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這支萬人的精銳足以抵擋自己麾下的五萬大軍。

“大帥,要不要增援?”部下提醒道。

韓楓深邃的目光望向遠處,堅忍得就像腳下的大地。

爲將者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韓楓在沒有摸清敵人的意圖前不會貿然行動。

韓楓神念發出,竟然感應不到秦陸的氣息。

秦陸,秦陸哪裏去了?

就在衆人疑惑之際,西邊的高山上突然火光沖天。

爆炸聲響徹雲霄,無數巨大的火球沖天而起,西山那座營寨被巨大的爆炸炸得四分五裂。

武器庫,敵軍的武器庫設在西山營寨中。

西山位於烏龍關的西面,將攻城的重型武器設置在這裏是最理想不過的了,可以居高臨下對烏龍關發起攻擊。

拓跋雲將武器庫設置在西山,就是爲了攻其不備。

秦陸出城後,本部所在的騎兵佯攻敵人的大營,而他自己率領五百名精銳的士卒攀上懸崖,發動突然襲擊。

這五百人都是百裏挑一的武道高手,每個人都有着武宗以上的實力,這支奇兵輕鬆的攻入營寨,點燃了攻城用的霹靂彈。

上千枚霹靂彈同時爆炸,立刻將整座大營夷爲平地。 “弟兄們,秦將軍已經得手,殺啊!”邱少龍怒吼一聲,人如瘋虎,朝着爲首的敵將撲了過去。

“天龍吞日!”長槍之上光華暴閃,黑色的天龍如威如獄,巨大的龍爪撕裂了對方的罡氣防禦。

“唰!”天龍槍從奇詭無比的角落刺出,對方來不及迴護,就被這兇悍絕倫的長槍刺穿了胸膛。

“啊- -”邱少龍怒吼一聲,將敵將高高的挑在長槍上,再重重的摜落在地。

主將如此威武,麾下士兵倍受感染,士氣如虹一路衝殺。


奪取西山營寨之後,秦陸立刻回到陣中,率領本部鐵騎衝陣。

麾下兩萬軍士經過長達三月的苦練,人人都憋了一口氣。試想每天瘋狂的訓練,是個人都受不住。當兵的都是粗人,憋足了氣就要提刀砍人,哪怕對手是兇悍的狼騎兵。

秦陸一路衝殺,如同虎入羊羣。

刀身被鮮血染紅,刀法多了幾分冷厲。


殺氣越聚越重,秦陸恍若地獄的死神,無情的收割着敵人的生命。

殺戮的同時,秦陸保留着警惕,他兩分神念發出,警惕着方圓十里的異動。

突然,秦陸的眉毛一挑,他施展傳音道:“邱將軍,敵人援軍已經在十里之外,我等必須速戰速決。”

“好!”邱少龍虎吼一聲,長槍攪動黑色的氣浪,如同狂飆激射,擋者披靡。

秦陸長刀迸發出百丈長的刀芒,凌厲無匹的刀芒將數百名敵軍斬成兩段。

經過一番衝殺,將對方的狼騎兵衝得七零八落,救出被困的湯仁部。

“快撤!”秦陸一馬當先,率領着數萬騎兵撤到城下。

光華閃耀,護城的法陣開啓,數萬人馬被傳送陣送到了城內。

“轟!”地一聲巨震,前方的地平線出現黑壓壓的鐵流,所過之處大地都在顫慄。

數百頭戰象走在隊伍的前列,緊跟着是兩萬狼騎兵,最後是普通的輕騎兵。

隊伍最前列的戰象上,一名壯漢身披黑色戰甲,手拿九環大刀,殺氣騰騰。

“韓楓,滾出來受死!”壯漢一聲怒吼,大地山河都在顫抖。

“拓跋小兒,回去吧!”韓楓好整以暇的微笑,他的笑容充滿了儒雅。

“韓楓,有種就出來單挑。”

“單挑?”韓楓面上露出一個詭譎的笑容:“拓跋雲,你遠道而來不就爲了攻城嗎?現在城池已經近在眼前,你隨時可以殺進來啊。殺進來吧,我等着你!”


