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這尊煉爐若隱若現,樣子確實很奇怪,呈四方,有四足,八爪,爐身上繪有一些遠古時期的圖案,顯得十分的古樸。

尤其是這煉爐有象鼻,獅頭,牛角,體形龐大,乍一看就像是一隻蟄伏的遠古巨獸,時而隱於冰塊中,時而顯現出來,端地神奇。

李向南打量了下這尊不同尋常的煉爐后,於是就走了過去,揭掉那覆在上面的冰快,想觸觀察一下。

卻不料,那煉爐突然間就像是脫離了某種束縛一般,猛地就飛了起來,在洞中四處亂撞,弄的洞中無比凌亂,碎石散落。

見此情景,李向南十分意外。

芷茉見那爐子會亂跑,就提醒道:「快抓住它,千萬別讓這爐子跑進那火漿洞中,否則他要是隱入火焰之中,是很難再顯現出來的!」

聽到提醒,李向南迅速地飛身一縱,看準備了那煉爐后,便暴起而上,整個人如利箭一般彈射而來,迅速地抓到了那爐身的牛角上。

然而,當李向南抓住爐身的牛角時,突然感覺到一股無比灼熱的力量湧現,那股高溫力量沿著他的手臂傳來,幾乎能將他的手臂融化掉。

李向南大驚,強提真氣抵擋,然後用另一手去抓那象鼻子。

只是他沒有料到,當李向南抓住那象鼻時,卻又感受到一股奇寒無比的力量,又幾乎能將他整個人冰封住。


這一冰一火兩重天的力量湧現,自李向南的兩個手臂傳來,所帶來的衝擊十分的劇烈,李向南幾乎要抓不住那欲脫手而飛的煉爐。

這樣的古怪的情況,李向南從未遇到過。

而那爐子會湧現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李向南無奈下,只好一手打出魔帝火印,另一手勉強打出魔帝水印相抗。

但是,當這兩股力量打出之後,卻是突然間被那煉爐所吸收,同時那煉爐在這一刻突然間不再亂躥,而是吸附住李向南的兩隻手,恨不得他將全身的力量吸扯了進去,欲將他吞噬。

發生這樣異常的現象,李向南不由大驚,這爐子確實太奇怪了。

只是現在,李向南有些騎虎難下了,他身上的力量被那爐子吸扯,他想將煉爐脫手,但那煉爐就像是吸鐵石一樣,死死地吸住他的手臂,不斷地吸收著他體內的真氣力量,幾乎要吸癟他的丹田。

芷茉本是在一邊觀察,他見李向南抓住那爐子之後發生的異常后,也不由大吃了一驚,道:「快鬆手,這煉爐在吸收你的力量,他會把你吸乾的!」

說著,芷茉立即飛身過來,猛地抓住李向南的一隻手臂,想要將他的手臂從那煉爐身上強行拿下來。

只是芷茉沒有料到,那煉爐死死吸住李向南的手臂,就是她用全力,也無法起到任何的作用。

「這可怎麼辦,怎麼會這樣,以前我聽到門中其它弟子欲取這煉爐時,都不會發生這樣被煉爐反吸力量的情況呀!」

眼見李向南慢幾乎快要支撐不住,芷茉此時也顯得十分的焦急,一咬之下,她便立即凝聚真氣,一掌便打在了李向南的身上,將自己的力量輸送給李向南,使他能維持住,也好急想對策。


李向南確實感覺被那兩重天的力量籠罩下被煉爐吸的有些難以承受,而這時芷茉將她的力量輸送給了李向南時,李向南反而大驚,便叫道:「不可如此……」…

只是李向南提醒的晚了,芷茉的輸給他的力量不但沒有起到作用,反而使李向南察覺到那煉爐吸收力量的速度更快,不但將他吸住,甚至連芷茉也一併被吸住,使得芷茉緊緊地貼在李向南的後背之上,再無法掙脫絲毫。

