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這才想起之前解開那綁布時所看到的令他面紅耳赤的一幕,醒悟過來心裡有著些許愧疚的石頭鬼使神差般的將一直拎在手裡的那綁布,遞了過去。

毫無準備便看到了那纏成了一大團的綁布,當場愣住了的花茉莉,整個人都不好了…… 雖然躲在憲兵隊的地牢里非常的安全,可是被派駐在巴士底訓練營進行協防的禿鷲軍團的支隊長,花茉莉是不可能留下來等待的。≧,

所以即便是知道自己已經是丟盡了臉,但她還是一把將那團綁布奪過來塞進了口袋,用極為鎮定的口吻下達了命令,讓這少年去取了裝備,跟著她一起離開了地牢。

親自將二人送出地牢,憲兵小隊長投向那少年的目光中充滿了憐憫和同情。

依照程序而言,當訓練營遭受攻擊時學員應該處於被保護的第一序列,可這名學員顯然是在之前惹翻了禿鷲軍**駐過來的這位支隊長,被她這麼帶出去的後果可就有些難以預料了。

可惜了,這麼一個受到錢長官重視的少年即將成為炮灰被犧牲,身為訓練營地牢駐守的小隊長本不該是要進行阻止的,但一想到那一條『綁布』可能是關係到一位高階女性戰兵的清白,也是自認為高保持沉默的這憲兵小隊長還是決定採取明哲保身的方式,所以他沒有出聲提醒,更沒有主動進行阻止,任由那少年被帶了出去。

跟著陌礫一起離開了地牢的石頭,在身後那厚重的合金門被重新關閉之後,這才徒然間察覺到了情況有些不妥。

可是每次他想要解釋或者說是說是位之前的行為道歉時,身穿憲兵制服的陌礫便會厲聲喝止,用那可以殺人的目光瞪著他,用濃稠到令他窒息的濃重煞氣逼著他閉嘴,這才轉身繼續前進。

如是反覆了數次之後,並不覺得當時自己有錯的石頭也滿肚子的氣,索性打消了道歉的念頭,埋頭跟隨著女孩一路向前。

並沒有沿著原路返回,被陌礫帶著進入迷宮般通道里的石頭,很快就喪失了方向感。

認為瘦猴跟泥鰍應該可以按照自己所做的標記找到地牢的位置,所以石頭雖然對於在前面帶路的陌礫有著深切的不滿,但他倒是沒有過多的擔心。

即便是直到現在他都不清楚陌礫的真實身份,也不清楚她真實的實力,但參照她所攜帶的全都是彈體漆黑的鎳鉑彈來說,其實力應該是介於四到六級之間的戰兵,這總之一點,她顯然不可能是插班的女學員。

最高可能是六級的戰兵啊!

那可是能夠跟勛爵級血族正面抗衡的存在!

可是既然她有著跟勛爵級血族正面抗衡的實力,那麼之前在那掩體內血族跟狼人的屍體,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釋。

但是,既然她有著抗衡勛爵級血族的能力,為何之前在那掩體里還會死那麼多的人?

想到了這裡的石頭,忍不住想要開口詢問。

可是走在前面的花茉莉,卻是再一次在石頭想要開口的時候扭過了臉來,擺出了一副『你敢開口我就殺了你』的模樣。

「為什麼……」

「閉嘴!」

「我想……」

「不許想!」

「這個……」

「閉嘴!」

連續三次,石頭都被轉過臉來的花茉莉所厲聲喝止。

連續被對方那如有實質的煞氣所壓制的少年,也徹底的火了,眼看著前面便是一個轉角,於是他突然站定開口道。「要撞了!」

似乎是一直都在監視著石頭一般的花茉莉,在石頭開口的瞬間便沒有任何遲疑的扭過臉來。

只不過她剛說了出『閉』字,就一頭撞向了那拐角的凸起處,幸好她身為戰兵的本能,讓花茉莉在撞擊的前一刻硬生生的將身體偏轉了角度,這才避免了她的腦袋跟那凸起處發生親密的接觸。

