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3 日

這個消息不脛而走,短短不到兩天,風臨城內城外所有人的目光,都開始正視城南五百裡外的葫蘆谷大營。

受這個消息鼓舞,被分到巡邏任務的軍士個個振奮,未分到任務者,也更加刻苦的投入訓練。

又數日,外出巡邏者要麼無功而返,要麼如崔祛一般主動挑釁外來築基修士,結果自己數十人受傷,被挑釁的修士反而從容逃走。

陳瑜很注重讓大家進行總結,校場上每逢休息,眾軍士不顧疲憊立即聚在一起熱烈討論。再有劉蕾、陳蹈、胡飛、范基等人多次的,將那次與築基修士交手的經過說與眾人聽。

這一日,輪到苗行敏率隊外出巡邏。他們這三百多人巡邏,陳瑜、崔祛等無人隨行。

葫蘆谷大營引起所有人的目光,但城主府各司,仍然依著往日的軌跡進行運轉。

黃昏時分,羅虛之早早回到書房,將疲憊的身子扔進矮榻里,閉上眼睛思慮著今日的種種公務。

在羅嘉昕的建議下,經過半個多月的緊鑼密鼓,慎刑司長史、司馬諸曹終於搭建完成。而就在今天,慎刑司長老宋淑琴向羅虛之建義,派出許仲德前往風烈城,商討與風烈秘密交易事宜。

羅虛之已經批准了這個建議,而且他只一眼,就看出此計出自陳瑜手筆。

熟悉的輕快腳步聲響起,雍容華貴的夫人羅方氏手托木盤,數十年如一日的再次為他送來羹湯。

睜開眼睛坐起身,羅虛之熟練的自夫人手中接過湯碗,但這次沒有立即喝,而是看向夫人,道:「夫人認為,陳瑜此人用計,可有什麼規律?」

「夫君為何這麼問,而且我還未思考過此事。」羅方氏有些意外。

「與風沫結盟,待其和風烈兩敗俱傷時,一舉將此二城拿下。」羅虛之端著湯碗起身,在並不大的書房裡來回走動,道:「將驛館當成客棧經營,令早已荒廢之地重煥生機;擇優秀城衛軍推薦前往宗門拜師,如今不止城衛軍,連城主府的侍衛都精神抖擻。」

「以外來修士大量湧入,需名正言順的名義,建議充實慎刑司。」羅虛之繼續道:「又說服宋長老,由她出面推薦昕兒的門客擔當重任。」

其實陳瑜還有很多計策,羅虛之並沒有一一列舉。他說這些只是為了總結,只是為了從中尋找陳瑜用計的規律。

「陳瑜擅長挾大勢,以堂堂正正的手段,讓我們不得不依著他的心思行事!」羅方氏一邊聽丈夫羅列,一邊迅速總結,道:「因為即使我們不情願,但他的計策確實於我們有利!」

「夫人總結的好啊,你再看看這個。」羅虛之仍然端著湯碗,從衣袖裡滑出一份公文。

「這是……」夫人羅方氏疑惑的接過,然而只粗略瀏覽,她立即大驚失色,道:「許懷義大統領,要謀反!」

終於開始飲著羹湯,羅虛之並不如夫人那麼吃驚,而是平靜道:「夫人再看,此公文是誰交過來的。」

羅方氏這才想起,連忙將公文翻到最後一頁,再次驚訝道:「竟是穆子昭妹夫和輝兒聯名稟報,他們,這是誣告吧?」

穆子昭被解除兵權,至今才一個多月。而就在這一個多月里,許懷義接手精銳城衛軍之後,將軍中司馬、長史、主簿以及諸曹盡數換上自己之人。許懷義或許是想要儘快掌握城衛軍,但他此舉,卻令城衛軍成了許家軍!

