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這個人物,到底是誰?

「你現在什麼都不必想,我先問你,同意不?」林正南問。

葉雄想也不想,馬上就點了點頭。

有這麼好的機會,拜這麼一名絕世強者為師,他怎麼可能不同意,而且他也說了,讓自己辦的事情,不違背自己的良心跟意願。

「從明天開始,我會幫你做一份詳細的修鍊計劃,你要嚴格按照我的這份修鍊計劃進行修鍊,以你的資質,進階並不難。」 病嬌大叔悠著點 林正南說道。

「晚輩一定遵聽教導。」

「還叫前輩。」

「師傅,弟子一定會努力的。」

「很好。」林正南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從身上掏出一瓶丹藥,遞了過去,說道:「這瓶裡面有一百粒丹藥,每隔十小時服一遍,時間間隔不能多也不能少,明天八點,準時來修羅塔第四層找我。」

「多謝師傅。」葉雄連忙將小瓶接了過來。

他不擔心這小瓶子之中的丹藥有毒,以林正南的實力,想殺他易如反掌,根本就不用下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雖然他不知道林正面是什麼境界,但是從對方能創造出如此驚天動地的關卡,就連合體初期的修士都未必能闖過,可見他的實力跟境界肯定非常之高,甚至,不輸於他前去過的真猿王國的神猿王。

交待之後,林正南瞬移離開了。

片刻之後,從樹林後面走出一道人影,正是林紫。

「阿紫姑娘,你父親,到底是何方神聖?」葉雄非常好奇。

「我也不知道,但是他很厲害,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修士,沒有之一。」林紫自豪地說道。

「他為什麼要選擇我?」

「因為他覺得你是天才啊,你要好好把握機會,我父親已經幾千年沒有收過徒弟了,他好不容易看上你,你一定別辜負他的期望。」林紫叮囑。

「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師傅失望的。」葉雄保證。

回到房間,葉雄還是有種恍然如夢的感覺。

沒想到自己突然之間拜了一名絕世強者為師。

林正南絕對是合體以上的境界,但是到底是哪個層次的,他也不敢肯定。

「葉問天殞落的時候,境界是半步大乘,是這個宇宙之中的最強者,陸青鋒是合體巔峰,其餘神將,境界也一樣是合體巔峰,只是實力有強弱而已,不知道林正南會強到何種地步。」

無論如何,這對於自己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林正南說過,百年之內絕對將自己的境界提到半步合體,他既然說得出口,肯定能做得到。

從身上將林正南送的那瓶丹藥拿出一顆服用之後,葉雄很快就感覺一股強烈的元氣在腹部燃燒一樣。

他內世界裡面的元氣,有種翻騰不受控制的感覺。

開始他還是有點擔心,這丹藥也太怪異了吧!

但是很快,他就發現這種元氣的翻騰,在自己能控制範圍之內,漸漸就安心下來。

丹藥的時效性只有十個小時,時間一到,葉雄繼續服用第二顆,讓這種燃燒感翻騰感覺繼續下去。

這種感覺就像是吃了興奮葯一樣,體內的元氣一直都處於動蕩之中。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葉雄就來到修羅塔。

此時的修羅塔並沒有人去闖,周圍空無一人。

修羅塔葉雄闖過,只闖到第三關,就沒敢繼續闖,畢竟,第四關連申箭都闖不過。

此時的第四關關口,林正南已經在等著他了。

「師傅。」葉雄上前打招呼。 「昨天服藥之後,感覺怎麼樣?」林正南問。

「感覺內世界一直在翻騰,無法平靜地,元氣好像有點失控,很難受。」葉雄回道。

「能承受吧?」

「可以承受得住。」

林正南滿意地點了點頭,繼續道:「我送你的丹藥,叫做狂氣丹,帶著興奮的作用,能讓修士的內世界,一直都處於動蕩的狀態,雖然有點難受,但是對於修鍊是好事。」

葉雄點了點頭,這一點他也同意。

修鍊就是將內世界擴大的過程,而擴大需要無數元氣衝擊,狂氣丹藥雖然效果小,但是一直讓內世界的元氣沸騰,也有衝擊的作用。

「消耗越大,壓力越大,最後反彈也就越大,試試去衝擊第四層,每次承受不住,快要虛脫才能停下來,記住,一定要把所有的元氣全部消耗盡,別擔心,我不會讓你死的。」林正南吩咐。

葉雄點了點頭,身上湧起十分強大的元氣,進入第四關。

修羅塔第四關是一個劍氣縱橫的陣法,將劍道跟劍意發揮到了極致。

修羅境的很多關卡,葉雄都闖過,他發現有一個規律,就是這些關卡之中,關於劍陣的關卡特別厲害,無論是簡單的還是複雜的,比起別的方面都強大的多,由此可見,林正南絕對是一名劍道強者。

