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這個舉動瞬間就讓許曜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而他身後的黃詩秋則是大聲的抱怨道:「你們來得實在是太晚了!要等到你們慢吞吞的走過來,我早就被那些不法分子給綁走了!」

先是呵斥了自己手下一頓,雖然黃詩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許曜一眼,用著極低的聲音悄聲說道:「雖然你長得丑,穿衣服又沒有品位,還是個變態。但是剛剛……謝謝你救我。」

「卧槽……你這是在誇獎我嗎?我怎麼聽著心裡就不是很舒服呢……難道有錢人誇別人的方式那麼奇葩嗎?」

聽到黃大小姐的這一番話語,許曜感動得都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出手相助了。

這時玉真子的聲音又在他的耳邊幽幽的傳來:「可能這就是所謂的傲嬌吧,表面上雖然討厭你,但是能說出謝謝,講不定這個姑娘已經對你有好感了啊!」

這就是好感?許曜的內心其實是拒絕的,如果這就是大小姐的感謝方式,那麼他還寧可不要呢。

就在這時那些黑衣人開始將自己的同伴送入醫院,有些將那四名歹徒給綁了起來,有些恭送著黃大小姐上車,只有一個黑衣人走到了許曜的面前,對他說道:「剛剛多謝許先生出手相助,我們的老闆想要見見你可以跟我們走一趟嗎?」

許曜低頭看了一眼時間:「算了吧,我一會還要去上班呢。」

「……我指的是,黃正平,黃老闆。」

「我知道啊,怎麼了?這跟我上班有什麼關係嗎?」

保鏢頓時就無語了,平時只要聽到他們老闆的名字,就連他們醫院的院長都會親自爬出來迎接,怎麼自己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那麼不識趣呢?

這時一個陌生的電話打通了他的手機,許曜拿起了自己充話費送的智能機低頭一聽,居然是黃正平打來的。

「許曜你就這麼不給我面子嗎?剛剛我已經電話給了院長,幫你請了一個月的假期,現在抽空來我這裡一趟吧,我有事情找你。」

語畢黃正平就掛了電話,絲毫不給許曜說話的機會,彷彿自己所說的話不是在尋求他的意見,而是在告知一道命令。

這是黃正平身邊的一位老管家低聲詢問道:「老爺,為什麼你要將大小姐許配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

黃正平聽后不由得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張管家,你跟了我那麼多年應該也知道我是投資起家的,我看上的人怎麼可能會差!哪個叫許曜的年輕人身上,有我年輕時候的狂氣!這一點就註定了他今後的地位,必定不會平凡!」

「老爺說的是,我這就去泡茶。」張管家聽聞也點了點頭,退到了另一邊。

此時的許曜是不想去也得去了。

「行吧……都被安排上了……」沒想到黃正平為了見自己,居然讓自己請了一個月的假期,自己要是再跟他們走,誰知道他們這些有錢人會怎麼玩死自己。

隨後許曜就跟著他們一起上了車,剛坐下去許曜就不由得感嘆黃氏集團的財力,僅是讓保鏢們開的車就是價格四十多萬的寶馬五系,要是能讓他從這裡卸掉一個輪胎,估計倒賣出去都能賣個幾百塊,這可是好幾天的飯錢啊!

要是黃正平知道許曜居然對車子有這種可怕的想法,不知道會不會後悔讓自己女兒嫁給他的這個決定。

車子漸漸的駛入了別墅區,各式各樣風格的房子呈現在了許曜的面前,僅是看上去就讓人眼前一亮美輪美奐的風格也讓他目不暇接。許曜就跟一個土包子進城一樣,四處看著周圍的建築。

這時車子突然停了,停在了一棟如同教堂般高大的樓層面前,一位保鏢下了車打開了大門,駛進去印入眼帘的是一壇堪比足球場那般巨大的花園,打開車窗花朵的清新香味便撲鼻而來讓人精神無比。