「夫君打算怎麼處理?」羅方氏心中一動問道。

「陳瑜的計策堂堂正正,可我們的兒子你看看!」羅虛之帶著惱怒,恨鐵不成鋼道:「他怎麼就只知道誣陷?不是誣陷陳瑜要謀奪風臨城,就是誣陷許懷義要謀反!」

「夫君到底是什麼打算?」羅方氏再問。羅嘉輝的手段是否高明不重要,她此時只想知道羅虛之接下來怎麼做。

「還能什麼打算?」羅虛之接過密函,手中微震將密函毀去,道:「既然他們說許懷義謀反,那就讓他們找出更多證據。趁著如今城中有太多元嬰不好動手的機會,讓他們找出更多切實的證據!」

「如此,會不會令其他長老心中憂慮,風臨城會不會出現震蕩?」羅方氏有些擔憂道。

「憂慮?許懷義不死,為夫才會憂慮!」羅虛之終於喝完羹湯,將瓷碗隨意往書桌上一放,坐在椅子上拉夫人入懷,幽幽道:「許懷義已經是結丹中期顛峰境界,許氏可從未給人當過家臣。而且夫人別忘了,除了許懷義,許氏還有七個結丹!」

這才是羅嘉輝敢誣陷許懷義的原因,風臨羅氏數代以來,從未出過元嬰!

強大,是修士畢生都在追求的夢想。但強大,在風臨城就是原罪。即使許氏一族對羅氏忠心耿耿,他的強大終歸是引起了羅虛之的忌憚。

而對於所有上位者來說,只是忌憚,就已經足夠生起殺機!

「唉!妾身有一事想問夫君。」倚在羅虛之懷裡,羅方氏抬頭看著丈夫的下巴,道:「輝兒和昕兒,夫君更看好誰?」

羅嘉昕最近在陳瑜的輔佐下很是得意,這些天又是打理典客司,又是參與城主府各處事宜,很是受到其他長老的讚譽。

相比之下,長子羅嘉輝的手段就酷烈且陰暗了太多。

「此事夫人不要多想,我們再看看。」羅虛之自信一笑,道:「夫人難道忘了,為夫我今年百七十歲,而且結丹至今,才五十餘年。」

結丹修士壽元可達五百餘歲,再有增壽丹藥以及其他至寶,延壽至八百歲也不成問題。如此算來,羅城主至少還有三百餘年可活,那麼風臨城的世子人選,確實無須太著急。

退一萬步以最殘忍的後果來說,即使羅嘉輝和羅嘉昕在此番爭儲風波里都死了,羅虛之仍有大把時間和機會,再生他幾個。

羅方氏果然不再理會世子人選,突然想起一事,很是雀躍的向丈夫道:「夫君可曾聽說,儀仗隊軍士今日進城,被紹兒的城衛軍給打了?」

「哦,還有這等事?夫人快給為夫好好說說。」羅虛之大感興趣道。

「好像是又殺了兩個築基,進城將法寶賣給賀熾長老換靈石,結果回程時遇到巡邏隊發生了衝突。」羅方氏說著,有些振奮道:「陳瑜的儀仗隊能殺築基,可對上紹兒的城衛軍卻不堪一擊,這是否說明,經過紹兒的訓練,凝氣境的城衛軍也能斬殺築基?」

羅虛之正想問個究竟,然而正在此時,書房外羅嘉昕求見。

夫妻倆一起來到房外,卻被眼前景象給嚇了一跳。

只見除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羅嘉昕,不遠處更有風璃城主和風狸。除此之外,還有楚國三尊元嬰、吳峰泰、灌嬰,以及幾個從未見過面的元嬰修士。

這些元嬰身邊身後,還跟著為數眾多的結丹、築基修士。

遙遙拜見這些元嬰,除了風璃和吳峰泰,其他人並不作回應。羅虛之也不敢不滿,和顏向羅嘉昕問道:「昕兒這個時候來找為父,可有什麼事嗎?」

「回父親,兒子受幾位前輩所託,向父親求一份手令。」羅嘉昕臉上容光煥發,向羅虛之一禮,道:「幾位前輩想去葫蘆谷大營參觀,求父親允許。」

哦,羅虛之有些意外,攜夫人幾步來到風璃城主和吳峰泰等人面前,見禮之後道:「前輩們可是要晚輩陪同?」

「無須城主親自陪同,我們想參觀陳瑜的練兵之法,城主只須給我們一份手令即可。」吳峰泰微微一笑,道:「陳瑜在大營里行紫陽宗規距,沒有城主的手令,他明天寧願讓軍士睡大覺,也不會泄露任何訓練內容!」

