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在國內的急診中很少見,因為就算是普通的腸胃炎,也得查血常規和血電解質兩種。謹慎起見,很多醫生還會安排做一個腹部B超,主要排除掉肝膽胰的問題。

所以這種胡亂開的單項檢查,簡直就是在胡鬧。

等徐家康回到座位上的時候,心中的疑慮更重了:「哎,醒醒……」

祁鏡努力地睜開眼睛,盡量保證自己的心平氣和:「怎麼了?輪到莫頓了?」

「不是,我是想問……」

「啊呀,怎麼又問,有什麼好問的,我要睡覺!」

說罷,祁鏡便換了個坐姿準備再眯一會兒,沒曾想徐家康有些忍不住了:「你剛用了我沐浴露還沒找你算賬呢,問幾個問題怎麼了?」

祁鏡理虧在前,拗不過他,只能長吐了口濁氣,坐直身子:「問吧問吧。」

徐家康的問題其實並不難答,主要就是兩個方面,一個是為什麼醫生給的檢查那麼少,還有一個就是為什麼這兒的醫生會和病人聊那麼久。

「就問這?」

「是啊,就這兩個。」

「你不是去考恩特老頭手裏做過一段時間么,不知道這裏面的門道?」

「什麼門道?」

祁鏡被他的單純和天真打動得來了精神:「你……你不會還以為檢查少就是給病人省錢,聊得久就是在儘可能地掌握病人的病史吧?」

在去西雅圖之前,徐家康還真是這麼認為的,可自從去了那兒之後,有些感覺就變了。

他也不知道當地醫生為什麼要這麼做,只是去的那家醫院是全國頂尖,接手病人的病情也大都很重很麻煩,所以在這兩點上做得並不明顯。

可勒恩醫院卻讓徐家康充分感受到了一種違和感。

「這兒是資本主義國家,什麼叫資本主義?」祁鏡搓着手指,「錢!」

「這,這我知道啊,可和醫療有什麼關係?」

「你在西雅圖那段時間,有沒有問過病人,他們看一次急診要花多少錢?」祁鏡問道。

「沒有,都是看完之後寄的賬單。」

「那醫生收入總知道吧。」祁鏡笑了笑,「考恩特一年多少錢?」

徐家康還真問過,而且考恩特也不避諱:「我記得有30萬。」

「30萬摺合一下,在國內就是200萬左右,高么?」徐家康皺着眉頭,明知道這問題肯定有坑,但他還是抵不住百萬年薪的刺激,點了點頭:「都兩百萬了,肯定高。」

「那何天……哦不,何主任他老人家一年多少錢?」

「滿打滿算大概15萬左右吧。」

「那你覺得這兩人的年薪對等么?」

「怎麼可能對等!」徐家康想了想又補充道,「而且何主任比考恩特老師忙多了,幾乎天天都來急診,早8晚6的。」

「考恩特的收入是何主任的13-14倍,但工作量估計只有他的1/3,收入付出比根本不對等。」祁鏡說了一個全華國醫生都堅信的事實,然後話鋒一轉,「但是有個前提。」

「什麼前提?」

「前提是這些收入全進了考恩特的口袋。」

徐家康:???

「喂,你不會以為米國和我們國內一樣,到手的錢就是最後收入吧。」祁鏡笑着說道,「他們和醫院是分開的,我們出了事兒有醫院出面搞定,賠錢也是醫院和科室支付大部分費用,可他們出了事兒只能自己解決。」

「你是說醫療糾紛的保險?」

「對啊,他們必須得自己支付醫療事故的保險金和訴訟費,最低的家庭醫生每年也得往保險公司投上好幾萬才行。以考恩特的地位,年薪的一半都得交給稅收和保險。」

「那麼誇張!」

「這樣一比,是不是就差不多了?」

徐家康沒想到裏面還有這樣一層關係:「可如果這樣的話,醫生不是更應該多賺錢么?米國醫生收入都是診金,一個病人一份診金,多看幾個病人收入也就水漲船高了。」

「呵呵,單純。」祁鏡搖著頭,「好好想想米國人民是如何付醫療費用的吧。」「別指望喊人來,我先到這裡的,你後來者,你把人喊來,說得清楚嗎?嗯?」歐陽蕭弛在芝芝耳邊道。

趙芝芝這會兒有些凌亂了,葉府不大,但也不小,歐陽蕭弛的未婚妻和他妹妹在孟靜怡那邊,他倒是跑這裡來了?