本來判斷撞擊無可避免的石頭,也暗自咋舌,心中雖然對這女孩實力讚歎且佩服,但還是趁著對方在爆發之前將自己的疑問都說了出來。

怒不可遏,可少年的語速極快令需要強行扭轉身體避免撞擊而泄了氣勢的花茉莉也無可奈何,聽對方也並非是提及之前的那對自己的『檢查』,而是詢問發生在掩體內的情況,這令她不由得有些遲疑。

「陌礫,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生氣,但既然襲營者中有巫師的存在,我也就不得不防……」

本想著該如何告訴這小屁孩掩體內發生了什麼,但聽到這裡的花茉莉卻是明白後面會說什麼,立刻便吼了起來。「閉嘴!難道有巫師存在就可以隨便去檢查女生的身體嗎?」

呃了一聲的石頭想要解釋。

只是羞惱且憤怒之下的花茉莉此刻終於徹底爆發了。

她疾步來到了石頭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脖領將他舉起抵在了牆上,仰視著他吼道。「小子!本姑娘可是禿鷲軍團的支隊長!換個地方本姑娘立刻將你生撕了你信不信……」

沒有了之前那濃重煞氣的壓制,雖然察覺到對方的力量大的可怕,但石頭也並不畏懼,反倒是因為聽到了對方的名字覺得十分有趣,嘴裡喃喃自語道。「耶?陌礫?花家?你叫花陌礫……不不不,你是叫花茉莉嗎?」

愕然之後便抓狂的花茉莉不知覺的向後仰去,她想不明白這小屁孩的注意力都放在哪了。「小子!你腦袋給門夾了啊!本姑娘在強調的是實力!實力啊……」

被花茉莉順勢重重的一搡,後背被牆壁頂的有些生疼的石頭視線下垂,正好卻是看到了花茉莉那憲兵制服上的一口紐扣被崩飛,於是她胸前那大片的白膩、深深的溝渠也就令一覽無餘,愣了下之後石頭趕緊閉眼提醒。「花茉莉,你走光了……」

低下頭的花茉莉,發現缺了個扣子后的憲兵制服令她胸前風光畢露,花茉莉可是要被氣瘋了!

將揪住的小屁孩丟下后,轉過身來想要將胸前的衣襟重新掩好的花茉莉,很快便發現自己是在做無用功。

那憲兵制服本來就不寬鬆,而聯邦軍為了體現憲兵們的威嚴所以要求每一件憲兵服都必須要非常的合體,之前她隨便拽了一件穿上身雖然有些綳的慌,可是當時也沒有想更多,她哪裡會知道就因為這件憲兵服是掉了一個扣子才被掛在那裡的,所以現在最上面的扣子被崩飛之後,總共四顆紐扣的衣服少了一半的紐扣,她又怎麼可能將自己的胸脯再遮掩起來?

又羞又惱,又急又氣,恨不得能吼幾聲才痛快的花茉莉一時間迷茫了。

見背對著自己的花茉莉急的直跳腳,心裡一動的石頭從口袋裡取出根繩子,截成兩段遞了過去。「哎,先用這繩子系起來再說吧……」 嘭!


沉悶的槍聲響起。,

端著那支狙擊槍的石頭在扣動扳機的同時,便立刻抽身,身體向一側倒下,跟著一個飛撲便抱著狙擊槍一起躲到了牆體之後。

而他眼角的餘光注意到,他剛剛探出小半身體的那一處牆角,竟然已經被一顆威力巨大的子彈所轟碎,他的身體都還沒有能夠觸及到地面,那處牆角崩碎的沙礫和碎石便噼噼啪啪的擊打在他的後背,生疼生疼的。

就差那麼一剎那啊!

深感僥倖的石頭趴在地上趕緊向前匍匐前進,而那種威力巨大的子彈竟然能夠穿透他身側的牆壁,以五米間距的射擊方式竟是隨著他一起向前移動,讓覺得自己下一刻就會被那種威力巨大的子彈轟殺掉的少年想要破口大罵。

砰!