「手令可以,晚輩榮幸之至。」羅虛之滿口答應,但還是疑惑道:「可是凝氣境修士的訓練,怎麼會驚動諸位前輩?」

「城主應該聽說了吧,今天儀仗隊又殺了兩個築基修士,但進城換靈石之後,那些軍士卻被巡邏隊給打了。」風璃城主氣度非凡,此時毫不掩飾讚賞之色,道:「軍士們之所以被打而不還手,乃是陳瑜早已下了命令:進城之後不準惹事。」

熊綿也是讚不絕口,道:「老夫很是好奇,陳瑜是用了什麼方法,竟可以訓練出如此令行禁止,明明擁有斬殺築基的實力,卻因軍令,被人拳腳相加而絕不還手的軍士!」

「我等想前去參觀,但以我對陳瑜的了解,除非有城主的手令,不然我們甚至連他的大營都進不去。」吳峰泰笑著道。還向羅虛之講了,黛姝和劉叉去紫陽宗,始終沒能靠近北校場一步的往事。

剛才,羅方氏還想當然的認為,方紹的凝氣境城衛軍也擁有斬殺築基修士的實力。但此時,羅虛之卻打從心裡對此持否定態度。

無他,只令行禁止這一條,城衛軍拍馬都趕不上儀仗隊。

因為上行下效。

因為陳瑜定了規距就一直在遵守,甚至身為大統領,無公務想出營還要等到輪休。而方紹始終認為,規距是給別人定的!

元嬰修士啊,整個中洲誰敢將元嬰修士拒之門外?他羅虛之堂堂一城之主,不惜從陳瑜手中要來接待風璃的事宜,即可見他對元嬰何等重視。

可即使貴為元嬰,卻還是要守陳瑜的規距,想去葫蘆谷大營參觀,這麼多元嬰修士找了羅嘉昕之後,還要親自跑來向自己討要手令。

這就是規距!因為陳瑜在守規距!

羅虛之此時渾身都輕飄飄的大感受用,陳瑜這個典客司長史,儀仗隊大統領,今日在這麼多元嬰面前,太給他漲臉了!

(未完待續)

。 第三百九十六章電視劇風靡M國!

李俊看着劉浩哲,劉浩哲思索了下:「李老師,~我考慮下吧!」

「嗯,不急,反正明年底才開始正式投拍,你想好了通知我,到時候我讓李香寧女士和你見一面,我想,她一定非常滿意自己的父親,能找到像你這麼優秀的一個一演員!」

李俊笑了笑,,拍著劉浩哲的肩膀,離開了。

劉浩哲搖了搖頭,這個角色,挑戰太大了

萬一演砸了,絕對是要被李小龍的粉絲罵死

要知道全世界最起碼有幾億人喜歡李小龍,這種壓力,一般的演員怎公可以承受?

況且劉浩哲重心已經改在了電影上,電視別說實話除非劇本實在出色,不然他應該很少接了。

拒絕《士兵突擊》也是因為已經定下來,所以劉浩哲才沒拒絕!

不過,飾演李小龍…..還是讓劉浩哲覺得,內心有那麼一絲的衝動,畢竟,他同樣是自己當年的偶像!

接下來劉浩哲的拍攝相當順利!