周圍兩邊都有各式各樣的建築和噴泉,還有幾個鳥兒在噴泉旁喝水嬉戲。

「有錢人的家就是不一樣……」

在許曜的一陣陣感嘆聲中他們終於進入了別墅大樓,下了車后許曜就看到黃詩秋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陣,被自己發現后便冷哼一聲扭頭去了樓上。

而那些保鏢則是引導著許曜去到了迎客的大廳,整個大廳看起來比豪華酒店的餐廳還要大上不少,走進來就像走進了一座宮殿。周圍雖然寬闊無比,但是兩邊的走廊都布滿著藝術品,看上去倒也不會顯得空曠。

而黃正平則是躺在了大紅沙發上,伸手邀請著許曜坐在他的對面。

許曜雖然人窮,但是面對黃正平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是一點都不慫,十分隨意的就坐在了他對面沙發上。

黃正平看到許曜如此淡定,心中先是一驚,隨後又是一喜。驚得是自己刻意營造出來的強勢氣場居然沒有撼動到他,喜的是自己果然沒有看走眼。

「許醫生,你已經兩次救了我女兒的命,所以這次我請你來是想要好好的感謝你。」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幫你女兒是應該的。」許曜的態度不卑不亢,平視著黃正平的雙眼。

黃正平知道自己嚇不著他,也收起了自己那副高高在上的態度,抬手拿起茶杯品了一口紅茶:「許醫生還真是有著一顆俠義之心啊,不過既然你救了我的女兒,我總不能只說一句感謝,有什麼想要的可以儘管提出。」

「我需要錢,很多很多的錢。」許曜如此耿直的回答,讓黃正平有些意外。

隨後他笑眯眯的拿著喝著溫熱的茶水問道:「要多少?」

「大概……十萬左右吧?」 盛世書香 許曜深思熟慮了一陣后,提出了一個自認為過分的請求。

「噗嗤……」黃正平口中的茶,噴了出來。 莫里森一聽,也是開得很快,車子停下後,我就朝着他說:“你在這等着,我有急事,進去找人。

元氣少年 此時機場上方也下起了傾盆大雨。

我急忙朝機場裏面跑去。

可北京國際機場龐大得很,人來人往,根本找不到人,我拿起手機,給艾唐唐打了過去,可她壓根不接我電話。

我跑到登記卡,掏出證件說:“我要進去。”

此時我突然發現,有上校軍銜的好處了,站在機場入口的警察看了兩眼後,就放我進去。

我衝這個警察問:“哥們,問個事,飛西藏的飛機,什麼時候走?”

“馬上就起飛了,b3登機口,剛纔有個女的也是,都這麼急嗎?”這個人說。

“你見到她了?她走多久?” 惡魔老公 我急忙問。

“過去沒多久。”

我也不聽他繼續說下去,此時,我往b3登機口狂奔過去。

到了登機口的時候,我就看到艾唐唐坐在哪裏,正在哭呢。

“王八蛋。”

艾唐唐一邊哭一邊罵。

我喘着粗氣,慢慢走了過去,原來這機場突然下起大雨,是這妮子在這哭的原因。

我坐到她旁邊笑着問:“幹嘛要生氣?回去了不就吃不到陽間的這些美食了嗎?”

“呸,不稀罕,你不是去救你的老情人嗎,去唄。”艾唐唐說完,站起來就要走。

我既然追來了,怎麼可能就讓她離開,趕忙站起來死死的抱住了她。

我抱住艾唐唐後,深吸了一口氣,說:“喂丫頭,你喜歡我不。”

“不喜歡。”艾唐唐急忙搖頭起來。

“但我喜歡你。”我看着她的眼睛說。

她一聽,咬了一下嘴脣說:“那你爲什麼還要去救塔塔娜,不就是爲了她跟你天荒地老的愛情嗎?”

