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這些傢伙真是大驚小怪,而且說的也實在是誇張,生怕別人看不透深淺似的,總喜歡把事情往大了吹。

這裡是他當初還只是先天顛峰時造成的破壞,居然被那群腦子裡都是草包的家族少爺說成是靈師高手造成的。

他只能苦笑,這些傢伙真是會往自己的臉上貼金,自以為博學多才的模樣。

「白姐姐,你看看,那傢伙,真不合群,不選擇隊伍就罷了,連最起碼的交際也不知道做做,進了絕地,沒人幫他,看他不死?」軒轅辰不遠處,小靈一直打量著軒轅辰,見他那氣定神閑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

「呵呵,小靈,別這樣說他,我倒是覺得他這樣很好啊,沒有負擔。」白璐澹笑起來就像一朵盛開的牡丹,雍容華貴,美麗端莊,帶著令人身心愉悅的柔和感。

她的笑如春陽,她的聲音如春風拂過翠綠的柳枝。拋開對女人的戒備,軒轅辰覺得此女其實比起那夏雨來,還要多兩分靈動的仙子之氣。

可惜,女人,他敬而遠之,雖然心裡稱讚,但是卻沒有盪起絲毫的漣漪。

會說好聽的話的女人多了,軒轅辰也不是沒有見識過,但是往往就是這樣的女人,在絕起情來,做得更為徹底,他不認為這樣的劣根性,這白璐澹會沒有擁有!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軒轅辰算是將這句話詮釋得淋漓盡致,甚至有往牛角尖里死鑽的勢頭。

半個時辰,那幫家族少爺就這麼指點著江山,議論著造成此處破壞的人是多麼的牛逼、強大。

他們倒也有自己的本錢,不像一般的弟子需要打坐修鍊,他們只需要扔兩棵靈草在嘴裡蹦達兩下牙齒,咽進肚子里,一身的靈氣就洶湧澎湃。

像發/情的種豬一般,這些傢伙組織好自己的團隊,士氣如虹的朝著絕地內野蠻而激動的衝去!

這些人信奉的是在絕對的力量和人數面前,一切的計謀都是紙老虎,沒絲毫大用!

所以他們覺得此時最能夠表現男人風度和味道的唯一方式,就是衝鋒!沖向黑猿王,然後一指頭點爆腦袋。

倒是那蕭岳,冷笑著看那群不知死活的家族大少衝進絕地,帶著自己的隊伍走向了白璐澹。

「白小姐,你們走最後邊吧,蕭岳願意為你打馬前卒,保護你們的安全!」蕭岳自以為瀟洒的對著滿臉微笑的白璐澹欠身道,臉上掛滿了誠懇真摯的表情,配合著他說的話,足以秒殺掉這裡大半的花痴少女。

那小靈美女,就眼冒星星,情意款款的連連點頭,拉著白璐澹的雪白玉手直搖晃。

她這一動作,讓蕭岳這一大群雄性牲口連咽口水,都巴不得此刻拉著那白玉般手掌的,是自己的豬爪子……

「謝謝蕭少的好意,不過我們這次是在考核,應該盡自己的最大力量,而不是依靠幫助而達到自己的目的,所以,以後有機會再說吧!」白璐澹心裡雖然對這個蕭岳沒有絲毫的好感,但是礙於他的身份,也不好過於得罪,只好用微笑和溫柔的聲音來委婉的拒絕蕭岳。

她知道這頭整天眼睛里都是女人、陰謀、權利的蕭家大少對自己的態度和目的,在說完之後,曼妙得讓男人抓狂的身軀帶著一陣香風,像美麗的雲彩般飄向了一旁正準備進入絕地的軒轅辰。

「不知你可否與我們同行?」白璐澹的聲音像清泉里流淌的甘醇泉水,帶著一股淡淡的芬芳。

軒轅辰撇了撇嘴,這女人怎麼總是陰魂不散呢?他撇了那蕭岳一眼,此人這時已經處於發飆的邊緣,一張俊得令人髮指的臉蛋已經漲成了紫紅色,醞釀著讓風雲變色的怒火。

「女人果然是禍水!」軒轅辰給美麗的白璐澹下了最後的定論,惹不起,他還躲不起么?