不鹹不淡的幾句話,把拓跋雲氣得血氣翻滾,胸膛鼓起老高。

若是能夠直接攻城 ,那也不需要迂迴曲折,做這麼多的謀劃。

“韓楓,我有辦法逼你出來。”拓跋雲手一揮,西面的山峯一道黃煙沖天而起。

黃煙滾滾,夾雜着淒厲的呼嘯,就像天狼的嚎哭。

狼是草原上最頑強的動物,遠古以來就是突厥人眼中的神靈。在蒼茫的草原上,突厥人非但不會獵殺野狼,還會主動給飢餓的狼投送食物。

這道黃煙浩浩蕩蕩,遮雲蔽日,天穹上出現一個金黃色的巨大狼頭。

“狼神幻象?”韓楓的臉色變了。

烏龍關背後的城牆上,出現一羣身着黃色道袍的道士,爲首一人衣袂飄飄,頗有幾分仙家氣度。

道士肩上繡着一團藍色的星雲團,看來這名道士出自三山四派中的星雲山。

“清風道長,趕快護法!”韓楓下令道。

突厥人信奉天狼神,這個巨大的狼頭就是突厥巫師召喚而來的狼神虛影。

清風道長不敢怠慢,率領十名弟子腳踏九宮步,一道道金黃色的符籙拋向空中,青色的星芒閃耀,包圍在狼頭的周圍。

“轟隆!”,一聲巨響,西邊的黃色光芒大作。

一道巨大的黃色氣流沖天而起,融入天際的狼頭之中。

“嗷嗚- – – -”金色狼頭突然仰天怒吼, 至尊狂妃:邪魅大小姐 ,席捲一切。

聲波撞擊在護法陣的光罩上,光罩不斷的搖晃。

“咣噹!”無形的能量波衝擊之下,不少守城的士兵被撞擊得東倒西歪,個別功力弱小的直接被震暈過去。

“退後!”韓楓揮手。

一名將領率領士兵退到了城牆後面,依靠堅實的牆體抵禦聲波的撞擊。

清風道長雙手持劍,藍色的雷電在劍鋒邊緣跳躍,長劍迸發出浩瀚的奪目光芒。

“喀喇!”千丈長的劍光如同寒星直射鬥牛,一劍劈下,天地間風雲震盪。

圍繞在狼神幻影四周的星芒凝聚起來,星芒越聚越多,最後形成一團跳躍的藍色火焰。

清風道長的步子變得急速起來,他口中唸唸有詞,再度會見大喝:“神劍引雷真訣,雷神爆!”

“轟隆!”百丈大小的藍色雷火球朝着狼神幻影撞擊過去,劇烈撞擊之下一道紅色的奪目劍光撕裂蒼穹。

“嗖嗖!”金光沖天,數十名巫師出現在高空。這些人頭戴彩色羽毛冠,身着黑色衣袍,以奇特的方位站定。

這十幾名巫師一現身,狼神幻影突然變幻,一個狼人出現在蒼穹之中,帶着如威如獄的強悍氣勢。

“天狼嘯月!”狼人張開巨大的雙臂,仰天怒吼。

血盆大口中,一隻只五丈長的金色疾風狼咆哮奔騰,朝着敵人瘋狂咬齧。

“砰砰!”巨大的撞擊聲響徹天地,爲首的疾風狼被雷電炸的四分五裂。狂暴的雷霆並未徹底的擊潰羣狼,後續的疾風狼源源不斷的撲上,張開血盆大口狠命的咬齧,不惜與狂暴的雷霆同歸於盡。

清風子陡然色變,他已經看出對方是利用成千上萬的疾風狼魂魄引爆自己的天雷。

不管是何種類型的法陣,最終都是利用天地自然的力量。

這天雷陣中的雷元是通過特定的符籙轉化而來,雷電固然可以滅殺疾風狼,可是自身消耗的雷元也是驚人。

韓楓看出了這一點,他長吸口氣道:“玄甲騎兵預備,若是城破立刻出擊!”

