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這些畫家離開了以後,蘇眉也要兌現一個月之前像喬彥希說的,給他一個大驚喜。

明明只是交易的部分,但對於蘇眉所說的驚喜,喬彥希還帶著隱隱的激動。

然後……

他就被這一條人魚催眠暈了。

不,準確來說應該是被她蠱惑了。

也不對……是勾魂了!

勾魂攝魄。

通過她美妙而神秘的歌聲,頓時陷入了自己美妙的一個夢境里,從未體驗過的全新感覺,能夠將他內心深處的願景勾現出來,編織成一個美妙的夢醒,他美美的睡了一覺。

喬彥希驚呆了!

其他人從監控里看到喬彥希進去了,一整天也沒有出來時,直愣愣的躺在那裡也驚呆了!

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個監控只有畫面沒有聲音。他們只是看到這一條人魚張著嘴巴,不知道說了什麼話之後,喬彥希的精神逐漸頹靡,陷入夢境。

這……這是個什麼操作?

突發了這樣的緊急情況,蘇眉才看到除了三個人之外的其他研究人員。他們擔心她會對喬彥希做出什麼危險的事情來,於是將整個人直接抬出去。

喬彥希在睡夢之中也被人從頭到腳的檢查了一番確定身體沒有受到什麼損害,精神上也沒有任何問題,而他只是安安穩穩的睡覺。 喬彥希是在自己研究院里的房間里醒來的。

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懵懵懂懂的回想自己睡覺前發生的事情,突然他睜大了眼睛,意識到這就是對方給他的驚喜。

這個驚喜也太大了點!

這一尾人魚的歌喉,竟然如同西方傳說的那般,能夠勾引人的魂魄、能夠使人陷入幻夢、能夠讓每個人內心深處的美好願景或是魔鬼全都釋放出來……

傳說……

傳說變成了現實!

這是一個絕對值得研究的方向、也是一個研究了以後有重大價值的方向。

喬彥希彷彿陷入了魔怔,才醒過來,不過幾分鐘時間便面露狂喜之色,也不跟人家解釋,直接就衝到了蘇眉所在的游泳池的房間里。

「這……這就是你給我的驚喜?!」他驚訝的聲音都提高了一個調子。

研究人員還以為他瘋了,連忙追出來,便聽到了這麼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啥……啥驚喜?

蘇眉悠然游過來,扒在岸邊,尾巴隨意搖擺,嘻嘻笑道:

「是呀,這個禮物你喜不喜歡?」

「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驚喜了!」喬彥希哈哈大笑停不下來,「這真是一個巨大的驚喜哈哈……」

所有人:……

完了,喬博士瘋了。

喬彥希的動作突然忙碌起來,「快、快去給我準備紙和筆,我要去寫申請書,必須要把這首歌錄下來,這是一個重大的發現! 美利堅傳奇人生 絕對重要的信息!」

「啊?」其他人一臉懵逼。

「啊什麼啊?!」喬彥希著急地拍打他們的腦袋,「我說快去給我找紙和筆就快去呀,都愣著幹什麼呢?你們不是研究人員嗎?智商都這麼低的嗎?聽不懂人話嗎!」

腹黑老公:復婚請排隊 因為這件事情絕對重大,喬彥希著急的都忍不住罵人了,那些人被他趕鴨子上架一起推出去,沒過幾分鐘,整個游泳池又安靜了下來。

蘇眉:……

她終於看到了科學家瘋狂的一面。

果然是足夠恐怖呀。

不過這個信息的暴露,也能夠讓這些人意識到她的重要性,並不只是關於新生物的重要,而是突破了科學自然的這種異像。

蘇眉能夠猜到接下來有關於自己的身份和各種信息的加密又更嚴密起來。

有時候越是瘋狂,就越是危險。

但對於蘇眉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種瘋狂說不定還能轉化為她的一種力量。這趟渾水攪得越深,說不定她就能在其中看到破綻,從而獲得機會離開這裡。

甚至是離開這顆星球。

危險和機遇並存,這是蘇眉唯一能夠選擇的道路。否則她能怎麼辦?這層層疊疊,都被監視著,哪怕是她想要使用法術或是虎翼等其他東西,都要考慮一下後果。如果不能,一擊必中立馬離開,被人抓到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此刻的平靜,只不過是掩飾水下漩渦的深沉。

這個發現很快就得到了上面的肯定,喬彥希的研究變成了重中之重。

畢竟,歌聲也是語言的一種,還是很符合他研究的方向呀。

什麼錄音設備,全都給我拿最好的來!