一聲清脆的槍響,頭頂上牆體被射穿掉落下來的碎石落在石頭的身上,趕緊向前繼續匍匐挪動著的石頭在三秒之後,便發現眼前出現了兩隻腳。

揚起臉來向上看,懷中抱著一把槍管被鋸斷的狙擊槍的花茉莉,一臉倨傲的正俯視著他。

看到少年的臉上有著懼色,心中暢快的花茉莉這才順勢蹲了下來,她用手中那狙擊槍的槍口將少年的下巴挑起之後,才冷冷的嘲諷道。「小屁孩,有沒有被嚇得屁滾尿流?」

你才小屁孩呢!發育異常、心理變態的臭婆娘……

石頭的心中如是想著,但要是說出來那可就麻煩大了。

清楚知道雙方實力差距的石頭,可不想再招惹這個瘋子一般的禿鷲軍團的支隊長,更不願意讓自己再被揪著脖領抵到牆上去。

所以他雙臂一撐便站了起來,但小心的讓自己的高度不要超過花茉莉,然後便坐在地上板著臉重新裝子彈。

見少年根本就不理會自己的挑釁,想要再找個機會收拾他一頓的願望看來是沒辦法實現了,心裡有些失望的花茉莉冷哼了一聲,這才告訴少年外面的那狙擊手已經被清理,下一步的行動還是需要他去勾引對方暴漏位置,給她提供機會,好將訓練營外圍的那些狙擊手逐一的清理掉。

隨著花茉莉從地下通道里來到地面的石頭,可是已經見識到了這個自稱為禿鷲軍團支隊長花茉莉的強悍。

她不但力大無比、槍法奇准之外,竟然還精通槍斗術。

那把被她所鋸短了槍管的狙擊槍,在她的手裡竟然可以做到千米之內的子彈偏轉,之前在二人重返地表之前的那場遭遇戰中,她一個人就殲滅了一整隊的襲營者!

只不過之前的那場遭遇戰中,石頭也用他手裡的那支狙擊槍擊傷了那帶隊的血族,所以實力被花茉莉認為還『勉強』的他,也就苦命的淪為了其幫手,被命令隨著她一起去狙殺那些襲營者。

可是剛才那短短的數秒之內所發生的,令少年石頭真心感覺到自己的實力不足,要不是在開槍之前就被花茉莉叮囑過,他哪裡會想到開槍之後不但需要立刻撤離射擊位,還必須將身體伏低到不超過三十五公分的高度,以避開之後對方狙擊手們所使用的穿甲子彈的威脅。

看著牆體上那些直徑超過十公分的子彈孔,少年石頭在咋舌之餘也不願意了。「我只是個學員啊,沒道理要被成誘餌去誘惑對方的狙擊手開槍啊……」

嘴角勾起的花茉莉側著臉瞅著他,哼了聲后便厲聲道。「小子!要麼現在被本姑娘以違反『戰場條例』當場擊斃,要麼就按照本姑娘的要求去充當誘餌,你可以自己選!」


「我又不是在戰場上,何況我只是一個學員啊!」

「本姑娘在哪裡,哪裡就是戰場!我說了才算!」

「你不講理啊!」

少年的憤怒對於花茉莉來說卻是愉快無比的現象,於是她瞪起眼刻意將自己的煞氣釋放出來。「對!本姑娘就是不講理了!要麼你活到可以去找李正民那混蛋投訴的時候,要麼現在被本姑娘一槍擊斃,隨便你選啊!」

濃稠到彷如是凝固了一般的煞氣,令少年石頭如墜冰淵,他想要開口辯駁,可是連嘴都張不開又能怎麼辦啊?

