彩粉。

「過來!」

一把拉下我身上的浴袍,不著寸縷的我就展如今他跟前。本能用手擋著自個兒的春光,卻擋不住頸下的漣漪。

「身型不錯嘛!」

他拿起筆在我的頸下畫了個被刀刺破的心臟,瞧上去非常真實。不否認他的畫功非常的好。

「怎樣?」

「你畫的非常好!」

放下筆他雙掌上來撫摸我頸下的心臟,神情卻非常煎熬,開始是輕輕的撫摸,後來便是揪心的疼了,他簡直太使勁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