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這尼瑪,白衣女子對朱夢熙下手了?

可別整出幺蛾子啊,這是我的任務物品呢。

念頭一動,陳浩直接給白衣女子發出了詢問的意念。

白衣女子一如既往的高冷,和陳浩意念對峙,沒有鳥他。

陳浩大怒,直接給了信號。

把朱夢熙放出來,否則這一次真不客氣了。

白衣女子終於給出了迴應。

“橋,換。”

簡單的兩個字,意思很明顯。

陳浩皺眉:“你要的,是奈何橋嗎?”

白衣女子再次沉默,看着陳浩。

陳浩那叫一個糾結。

這女人,能急死人。

不過你既然沒反對,那就先弄一個給你看看。

“好,我答應了,你先把朱夢熙弄出來,給我看看,確保它沒出問題,我就去找。”

白衣女子一招手,一道虛影從魔盒之中飛了出來,落下後,化作了朱夢熙。

一現身,朱夢熙就屁顛屁顛的跑到白衣女子面前,獻媚的道:“大姐頭,您叫我有什麼事?”

白衣女子沒說話,只是看着上面。

朱夢熙似有所覺,可憐兮兮的喊道:“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我知道錯了,大師放過我吧。”

陳浩的聲音響起:“朱夢熙,你知錯了嗎?”

得到迴應,朱夢熙激動道:“知錯知錯,大師饒命啊。”

“那若本座讓你放棄王朝霸業,你待如何?”

“這不可能。” 不甘 朱夢熙下意識的反駁。說完之後面色一變:“大師,其實也不是不行,可以商量嘛,你先放我出去行不行?”

陳浩嘆息,果然執念就是執念,難得消除啊。

看來這個保命技能不好拿,還需從長計議。

正想着,突然陳浩眉頭一動,睜開眼睛,看向了門外。

片刻後,陳浩咧嘴一笑,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陳浩就看到一輛大奔停在路邊,一個穿着潮流的年輕男子下車,嘴裏嚼着什麼,似乎在打量這邊的喪事,一臉的不情願。

看了年輕人幾眼,陳浩手捏法決,一道流光飛出,從年輕人身上閃過,再次回到陳浩手中,化作一個光球。

這光球內,有一道赤紅色光芒流動,很微弱,細如髮絲。

看到赤紅光芒,陳浩笑了。

這是氣運,屬於年輕人,或者說屬於年輕人分配到的他背後家族的氣運。

有了這份氣運,年輕人會有很多機會,只要不作死,必能富貴一生。

一旦氣運被剝奪,那年輕人就廢了一大半,弄不好,還會有禍事上身。

截取了年輕人的氣運後,陳浩沒有停留,反手間,光球脫手而出。

雖然能奪,卻不可留,氣運有歸屬,陳浩這樣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即便是異數,也不能違背規則,那是屬於人家的東西。

就好像一個價值連城的古董,陳浩借來看看,可以不還給主人,但一定要交給主人的至親,不可自留。

光球飛去,砸在了正在忙碌的小女孩的身上,赤紅光芒瞬間融入她的身體。

看到這一幕,陳浩咧嘴一笑,試驗品二號,成功上線。 氣運被奪,正在觀望的年輕人不由得打了個哆嗦,感覺到一種深入骨髓的寒意。

年輕人拿出一個手機,撥打了出去。

少時,電話接通,年輕人撇嘴道:“三哥,我到了,已經確認,那老婆子死了。”

“嗨……這還不信我嘛,我就在現場。不過三哥,那丫頭可是你的親生女兒,你確定真的不管了?”

“好好好,是我多事,我不問總成了吧。”

掛了電話,年輕男子再次撇了一眼喪事現場,嘆息道:“鳳凰的身子野雞命,沒辦法,誰讓你娘當初不把你打了,現在只能孤苦伶仃。要怪就怪自己投錯胎吧。”

霍少你被OUT了 說完年輕人帶上墨鏡,上了車,可是還沒等他啓動,只聽嗡的巨大聲音中,一輛大貨車呼嘯而來。

年輕人傻眼了,驚呆了,整個人都不知道如何應對。

然後,砰地一聲,大貨車撞在了大奔上,推動了七八米,這才停下,但是大奔卻一個揚身,翻了。

突然的車禍,驚動了周邊的人,一些更是快步跑過去,查看情況。

”救我,救我。“

大奔內,年輕人終於開始求救,看他喊得中氣十足,似乎沒多大問題。

之後,跑來的人聯手把年輕人救了出來。

但是查看大貨車的時候,卻讓所有人愣住。

大貨車的司機帶着安全帶,看起來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甚至都沒有流血。

但是詭異的是,大貨車司機,死了。

一個老頭面色肅穆的給大貨車司機檢查了一下,嘆息道;“是突然猝死,應該是心肌梗死。”