守城全靠着防禦法陣,若是法陣被破掉,堅城也就無險可守,唯有拼死對決。

主將一聲令下,城池後方一隊黑壓壓的騎兵涌現出來。

騎兵數量不多,只有兩百,卻散發出駭人的死寂氣息。

不錯,是死寂,猶如黑暗降臨大地的死寂。

鎧甲是黑色,長槍是黑色,就連胯下的追電馬也是清一色的烏騅馬。

玄甲騎兵,北漢三大精銳騎兵,衝鋒陷陣的尖刀部隊。

每一名騎兵都是百人斬級數的勇士,這兩百名殺神聚集到一處,濃烈的殺氣直衝霄漢。

好強悍的殺氣!就在秦陸感嘆的時候,場中的情形再度一變。


清風子髮髻飛散,渾身散發出強烈的罡氣,他瘋狂的揮舞着寶劍,眨眼間數千道幽藍色的雷電符飛入了大陣之中。

秦陸在萬世雷池中用天雷鍛造身體,他自然看出了清風子的意圖,他要動用天雷大陣的壓軸法器與敵人作最後一拼。

“秦陸,準備隨我衝鋒!”韓楓身上黑色的光芒閃耀,厚重的玄甲將他的身軀包裹起來。

丈二長的黑色長槍握在手中,韓楓落下黑色的鐵甲面罩,兩隻眼睛寒光暴閃,這一刻韓楓恍若死神降世。

“喀喇!”空中雷電大作,無數道碗口粗細的雷電從雲層中飛出,組成了綿密的電網,將一隻只疾風狼打得粉碎。

韓楓已經下了城樓,他騎在一匹高大的烏騅馬上,黑色的長槍跳動着黑色的罡氣火焰,整個人散發出令人窒息的可怕氣息。

韓楓靜默着,身後兩百名玄甲騎士同樣靜默。

沉寂的軍隊是可怕的,兩百名玄甲騎士緩緩舉起長槍,遙遙的指着對方的敵人,強悍的殺氣噴薄欲出。

“狼神之爪!”一隻巨大的金色狼爪帶着撕裂天地的力量,將雷電巨網打得粉碎,緊接着迸發出淒厲的狼嚎,一隻千丈長的金色巨狼破開空間,直撲清風子。

“天雷神劍!”生死關頭,清風子和數十名弟子竭力抵擋,大陣中水桶粗的藍色劍光沖天而起,雷電光劍轟然斬落!

誰都知道這是最後的一擊,下方的玄甲騎士靜默不動,專注的凝視着自己的長槍,戰鬥意志如同烈火在燒。

“衝鋒!”伴隨着駿馬的烈烈長嘶,韓楓化作黑色的閃電,射入敵陣! “衝鋒!“雄渾有力的怒吼響徹雲霄,兩百名玄甲騎士舉起了長槍,伴隨着英勇的主帥衝陣。

“喀喇!”百丈長的槍芒狂飆突進,猶如怒龍吞日。強橫無匹的氣勁打在玄鋼鑄就的盾牌上,數百名盾牌手吐血倒地。

駿馬長嘶,身後的騎士隨即跟上,鐵槍閃電刺下,鮮血激射。

長槍快過閃電,倒地的盾牌手連聲音都來不及發出,沙場上只聽見槍尖刺入肌肉的“咯咯”聲,血腥遍野。

秦陸率領麾下八百名精銳士兵緊隨其後,這八百名士兵是從兩萬軍士中挑選出來的熊虎之士,雖然比不上恐怖的玄甲騎兵,但也是一支勁旅。

和秦陸一樣,這些士兵毫無例外的使用長刀。

秦陸將所學的九式霸刀進行簡化,形成簡單有效的戰陣刀法,每一刀都融合了力量與速度,招式乾淨利落。

狂刀所向,人頭落地。

馬蹄過處,屍橫遍野。

秦陸率領八百精銳直接突入中央的敵陣,所過之處無一合之敵。

“秦陸!注意頭頂!”韓楓沉聲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