不知道的還以為蘇眉進了個錄音棚呢。 準確來說,應該是把整個錄音棚都搬到了研究院。

蘇眉:……

果然探究的慾望使人類瘋狂呀。

不過,要怎麼給她錄音,又是一個難題。因為蘇眉的歌聲攜帶的這種特性,讓那些給她錄音的人都不自覺陷入昏睡之中,他們最少還得買來最好的耳塞,保證自己聽不到一點聲音才行。

這個時候,柯爾幫蘇眉申請的新衣服也批准了。

雖然不能使用手機上網自己網購,不過研究院為了顯示自己的誠意。直接捧了一大堆的雜誌,無論是各界時尚風靡的衣服著裝,還是小門小戶里自己設計的原創類衣服,都給她整理好了。

蘇眉只管選擇了圖片就是然後再量身定製的,也算是自己親自購買了吧。

蘇眉表示很滿意。

每天看新衣服便成了她最開心的事情。

蘇眉選了好幾件讓別人先買回來穿著再說,反正這雜誌圖片還有這麼多呢,已經足夠她看好一陣子了。

在自己看好的衣服上打個勾,就跟古代皇帝批閱奏摺似的。

等研究院購買的最好的耳塞到了以後,給蘇眉錄音的工作也展開了。

蘇眉的聲音,其實無論是液體還是固體,都不能阻礙她。 愛我,請轉身離開 只不過這種效果一旦出來,這些人就更加瘋狂了,也沒有辦法繼續研究。這種能力若是放到殺傷性武器上面,絕對是以一敵百的存在,蘇眉的重要性已經堪比軍事科技。

鑒於那種功效也沒人能錄出來,蘇眉就只是採用普通唱歌的形式,給他們隨意唱了一首。

也就是那天喬彥希聽到的那種效果。

可……

哪怕是她沒有用那種魔音入耳的形式,給她錄音的人還是昏睡過去了。

蘇眉:……

呃……這個……

人類的承受能力太弱,這不能怪她呀!

唯一能夠解決的辦法就是,他們將錄音設備調好以後就離開現場,讓他錄下歌聲之後再通過視頻的動作看是否錄完,隨後回到現場關閉錄音設備。

雖然這種方法麻煩了點,不過好歹也是錄成功了。

蘇眉笑嘻嘻的跟個沒事人一樣,研究院卻因為她的這一個大驚喜、大手筆,忙得熱火朝天。

就光憑著這一點,已經足夠他們研究很長一段時間了。

羅爾先前研究的海水裡的其中一種物質,能夠使人魚這種生物身上煥發活力,也算有了一點進展。

就比如這個世界上有許多奇奇怪怪的人,異食癖,有些人喜歡吃鐵、有些人喜歡吃玻璃……而哪怕是他們吃這些東西,如同吃飯一般,身體也沒有任何異常情況。

這種特殊性就很好的在蘇眉身上展現出來。

她的能力很奇怪,類似於燈塔水母理論上能夠永生的性質,哪怕是羅爾已經研究出來了也只是一知半解。

理論上能行,卻不能實踐。

不能複製到人類身上,也就表示了對人類沒有任何好處。

這就尷尬了……

羅爾都有些垂頭喪氣的。

「幸運女士,你就是我的幸運女神,請告訴我該怎麼辦?」

羅爾可憐兮兮的跑來跟蘇眉求助。 蘇眉縱然是想幫他,也有心無力,「抱歉啦,親愛的羅爾,我只是一個與你們不同形態的生物而已,我也不是科學家呀。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你們的研究工作,至於你們是否能夠研究出來,那就只能靠你們自己了……」

羅爾:……

心塞塞。

他突然好想哭。

「不過,羅爾先生何不想想也在這個游泳池裡養一些海洋生物,與我共同生活,會有什麼不一樣呢。」

羅爾看不懂蘇眉的笑容,總覺得他的神情里還帶著別的含義。

不過對方又的確是給他出了一個好主意,既然無法通過數據研究,那為何不直接進行實物研究呢?