“冤枉啊,孫小鵬那小子吹牛逼的話你也信?”我說。

“那不去救她好不好。”艾唐唐看着我問。

“即便不是塔塔娜,我隨便一個朋友有危險,我也會去救,這並不是因爲她是塔塔娜的原因。”我說:“你明白嗎?”

“不明白。”艾唐唐搖頭說。

我看着艾唐唐說:“我去,是爲了和塔塔娜做一個了斷,什麼事總需要說清楚,對吧?你跟我一起,難不成還怕我和她舊情復燃?”

“也是。”艾唐唐微微點頭。

“那你總不需要回西藏了吧,走,我們去美國。”我笑着就拉着艾唐唐往外面走。

往外面走的時候,艾唐唐突然問:“喂,你剛纔說喜歡我,是真的嗎?”

“比真金還真。”我點頭。

“那個,咳,那個,唐唐,你有沒有考慮過,和一個人類談戀愛呢?”我有些臉紅的問。

問完這句話,我甚至都有些不敢看艾唐唐。

“你啊?”艾唐唐看着我問。

我趕忙點頭。

“不要。”艾唐唐搖頭起來。

“爲啥啊,我長得這麼帥。”我說。

“你有見過女孩跟着自己的男朋友,去救男朋友的老情人的嗎?等從美國回來了,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不過就看你的表現咯。”艾唐唐此時也笑了起來。

我聽了這話,整個人都輕鬆了很多。

一直以來,雖然喜歡艾唐唐,但或許是因爲自己性格原因,始終沒有說出。

如果不是因爲這次,艾唐唐突然要回魔界,我自己估計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說出這件事。

算起來,孫小鵬那傻子反倒是幫我忙了?

我心裏感謝他八輩祖宗,特麼的,這傢伙,說話都不帶腦子的。

“哎,如果剛纔我來晚了一點,你真的就坐飛機離開了嗎?”我問。

“你猜呢?當然是不走了,我要是走了,難不成剛好給你和那個什麼塔塔娜創造機會嗎?”

艾唐唐裝作一副惡狠狠的模樣說:“如果你不追來,我就跟來美國,一口吃了塔塔娜。”

我擡手就拍了艾唐唐的額頭一下:“我怎麼感覺,如果我沒到,你會哭哭啼啼的回魔界呢?”

我倆走出機場時,莫里森笑呵呵的看着我倆,問:“事情忙完了吧?走吧,我們買機票回去。”

“跟你一起的其他狼人呢?”我問。

“我們會分批離開,一起離開,說不定會出什麼意外呢。”莫里森笑道:“如果讓血族得到消息,我怕剛下飛機,就是一大堆血族等着我們。”

我們買了機票,直接往美國飛去。

雖然狼人一族不如吸血鬼那般會經營,但積累下的財富也並不少。

我們來到紐約市機場後,莫里森帶着我們來到了機場的車庫中,隨後,一輛悍馬停在了我們面前。

開車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大漢,他冷眼看了我和艾唐唐一眼,問:“莫里森,這兩個傢伙是怎麼回事?”

狼人一族沒有那麼嚴格的組織率,莫里森雖然是狼人之王的兒子,但他們組織的人也是直呼其名,不像我們中國的這些邪教,少主啊,又或者像以前孫小鵬少掌門那樣。

“這兩位都是我的朋友,哈雷,你有意見?”莫里森瞪了他一眼說:“去我的住處。”

我和艾唐唐上車後,這個叫哈雷的狼人張開嘴,嘴裏露出猙獰的牙齒,好像在威脅我倆一樣。

艾唐唐也不跟這傢伙客氣,身上散發出綠色妖氣。

這個叫哈雷的傢伙臉色一僵,顯然沒想到艾唐唐有這種實力。

這也是在飛機上就商量好的,到了這裏後,還是展現一點實力,不然這些狼人可是很仇視人類的,說不定會突然襲擊我倆,反而惹一堆麻煩。

看到艾唐唐有這種實力後,哈雷也不再說話,悶頭開車。

莫里森笑着說:“哈雷,這兩位可是中國過來的貴客,你還是不要無禮比較好。”