「對不起,沒興趣,我習慣一個人。」軒轅辰很乾脆的拒絕了美女的邀請,轉身就走。

在這女人的面前,他一秒鐘也不想呆下去,危險!此時他寧願面對黑猿王,戰個昏天黑地,也不想和這女人多說上一句話,多看上一眼。

白璐澹見軒轅辰如此輕易的拒絕了自己,也沒有著惱,反而笑盈盈的看著軒轅辰那不算高大的背影,嘴角露出調皮的微笑,水汪汪、足可使男人沉淪的丹鳳眼中,閃爍著一股不服輸的光芒。

她不生氣,不代表其他人就不生氣了,特別是蕭岳!

蕭岳心裡那個氣啊,都快吐血為快了,他怎麼也想不到,面對美女的第二次邀請,這軒轅辰還是這麼不識好歹。

他不僅不感激軒轅辰沒有和他搶女人,反而責怪起軒轅辰拒絕了白璐澹。

「你這個賤種!白小姐邀請你,你也敢拒絕,真是一個有娘生沒娘教的廢物!」蕭岳大吼,一副要為白璐澹主持公道的模樣。

他這是想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表現表現自己的男人風度,他覺得軒轅辰就這麼冷漠的拒絕白璐澹是很不錯,但是太沒有男人氣概了,得好好的教訓教訓才行。

他這是嫉妒心作怪了,自己死皮賴臉想說上兩句話的美女居然兩次邀請軒轅辰。而軒轅辰還裝逼不搭理,他實在是氣得不行啊。

… 蕭岳腦子發熱,在白璐澹這樣的大美女面前有心表現一翻,大罵軒轅辰有娘生沒娘教。

軒轅辰頓住了身子,雙拳緊握,怒氣在心中燃燒。

他緩緩的轉過身來,冷冷的看著蕭岳,濃濃的殺氣迸發出來,二話不說,閃身沖向蕭岳。

蕭岳罵他有娘生沒娘教,已經觸犯了他的最大忌諱,此時他殺氣衝天,蕭岳不可留!

「喲喲,還敢動手了?老子今天就讓你知道不尊敬白小姐的後果!」蕭岳囂張恥笑著軒轅辰,眼裡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神色。

他罵軒轅辰的本意就是要讓軒轅辰生氣發怒,主動朝他動手,這樣一來,他才有機會在白璐澹面前大出風頭,讓這位朝思暮想的美女傾慕自己,最終主動獻身給自己。

不過,他不準備親自動手,覺得軒轅辰這樣的小角色,充其量也就是自己的手下就能夠解決了。

他使了個眼色,身邊的小弟動了,攔在了軒轅辰的前方,一個個激動無比的,像發/情的公狗。

這些人跟著蕭岳日子久了,早就被蕭岳影響,整天腦子裡都是女人白花花的身子,雖然在白璐澹面前他們是沒有什麼希望的,但是白璐澹身後還有這麼多嬌滴滴的美艷少女啊,此時表現一翻,正好可以迷倒她們。

蕭岳見大勢基本已經定下,笑眯眯的朝著神色沒有絲毫變化的白璐澹說:「白小姐,這個小子不聽你的話,這次一定要揍得他嗎都不認識!」

白璐澹看著軒轅辰殺氣騰騰的衝來,嬌俏的玉臉上依然微笑不已,聽見蕭岳的話,也沒有做出反應。

砰砰砰!

