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這些仙王境強者即便是要殺,第一目標也是天賜戰雷動他們這些天庭之人,自己和崔慶只能算是外人而已。 自從藍銘晟不在喊她甜甜之後,她也不讓家裡人喊她甜甜了,自那之後,大家都喊她小夢,沒有再喊曾經那個小名。

雲夢恬夢裡都笑的苦澀,想到如今自己要重新下定決心,把那個人當成哥哥,好像一切都重新來過了一樣呢!

雲夢恬夢到她和十三歲的小少年回到神農莊園,少年紅著臉,去藍心月那裡,給她偷了一包衛生巾,格外認真的說,他上網查資料,女孩子生理期來的時候,要用這個!

十二歲的雲夢恬,紅著臉接受了少年的心意,一場夢,就此戛然而止。

雲夢恬是紅著眼睛,眼淚打濕了被子醒來的。

她醒來之後,發現已經十一點了。

她揉了揉額頭,沒想到,自己都睡了三個小時了。

她趕緊拿著手機下樓,路紫蘇這會已經幫阿姨去做飯了。

看到雲夢恬下樓,她笑著說:"睡醒了?"

雲夢恬有些尷尬的點點頭:"媽,我去接藍銘晟,一會回來!"

路紫蘇點點頭:"路上小心點!"

雲夢恬開著藍銘晟那輛路虎,向著藍銘晟的別墅而去。

雲夢恬到了別墅的時候,她打開門,發現藍銘晟並不在客廳。

她的神色有些失落,其實,剛才開門的那一瞬間,她心裡想的是,會不會像昨天一樣,打開門,那個人就在客廳里看書。

想到這裡,她立馬搖頭,打亂腦海里的想法,她在胡思亂想什麼,既然已經決定把他當成哥哥了,以後就算是裝,也要裝出來的。

學園島戰記 她勉強扯出一抹笑容,向著書房走過去。

她在書房門口敲敲門,聽到藍銘晟的聲音響起:"進來!"

雲夢恬笑著推開門。

藍銘晟此刻正坐在書桌前,輪椅在旁邊,他坐在書房的書桌前的椅子上。

門被打開,他抬頭看了一眼雲夢恬:"你怎麼回來了?今天中午不在家吃飯嗎?"

雲夢恬笑了笑:"我回來接你過去吃飯啊,我媽媽說了,你好歹算是我哥哥,我怎麼能這麼不上心呢,自己回家吃飯都不帶你!"

聽到哥哥兩個字,藍銘晟的瞳孔微縮,他有些不自然的說:"沒什麼,我隨便在家吃點就行,而且,我也不是你親哥哥,我們沒有血緣關係!"

雲夢恬彷彿對他的話,不以為然:"這有什麼,沒有血緣關係,也不會影響我們的兄妹情誼啊,難不成,你不承認我比你大幾個月!"

藍銘晟忍不住皺眉:"小夢,這不是你跟我年齡大小的事情!"

雲夢恬扯了扯嘴唇,靠在書房門口:"那跟什麼有關,你比我大,按照我們兩家的關係,我喊你一聲哥哥,不為過吧,再說了,我小時候還喊過你寶寶哥哥呢,你可別忘了!"

藍銘晟不知道,雲夢恬回了一趟家,為什麼突然要說這些,他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許久,他才沉聲道:"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雲夢恬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了。

她怕藍銘晟察覺到什麼,免為其難的扯出一抹笑:"是啊,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就是隨口一說,你也別放在心上,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把你當成哥哥對待的! 腹黑首席,吃定你

藍銘晟的臉色變得鐵青,雲夢恬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當成哥哥!

藍銘晟感覺自己心裡的怒火,壓都壓不住:"雲夢恬,我也不跟你扯什麼哥哥妹妹的,我本來是不想逼你的,可是,你當真忘記三年前,我是怎麼跟你表白的嗎?"

雲夢恬的臉上閃過一抹慌亂,她強裝鎮靜:"啊,三年前,我當然記得了,那麼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我怎麼會忘記了,我還記得,當初我被嚇到了,跑回南希市了呢,結果,你後來也沒來找我,我以為你臉皮薄,不好意思呢,反正當時我們年紀小,不懂事,過去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了,我們都忘了吧!"