剛進入劍陣之中,葉雄馬上就感覺無數劍意朝自己湧來,密密麻麻,數千上萬,化成一道道的劍龍。

早在進入陣法之前,葉雄已經施展了真猿六變的不破金身,如果不是金身的防禦力強,他早就承受不住了。

接下來,葉雄連續施展佛魔掌,梵聖功,真猿變,各種壓底的神通,他沒有一件保留,全力施展。

儘管如此,他還是沒辦法闖過,闖到關卡的三分之二的時候,終於闖受不住了。

「師傅,我元氣消盡了。」葉雄大吼。

林正南左手一指,整個陣法瞬間就停了下來,無數的劍意懸浮在半空之中,彷彿被施展了定身術一樣。

「服下狂氣丹,給你一分鐘恢復元氣,繼續。」林正南淡淡地說道。

葉雄飛快掏出狂氣丹,服下來之後打坐恢復實力,一分鐘之後,他還沒恢復一半,鋪天蓋的劍氣再次朝他瘋狂地殺過去,以他此刻的實力,根本就沒辦法防禦,片刻就傷痕纍纍了。

好在在他快要撐不住的時候,林正南就讓陣法停下來。

這一來二去,葉雄終體會到了,什麼是生死關頭,什麼是浴血修羅。

如果不是林正南及時出手,他不知道死了多少遍。

連續衝擊一天,葉雄整個人都虛脫了,哪怕服用狂氣丹都沒作用了,這才停了下來。

倒下的時候,他半天都爬不起來,全身傷痕纍纍,體內半點元氣都沒有了。

他看了看天色,已經晚了。

「回去休息,明天八點,繼續來此。」林正南說完,就先行離開了。

葉雄躺了半個小時,這才有力氣起來,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去住處。

修真以來,他還從來沒試過如此大強度的修鍊,簡直就是要命。

這一覺,他睡得很深,第二天一早,他再次來到修羅塔接受非人道的折磨。

春去秋來,花開花落,眨眼之間,三年時間就過去了。

在這其間,葉雄除了吃喝拉撒,就是呆在這修羅塔之中。

在三年的非人修鍊之後,葉雄發現,自己的意志力,實戰力,還有敏銳力,都得到了大方面的提高,但是讓他遺憾的是,他依然停留在煉虛後期。

他好幾次暗示師傅,是不是可以進入煉虛巔峰,但是林正南都搖頭。

他說:「你進階太快,雖然表面上看實戰力很強,但是你的底蘊比起一般的修士並強不了多少,你的實力強,是因為你修鍊的神通全都是頂階的,如果只是使普通的神通,你比一般的強不了多少。」

通過這兩年地獄般的修鍊,葉雄也感覺自己跟以前不一樣了。

他能感覺到,自己上升了一個檔次。

雖然從表面上來看,自己似乎沒強多少,那是因為除了闖關,林正南沒有給他服過任何可以增加修為的靈藥,他的意思是,是葯三分毒。

隨著修鍊時間越來越長,葉雄在第四關的劍陣堅持得越來越久。

在第四年的時候,葉雄終於可以闖過第四關了。

這天早上,葉雄在修羅塔等林正南,他心裡很好奇,闖過第四關之後,下一關的測試是什麼。

足足遲了一個小時,林正南這才過來,手中握著一塊白色的石頭。

這塊石頭葉雄看起來很眼熟,半晌他才想起,這不是自己已經擁有的十萬年冰晶嗎?

第三種絕色 十萬年冰晶是他用來修鍊真猿七變的,可以壓抑沸騰的猿血,不讓自己迷失,林正南拿著這東西幹什麼?

「這是十五萬年份的冰晶,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寒氣最重的幾種冰屬性原料之一,從明天始,你就用這冰晶修鍊,讓冰晶的寒氣進入你的內世界……」

「師傅,你沒開玩笑吧,那我的內世界豈不是快要被凍結?」葉雄傻眼了。

「誰讓你一次將冰晶的寒氣吸入體內,一點點,慢慢吸,就像你闖劍陣一樣。」林正南吩囑。

這個變態,這到是什麼修鍊辦法啊!

