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這就不得不考慮,這些年紀大的,還能不能繼續的工作了?

所以楊曉紀還是無奈的說:“35歲以下的,可以留下,超過三十五歲的,去找你們原來的老闆拿工資,我在買這工廠的時候,已經把你們的工資都給他了!”

話音一落,周圍是一片哀嚎。

尤其是那幾位老頭,連哭帶喊:“我們這大半輩子都生活在這裏,這讓我們去哪兒啊?”

還有個中年人哭的最厲害:“我的個天啊,我昨天才過生日,怎麼就差這一天啊!”

楊曉紀也不是那種無情的人,可他不能因爲不忍心,就改變很多規則。

畢竟這藥廠,需要的是年輕的朝氣,需要能幹活的人,整一羣站都站不穩的老頭,能幹什麼?

於是他對身後的何茹雪,莫玲倆女說:“把35歲以下的那些人都留下,其他的讓他們離開吧!”

不走也不行啊,現在這工廠姓楊了,人家楊曉紀是老闆,那些人只能是無奈的離開。

跟着楊曉紀把藥廠這邊,全權的交給了何茹雪與莫玲,並且囑咐她們,一定不能把動靜弄大了,悄麼聲的發展,打槍的不要。

現在楊曉紀就是在佈一個局,動靜弄的太大了,驚到獵物,那就沒意思了。

反過來在說杜遠,買下了地皮,開心,興奮,激動,還弄了個慶典,把認識的人都請到了。

唯獨沒有邵滄倫,楊曉紀。

因爲他爹也在,並且現在還整天的喊着要報仇,怎麼說都沒用,這要是看到楊曉紀,老頭非拼命不可。

可他拼不起啊,楊曉紀的身份,那是開玩笑的嗎?

楊曉紀早就知道他要裝幣嘚瑟,提前就已經準備好了一份禮物給他。

在飯店,這杜遠,見誰都抱拳,給他美的都快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還有人在捧臭腳,道:“恭喜杜總,沒想到最後還是讓你把那兩塊地給搞定了,我這次是心服口服了,還是你厲害!”

杜遠咧嘴笑道:“論實力,咱們都差不多,可這要是論財力,不是我杜某人海口,放眼這帝都,我還真的不怕誰!”


他在那裝幣,下邊的人就竊竊私語。

“看給他美的,就好像撿到錢了似的,什麼東西?”

“我就想老莊怎麼忽然把地皮賣給他了?據說他都弄到工程資金了,他到底玩的是什麼路子啊?”

“你還別說,老莊當時那麼困難,都沒有賣,這次肯定是有點啥套路!”

這時,一位平時跟莊少卿走的比較近的好友,說:“你們都不知道吧,其實老莊也不想賣,而是有位高人,說那塊地以前是什麼墳場,所以,老莊知道後,立刻就賣了!”

“我去,真的假的?這是莊少卿跟你說的?”

這段議論,正好讓杜遠聽見了,心裏也‘咯噔’一聲。

‘難道他們說的都是真的?怪不得那莊少卿這麼痛快的,忽然把這塊地皮賣給了我,原來這裏有他嗎說道啊!’

本身這杜遠就是個迷信的人,聽到這些後,就開始鬧心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杜遠就是帝都最二幣的那個人了。

而且今天來的客人,都是帝都做房地產的老闆,這一下傳出去了,他這二幣的頭銜,是當定了。 杜遠是一個很迷信的人,到什麼程度?

拉屎都得求個籤,否則就憋着。

所以,聽那些人這麼一攛掇,心裏可就炸了。

先找沒人的地方,給莊少卿打了個電話,開口就問:“老莊,你跟我說,你的那塊地,以前是不是墳地?”

莊少卿忍着笑說:“杜總,你可別聽他們瞎說,就算是,那也有年頭了,現在城市開發,誰在乎這些?”

杜遠當時就急眼了,罵道:“你他嗎不在乎,你賣給我?”

“杜總,你這麼說就沒意思了,你可是一直都想買那地皮,現在我賣給你,也是你情我願,可沒有人拿刀架着你要買的!”