藍銘晟沒想到,雲夢恬會這樣說。

他自嘲的笑了起來,最終定定的看著雲夢恬:"原來,你是這樣想的啊,我今天才知道,我就問你一句,雲夢恬,你不後悔今天說的話嗎?"

雲夢恬咬著壓根,壓制心裡的各種情緒,臉上風輕雲淡:"後悔什麼,我說的都是實話啊,那件事,我們就當沒發生過吧,反正我們都知道彼此是怎麼想的,不是嘛!"

藍銘晟的眼裡閃過一抹痛苦的神色,他的聲音有些艱澀:"所以,三年前,我那所謂的表白,嚇到你了,這才是你這三年躲著我的理由嗎?"

雲夢恬咬了咬嘴唇,回答的漫不經心:"算是吧!"

"好!好!好!"雲夢恬臉上閃過複雜又諷刺的笑容:"我懂了,你放心,我不是那種死纏爛打的人,既然你說當沒發生過,那就當沒發生過吧,我以後不會再說這件事,你也不用再躲著我了!"

雲夢恬的心狠狠的一疼,她攥緊手指,無意識的笑著看向藍銘晟:"當然好啊,我不是剛才都說了嘛,我以後會把你當成哥哥一樣對待的,我也不會再躲著你了!"

藍銘晟自嘲的輕笑了一聲:"那我還真是謝謝你了,雲夢恬!"

雲夢恬皺了皺眉:"藍銘晟,你能別這麼陰陽怪氣的嘛,我們說的都是實話,只不過是為了化解之前的誤會而已,現在誤會化解了,我們彼此冰釋前嫌,不好嗎?"

藍銘晟勾唇笑了笑,笑意淡的幾乎看不見:"當然好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聽你的!"

聽著藍銘晟的話,雲夢恬心裡很不是滋味:"算了,不說這個了,你的腿到底怎麼樣了,我跟我媽說了,這段時間,我會住在這邊照顧你的,你要是哪裡不舒服,記得隨時告訴我,還有,你自己就是醫生,你能給我個準確時間,你這腿,到底什麼時候能站起來嗎?"

藍銘晟的手,死死的抓著椅子扶手。

有那麼一刻,他差點直接站起來,告訴雲夢恬,我隨時都能站起來,你不用照顧我了,你隨時可以走。

可是,他到底沒捨得,他突然想到了昨晚那個溫暖的懷抱,他貪戀雲夢恬的溫度,他比誰都清楚自己心裡的想法。

可雲夢恬把自己當哥哥,這算是拒絕自己了嗎?

他真的很痛恨,自己為什麼要給雲夢恬錯覺,讓她把自己當成哥哥看待!

她拒絕自己了,可到底,他還是放不下。

他無法輕易的說出口,讓她遠離自己。

藍銘晟強忍著所有情緒,勉強開口:"少則一個月,多則兩三個月,都有可能,你要是不方便照顧我的話,可以不過來!"

藍銘晟的態度很是漠然,彷彿雲夢恬來不來,對他都一樣。

雲夢恬挑了挑眉:"這樣啊,那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到你能站起來,照顧自己為止,只不過,這段時間,你都不回神農莊園嗎?"

藍銘晟搖頭:"不回,我這半年,都可能留在南希市!"

雲夢恬點了點頭:"行吧,那現在……我們回我家吧,我哥和我爸今天中午都回去,大家一起吃個飯!"

藍銘晟沒有意見:"行,走吧!"