來這裡幹什麼?

這裡絕對不……

《誰家卿卿解風情》第412章祝福 「我怎麼交代,就不勞陳總監費心了。剛才我大概是表述有問題。不好意思,我收回剛剛的話。」

宋九月特別有禮貌的朝陳奕歡開口道。

陳奕歡得意的挑眉,以為自己剛才的話唬住了宋九月,連忙道:「哪裡,我也是為了你好。要是把高敏這樣的害群之馬留在宋氏,只會連累宋氏。」

陳奕歡說完,還不忘惡狠狠的剜了一眼旁邊的高敏,這個女人的臉皮可真夠厚,上次那麼叫她滾,她現在居然還敢過來。

「陳總監,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是說,我收回剛才說和你商量的事情,我現在正式通知你,高敏是你們設計部的副總監。」

宋九月的話,讓陳奕歡的臉瞬間成了豬肝色。

她回頭幽怨地朝宋淵看了過去。

「宋總,你說宋大小姐這樣,是不是太欺負人了。明明設計部都知道,高敏幹了那麼不要臉的事情,抄襲人家盛世的設計。要是她再回來,是不是告訴宋氏的人,抄襲沒罪?」

「可不是,宋九月,你到底想幹什麼?高敏可是這次盛世集團的抄襲罪魁禍首,你把她叫過來,幾個意思?」

宋淵生氣的朝宋九月質問道。

「沒什麼意思,我就是覺得,小高挺有才華的,我既然敢用她,就是相信她的人品。而且有件事情,我想我忘記告訴你們了。」

「什麼事情?」

宋淵眉頭緊皺。

「高敏,其實是祁明修的遠房表妹,所以這也是祁副總的意思。你們要是有意見,可以找祁明修,我就是個中間人而已。」

這話一出,宋淵和陳奕歡的臉色,一時間變換莫測。

當初他們兩個找高敏出來當替罪羊,就是因為高敏是個剛畢業的實習生,老家還是農村的,在帝都毫無背景,所以兩個人才那麼心安理得的欺負人家無依無靠。

怎麼一眨眼的功夫,高敏居然和祁明修扯上親戚關係了。

但是看宋九月的樣子,也不像在說謊,讓宋淵一下子還真的有點分辨不出真假了。

「高敏,你和祁副總,原來是親戚關係?以前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過呢?」

宋淵看著高敏,臉上重新露出了職業假笑。

「以前宋總從來也沒有問過。」

高敏不卑不亢的回道,雙眼直視宋淵,和之前唯唯諾諾的樣子,完全判若兩人。

「是嗎,那你還真低調啊,期待你在宋氏有很好的表現。」

宋淵這麼說,陳奕歡不樂意了。

當初選替罪羊的時候,可是她提議的高敏,後來也是她做惡人,當著所有設計部成員的面,指責高敏。

高敏那個時候哭著說自己無辜,陳奕歡還扇了她一巴掌,叫她滾蛋。

如今高敏要是回來,肯定要找她報復的啊。

偏偏陳奕歡一個勁兒的給宋淵使眼色,宋淵都視而不見,還吩咐秘書給宋九月安排辦公室。

「親愛的,你到底怎麼想的,剛才為什麼答應宋九月,把高敏留下來?」

等辦公室重新剩下兩人,陳奕歡嬌滴滴的朝宋淵開口。

「不然呢,都把祁明修搬出來了,我能怎麼辦?現在盛世剛撤銷我們公司的控訴,我敢不給面子?何況我們要注意的,哪裡是什麼高敏!」 蓉蓉的眼眶濕潤,臉上充滿了對林天成的愧疚之意,「天成師兄,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實在對不起。」

其實,林天成的心裡還是非常佩服這丫頭的。

事情都到這一田地了,她竟然還能夠裝得這麼像。

不過,林天成暫時還不想戳穿她的詭計。

就在剛剛,他準備和寧仇天派來的姦細進入到最瘋狂的充電時間,何昊那小子的突然出現制止了他們。

蓉蓉身上有林天成想要的電,而且林天成非常自信,他很快還能夠回到中都學院。

只要不戳穿她的詭計,林天成將還有可能從蓉蓉的身上充到電。

林天成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淚花,將其環抱住,輕聲安慰道,「沒事的,就算不在中都學院修鍊,我也可以拜入其他門下呀!你就在中都學院好好修鍊,希望我們日後有緣相見。」