葉雄真懷疑,他是不是跟自己有仇。

自從拜林正南為師之後,他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小白鼠一樣,被他各種試驗。

據他說,他是準備開發一種新的進階方式,叫做修羅進階法。

自殘進階法還差不多。

接下來,葉雄再次被折磨。

內世界是修士最脆弱的地方,別說外來的寒氣,就是自己的內世界,出現元氣衝突,都會走火入魔,更別提十將寒氣輸進去了。

接下來的三年,葉雄無法形容自己是怎麼渡過的。

他覺得,自己每天都跟地獄打交道,跟魔鬼打交道,每天都死去活來。

如果不是堅強的意志,他早就撐不下去了。

當然,也這是他肉身強大的原因,修鍊真猿變讓他比起一般的修士,毅力更強。 夜晚,某山洞之中。

林正南剛回來,林紫跟林龍就迎上來。

「妹妹,別……」林龍拉住她的手急道。

林紫甩開,走到林正南面前,急道:「父親,你就不能讓葉雄休息一下,再這樣下去,他就算是鐵人,也承受不住。」

「怎麼,心疼了?」林正南白了她一眼,問:「心疼他,你去代替他啊!」

「我只是覺得休息一下,效果更好。」林紫嚇得退出幾步。

寒氣入體修鍊法,她跟林龍都試過,結果這兩兄妹試了幾次之後,死活都撐不住,放棄了。

「天降大任,必先苦其身,勞其筋,摧殘其意志,連這些苦都吃不了,怎麼幫我做大事。」林正南哼了一聲。

林紫不敢說話了,看著屏膜上那被一團寒氣包裹的葉雄,心裡很是心疼。

突然,她瞪大眼睛,看著那水鏡上的冰人,急道:「父親,你看,那是什麼?」

眾人望去,只見原本冰層包裹的葉雄,突然寒氣外涌,那些寒氣就像遇到什麼一樣,被逼著往外走,哪怕隔著水鏡,三人都能感覺到,葉雄身體之內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爆發一樣。

像火山,像暴風,或者狂潮!

「終於起效果了嗎?」

林正南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

葉雄意識進入內世界之中。

此刻,內世界被冰封,十五萬年的冰晶寒氣進入內世界之後,對內世界的三大屬性元氣,進行打壓。

魔氣,道氣,佛氣,都對冰元進行反抗。

但是,由於林正南要求吸入的冰元太多,三種元氣只能堪堪擋住。

以前,雙方一直都處於相助抗衡狀態之中,不分勝負。

但是今天,葉雄分明感覺,內世界的元氣跟往常不一樣了。

佛氣沒有了以往的平靜,有些狂躁;魔氣更加暴戾,而道氣,有種頂著石頭破土而出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像,在被壓迫之後的徹底反彈。

所謂,壓迫越大,反彈越大。

無論是開始在修羅塔遇到的劍氣,還是現在的冰元氣,都讓葉雄內世界的元氣,一直處於壓抑之中,從來都沒有揚收工吐氣過,這一壓,壓了快十年。

但是今天,體內的元氣,似乎不再承受壓力一樣,自動運轉起來。

突然,三色元氣在體內光芒大盛,鋪天蓋地的三色光芒,沖體而出,如同三色太陽一樣。

金色的佛氣,白色的道氣,黑色的魔氣,全都帶著一股瘋狂的氣勢,朝周圍被冰封的內世界衝去。

那種氣勢,絕對是葉雄有使以來,從來沒有見過的。

剎那間,冰雪融化,所有的寒氣節節敗退。

不但元氣敗退,就連內世界之中,那些還沒被開荒的混沌領域,也被這龐大得無法阻擋的元氣,衝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狠。

「這是……」葉雄又是驚又是喜。

他沒有想到,內世界突然會有這種的變化。

難道,這就是量變之後的質問。

不容他多想,這種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怎麼可能放過,當下引導著內世界躁的元氣,開始衝突然煉虛巔峰!

三天三夜的時候,終於,葉雄一聲長嘯。

整個山洞轟然倒塌,一鼓強悍之際的元氣,衝天而起,直通天際。

那可怕的威勢,哪怕在半空之中的林家三人,都能深刻感受出來。

這三天時間裡,林家三人都沒有睡,守著他。

「終於突破到煉虛巔峰了。」

葉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化成一流光,來到林正南面前,激動地說道:「多謝師傅,師傅真是天才,居然創造出如此逆天的突破辦法,讓弟子沒有服用任何丹藥就進階。」

林正南滿意地點了點頭,眼睛裡面,滿是光芒。

他摸自己下巴原本就不多的幾根鬍子,說道:「我原本以為,你至少要三十年才能進階,沒想到,只用了區區十來年時間就進階了,很好,非常好。」

聲音之中,滿滿都是得意。

到達他這個境界,哪怕是服藥,花三十年都未必能進階。

煉虛境界的進階,大多數都是以百年為單位的,葉雄的進階讓他看到了新的希望。

「葉雄,也是你自己努力,畢竟不是人人都能撐得住這種強度的折磨的,而且還是十年。」林龍笑道。

「不經風雨,怎麼見彩虹,葉雄,加油,你是最捧的。」林紫握起了拳頭。

「多得師傅的教導,而且,我覺得這個進階方式真是太好了,戰力同比大增,連境界都不需要穩定,就是有些難受。」葉雄笑道。

「阿紫,去準備些酒菜,咱們今晚好好喝一口。」林正南吩咐。

「是,父親大人。」阿紫連忙去打菜了。

……

晚上,一行四人,齊聚林家。

林家建在修羅境的一處山脈的地下,除了葉雄之外,沒人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