這算是我第一次來美國,看啥都挺新鮮的,艾唐唐也是。

“你看,那個觀音菩薩的雕像好大,這美國也拜觀音嗎?”艾唐唐問。

“那是自由女神像,沒文化。”我說。

“切,莫里森,美國有什麼好吃的嗎?”艾唐唐問。

“我知道紐約有幾家不錯的中餐廳。”莫里森還沒說完,艾唐唐就搖頭說:“不要,我不要吃中餐,我要吃你們美國的特色菜。”

“漢堡包?”莫里森問? 怎麼?十萬元很多嗎?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五萬怎麼樣?」畢竟拿人家手短,十萬塊錢對於許曜來說已經很多了,可以暫時還上一筆債務,也可以緩解自己妹妹的學費壓力。

「十萬元?你以為我女兒的命只值十萬元嗎?這樣吧,我給你一個選擇。」黃正平伸出了一根手指:「我給你一百萬你留在這裡,保護我女兒一個月不受傷害;或者我給你五十萬,你可以繼續回醫院去上班。」

他提出的這個選擇基本上是個正常的人都會選擇第一項,一個月不用上班,還可以留在如此豪華的別墅里,還是一個保護美女的任務,一個月後還能摸到一百萬!這種生活還有什麼可挑剔的?有些人花費數百萬都不一定能見黃家大小姐一面呢。

而第二項相對來說就簡陋不少,不僅需要繼續回去上班跟醫院的那群人鬥智斗勇,而且能拿到的金額也降低了一半。可以說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選第二項,而是毫不猶豫的選擇第一項條件。

面對如此誘人的條件,許曜卻毫不含糊的說道:「我選擇第二項,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有絕對不能離開醫院的理由,請黃老闆理解我。」

這個回答讓黃正平愣了,也讓玉真子愣了。隨後許曜的邊傳來了玉真子的一聲嘆息:「多謝……」

許曜能夠果斷的選擇第二項,其實正是因為玉真子的原因。玉真子由於常年吸收醫院的陰氣已經成為了醫院的一部分,現在還不能離開醫院超過三天,若是在外三天不回到醫院他將魂飛魄散。

而他許曜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會因為這一百萬而讓玉真子魂飛魄散,玉真子可是在他絕望之際拯救他於水火中的人。他許曜雖然算不上什麼正人君子,但是也絕對不會做一個忘恩負義的小人!

「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這一句話異口同聲的從兩個方向傳來,讓許曜有點摸不著頭腦。

因為一個聲音是玉真子的,而另一個回答卻是黃正平的!

「你沒看錯啥?」玉真子和許曜的腦袋上出現了兩個大問號,卻只聽黃正平大笑著說道:「你果然不是貪財好色之人,面對如此誘惑都能斷然拒絕而選擇回去工作,以後你的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啊。」

站在許曜身後的老管家也讚揚道:「之前老爺也曾說過你們將來不簡單,此前我還不相信,現在一看果然如此。」

「咳咳,多謝誇獎。」聽到他們一番商業互吹許曜的臉都不好意思的紅了起來。

媽耶,這些有錢人閑來沒事都喜歡揣摩人心嗎?自己只是因為玉真子的原因沒選擇離開醫院,居然還能被他們曲解得如此高大上。

「既然你們來都來了,不如留下來吃個飯再走吧。」此時的黃正平越看許曜越是順眼,剛剛營造出來的威嚴早已消散,而是笑眯眯的看著許曜,看得他一陣毛骨悚然。

卧槽,怎麼他突然態度就變了?明明剛剛還十分的嚴肅突然就變得十分的熱心,而且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笑眯眯的看著我,不會是想圖謀不軌吧?