莊少卿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

這給杜遠氣的,酒會都沒心情弄了,感覺好像誰都在嘲笑他,只能是提前回家了。


關鍵是這塊地,幾乎用了他三分之二的身家,玩不起啊。

別看他總說自己是帝都最有錢的人,可實際上,他就是個殼子,資金倒是有點,可七個億,他可拿不出第二個。

第二天他也請了一位帝都有名的高人,親自到那塊地皮看了看。

結果那位高人到那兒一看,轉身就走,一個勁說:“看不了,看不了,這裏陰氣太重,你還是另請高明吧!”

杜遠急忙拉住了這位高人,很是着急的說:“師父,您可不能甩手不管啊,平時我可沒少捧你的場,關鍵時候,你可得幫幫我啊!”

高人就說了一句:“我的道行有限,根本壓不住這裏的東西,你如果肯聽我的,趕緊把它賣了吧!”

說完,高人甩袖而去,留下杜遠,像個二貨似的杵在那兒,連哭的心都有了。

急忙給那些富豪,地產商打電話,問他們誰想買這塊地?

可人家都說,那塊地根本不值七億,當初莊少卿也不過是花了一個多億買到手裏的,你杜遠頭大,他們可不二。

而且這塊地還不乾淨,誰敢買啊。

給杜遠愁的,飯都吃不下了,最後還是把莊少卿給約了出來,就像孫子似的求道:“少卿啊,咱們也是多年的夥計了,之前我那麼做,的確是有點不對,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這地我不想買了,你這樣,七億賣給我,我就6.7億賣給你,那幾千萬,我就當是賭錢輸掉了!”

莊少卿怎麼可能同意?人家楊曉紀佈局布的這麼好,他可能爲了幾千萬,就把大局都毀了嗎?

於是老莊說:“杜總,您還是別指望我這塊了,在說了,賣地的錢,我都投到別的生意上了,我就是有心,也幫不了你啊!”

說到這裏,杜遠的臉就沉下來了,話裏話外的意思,就說莊少卿坑他,如果這地賣不出去,他讓莊少卿也不好受。

可莊少卿卻哈哈一笑,道:“杜總,大家都是在帝都混飯吃,都知道彼此幾斤幾兩,你也用不着拿話擠兌我,你別忘了,我身後可是帝都富豪俱樂部,帝都一半以上的富豪都是俱樂部的成員,我要是把這個對他們一說,最後大夥笑話的是誰?”

給這位杜總氣的,嘴裏全是苦膽水,三角眼都變成母狗眼了,半天都沒憋出一句話。

看看火候差不多了,莊少卿就緩了緩語氣跟着說:“我倒是知道有個人,能夠吃下這塊地,你要是真不想要了,可以找他去問問!”

杜遠的母狗眼,忽然變成了玻璃球,都冒賊光了,問道:“你說的是誰?我認識不?”

“你認不認識我不知道,這個人姓楊,叫楊曉紀!”

“啊?”

玻璃球眼睛,忽然變成了死魚眼,一個勁的往白了翻。

說誰都可以,怎麼偏偏就是楊曉紀?

上次楊曉紀把他爹好頓揍,弄的他現在都不上不下的卡在那兒。

難道爲了這塊地,還得去求楊曉紀嗎?

莊少卿起身道:“路子我給你指出來了,之前楊老闆也問過我,所以,你現在要是想出手,問他就對了,反正你自己看着辦吧!”

楊曉紀倒是悠閒,正跟雨佳怡逛商場呢,還買了不少的東西。

本來還要去看電影的,杜遠的電話就打進了。

楊曉紀還很客氣的說了句:“杜總?沒想到您能給我打電話,杜伯父還好嗎?我這也挺忙的,要不我早就去看他老人家了!”

杜遠也笑道:“沒什麼的,都是誤會,我當時要是知道楊老闆是頂級公司總裁,我也不能跟您過不去啊,帝都也就這麼大,咱們都是生意人,總是得有點合作啊!”

雨佳怡把飲料喂楊曉紀喝了一口,不管楊曉紀說什麼,她總是在旁邊耐心的等着,這點讓楊曉紀很是喜歡。


於是他對雨佳怡眨了個電眼,繼續對杜遠說:“聽杜總的意思?有生意跟我談?”