聞言圍觀者恍然。

本想找麻煩的年輕人,臉黑如墨。

人家都死了,自己還能說啥、真要說了,估計現場的人都不答應。

猝死這種情況,誰都不願意,遇到了只能同情。

不過這麼倒黴,也讓年輕人心中憋屈。

本來就是過來探聽個事兒,沒想到還能遇到車禍,差點被撞死,現在想發泄一下不滿都不成。

恨恨的看了一眼死去的大貨車司機,年輕人轉身就要離開。

雖然沒出多大事兒了,可是也受了一些皮肉傷,甚至他感覺五臟都有些痛,必須要去醫院檢查。

自家的命珍貴着呢,可不能和大貨車司機一樣,死的這麼卑微。

轉身離開人羣,正打算從破爛的大奔中取出一些東西,突然有人驚呼小心。

小心啥……

啪,一聲脆響!

身體猛然僵在原地,年輕人看着破碎的花盆連着土和植物從頭上落下,心中一句mmp飄過,然後倒地,人事不知。

啪!

一碗水潑在了臉上,年輕人瞬間清醒過來,摸了摸臉上的水漬,年輕人脾氣,瞬間怒了。

“你特麼……”

話還沒說完,揚起身後的年輕人愣住了。

用水潑他的,是一個小女孩,這女孩他認識,正是三哥遺棄在外的遺腹女,他的親侄女。自己手上有她各種角度的照片,早就熟悉的不得了。

只是,她怎麼在自己身邊、還用水潑他?

年輕人有些懵。

就在這時,看到他醒來的小女孩,冷冷開口道;“你說,我是叫你六叔,還是叫你霍中奇?”

年輕人一驚:“你怎麼知道?”

小女孩面無表情道;”我不是小孩子了,該知道的我都知道。“

年輕人嘴角一抽。

丫一八歲的孩子,跟我面前裝老成?

不過這片刻,年輕人也算定了定神,看着小女孩,笑道;”怎麼?你這是想認親嗎?“

小女孩;”呵呵。“

年輕人黑臉;”呵個屁,小丫頭片子,別以爲知道了身份,就真的想高攀,我告訴你,你這是做夢。“

小女孩冷冷道:“要做夢也是你們做夢,我懂事起就叫褚冰冰,以後也不會改了。這一次你主動送上門,正好,用你把那個畜生引來,我媽有一個他的東西,需要我親手還給他。”

年輕人瞪眼:“你居然叫親生父親爲畜生?“

小女孩道;”害妻棄女,不是畜生是什麼?“

年輕人語塞。

隨後他突然想起來,看向小女孩:”你想讓三哥過來、這不可能,三哥不會來見你的,你死心吧。“

”這可不一定,你主動打電話,說被大嫂的人跟蹤了,知道了遺腹女的事,你那個三哥,怎麼可能不過來。“這時,一道聲音想起,卻是陳浩插了話。

年輕人面色大變:”你是誰?“

陳浩笑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遺腹女的事,你也通知了你大嫂,甚至通知了霍家的好多人,估計他們現在都在趕來,這裏馬上就會上演一場好戲,這一切,都是你的功勞。“