海洋生物千奇百怪,羅爾不敢一次性放下所有物種,不過一些簡單的小魚小蝦還是可以的。

不管怎麼說,申請這個程序還是要走的。繼羅爾去申請,許久沒什麼大進展的柯爾又來了。他沒有別的愛好,就是喜歡和蘇眉聊天。

蘇眉也沒有別的愛好,就是喜歡聽他說那些各地的風土人情或是神話故事。

在三個人之中,就屬柯爾看起來最不像一個研究人員,而是蘇眉的朋友,喜歡去世界各地旅遊,回來后和蘇眉分享他身邊發生的那種趣事。

不過……柯爾也是三個人之中最狡猾的一個。

他的目的就是為了研究人魚的社會結構是群居還是獨居,是階級關係還是民主關係,是否有資本主義、是否產出什麼樣的文化等……

蘇眉於他來說,那就是一個巨大的寶藏擺在他面前,這個人不可能就這麼單純的,只是給她分享自己的故事。

蘇眉閑來無事的時候,最喜歡和他兜著圈子玩。

「柯爾先生今天又要給我說什麼故事呢?」蘇眉穿著新衣服轉圈,好像每一天都十分開心,扮演著她自知又聰明的人魚角色。

「幸運女士,前幾天我的朋友剛剛去了一趟華國,那邊的風土人情各式各樣,不如我就給你講講那邊的事情吧。」

這段時間以來,他每天都搜索著世界各地的不同信息,表面上是說故事,實則是在試探蘇眉對這些故事有什麼不同的反應,結果可想而知。

對方可比他想象的還要狡猾,無論是什麼樣的故事,對方都只當是單純的聽故事,時不時還會露出一些疑問,或是點評一些地方,完全沒有共鳴之感。

對此,柯爾不由得有些意外。

之前對於蘇眉的了解,知道她是一個對人類生活常識都很清楚的生物,料想對方在被他們抓住以前,一定會在人類的某個地方生活過。所以他才會想著利用這些故事來試探對方的反應,從而知道對方究竟是在什麼地方生活。

可事實上得出的結論卻讓他大失所望。

沒有……

竟是一個地方都沒有。

柯爾照常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邊說話一邊觀察著蘇眉的反應,蘇眉卻像一個好奇寶寶一樣,聽到他開口要說故事,還很好奇。

難道華國也不是?

藍星很大,國家很多,若是風土人情不同的地方,那就更多了,一共有好幾百個,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說得清楚的。

目前柯爾尋找的地方,都是從各大國力強盛的國家開始說起。 蘇眉假裝不懂他的真正目的,純當一個聽故事的觀眾,竟是讓柯爾都有點懷疑人生了。

柯爾深呼吸一口氣,將這些想法拋之腦外,精心準備了他的故事。

蘇眉在這邊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誘受則是跟隨著研究院的人員調查研究院的框架結構,以及選擇合適的附身目標。

可……

若是研究人員,可以進入研究院的各個位置,但監控地方又是個讓他頭疼的存在。若是保衛科,又只是負責外圍,並不能進入其中把蘇眉帶出來……

這個問題難倒了誘受。

關鍵是,他們就算逃出了研究院,也沒有其他交通工具離開這個星球。

他還沒找到宇宙飛船的所在!

或許是因為蘇眉的配合,後面給她申請的東西很快就通過批准了。柯爾還在蘇眉這裡沒有得到太多消息,只能通過聊天的隻言片語得知,她是獨居生活。

怪不得,搜索的隊伍在抓到幸運之後再一次下水,卻沒找到一點其他的痕迹。

相較於其他兩人的巨大收穫,柯爾這邊彷彿如同貧民窟這麼可憐。一點點信息都要壓榨半天才套出來,柯爾內心是何等的卧槽。

蘇眉看他一臉苦相,只能安慰道:

「雖然你的研究沒什麼進展,不過三個人里我還是最喜歡你的,這個特殊的地位是別人都沒有的呢。」

柯爾:……

他哭笑不得。

「咳咳……幸運女士,你安慰人的方法還真是……很特別啊。」他寧願對方看他這麼可憐就什麼話都告訴他了。

蘇眉遊了一圈,好像是在炫耀自己剛到不久的新衣服,「其實我跟人交流的不多,柯爾先生說的故事我很喜歡,而且柯爾先生還幫我申請了漂亮衣服,我太高興了。」

「其實別人也能夠申請的,這隻不過是舉手之勞。幸運女士的事情一向關係重大,其實我也不能算是幫了什麼忙。」柯爾搖搖頭,哪怕是已經面對了蘇眉這麼久,可是每一次都還會有驚艷之感。

「幸運女士,是不是你的每個族人都跟你一樣美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