除了拍戲之外,他就是和王明練習劍術的花式,

還有就是每天翻翻網頁,畢竟,《仙劍奇俠傳》馬上要播出了,劉浩哲還是挺關心網上的反響。

原本他以為預告片出來之後,《仙劍奇俠傳》的熱度會降低幾天,

但很顯然,劉浩哲小瞧了蔡儀的炒作手段。

首先寶島方面,《仙劍奇俠傳》已經徹底的火炸裂了,

香江和東南亞幾個國家,有意引進這部電視劇,特別是M國,

他們對《仙劍奇俠傳》挺有興趣。

畢竟,M國的偶像劇也很風靡。

其次,在酷狗和企鵝音樂排行榜上,出現了兩首新歌,短短几天時間,就直接衝上了新歌榜第一第二熱歌榜也佔據了前十的兩個席位。

《殺破狼》、《終於明白》!

後綴所有人也看得清清楚楚,《仙劍奇俠傳》片頭曲、片尾曲。

「好大氣滂沱的曲子,古戰場的壯闊蒼涼、凄清孤絕一覽無餘

「這種古風,聽得意猶示盡啊!」

說過?竟然是電視別的主題曲不過這電視別怎麼沒聽這個組合?新人嗎?」

無數人都在網上留言,ps組合在塔城好出名,但國內的名氣還完金沒有打開這一下主題曲的爆火,讓這個組合第一次在內地打開了知名度!

但更多的人,則是在詢問《仙劍奇俠傳》這部電視劇,最後才發現,竟然還未播出。

不過日期近了,十六號!

喜歡這兩首歌的聽眾,都知道了這個描出的日子「必看!」

就沖着兩首主題曲,我就有興趣看一看!我也是!」

「同上!」

無數人把歌曲下載到了手機,充當了玲聲,兩首曲子的傳唱度越來越高。

劉浩哲也在劉小藝的推薦下,打開了酷狗,

歌名竟然叫《殺破狼》?

看着主題曲的名字,劉浩哲頓時有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這莫非就是緣分?

這首歌在劉浩哲聽來,也非常動聽,ps用輕聲的低吟成功詮釋了這首歌曲。

輾轉蟄伏的曲風更是將《仙劍》中穿越時空的景象完美的展現在聽眾面前。

李逍遙御劍飛行,穿越時空拯救靈兒的一幕幕,在聽歌的時候,彷彿能在劉浩哲眼前

「怎麼樣浩哲哥哥好聽吧?」

劉小藝發來了信息,劉浩哲沒有回復,因為他像了蔡儀的電話

「劉爺,最近忙嗎?」

蔡儀的聲音聽上去很輕鬆,《仙劍》的火爆,讓她可是揚眉吐氣了一把,不僅解決了唐人的投資危機,在業界的地位也水漲船高了很多!

畢竟這個圈子,作品說話!

台城的持續破紀錄,已經足以讓業界對《仙劍奇俠傳》內地首播十分的看好!

挺忙的,拍攝《神鵰》呢?怎麼了?」

劉浩哲一聽這話,就知道蔡儀估計找自己有點事!

「嗯,《仙劍》的幾首插曲,之前找人錄製的,都不是太出名的歌手,除了兩首主題曲!

「這兩首曲子你應該知道了吧?找的寶島比較知名的兩個組合!

「我沒想到這兩首歌居然這麼火爆,都直接衝到新歌榜第一了,所以決定重新錄製下那幾苜插曲,趁還有幾天,趕緊發佈上去!」

「算是首播前最後衝刺一把!」

蔡儀在電話里快速的說着,劉浩哲有些納問,這事跟他說幹嘛?!

「然後呢,你想跟我說什麼?」

劉浩哲抿了抿嘴,在那問著。

蔡儀聽上去好像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道:「有兩首歌,需要男聲,唱的難度不..我這邊沒什麼合適的人選,所以想問問你,….有沒有興趣?

「什麼意思?」

劉浩哲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就是,你有沒有興趣來錄一下,唱這兩首插曲!

蔡儀終於鼓起了勇氣,把心中所想的話,說了出來。

是的,她跟劉浩哲打電話,就是想讓他來唱這兩首插曲一-《六月的雨》和《逍遙嘆》,畢竟,這是兩首為李逍遙量身打造的曲子。

不給李逍遙飾演者唱,換了誰都少了幾分意境!「你再說一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