“臥槽,你特麼坑我!”年輕人嚇得跳了起來,驚怒的瞪視陳浩。

陳浩笑而不語。

年輕人看了看陳浩的體格,本想打一架的心思散了,隨後他急忙掏出手機,想要撥打電話,卻發現,電話上有六十多個未接,大部分是三哥,還有一些其他親人的。

看到這一幕,年輕人只覺得一股冷氣直衝腦門,身體搖搖晃晃。

”完了完了,這下徹底把三哥得罪死了,這以後的前途,全沒了。“

”不不不,我要補救,不能慌,不能亂,有了,有了……“

年輕人說着,突然表情變得猙獰,然後目光兇狠的看向小女孩,突然就出了手,直接掐向小女孩脖子,很用力,非常用力。

只有殺了小女孩,死無對證,後面就好操作了。

雖然這樣揹負了人命,但是三哥滿意,肯定會救他,甚至爲他今日的所爲而重視他。

機會,這是證明的機會。

年輕人的眼神變得通紅,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來掐小女孩。

而這時候,陳浩,黑貓,公雞,藍蝴蝶,小女孩,站在一邊,看着年輕人抱住一個毛毛熊,正在瘋狂的掐脖子。

陳浩看的嘆息。

果然都是同一個家門出來的,小女孩打小就狠也不是沒原因。

而小女孩只是面無表情的看着瘋狂的年輕人,眼神越來越冷。

這時候,陳浩眼神一動,笑道:”小傢伙,馬上改變你命運的機會就要來了,從此之後,你的人生再不相同,至於會變成怎樣,就看你自己努力了。“

說着,陳浩帶着仨小避開。

另外一邊的年輕人,卻抱着毛毛熊,瘋狂的大笑。 破舊的筒子樓外,一輛輛豪車從不同的方向開了過來,把一片空地佔得滿滿的。

這種豪車匯聚的場面,這一片居民可是從未見過,一個個圍觀着議論紛紛。

一羣年紀不等的男女,從車上下來,聯合一起,上了樓。

陳浩站在樓道旁邊,身邊一隻貓一隻雞站在身後,藍蝴蝶隱藏在貓的毛髮中。

一羣衣着光鮮的男女,無視陳浩,從陳浩身邊走了過去。

陳浩笑眯眯的看着,等一羣人走過,陳浩擡起手,一個光球浮現,裏面一條拇指粗的氣運遊走。

這一波拿得多,幾乎可以說把霍家的氣運奪了六七成。

沒了這些氣運,霍家立馬就要元氣大傷,災難突生,把家族破敗到和目前的氣運相同的地位,纔會罷休。

當然,這一切還要看小丫頭怎麼做了。

畢竟轉移氣運陳浩也是頭一遭,不知道會有什麼變化。

隨後,陳浩揮手,光球飛去,感知中,落在了小女孩身上。

一瞬間,陳浩感知到小女孩的身體似乎放出了光芒,隱約有鳳鳴之音。

而小女孩的命相更是瞬間扭轉,氣勢如虹,如同籠罩了一重赤紅之光。

氣運加身,原來是這樣的!

陳浩看的驚歎。

而這時候,在城市的另外一處,一個車禍現場,一個倒在轎車前的邋遢和尚正在和一個肥胖的中年男子爭辯,說他撞了自己,要賠錢,賠一萬醫藥費,不給錢不起來。

胖男氣的橫眉豎眼,怒道,明明是你主動撞我車,現在反而誣陷我,就算是出家人,也不能這麼不要臉。

邋遢老和尚道;“狗屁,你看你這車撞得,窩這麼大一塊,再看看我這腿,都斷了,能是我撞你?別鬧了,快給錢,不給錢,佛主都看不過眼,你還會倒黴的。”

胖男無語。

不過還真是邪了門了,自己開的這麼慢,別說把人撞斷腿,能碰倒就不錯了。

可是現在不僅和尚斷了腿,看起來扭曲的嚇人,自己的車更是窩了好大一塊,只怕維修費是老大一筆啊!

眼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胖男知道自己估計辯不過了,再弄下去,自己的工作要出問題,可能還要承擔更大的責任,正打算給錢呢,邋遢和尚突然驚疑一聲,從地上跳了起來,目光灼灼的看着一個方向。

“神了個奇,還有這種事?”

邋遢和尚似乎發現了什麼,臉上滿是驚訝和好奇,然後在圍觀之人的目瞪口呆下,原本扭曲的腿,一甩就捋直了,然後邋遢和尚提起髒兮兮的僧袍,動作麻溜的橫穿道路,跑了。

未及,和尚出現在一棟破舊的筒子樓下,目光看向三樓,嘴裏不斷的嘖嘖嘖嘖~

正驚歎着呢,和尚表情又是一愣,然後面色大變,毫不猶豫的衝了過去。

這時候,異變出現。

原本安靜的筒子樓,突然出現了咔咔咔的聲音,緊接着,整個樓層都開始崩潰,坍塌。

樓內這會兒也沒有其他人,只有小女孩和剛進來的霍家一大家子。

這種情況下,霍家人自然顧不得其他,先逃命要緊。

可是越緊張越出錯,人一亂,就好像無頭蒼蠅一樣,還有幾個倒黴的,直接絆倒了。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如同大鵬展翅,騰空上了三樓,正是邋遢和尚。

他沒有多想,伸手就要去救最近的人。

但是很詭異,就在和尚快碰到的時候,那人腳下一空,直接掉了下去,被一道鋼筋穿透胸膛。

邋遢和尚愣住。

Wшw_ тt kΛn_ CΟ

居然還有他救不了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