出現這樣的情況要,李向南也在急思對策。

他使用了兩種截然不同的魔帝五行印的力量,從而引發了煉爐產生的異常,那估計這煉爐應該會吸收五行之力。

只是那手印的力量被吸取之後,那煉爐著又在吸收他的丹田真氣,當這股真氣經由李向南的手臂傳出之時,竟然被直接轉化成為了魔帝五行印的力量,這也使得李向南察覺到了一些不同尋常之處,正是在於那煉爐吸收轉化力量的方式。

察覺到了這個異常之下,李向南立即放出神識,全力運轉十級神魂的力量,試圖打算侵入到那煉爐的核心之中一探究竟。

嗡!

只是沒有料到,當李向南用神魂的力量衝擊刺探之際,那煉爐的爐身忽然一震,接下來古怪的狀況再次出現了。

這一次,李向南感覺體內的力量並沒有再被繼續吸走,而是那煉爐之中突然湧出兩股力量,竟朝著李向南的身體中不斷地注入。

可是這樣的情況下,李向南仍然是被吸住讓他無法脫手。

那煉爐之中的力量彷彿無窮無盡,當李向南感覺流失的力量補了回來之際,反而那強行注入的力量,不斷地匯聚於他的體力壯大之時,又漸漸開始讓他覺得要被撐爆。

不僅只是李向南,就是芷茉也感受到了那煉爐的不同尋常,同樣那股力量也注入到了她的體內,讓她也有些無法承受。

可這樣奇怪的現象,倒是讓芷茉在焦急之中突然想到了什麼。

她也顧不上緊貼著李向南的身體的姿勢有些**,便在他的耳邊輕聲道:「我倒是突然想到了那位瘋癲長老曾經找我個祖父時說過這件煉爐,這煉爐之中擁有獅形與象形兩種截然不同的本源力量,這種力量,來自上古洪荒,乃是天地間最原始的自然力量。」

「那可有解決之法?」

李向南感覺快要被那煉爐輸出的力量撐爆了,不由急急詢問。 那煉爐所產生的異常狀態,就是芷茉也始料未及。

她心中有些後悔帶李向南來看這爐子了。

但現在箭在弦上,危險時刻,她也來不及想其它的,只是拚命回想當時在旁邊聽到的隻言片語,並說了出來。

「當時瘋癲長老曾說過,因那牛角乃是出自洪荒異獸的金角材料煉製動而成,擁有神奇的力量,會中和那這兩種力量,使那煉爐會將這種被中和以後形成的力量納入煉核當中。

所以當這煉爐被激活之時,只要注入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就會被吸取,但要控制擺脫煉爐吸取的話,也必然兩種截然不同的特殊力量。」

「哪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可以擺脫這煉爐?」李向南問。

芷茉此刻也是一籌莫展,不由低聲道:「對不起,我當時大意,對這些也不關注,也沒有繼續再聽……」

李向南聽到這裡,不由靈機一動,道:「等等,你剛才說那牛角是用洪荒異獸的金角材料製成,會起什麼樣的作用?」

芷茉道:「會中和那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那洪荒異獸出自上古,擁有最原始的天地力量!」聽了芷茉的這番話,李向南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便是那古塔之中也有十分純粹的天地原始的氣息,被他叫作原氣,會不會跟那牛角之中所蘊含的相似。

想到了這裡,李向南便立即心神一引,將古塔祭了出來,同時神魂進入那古塔之中以後,吸收一部分原氣。

吸收了這部分原氣之後,李向南不敢將其煉化收為已有。而是當神魂退出古塔之後,再次運用神魂的力量,並夾雜著這股原氣便向那注入到那牛角之上。

而在這個時候。終於有奇妙異常的現象當生了。

當那牛角被李向南注入一股原氣之下,突然間金光大作。綻放出一股無比純和的力量,並迅速地開始向整個煉爐的爐身蔓延開來。

當這股力量蔓延開來以後,受到其干擾和影響,李向南頓時就感覺到那煉爐外放的力量迅速開始減弱。

在這樣的情況下,李向南感覺時機到來,於是便大喝一聲,驟然發力,將體內那股欲將他撐爆的力量釋放了出來。並擊在了那煉爐的身上。

嗡!煉爐受到這狂暴的一擊之下,整個爐身這一刻突然間脫出李向南的手掌,重重地飛了出去,砸在了一塊冰岩之上,發出一陣陣的轟鳴聲。

撲通!