雲夢恬走過去,很自然的將藍銘晟扶起來,讓他坐在輪椅上。

然後,她推著輪椅,帶著藍銘晟離開別墅。

雲夢恬發現,很多時候,她扶著藍銘晟,他還是勉強能走一點路的,他說是疼,雲夢恬就覺得,應該很疼,不然,他這樣驕傲的人,是不允許自己坐在輪椅上的。

雲夢恬開車的時候,她跟藍銘晟幾乎沒有說話。

藍銘晟看了一眼她的側臉,便將頭看向車窗外了。

十三歲開始,他明白自己的感情之後,他就喊她小夢了,就像是他們重新開始了一般,以前那些記憶,都差不多快被他淡忘了。

他想,他要給雲夢恬一種強大的感覺,讓她把自己當成依靠,覺得自己能保護她,能幫助她解決所有問題。

獵愛甜心:追妻計劃NO.1 可是,現實是,從十三歲,到了二十一歲,他還是沒能成功。

雖然中間將近十年,他都不曾喊她甜甜,想要忘記以前那些兄妹一樣的感情,可是,雲夢恬卻在他告白后的第三個年頭,告訴他,會把他當成哥哥。

這樣的拒絕,對藍銘晟還說,打擊太大了。

可最終,藍銘晟還是沒捨得捨棄自己的計劃,仍舊裝腿瘸。

原來愛情真的讓人變得很低很卑微,可以低到塵埃里,卑微到自己都不認識自己。

車子到了雲夢恬家的時候,雲夢恬轉過頭看了一眼副駕駛上的藍銘晟。

他歪著頭,向著那邊車窗,他閉著眼睛,陽光撒在他的臉上,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柔和,少了幾分疏離和漠然。

雲夢恬有點移不開眼,捨不得叫醒這個人。

就在這時,雲彬柯突然從別墅里走出來,在外面敲車窗。

藍銘晟一下子醒來了。

雲夢恬立馬降下車窗,語氣很不好:"哥,你幹嘛呢!"

雲夢恬穿著白襯衣,西裝褲,簡單的衣服,卻讓他穿出美少年的既視感。

他看著車裡的倆人,忍不住皺眉:"我還問你倆幹嘛呢,到了怎麼不下車!"

雲夢恬立馬有些心虛,聲音都提高了:"我這車剛剛停下,你沒聽到嗎,誰不下車啊!" 高空中,大戰不止,下方無盡之海都被打穿,驚天駭浪,衝擊四面八方,造就十幾丈高的巨大海嘯。

萬里之內,一座大城,兩座小城,所有人都兢兢戰戰的,驚恐不已。

八大仙王境頂級高手廝殺,震天動地。

周圍,一些強大的仙王境紛紛神識探查而來,但卻無人敢出手制止,也制止不了。

天庭和始皇仙庭,皇甫王庭的廝殺由來已久,最近更是被天庭殺的節節敗退,這個時候是來報仇的。

除非此刻帝級強者出面,否則仙王境即便書來人,也無用。

消息,一瞬間傳了出去,這一域的帝級強者都在關注著,一些仙王境強者更是議論紛紛。

百萬里之外的青域天庭之中,剎那間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凌霄大殿內傳了出來,帶著驚怒之意。

「傳令,屠兩域大軍,殺無赦!」

剎那間,整個天庭震動,在無數人為之駭然的同時,兩大仙王帶領的十大天驕被襲殺的消息也傳了出來。

頓時,一位位天庭高手大怒。

六大仙王境高手襲殺,這太強了。

要知道這次的十人,可是最強天驕,損失一個對天庭而言都是莫大的損失。

「無恥,殺了他們!」一些人大怒,一位位地仙境天仙境,乃至仙王境強者紛紛朝東方,南方趕去。

兩地大軍,更是瞬間得到天庭之令。

七大元帥,十大戰神,以及天庭一支特殊隊伍,全部出動,對始皇仙庭和皇甫王庭動手。

浩浩蕩蕩,驚天動地,足足上萬仙人境大軍,數十萬仙人境以下的修鍊者大軍。

劍拔弩張,開啟了攻伐大戰!

至於百萬里之外之地,青帝無法趕往,哪怕是帝尊境強者,也無法立刻趕到,需要很長的時間。

有這個時間,大戰說不得已然落幕。

而且一旦帝級強者參戰,情況就又完全不同了,更嚴重了。

但同樣的,有著一道身影,在消息傳來的第一時間一飛衝天,悄無聲息的,瞬間沖了出去。

天賜戰這些人,都是天庭最強天驕,天庭損失不起!