“楊老闆果然是聰明人,你不是之前看好莊少卿手裏的兩塊地皮嗎?現在他因爲資金緊張,就把地皮賣給了我,其實我要它也沒用,我現在手裏的地皮已經夠多了,但是爲了幫莊少卿這個忙,我能說啥?正好我想到之前跟你有點誤會,就想把這兩塊地,便宜點賣給你,就當是化解咱們的誤會了!”

余燼成灰 ,這貨還裝幣呢。

要不是他,用下三濫的手段,脅迫莊少卿,那地皮能落他手裏?

可少年還是笑道:“行啊,反正我現在正好也想搞搞房地產,價格能接受的話,這地皮我就買了!”

一看有門,杜遠急忙跟了上去,道:“價格絕對合理,我在莊少卿的手裏,是花了七億買的,我算你六個億,如何?”

楊曉紀卻哼哼一笑:“杜總,你沒誠意啊,當初莊少卿只是花了1.7億買的地皮,你倒手賣我六億?這就不說了,我還聽說那兩塊地皮不乾淨,我決定買,都是給你面子了,這樣吧,我給你一口價,一個億,你要是同意,現在就可以交易!”

電話那邊的杜遠,話沒說,反而是一陣咳嗽,聽聲音,就像是吐血了似的。

話說杜遠何止是吐血啊,連胃都要吐出來了,還眼冒金星,四肢無力,差點就氣的昏死過去了。 楊曉紀早就知道杜遠不可能接受這個價格,可這個局已經布到這兒了,也由不得杜遠了。

而且楊曉紀還提醒他:“杜總,這地皮在你手裏,每秒都在掉價,現在你七千萬不賣,到時候可能想賣七千萬都沒人買了,你自己考慮吧!”

杜遠不可能接受,他可是花了七個億買的,七千萬?開玩笑呢嗎?

就算是把它改成公園,或者就扔在哪兒,也不可能讓別人佔便宜。

要賣就賣,不賣就留着,楊曉紀纔不在乎這些呢,而且莊少卿已經在俱樂部把話扔出去了,誰要是買杜遠的地皮,就是跟楊曉紀做對,就是跟頂級投資公司做對。

況且杜**時,也是太能裝幣了,到了這個時候,沒人能幫他。

而楊曉紀是絕對有自信,杜遠肯定還會求他,所以,他就等着杜遠崩潰好了。

現在是該玩就玩,該樂就樂,楊永天可是有命令,讓他在幾個月內,就要花掉幾十個億。

霸道陸爺是妻控

在商場裏,是專門挑貴的東西買,什麼鑽石,珠寶,玉器,只要是雨佳怡喜歡的,立刻買下。

吃飯的時候,雨佳怡就說:“曉紀,我得去工作了,不能老是這麼玩啊,我都快半年沒開工了!”

楊曉紀笑道:“你還是別做這個打算了,老實說,你要是想做別的什麼,我都很支持,唯獨去演戲,我覺得娛樂圈還真的不適合你,不如你想想,除了當演員,你還有別的想幹的嗎?”

她從小的夢想就是當演員,可現在的想法,還真的如楊曉紀說的,娛樂圈的確不是她能混下去的。

本身她的性格就不是那種放的開的人,什麼潛規則啥的,她根本就不能接受。

所以,雨佳怡也很是苦惱的說:“除了當演員,我還真的不知道我能做什麼,你有好的提議嗎?”

其實楊曉紀完全可以給雨佳怡安排一個工作,藥廠,或者是天霸,但楊曉紀有別的想法。

雨佳怡在他的心中,純潔而又高貴,那些權術爭霸的場合,楊曉紀可不想讓她去鬧心。

想了想,楊曉紀就說:“我給你個好工作,每個月我給你五十萬的工資,工作內容就是你想幹嘛就去幹嘛,除了去拍戲,幹什麼都行!”

看楊曉紀認真的表情,雨佳怡都笑了:“你這是想養我唄?”

“說的那麼難聽!”楊曉紀一咧嘴,說:“你有手有腳,需要我養嗎?這是工作,你得用心去幹,你得讓我看到你快樂的生活!”

楊曉紀大學中文系,果然是沒有白學,說起話來,就是那麼有深度,有內涵,有品位。

明明就是養,可他這麼一說,倒真成了一份不錯的工作了。

而且還讓雨佳怡覺得,楊曉紀特別的尊重她,愛護她,以及喜歡她。

就是想拒絕,都沒有理由說的出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