不過那爐身同樣有股力量反彈了回來,李向南在脫離的剎那間,便與芷茉被那股反震的力量震退飛了出去,二人重重地撞在那洞壁之上,便摔落了下來。

只是,李向南摔了下來后。是被芷茉壓在身上的。

當他感覺到兩團柔軟擠壓在自己的胸膛之時,便轉過臉來想看看芷茉的情況。

只是他轉臉的瞬間,芷茉也轉過一臉。於是這樣一來, 狄爺今天也抽風

那個剎那間,二人齊齊呆住。

觸到那團柔唇,李向南只覺一股異香沁入鼻腔之中,同時胸臆兩那團柔軟壓在他的身上,這使得李向南不由有些心猿意馬,一下子就突然想到了曾經在那幻冰洞中被芷茉那曼妙的身體也勾起的那股壓制不住的念頭。

一想到那時的場景,李向南的呼吸不由急促了幾分,手便不由自主的撫在芷茉的背上。同時就吸住了對兩片柔唇。

芷茉獃滯之下,感受一股異常襲來。不由嚶嚀一聲。

只是突然間察覺到李向南的舉止后,芷茉又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騎在李向南的身上,姿勢十分**,同時她的唇也被吻住,小香舌也幾乎要被吸走,不由得俏臉通紅。

儘管有些不舍那就像是觸電以後帶來的感奇妙覺,但因少女的矜持,芷茉離了那吸住他的唇,立即翻身起來,逃似的跑出了洞府。

李向南此時也恢復了幾分冷靜,想到剛才的衝動舉止,不由無奈苦笑。

翻身起來后,也不去理會那飛出去的煉爐,李向南轉身出了洞府後,四下尋找了一番,就見芷茉站在不遠處的一個山崖之上怔怔望著那雲騰霧海的崖底。

「這女子是古人,與現代人思想不同,該不會是因剛才的事想不通要尋短見吧?」

李向南見到此情景,便快步走了上去,猛地抓住芷茉的手臂,道:「茉兒,對不起,剛才是我一時衝動冒犯了你,你別想不開做傻事呀?」

芷茉轉過臉來,見李向南緊張地抓住他的手,只見俏臉紅紅的,就像是水蜜桃,幾乎能沁出水來,不由低下頭道:「我,我沒有要尋短見呀,那兵墟的入口就在這裡……」

「啊!」

李向南沒想到再一次誤會了,有些尷尬,立即縮回了手,摸了摸後腦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剛才你也是……小心!」

芷茉見李向南尷尬,想到剛才那樣的情形,是屬於意外,並沒有計較這些,只是她正說著,就突然間看到一縷疾光迅速朝李向南射來,不由提醒一聲。

李向南提到這些提醒,立即警惕了起來,察覺到那縷射來的疾光之後,於是帶著芷茉縱身一側,便躲了過去。

只不過當李向面躲過那射來的疾光后,當那疾光停住以後,就看正是剛才擊飛的那尊煉爐,竟然自己飛出了那洞府。

此刻, 竹馬在身邊:豪門千億老婆 ,靜止一動不動,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芷茉十分詫異,道:「這是怎麼回事,這爐子自己飛了出來,怎麼沒有鑽進那火漿洞中?」

李向南也搞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他見那爐子此刻已然縮小了幾分,就像水桶一般大,全身透著一股靈動的光澤,尤其是那獅子頭,更是無比的神韻。