靈氣激蕩在這片樹林,軒轅辰已經和眾人交上了手。

蕭岳一副瞧熱鬧的表情,心裡在想著等會軒轅辰被自己的小弟打趴下之後,應該動用什麼手段來好好的羞辱軒轅辰,這可真難辦啊,有美女在旁,他又不能用太血腥的手段,這個事情還真得好好琢磨琢磨。

可是他腦子裡還沒有想出該怎麼羞辱軒轅辰,既讓他痛苦又不至於引起白璐澹的反感時,戰鬥已經結束了,他預料之中的情況並沒有發生,結果完全相反,躺在地上痛吼的是他的那群想出風頭引起美女側目的牲口,而軒轅辰連氣都喘一下,已經大步朝著他踏來。

軒轅辰沒有因為揍了一大群牲口就減弱了殺氣,這蕭岳不但和軒轅鳴有關係,還三翻兩次的羞辱自己,此人他是下定了決心要剷除掉!

「軒轅辰,可否給我個面子,饒了他一次?」白璐澹在軒轅辰走近時,伸出白玉般的手臂欲攔住軒轅辰。

以她的見識,已經看出蕭岳必不是軒轅辰的對手,於是出聲勸解到。

軒轅辰冷冷的看了白璐澹一眼,眼神就像是一頭大漠之中夜行覓食的孤狼,陰冷,嗜血,充滿了令人渾身都血液停頓的無形威壓。

白璐澹看得痴了,她從來沒有見過,一個男人的眼神會是如此的讓人心潮澎湃。

她是一個冰雪聰明的女人,自小在白家接受熏陶和良好的教養,觀人看事的毒辣本事令她家族的老祖都讚不絕口。

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世間居然會有男人擁有如此令她心動的眼神。

這眼神里充滿了冷酷,霸氣,一眼之下,她覺得自己無所遁形,內心深處都被他一眼看穿。

她的心臟隨著軒轅辰這一眼,跳動加快,彷彿胸膛里裝著一隻活蹦亂跳的小白兔一般。

不過,她的胸膛上倒其實真有兩隻肥美飽滿,碩大的白兔,肉乎乎的,只是很神聖的被白裙遮蓋了而已,不輕易向人們展示它們的傲人雄姿……


「你是誰?我憑什麼給你面子?讓開,否則連你一起殺!」軒轅辰皺著眉頭,怒聲道。

女人果然是禍水,而且包藏禍心!

前一刻,她還對蕭岳冷眼相向,對他熱情款款,這一刻,她就倒戈相向,將立場完全轉變!

女人善變!軒轅辰越加的深信不疑!

蕭岳興奮得就要蹦起來,他在軒轅辰逼進期間,雖然臉上沒有變化,但是心裡已經有些著急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多小弟都被軒轅辰幾拳砸得倒起不起。

他低估了軒轅辰的實力,眼見軒轅辰殺氣濃濃的逼進自己,他都想拔腿就逃了,但是在白璐澹面前,他還是想再撐撐,他可不想給白大美女一個懦夫的形象。

否則以後再想美事,恐怕更沒希望了。

當軒轅辰距離不足兩米時,他已經不想硬撐了,去他嗎的美女,去他嗎的風頭,他只想趕緊逃,越遠越好。

當白璐澹伸手攔住軒轅辰時,他先是一楞,然後就興奮起來,白璐澹肯為他出頭,這是不是已經代表她接受他了呢?

想到這裡,他也沒去注意白璐澹和軒轅辰的說話,而是興奮的用他那雙色迷迷的眼珠子在白璐澹身後到處溜瞧,最後停留在她挺翹飽滿的豐臀上,心像貓抓似的直流口水。

他覺得這翻裝逼果然用對了路子,終於令白璐澹願意對自己另眼相看了。

當他聽見軒轅辰居然威脅白璐澹要一起殺時,他覺得軒轅辰褻瀆了自己的心目中的女神,當場大怒,「你說什麼?軒轅辰,識相你就馬上滾蛋,以後都不要讓本少看見你,否則不但是你,就連整個軒轅城也要和你陪葬!」

「陪葬?」軒轅辰冷冷的瞥了一眼蕭岳,冷漠的對著白璐澹說:「讓開,否則死!」

「不讓!他不是你可以得罪的,你馬上走吧!」白璐澹依然面帶微笑,似乎沒有任何事情能夠引起她不笑。

她最是清楚蕭岳的身份,蕭家的地位崇高,這蕭岳雖然不是蕭家的嫡系,但是卻也代表著蕭家的臉面,她真怕軒轅辰一時只圖痛快,就殺了蕭岳,結果就無法挽回了,軒轅辰到時候必走投無路,死無葬身之地!