「我數到十,你要是不吭聲本姑娘就當你是默認了……」清楚知曉自己所釋放的煞氣能夠對這小屁孩造成何種壓制效果的花茉莉,笑著低下頭開始了讀秒,等計時結束這才收起了自身的氣勢,笑吟吟的用槍口指了指不遠處的那棟建築物,示意他可以開始了。

沒理可將,打也打不過,罵……

之前破口大罵的後果,就是自己被反扭著右手被按在了地上,一嘴泥的記憶實在是太深刻了,石頭可不願意再吃這樣的眼前虧。

被選好的這段路,有著大約百米。

按照之前的估計在東側的山上應該還有一個狙擊點,所以石頭的任務就是衝過這段距離,勾引那狙擊手開槍。

要是對方不上當,那麼他就需要躲進那建築物后找個適合的位置,然後再對著那山上進行射擊,總之將要做的就是在刀鋒上旋轉舞蹈,一個不小心絕對會被狙殺的。

既然沒得選,那麼就只能是拼下人品和運氣了。

滿腹怨念的瞪了花茉莉一眼,在她爆發之前石頭便蹲了下來,重新檢查了靴子的綁帶,將褲腿紮緊站起了跳了跳,確認在奔跑時身上不會有物品影響他的跑動后,他這才扛起那把狙擊槍沖了出去。

百多米距離,短途衝刺的也不過就是六七秒的時間。

但要是真的以短途衝刺的方式跑過去,那就真的是找死了。

衝出去的瞬間少年石頭便是一個前撲卧倒,起身之後身體便忽左忽右前沖了二十米,緊跟著速度下降但以『之』字型路線開始跑動的石頭,覺得自己已經渾身都是冷汗。


想要在開闊地擺脫狙擊手的瞄準,除了速度達到肉眼所無法跟上的程度之外,就只能是以變速跑加前進的角度不斷偏轉,這樣才有四成的把握可以令狙擊手無法開槍。

可是,單純的逃跑可不是最終的目的,自己的任務是引誘那可能藏在山上的狙擊手開槍。

所以在越過了六十米的距離之後,少年石頭再一次變換方向的瞬間,他的身體竟是徒然出現了趔趄,似乎下一刻便會摔倒!

透過窺視孔看到這一幕的花茉莉,心裡陡然間一沉。

要是那山上真的有狙擊手,這樣的機會可是沒有哪個合格的狙擊手會放過的!

少年石頭的身體向著一側傾倒,花茉莉甚至能夠看到他臉上的恐慌和愕然!

怎麼辦?

槍口對著那山上的花茉莉明白,此刻她只有一個辦法能夠吸引那狙擊手的注意力!

可是,她一旦開槍,那麼之前的引誘也就前功盡棄,她自己將會瞬間成為那狙擊手的目標,遭到對方猛烈的反擊…… 身體在向一側傾倒的那一刻,石頭腦門上的冷汗也掉落了下來。

他似乎在這一刻聽到了自己的心跳之聲,也可以感受到身體傾斜所帶來的失衡之感。

但緊跟著就是他發現,時間在這一刻竟是如此的漫長。

因為當他的身體開始傾斜的那一刻起,所有的一切都放慢了。

雖然他只是想做出一個誘敵的假動作,以便幫助花茉莉將隱藏在山裡的那狙擊手找出並狙殺掉,可是當他做出『趔趄』的動作時,石頭還是緊張了起來。

只見他那似乎是被扭了的右腳徒然向內一橫,身體在瞬間站穩瞬間他便就向著左側撲倒。

砰!

清脆的槍聲響起。


落地后的少年以詭異的角度翻滾出去,站起身來就再一次的變向,然後便改用標準的規避跑方式,沖向那外表焦黑的建築物。

嘭、嘭嘭!

連續三聲的槍響,石頭不用轉身、也無需回頭去觀察,他知道這是暴漏了位置的花茉莉正在遭受著對方狙擊手的攻擊,看來還是之前溝通不夠,雙方也沒有默契,不然如此明顯的誘敵機會,又怎麼可以被如此的浪費?

覺得自己是拿命拼了個機會出來的少年,此時滿腹的不甘和鬱悶,但他並沒有因此而又半點的遲疑和耽擱,還在向著那可以藏身的建築物在狂奔。

雙臂在小範圍內揮動著,用來以配合著他規避跑動時的頻率,雙足落地的瞬間幾乎便會立刻抬起,明白此時不該胡思亂想的少年幾乎是一口氣便跑完了剩下的那段路程,而且在他衝進那建築物之前,他也大致找到了那藏在山上的狙擊手所隱藏的區域。

因此石頭在縱身撲進那破損的建築物后,立刻便將斜背在身後的狙擊槍取下,抱在懷裡急速沖向了那建築物的東北側,開始尋找合適的射擊角度。

嘭、嘭嘭!