哪怕是遠水解不了近火,也不敢不管不問。

此刻,林楠等人遭到了天大的危機。

肖聰重創,被折返的天賜救了下來,帶著他極速逃亡。

但卻也讓他的速度大減,讓身後追殺的仙王境強者冷笑不已。

只要他能出手擊中,饒是天賜這種天驕,也不死必重創,他之前還擔心這些人逃,但眼下相互救助,那就是找死。

他們手中的保命手段,對普通仙王有用,但他這種強者無用。

無痕仙王,雷鳴仙王二人此刻完全被牽制住,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前來救援,一道道怒吼聲從雷鳴仙王口中爆發而出,但卻都被攔了下來。

「怎麼辦?這不是辦法,那老東西太強了,太快了,咱們逃不掉!」 腹黑嬌妻難招架 崔慶被林楠提在手中逃遁,林楠沒空看,他一直在盯著。

仙王境太快,太強了。

距離他們其實也就數里而已,距離最強的天賜和肖聰,千米遠!

若非天賜接連砸出數個強大發符咒,二人可能已然被斬殺!

一旦他們死了,就輪到雷動和林楠他們了。

可能一個都逃不掉。

林楠一邊在逃,一邊也在思索著,眼前的情況太危機了。

仙王境高手,太可怕!

「戰兄,聯手布置一道空間裂縫,將他陷進去,否則我們誰都逃不掉!」當即,林楠有了決定,對戰傳音說道。

兩人的空間裂縫肯定殺不死一位仙王境強者,但只要能夠牽制哪怕數個呼吸,都是救命的。

按照眼下趨勢,天賜和肖聰隨時可能被殺。

然後就是他們!

這一切,從開始到現在,實則不過數十個呼吸的瞬間。

發生的太快了!

「好!」戰根本沒有遲疑,眼看著兩位朋友就要遭劫,他早就忍不住了。

「雷動,風鈴子,麻煩一起出手想辦法阻擊他,配合我們布置空間裂縫!」戰傳訊風鈴子和雷動二人。

很快,眾人便有了決定。

「蓬!」天賜肖聰二人再度被轟飛,肖聰渾身是血,半邊身子都被撕碎,天賜這位青帝嫡傳弟子也不好過,臉色煞白,身上的天階仙甲早已被轟碎。

天賜是有不少保命之物,但都耗盡了!

眼看著再有一次轟擊,二人必然擋不住!

「哈哈,本王現在就喜歡這種屠戮天驕妖孽的感覺!」這位仙王境強者大笑,能屠掉天賜等人,對他們而言也算是一種大勝。

斬殺他們這十人,不亞於斬殺一兩位仙王境高手,甚至可能更多。

「不要臉的老東西,吃你崔大爺一擊,天打雷劈!」正在這時,崔慶大喝一聲,一邊被林楠提著逃遁,一邊爆發了,手中戰戟爆發,直接轟了下來。

這就是被追者的好處,對於仙王境而言,數里距離很近,但奈何高速飛行中,仙王境也難以有些的攻擊。

但前面的人,卻很容易攻擊,佔據這種絕對的優勢。

「蓬!」崔慶的攻擊被這位仙王境高手揮手驅散,然而一瞬間接連不斷的攻擊都來了。

一同而來的,還有崔慶的大罵聲。

打不過,罵死你!

「臭不要臉的老東西,以大欺小,你等著崔大爺突破到仙王境,虐/殺你!」

「你有後輩弟子吧?你給小爺等著,過幾天就去乾死他們!」

「你們家有礦嗎?小爺記住了!」

「還有你家有店鋪商行嗎?崔大爺很想走一趟!」

一連串的開口大罵,驚天動地,傳出上千里之遙。

一位仙王境強者,不在意的崔慶的攻擊,但這種大罵之聲,深深的刺痛了這位仙王境的耳朵,身子竟然罕見的抖了三抖!

原本準備再度對天賜肖聰二人轟殺之勢,也瞬間被打斷了,臉色完全陰沉了下來。

一位仙王境頂級強者,被罵的怒的不行!

這一刻,天賜肖聰等人雖然覺得崔慶的話不堪入耳,但卻不得不佩服,甚至天賜二人生出了感激之意。

差點就完了!

「不知死活的東西,今日本王就先殺了你!」這位仙王境怒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