她不想自己第一次看著順眼的男人,就這麼夭折了!

兩人一牲口就這麼倔強的對峙著。

白璐澹和軒轅辰相一對冤家,對視著不肯相讓半步。


牲口蕭岳則是一臉興奮,覺得自己今天晚上的夜生活,不會寂寞了……

「算你狠!我不殺女人,蕭岳,你有種就一直躲在女人的身後。」對峙了良久,絕地里已經傳出了打鬥聲音,軒轅辰最終氣勢一瀉,冷冷的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呼……」白璐澹終於放鬆了下來,狠狠的吐出一口如蘭花般香意濃濃的氣息。

她也累,面對軒轅辰那霸道,橫掃一切的凌厲眼神,她一邊要強撐著不讓軒轅辰犯錯,另一邊還要忍受內心的煎熬,芳心一直撲通撲通狂跳,越是看著軒轅辰那張不算英俊的臉和不算高大的身軀,她就越是覺得芳心大動,大有快被他鎮壓得松不過氣的趨勢。

他身材稍顯瘦削,五官平常,但是卻擁有一股霸絕天地,稱雄寰宇的驚天氣勢,讓白璐澹心如撞兔,芳心暗動,情竇初開……

… 軒轅辰不殺女人,前世即使是夏雨一拳穿過他胸膛,讓他受到重創,他也沒有對她出手。

徹骨的恨,如海浪滔天。但是他不會殺她!

這不是憐香惜玉,不是男人雄心作怪。

這是軒轅辰的行事準則,他即使面對再狠毒的女人,最多也只是將其修為全廢,像落水狗一般的扔掉就是,但卻絕對不會下殺手!

男人要靠殺女人來完成所謂的目標,不是他的作風!

白璐澹和他沒有任何仇恨,他沒有必要殺她,也不想殺她。

她願意護著那個男人,是她的選擇和權利,他沒有理由干擾,蕭岳必殺,這頭牲口總不可能被女人一直護著吧?

他迅速的衝進了絕地,不再搭理這些人。

「白小姐,你其實根本不用攔住他,我蕭岳還沒怕過他呢,只要他敢動手,我一定滅了他,讓他生不如死!」蕭岳見危機解除,又揚起了醜惡的嘴臉,滿臉英雄豪氣的說道。

白璐澹沒有回應他,淡淡的一笑,帶著嘟著小嘴表示不知道哪方面不滿的小靈,以及其他的少女,朝著絕地走去。

蕭岳吃了個閉門羹,卻是不惱,反而沾沾自喜,以為白璐澹只是害羞,不願意和他在光天化日之下多聊。

他看了看地上痛叫的不整齊的小弟們一眼,轉喜為怒:「你們沒死都趕緊起來!尼瑪害老子面子丟大了,真是一群只知道想女人-大胸和屁股的廢物!」

被他這麼一吼,地上一群人急忙忍痛爬了起來,從儲物戒指中拿出靈藥,趕緊服下。

這群人跟著蕭岳久了,早就學到了他對人處事的精髓,特別是面對打不過的對手時,裝死是最在行的。

蕭岳也知道自己這群小弟的德性,心裡暗嘆,要是自己這次帶來的是蕭家的手下,就肯定不是這個局面了。

他也沒有去責怪這些小弟,這些人都是他在玄天宗靠著金錢、利益臨時拉攏過來,想要他們為自己賣命,顯然不可能,這些廢物最多就是幫他搖旗吶喊,助威生勢,平日里也就在外門弟子之中橫行霸道而已,真遇上事關生死的大事,他們確實不會盡全力。