蓉蓉將頭埋在了林天成的懷裡,嘴角卻掀起一抹笑意。

哼!放心吧,沒有機會了。等你出了這中都學院,我也就大功告成了。

林天成並沒有第一時間離開中都學院,而是去了一趟練武場。

在方子茹的帶領下,初級火系班的弟子已經早早的在這裡開始修鍊火屬性功法。

林天成向前沖著方子茹拱了拱手,「見過子茹導師!」

方子茹有些錯愕,連忙回禮,「天成,你現在可是整個五行系的導師,資歷比我還高,以後直呼我名字就行了。」

正在修鍊的初級火系班弟子也紛紛向林天成,拱手示好,「見過林導師!」

林天成與蘇嵐的眼神正好相對,但蘇嵐那丫頭的眼神明顯有些不對,直接將頭撇了過去,似乎不願意多看林天成一眼。

林天成無奈的搖了搖頭。

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寧可得罪小人,不可得罪女人。

方子茹面露疑色的看著林天成,「天成,你現在蒞臨我們初級火系班,是想幫我們初級火系班的弟子改變一下體質嗎?」

林天成點了點頭,「不瞞你說,我又犯了校規校紀,馬上就要離開中都學院了。在此之前,我想盡一次導師的義務,儘可能的幫大家改變一下體質。」

蘇嵐和張秋月皆是一臉錯愕的看著林天成。

蘇嵐還在生林天成的氣,心裡又有些焦急的看著林天成,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張秋月從隊伍中走了出來,「天成,是不是因為寧仇天。」

這丫頭很聰明,一句話就說出了病根。

林天成道,「來不及解釋了,我現在就為你們一一改變體質。不過,依我現在的功力,我只能夠幫助八個人。至於以後有沒有機會再幫到你們,那就很難說了。」

林天成有90個電,他當然不能夠全部都用光了。

他決定先耗費80個電,儘可能多的幫這些修真子弟清除體內的雜質。

而且他挑選的八個人當中,除了張秋月和蘇嵐之外,其他的都是實力達到了金丹期初期突破瓶頸的弟子。

他這麼做其實是有深意的。

初級火系班的弟子一個個面面相覷,當然都不捨得林天成就此離去。

「天成,你到底做了什麼事情,我可以去院長那裡幫你求情!」方子茹焦急的看著林天成。

從她來到中都學院的這些日子裡,林天成是她見過的最具天賦的修真弟子。

還有林天成身上的祖傳功法,她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所以在她看來,林天成這樣的人才,即便他觸犯了校規校紀,那也應該首先選擇原諒。

林天成搖了搖頭,並沒有回答方子茹,而是專心致志利用360殺毒軟體幫他們一一清除體內的雜質。

當然,在此之前,林天成還是做了一些催動祖傳功法的手勢以掩人耳目。

很快,有許多修真地址都感受到了實力的增強,臉上都露出了激動的神情。

張秋月沖著林天成點了點頭,「謝謝你,天成。」

其實張秋月早已經相信林天成說有辦法幫助她在一年之內將實力突破到大乘期境界。

當林天成說要離開中都學院的時候,她竟然心生不舍。

她突然覺得自己當初是那麼的可笑。

發誓不需要林天成的幫助,要依靠自己的實力,在一年之內突破到大乘期初期境界。

可到頭來,她每一次的實力突破,其實都在林天成的幫助之下完成的。

林天成來到了蘇嵐的面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蘇嵐還在生林天成撇下她的氣,試圖從林天成的手裡掙脫,奈何沒有林天成的手勁大。

「嵐嵐,我因為得罪了寧仇天,他想方設法的把我趕出中都學院對付我,有可能這是我最後一次見你了。我答應過要幫你提升實力的,我現在就開始幫你。」

蘇嵐還是矜持不住了,轉身緊緊的抱住林天成,「我去向院長求情,他一定會把你留在中都學院的。」

林天成摸了摸她的額頭,「好了,我該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