再一次的三連射,單憑槍聲石頭便知道剛才花茉莉因為暴漏位置還在遭受著攻擊,因此他捨棄了攀上二樓尋找更好的射擊點,直接將狙擊槍架在了一扇破損的窗口,將槍口對準了記憶之中那狙擊手的位置,稍加瞄準便扣動了扳機!

嘭的一聲!

透過準星,石頭看到一塊樹皮被那狙擊彈所掀飛,而位於那棵樹有十米之遠的一處灌木叢,也幾乎在同時晃了一下。

開槍之後的隱藏本能,令石頭立刻抱著槍閃到了一旁,連滾帶爬的遠離了他的射擊位。

果然,就在他離開后的瞬息之後,對方狙擊手的三連射便在那窗戶的左側橫向開了三個彈孔,要是他不立刻撤離身上估計就會被打出一個大洞來。

在一處承重牆的拐角處坐下來的石頭,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之前誘敵的狂奔,加上剛才那並沒有準頭的射擊,令他現今渾身汗如雨下,只是心裡卻是有著一種格外的輕鬆。

砰!

清脆的槍聲再次響起。

呼哧呼哧喘著氣的少年心裡想著,要是這樣花茉莉都沒有將對方狙殺,那自己再去給她提供幫助意義也就不大了。

平靜的時間相當難熬,也許是兩分鐘,也許是五分鐘,正在石頭有些擔心的時候,從外面閃進來的花茉莉神情間有著輕鬆,幾乎是跳著來到了石頭的面前,點了點頭之後,這才開始整理她的裝備。

猜到那藏在灌木叢里的狙擊手已經被花茉莉所消滅,可是直到現在石頭都不明白,她為什麼就能夠準確的判定出對方的藏身範圍。

對石頭之前的表現可是非常滿意的花茉莉,在他開口詢問之後想了想,便蹲下身用手指在滿是焦灰的地上畫出了一個簡略的示意圖,在巴士底訓練營四周的山上標記出十多個位置,解釋道。「對方的狙擊手數量不可能太多,所以他們想要做到全面監控和火力覆蓋的話,那可供選擇的射擊位就不會有多少了……」

說到這裡她見石頭還有著疑惑,耐心的指著兩處被標記出來位置繼續道。「你看,這兩個位置就是之前被消滅的狙擊手所選擇的隱藏點!對於訓練營四周所有合適的射擊位我都親自查驗過,除非對方的狙擊手數量超過三十,否則他們就不可能不選這些『最合適』的射擊位……」

知曉找出一個視野開闊、還兼具著隱蔽性的射擊點的尋找難度,石頭脫口而道。「那你的意思是說,這些『最合適』的位置你都清楚?」

少年神情中的驚訝,算是搔到花茉莉身為禿鷲軍團『神射手』的癢處,她的心情也徒然好了起來。「那是當然啊!身為一個狙擊手不但需要能夠找到合適的射擊位,還必須快速且準確的找到對方所可能選擇的藏身之位,否則怎麼可以被稱之為合格的狙擊手?」

盯著花茉莉在地上所劃出的那示意圖,這些射擊位少年可不覺得自己能夠輕易將其找出來,所以他便繼續問道。「那可是有些奇怪了,你還需要跟女生們一起上課,你哪裡有時間可以去逐一的找出這些位置『最合適』的射擊位啊?」

原本以為少年已經明白了的花茉莉,嘿呦了一聲后便用看白痴般的眼神盯著他,片刻后才氣惱道。「晨練的時候就可以先進行位置的觀察和判定啊!位置被確定之後只需要抽個時間進行實地勘察就行了,在戰場上你這麼蠢笨的傢伙一定是最先被狙殺的目標!簡直是榆木腦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