蕭岳也不需要他們盡全力,自己真要幹什麼事,自然有蕭家的人幫忙。

「你們趕緊進去,別讓那些傢伙搶了頭功。」他催促怕死的小弟先進絕地內,見沒人了,身子一貓,鑽進了一叢樹木林里。

他站在樹林里,面對著空曠的林子發出神經般的自語聲:「五號,你馬上去招集其他九人,半個時辰之後,我要得知你們進了絕地的準確消息,然後找準時機,殺了那軒轅辰以及最有可能獲得內門資格的人。」

除了他再無一人的樹林里,隨著他的聲音,樹梢上忽然響起一陣破空聲,然後又恢復了平靜。

蕭岳走出樹林,朝著絕地奔去,英俊的臉上布滿了得意的獰笑。

進入絕地,那些先前進去的人已經和妖獸/交戰在了一起,各有死傷,打得熱鬧非凡。

論神殿的建立 ,略微有些失望,在絕地的外圍,基本都只有妖獸,妖修一個都沒有見到。

他的目標是妖修,對妖獸沒有絲毫的興趣,現在的境界妖獸的核丹已經沒有絲毫的作用。

最少也需要妖修靈師境顛峰期的內丹,才引得起軒轅辰的重視。

這絕地內肯定還有妖修的,上次軒轅辰來這裡,最後可是被那驚天一吼嚇得落荒而逃的。

巫在回歸 ,最大的是獵取內丹,至於殺那黑猿王的任務,他還暫時沒有考慮過,自己命還長著呢,大仇未報,豈能自己找死去和黑猿王單挑?

他不顧正在打鬥的眾人,閃身朝著絕地的深處奔去。

現在他還不想暴露出自己已經突破到靈王的底牌,這得留著以後對付風無痕呢,事先暴露了並不是好事。

所以他就依靠著鬼魅般的速度,在戰鬥場中左衝右突,身若游龍蜿蜒,腳踩玄步,迅速的穿越了外圍區域,朝著深處潛去。

一頭體長十幾丈,高達五六丈的猛虎出現在他面前,張大嘴巴發出威武霸氣的怒吼,想一口吞下軒轅辰。

軒轅辰一揮拳,閃電般衝擊到猛虎的身前。

他就像一隻螞蟻在向著大象進攻,本應該被一腳踩死的螞蟻卻爆發出驚人的力量,一拳就將這頭達到了先天顛峰的猛虎直接轟成了肉渣,滾落出一顆赤紅的獸丹。

軒轅辰沒有去撿那顆獸丹,身子一閃,就繼續前沖,沿途之中,沒有一頭妖獸能夠令他停留半分。

猶如利劍刺進豆腐堆里,他一路勢如破竹!無獸敢擋!

軒轅辰的強悍,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這些人都是修為極高,腦子極其靈活的角色,在打鬥開始之時,就故意挑著一頭弱得能夠輕易解決的妖獸做對手,以此來拖延時間。

他們眼尖,見到軒轅辰打死了妖獸居然連獸丹也不要,頓時大喜,就有一群十幾人,聰明的三兩下解決了自己的對手,迅速的沖了過來,準備當軒轅辰身後的掃地小弟,撿獸丹!

這樣一來,場中就出現了奇怪的一幕,本是單獨一人的軒轅辰難逢敵手,一拳拳轟碎數不盡的妖獸,而在他的身後,卻有那麼一群人,歡喜的不時的點頭彎腰,撿起了獸丹。


其他人也想這麼做,奈何自己的對手太強,根本就分不開身,只能羨慕的看著軒轅辰身後的那群幸運的傢伙撿了便宜。

白璐澹帶著人來到絕地,和一群先天境後期的妖獸纏鬥上了,眼見軒轅辰的威武雄姿,白璐澹的眼裡異彩連連,嘴角的笑容一直就沒有消失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