「那……那就吃個飯再走吧。」雖然被看得很不自在,但是經不住黃正平的誠情邀請許曜答應了下來。

「天色尚早,先吃點甜品吧,我一會就去廚房吩咐廚師們準備晚餐。」張管家十分熱情的跑去推來了一車糕點,隨後將精緻的糕點擺在了許曜的面前。

這些糕點看上去十分的漂亮,下邊用著一個青花盤子裝著,看上去端莊優雅,雖然許曜很少吃糕點,對於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他也是不清楚的,只是單純看著就覺得漂亮而已。

「這些糕點平時都是大小姐喜歡吃的,就是不知道符不符合你的胃口。」

「我當然喜歡了。」許曜看了一眼桌上的甜點,很明顯自己並不會喜歡,比起什麼抹茶蛋糕,他更喜歡來一塊清爽的馬蹄糕。

「等一下!」當他剛拿起一塊蛋糕便被玉真子喝止了,「這塊蛋糕不對勁。」

許曜聽聞放下了蛋糕,在黃正平和張管家的眼皮底下拿出了一根銀針插入了蛋糕之中,當他再次將銀針取出來的時候卻發現銀針的前端居然變黑了。

這塊蛋糕里居然蘊含著劇毒!

「是誰那麼大膽!居然敢在我眼皮底下投毒!」黃正平震怒之下站了起來一巴掌拍在桌面,整個桌子都隨之晃了晃。

「我立刻去調查這件事!」張管家也嚇出了一身冷汗,連忙叫來了下人問話。

這時玉真子的聲音再次傳來:「剛才我就有些奇怪為什麼這個大廳里,有那麼多的攝像頭和竊聽器,看來他們的家早就被人摸光了。」

許曜聽聞便順著玉真子的指示,從他們的沙發底下拿出了一枚竊聽器。

「這個東西應該不是你們安裝上去的吧?還有其他地方看起來也被人動過了手腳。」

黃正平吃驚的看著許曜,沒想到這個小醫生的洞察力居然如此敏銳,勘查能力絲毫不弱於私家偵探。

「還有這個地方,這裡也是。」許曜按著玉真子所說的方位,一一指出了藏在整個大廳里的二十七個竊聽器和針孔攝像頭。

這些東西的角度都十分的刁鑽,有些甚至藏在舊書的隙縫裡。僅是舊書的灰塵上還留有淡淡的被人動過的痕迹,一般來說誰也不會察覺到上邊的灰塵少了一點,但是玉真子卻是憑藉著自己極強的精神力,輕而易舉的透視了整間客廳。

「許醫生,你是怎麼發現這些東西的?」看到連那麼細微的地方許曜都能夠留意到,黃正平反而開始懷疑起了他。

「我……我以前喜歡看一些偵探書,一般竊聽器和攝像頭都會藏在這種地方,我也只是隨便猜猜,沒想到居然真的有。」

許曜隨便找了一個借口糊弄過去,黃正平半信半疑的找來了人拿著這些儀器進行反偵察。

「今天發生了這些事情看來已經不適合招待客人了,一會我要肅清一下家裡的賊人,許醫生還是先回去吧。」 艾唐唐聽到漢堡包,頓時臉就垮了下來,詢問:“難道你們美國,就沒有其他的美食嗎?”

莫里森回頭笑道:“不好意思,我對美食這方面瞭解的真不多。”

“你別挑了。”我拍了艾唐唐的肩膀一下。

哈雷問:“莫里森,這兩人你帶回來做什麼?”

“這兩位,剛纔其中那位你也看到了,他們都是中國那邊的大妖怪,聽聞我父親要召喚上古狼魂出來,所以想來看看。”莫里森說。

哈雷眼神中閃過一絲兇殘,道:“我們狼人一族可不好客。”

“我好客,行了吧?”莫里森說:“放心,我難不成還會害自己的父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