見那煉爐沒有再攻擊二人,李向南打量了半天,也沒有看出這煉爐飛了出去到底搞哪樣。

見沒有危險后,既然那爐子抓不住,得不到,古怪異常,還險些讓他和芷茉遭受意外,那說明他沒有機緣。

李向南也不打算理會這些,便對芷茉道:「既然這爐子得不到,那就放任他去吧,我們還是去兵墟看看吧?」

不過芷茉卻是有些古怪地看了李向南一眼,道:「剛才我們被吸住的時候,我看你召出了古塔,你對那爐子做了什麼,怎麼會一下子就擺脫了爐子的吸扯呢?」

李向南道:「我只不過是從古塔之中借得一股氣息注入到了你說的那牛角之中,所以才會得以擺脫這煉爐!」

芷茉聽了之後,不由眼睛一亮,又看了看那飄浮在李向面面前的煉爐,道:「如此說來,極有可能是你借到的那股氣息使煉爐產生了異常的變化反應,我想,這煉爐之所以會跟了出來,恐怕應該是認你為主了,說明你與他有緣,不如你再試試看?」…

聽到芷茉的提議,又想到之前被那煉爐折騰的夠嗆,李向南打量了一番那煉爐之後,不由搖了搖頭,道:「算了,我們還是不要冒險了吧,有可能剛才只是僥倖才得以擺脫,如苦再發生這樣的狀況,以我們二人的修為實力,還真是很難處理!」

「這倒也是,那我們先進兵墟,看到這煉爐會不會跟上來,如果他繼續跟著,那說明他真的認你為主了,這樣的機會你可莫要錯過,要知道這通靈的東西,有時候你一旦錯過,下次可就沒有這種機緣了!」

李向南點了點頭,道:「好吧,既然這樣,那就試驗一下吧,看這爐子會不會還跟著我!」

於是,李向南縱身一躍,便迅速地從那山崖之上躍下,如一隻飛鳥一般,踩到了一塊岩石之上借力,然後往下一躍,便落到了那騰雲霧海之下的一片隱蔽的谷口處的一個檯子上。

芷茉也跟了上來后,她轉眼打量了下那谷口,道:「這裡就是兵墟的入口,但好像仍留有禁制!」

李向南四下看了看,見那煉爐沒有跟過來,不由失望。

也不去想這些,李向南道:「那你曾經有沒有進過兵墟?」

芷茉搖頭,道:「那時候到我們那一屆弟子運氣不好,正準備要進兵墟之際,突逢洪荒小劫來臨,為了安全起見,門中長老就關封閉了這兵墟的入口。

只是當我等到下一次的時候,但卻又正逢商議門派遷徙,便跟著母親去了青雲門發生意外,所以一直不曾有機會到兵墟之中來,所以我這也是第一次來!」


李向南查探了那下兵墟入口的禁制,道:「這裡的禁制手法非常高深,你有沒有破解之法?」

芷茉既然是打算帶李向南進兵墟尋找合適的法寶,她自然有解那禁制的辦法,便一臉自通道:「其實這裡的禁制一直是由我水月一脈所布置,對別人來說,這禁制要解開很難,但對於我們來說,卻很簡單!」

說著, 冷酷總裁的奪妻之戰 ,然後打出一組手印,藉由那天心佩的力量揮發之際,李向南就看到那谷口處頓時就有一股力量波動產生,緊接著一個若隱若現的傳送門,便緩緩地出現在了二人的眼前。 芷茉是瓊虛門的弟子,她對門中的一些特別的地方都比較熟悉,有些禁制在李向南看來十分難解,但到了芷茉這裡,變得簡單多了。

李向南倒是沒有想到,那兵墟入口的禁制,就這樣被輕易的解開了。


如果是他的話,想要解開那禁制,將非常的困難。

現在兵墟入口已經打開,李向南和芷茉也沒有停留,便自那傳送門跨越而過。

跨越的瞬間,那種感覺就像是在穿梭時空。

幾乎是在人的一個眨眼的瞬間,就感覺到彷彿是穿梭了加速的時間通道一樣,眼前的世界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